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27章 可怕的一幕

    身子不自觉地抖了一下,我轻轻地拍抚着自己的胸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努力平静此刻的情绪。还好,我及时逃出来了,只要晚那么一点,我说不定也会变成粉末消散在着片山谷中。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被风吹散的粉末,心底竟然生出了几分说不上来的感觉,只觉得有些惆怅,心中竟莫名的生出了几分难过。我站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不想有任何动作。

    过了一会儿,心中的害怕终于褪了几分,我忽然想起了一直没看到的莫伊痕,他应该已经出来了吧?若是他刚才没有出来的话,那他不会也被刚刚那巨大的煞气冲击成粉末了吧?

    我暗暗的猜想着,可是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自己又摇了摇头,暗道自己还真是瞎操心。

    管他是生是死,他莫伊痕的生死又与我有何干系,他既不仁我自不义,更何况我刚刚也是为了逃命罢了,又不是故意害他的。如果不是他把我关在那间厢房里面,会发生后面这些事情吗?这件事就算是阎王闻起来我也是有理的一方。

    这么想着,我也就释然了许多,连着心情都跟着变得舒畅了不少。

    不去想这么多,我现在身子阴气重,这里又是孤魂特别多的无岸城,很容易就会招来不干净的东西附在身上。刚刚那两个女鬼被我打倒也就是因为她们的阴气全都灌给了我,再也没有反抗的能力,若是现在我再遇到一个阴气旺盛的孤魂也只有乖乖被上身的命。

    我又看了一眼四周,把打底的背心扯了下来,撕成布条随手随意包扎了一下大腿上的伤口。刚刚为了清醒没觉得有多痛,现在跑了一阵,又吹了会冷风此刻觉得整条大腿都已经痛到没有知觉了。

    包扎好后,我又拖着沉重的身子往密林走去,边走边在心里祈祷上苍千万要让我平平安安地走出这个林子,只要出了这个林子,我就能到无岸城中去。当初和白千赤到无岸城来的时候没有掩饰身份,如果那些摊贩们还能认得出我来,说不定还能寻求他们的帮助带我去找白千赤。

    不过这样一来,无疑就是主动暴露自己是凡人的身份,若是他们不帮助我,反而要害我,那我又该如何?

    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在我的脑中闪过,几乎要将我有限的的脑容量给占满,我头疼的暗了暗太阳穴,索性不再去想这些问题。

    不管了,如今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其他的等到真的遇到的时候再说吧。我还是先出了这个林子要紧,其他的事情等到时候再看,反正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真正遇到了问题的时候,我总归是能够想到办法的。

    我一步一步的向着无岸城走去,天色越来越暗,树林里的风也越来越大,打在身上带来了几分凉意。树叶摩擦得沙沙作响,每走一步脚下也会传来树叶被踩碎的声音。越往里,耳边萦绕的声音就越来越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来的时候有莫伊痕身上厚重的阴气压着,一路上这林子里面都没什么动静,安静地就像一片荒林。可是现在我一个人走着,这林子里到处回荡着阴森可怖的声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啃食骨头一般,又好像有凄厉的哭泣声,总之听着让人不安的很。

    我紧紧地环抱住自己的前胸,一双眼瞪得如灯泡般大,时时刻刻注视着眼前的一切,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有一个孤魂窜出来,神经一直高度的紧绷着。

    脚下的步子却丝毫不敢放慢,甚至还加快了步伐。走着走着,我忽然在一棵树下看到了一抹火光,心中一阵惊奇,莫非这林子里面除了我意外还有别的活人不成?

    毕竟正常的鬼是不会点火的,反而它们最怕的就是火,按理说这都是鬼的地方不应该有火光才对,越是这么想着,我就越觉得这份火光可能真的是有人所为,心里暗暗带上了几分期待。

    鼓着勇气,我慢慢地走上前去,隔着三四米的距离,我看着一个像是一个男人的背影靠在树下,从体格上看估摸着和我差不多大,骨架子还挺小的,看上去不像是有杀伤力的人。

    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走上前,一阵香味飘进了我的鼻间,香浓的烤肉味......我都闻到那肉中的油被火烤的油香味了。

    烤肉烤肉!

    此刻我脑子里只有红白相间的五花肉,加上孜然的画面,本来还没有觉得饥饿的胃,立刻就开始叫了起来。

    跟着莫伊痕走了一大晚上,又被他困在那个鬼房子里,刚刚还流了一堆血,早就饿得不行了。我摸了摸“咕咕”作响的肚子,咽了一口唾沫准备上前要点肉吃。

    毕竟大家都是凡人,又同样流落到这个鬼地方,互相帮助才是应该的,我想这个人应该不会那么小气才对。

    这么打算着,我就鼓起勇气,仰着身子往前走去。快到那人面前的时候,我的腿突然迈不开步子僵直住了。

    刚刚闻到的那烤肉味,如果是来自这背影前的烤架的话,那......

    那他烤的是人肉啊!一大个人腿挂在用树枝搭成的简易烤架上,熊熊的烈火正在炭烤着那大腿,从腿上滴落的人油落到木炭上,“滋”的一声响后溅起四五个火星子。

    再看地上,有一个已经被烤的发黄发黑的大腿骨,上面还残留着一些沾血的半熟的人肉。

    这这这......我颤抖着身子,竟做不出任何反应来。

    我不是遇到僵尸了吧......

    脑海里突然又涌出了当年在看守所的那些画面,简直是一段不愿再回忆的往事,每天都在死人的日子,想想就害怕。

    那之后我曾经研究过关于僵尸的资料,现有的僵尸分为两种,一种是活僵尸,一种是死僵尸。活僵尸顾名思义就是活人因为感染某些病毒活着被阴人下了蛊进而成为的僵尸,这种僵尸就比较好对付一些,毕竟还算是活物。另一种死僵尸就不一样了,它们有点像是活死人,但又不完全是。活死人是尸体经过改造而成的变异体,而僵尸属于自变体,也就是我们平时说的诈尸。死僵尸如果被有道德的驱鬼人抓到会强行打开鬼路送回阴间,若是被没道德的驱鬼人抓到,多半就会沦为驱使,像被养小鬼一样。当然,这两种僵尸虽然看着不一样,但是他们既然都叫做僵尸也肯定有相同的地方,那就是他们都吃人肉。活僵尸比较笨,所以直接啃咬,死僵尸因为是自变体,带着残魂所以也有些许人类的相似点,所以他们喜欢吃熟人肉。

    我定定站在那僵尸身后不到一米的地方,怔了好一会儿。忽然,他的身子动了一下。我的心,“咯噔”了一下。不好!他不会是发现我了吧?

    突然,他身子动了一下,回过头来。

    我和他正好四目相对。

    那僵尸惨白的一张脸,刀削的轮廓,血红的一双眼眸子,原本还算好看的脸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青绿色的血管。

    当下,我就发出一声惨叫,拔腿就跑。

    而在我发出惨叫的下一秒,那僵尸也发出了一声非人的叫声,然后迅速地抱起还在烤着的大腿,“嗖”的一下在我面前飞快地跑过。

    什么鬼?我望着那一溜烟消失在我面前的僵尸,心中一阵不解。忽然又想起了古籍上写着,死僵尸被超度后性情纯良,以捡拾尸体为生,可当宠物豢养。

    再回头看了一眼被他吃剩的人骨头,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到底谁要养这么奇怪的东西做宠物啊!我拍了拍胸口,默默在心里道:还好遇上的是性情纯良的死僵尸,要是遇到是别的鬼就完了......

    才这么想着,下一秒我就想抽自己两耳光子。这乌鸦嘴,一天天脑海里没想着好事!说什么会遇到别的鬼,现在好了,真的遇到了......

    十米开外有一个披散着长发的白衣女子正跪在一个野坟前低声哭泣着,远远看着那坟上的湿土,看着应该是新坟。

    可是这是阴间,哪里会有坟这种东西,我一定是闯进了这个女鬼的幻境之中了。鬼在怨气极深的时候就会幻化出自己心中的景象,特别是孤魂......

    因为成为孤魂的鬼,多半都是怨气深重而且找不到自己的坟,所以他们多半都会自己想象出自己有一座新坟,然后抱着自己的坟墓自己给自己“哭坟”。

    这女鬼的哭声断断续续,想必已经哭了很久了,不知道她是一个恶鬼,还是......

    下一秒,我就知道她一定是一个恶鬼了,因为突然转身望向了我,手上还捧着一个还会动的婴儿,而那婴儿的肚子已经被剖开,里面的肠子内脏也都被扯了出来。

    我第一反应就是跑!

    那女鬼看见我,双眼放光,随即丢掉了手中的婴儿,飞驰着向我扑来。

    我的腿又受伤,肚子又饿得很,跑也跑不动,正要被女鬼抓住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被绊倒摔落了一个小坡开始不停地往下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