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28章 活尸难对付

    我就像是被丢进了滚筒洗衣机一样,顺着陡坡向下滚了好几圈,有好几次头都撞到了不明的尖利物体,引起一阵头晕眼花。我肚子里的肠子和内脏通通都绞在了一起,抽搐般的发疼,想要停下来,可是身体却因为惯性的缘故越滚越快,根本就停不下来。

    我就这么一直朝下滚着,直到身子猛地撞上了一个大石头狠狠地磕了一下,速度才骤然慢了下来,我还没来得及庆幸,随后就是一个空中转体,在空中停留不到一秒,我就华丽地掉到了一个暗不见底的大坑中。

    “哎哟……”嘶哑咧嘴的捂上自己的额头,我勉强支撑起身子,身上和嘴里全是刚才滚落的过程中沾到的杂草和泥土,嘴里的土腥味此刻变得分外的浓郁了起来。

    我连忙将嘴里的杂草扒拉开,大略扫了一眼身处的位置,只见周围全是黑乎乎的一片,单凭眼睛根本就看不清楚,只在掉下来的位置看到了一束光打在高处的一棵老树上。

    说是一棵老树,其实我不过也仅仅是凭借着肉眼,根据那个东西的形状就大致的判断了一下,自认为那就是一棵树,要真的说那到底是不是一棵树,我其实也并不能确定。

    从我现在躺着的地方和那洞口目测,大概有近十多米的距离,这么高的高度,若不是一棵树我还真的不知道用什么名称形容它。只是这棵“树”看上去有些与众不同,没有树叶,只有光秃秃的藤蔓盘踞在这内壁之上。

    在它枝干的顶端上,长着一朵肥厚的花。硕大的花瓣和流着浓厚汁液的花蕊,中间还有三根长满了肉瘤子的花芯,看着是挺恶心的。不过好在这花散发的味道并不恶心,反而是一种淡淡的清香味,有点像茉莉花和山茶花调合在一起的那种味道,清新而悠远。

    也是因为这样我对这棵“树”才没有那么害怕,可是即便如此,周围这一片漆黑的情况还是显得有几分阴森,我甚至连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生怕会把这里存在的其他东西给惊扰出来。

    如果这里除了我还有别的东西存在的话。和白千赤在一起久了,我现在对待万事也会多留一个心眼了,而不再像之前那样莽莽撞撞的,毕竟这附近潜藏的危险太多,我不得不抱着小心翼翼的态度,否则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就会将自己的性命给搭进去。

    尝试着伸手摸了摸四周,手下的触感是光滑的内壁,我稍微挪动了一下屁股,身下还感觉软绵绵的,似乎还有点湿。不知为什么,这样的环境令我的心里生出了几分不安的感觉,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从不小心滚落小山坡开始,我的心里就已经有一股不安的情绪开始荡漾,从莫伊痕带着我到这里之后,遇到了太多的惊心动魄,本以为从那个诡异的屋子里逃出来就是结束了,可是没想到之后又碰到了一个吃婴儿的恶鬼,碰巧从她手下逃出来之后,又落到了这个不知何处的洞穴里。

    我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有点后悔刚刚逃出来的时候竟然没有把摔在地上的手机捡起来。虽然那手机已经被我摔坏了屏幕,但至少还能够当作手电筒使用,在这个黑暗的环境里使用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就算效果不算太好也总比现在我这样睁眼瞎的好。

    可是现在情况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当下还是要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才行。

    身上的疼痛感缓和了不少,我扭.动了一下僵直的脖子,疼痛感似乎没有那么强烈了,就准备撑着身子站起来。

    我又伸手朝四周摸了摸,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摸到了一只软趴趴的手掌,那份触感在手下实在是太过鲜明,我被吓得连忙弹了起来,朝着相反的方向退了好几步。

    我走到了离高处那束光最近的地方,借着丁点微弱的灯光往刚刚躺着的地方仔细地看了好一会儿,才勉强看出来原来那里是一口水晶棺材,而那棺材中正安放着一具男活尸。

    之所以能够确定这是一具活尸,就是因为我刚才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的时候,那一瞬间的触感。

    如果刚刚没有用手摸到他的手,我定然是不敢确定眼前躺着的竟然是一具活尸的,肯定就会想当然的认为这就是一个活人躺在这里。因为这具活尸外表与常人无异,甚至没有出现脸色苍白,嘴唇发青的迹象。

    我又仔细的看了几眼,棺材里躺着的这具男尸的面色泛着健康的红润,这样的面色完全就没有办法将他和尸体联系到一起。我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不禁有些怀疑,此刻若是有另外一个人站在这里看着我俩,一定会认为我是鬼,而躺在那上面的男人,正是被我这个“女鬼”抓回来的大活人。

    虽然看不见我自己现在的模样,但我闭着眼稍微一想就能想出来,肯定是头发凌乱,面色苍白,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说实在的,我长这么大见过的奇怪的东西多了,什么鬼、僵尸、地狱里的小兽,还有牛头马面,这些我都曾经亲眼见过。偏偏就是这活尸,我之前只在书上看过,却从未在现实中见到,没想到在这一次逃命的途中还能见到一回,真是令我大开眼界。

    注意力全部都被转移到了眼前的活尸身上,此刻我已经忘记了自己刚刚还在逃命,饶有兴趣的朝前走了几步,专心致志地开始研究眼前的这具活尸起来。

    我站在离他近三米的位置,看着他胸膛处有节奏的起伏,侧耳仔细听了一下,似乎还能听到他鼻子在呼吸的的声音,这幅模样和正常的人类男子出于沉睡的状态简直就是相差无几。

    真是神奇啊,这个男尸哪里像是一具尸体,完全就像是一个正在熟睡中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心里的恐惧似乎在无形之中淡了好几分,甚至隐隐约约的生出了想要走上前仔细一看究竟的心思。

    我现在又有点心痒痒想要再去摸他一回,尤其是特别想摸摸他的脸蛋,楷他一发油。就在刚才仔细盯着他的时候,我才发现这具活尸竟然还长了一张俊俏的脸蛋。

    长而浓密的睫毛根根扎在白而发润的脸上,笔挺的鹰勾眉,樱粉色的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虽然是在黑暗中,但依然掩饰不住他的俊美。他那副安详的模样,倒是有几分像童话故事中的“睡美人”,只不过于他而言,用“睡王子”来形容倒是更为恰当一点。

    虽然想要上前的念头在心底隐隐作祟,但一想到我现在的处境,心情立刻又变得低落了起来,什么心思的都没有了。

    心中的欲.望虽然仍旧在蠢蠢欲动,但我还是极力克制住自己此刻的好奇心,不敢再上前半步。

    也不知道这具活尸是不是已经进入了长眠期,万一一不小心被我弄醒了该怎么办?一想到这种可能我就立刻猛地摇了摇头,算了,还是不要再继续看下去了,否则又像刚刚一样引火上身可就不好了。

    活尸是不会死的,而且和僵尸又不一样。用刚刚遇到的僵尸举例,它已经是僵尸中最高级的了,但还如小兽一般容易受惊,说白了就是没啥智商。活尸就不一样,活尸多半是生前身怀巨大能量的人,死后能量无法转化聚积在尸体中,使其成为活尸,也是人间阴人口中的“尸妖”。

    活尸是很难对付的存在,如果他们在苏醒期,即便是潜伏在人间生活,若不是道行高深的人,估计难以发现其的真面目。

    一想到活尸背后可能隐藏的危险,我就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此地不宜久留,还是速速离开的好。不再去看那具活尸,我转头开始打量着周围,想要找到一个逃出去的办法。

    我尝试着变换不同的位置去察看如今身处的空间,经过我一番仔细观察后,我发现这里应该是一个很规则的正方体,就像是一个经过特殊开凿的墓室。再瞧几眼,除了我刚刚掉下来的那个位置有一个大口子以外,并没有其他出口。

    也就是除了从那里逃出去,我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

    有些绝望的从下往上看刚刚掉下来的位置,足足十多米的高度,将近有五层楼这么高。暂且不说这个吓人的高度,这里周围的内壁光滑不已,有的位置还长出了厚厚的青苔,别说是往上爬了,恐怕连一个落脚的地方都找不到。

    这样一圈想下来,我的目光最后还是落在了先前看到的那棵树上,若是真的要逃,我就只能从那棵树上下手。

    打定主意之后,我四处看了一眼,想要找一个小石子,可是没想到这地方竟然干净的出奇,别说是一颗小石子了,地面上干净得几乎连灰尘都没有。

    无奈之下,我只好踮起脚尖,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小心翼翼地走到水晶棺材旁,偷偷地拿起一个小金锭,又蹑手蹑脚地往一个不容易被发现的角落中走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