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30章 你真的爱他妈?

    他的眼神一凝,脸上的表情僵了好几秒,就在我以为自己会就这样被他掐死的时候,他突然松开了手,什么话也没说,径直走到了一边的水晶凳子中坐下。

    脱了束缚的我连忙吸了两大口空气,定定地站在一旁好一会儿,目光却停留在了那个活尸的背影上。我连连咳嗽了好几声,那活尸都没什么反应,完全没有了之前那副嚣张跋扈的模样。

    我见他这样心中生出了几丝诧异,但是转念一想,可能他们这些位高权重者都是这样,喜怒无常,也就没再细想下去了。

    活尸一直坐在那里,没有再开口。我见他没有再提要将我处理掉的话语,踌躇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那谁,这些东西我还给你。还有对不起,我不该偷你东西的,希望你能原谅我。只不过,有件事我想求你,希望你可以帮帮我。”

    活尸没有理我,他丝毫没有理睬我的意思,但是却一直阴着脸盯着我,可是就是不说一句话,盯着我浑身直哆嗦。

    “你......”

    我才刚开口,他就打断我的话开口问道:“什么事?”

    我愣了老大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在我之前说的请他帮忙的事情是什么事,见他的态度似乎有了松动,我连忙回答道:“我其实是误闯了这片林子,不小心才掉下来的。但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人要去找,不能在这里多停留,你能不能带我出这个林子”我顿了一下,想到他那个阴晴不定的性格又补充道:“如果你不愿意带我走也没关系,你只要放我离开这里就好了,我自己想办法走出这个林子。”

    他听完我这一番话嗤笑了一声,轻蔑地看着我说:“自己想办法?这片林子是你这么一个凡人说走就走得出去的吗?我闻着你身上有着墓鬼和僵尸的味道,想必你已经遇到这两种了。别说我不提醒你,这林子里除了你遇见的那两种鬼还有食发鬼、煞鬼、饿鬼、住不净巷鬼等等。你觉得,这些鬼,你好运能够躲过一个两个,能有命躲过十个八个吗?”

    我听着他说的这一大串鬼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可怕的画面,一群长相怪异的鬼前仆后继地往我身上扑,那个画面实在是太过吓人,我连忙摇了摇头,将那副画面从我的脑中赶了出去。

    听他这个意思我自己可能是没办法从这里走出去了,一想到白千赤还在某一个地方等着我,顿时就更加着急了,我急切的问道:“那怎么办?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人要去找,没有多少时间了。”

    他的眼睛轻轻地眨了一下,睫毛颤了颤,轻飘飘的问了一句“有多重要?”

    “比我的命还要重要。”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道。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我自己都愣住了,我没想到在不知不觉中白千赤在我的心里竟然已经有了这么重要的地位。还记得很久以前,我还曾经因为到底是命重要还是对白千赤的爱更重而烦恼过,但是现如今我的心里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

    对面的活尸的身子微微震了一下,脸上一阵青紫,伸出手来瞬间扣住了我的喉咙,声音里带上了几分心痛,狠狠地问道:“你心中既然有一个重要的人,又何必来我这里?”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这一下给吓到了,双手不停地挣扎着,努力提着气道:“我刚刚不是说了是不小心掉进来的吗?你的东西我也没有真的拿走,你要做什么?”

    他高高地将我的身子提起来,盯着我的双眼道:“你忘了而已,我可没有忘记!”

    忘记?忘记什么?我有些听不明白他的这一番话,一团疑云在心里不断的上下漂浮着。强压着身上的不适,在脑袋中不断地回想着,从刚刚进来到现在,我拿的统共就四样东西,全都已经还给他了。那到底还有什么?

    “我......我没有!刚刚拿的东西我全都已经放回去了,我真的没有拿你的东西了,你再掐着我,我就真的要死了。”确定自己着的没有再拿过他其他的东西,我肯定的向他解释道,我单纯的以为他可能是误会了我还拿了旁的东西,所以才会对我说出那样一番话来。

    可是没想到就算我都这样说了,他却还是没有想要把我放开的意思,右手紧紧地扣死了我的脖子,一点缝隙都不留给我。

    我被迫对上了他的眼睛,那双眼眸像是冰冻了亿万年的北极寒冰一般,让我感受到无尽的寒冷,冰冻刺骨。

    我不明白他的眼神为什么看上去会这么让人心里觉得发寒,可是恍惚间又似乎觉得有几分熟悉感,但是这分熟悉感究竟从何而来,却又想不起来。

    身子越来越没有力气,眼前的景象也渐渐开始模糊。模糊间,我似乎看见他的眼眸中渗出了一点晶莹的水珠。

    应该是错觉吧,我模模糊糊的想着,这样一个残忍的活尸,又怎么可能会流泪呢,肯定是我自己眼花了。

    就在我以为死定了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又让我厌恶的声音。

    “放开她,慕卿。”

    紧扣住我的手似乎松开了些,新鲜的空气随即顺着缝隙钻进我的肺腔,神志又清醒了一些。

    “凭什么?她现在是我的猎物。”活尸蹙眉对着来者说道,话语里竟然带上了几分霸道的意味。

    莫伊痕在我身后开口:“她是白千赤的女人。”

    我清楚地感觉到活尸的手震了一下,随后脸上露出了一抹轻笑抬眼望着我道:“白千赤?你说的很重要的那个人就是白千赤?”

    我木木然地点了点头。

    他竟然认识白千赤,听语气不是听说过这么简单,他既然敢直呼白千赤的全名就证明他和莫伊痕的身份相当。听刚刚莫伊痕叫的那一声,慕卿,估计就是他的名字了。

    默念了几遍他的名字后,脑子突然想被雷劈了一般闪过一道亮光。慕卿就是这无岸城的城主,传说中的尸王。

    我说慕卿这个名字怎么那么耳熟,不是鬼差他们没有提起过,而是因为我当下根本没注意他。在鬼差们口中,他已经躲在暗处近百年没有出现过在阴间的百鬼面前了,阴间早就有传闻他已经作古了。当时我也以为他不在了,想着日后估计也没什么打交道的机会,所以也没多注意。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了他。

    他望了我一眼,颓然地放开了我,冷冷地说:“你们走吧。”

    虽然这墓室昏暗,但我还是看到了他脸上闪过的黯然。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他看着我的眼神中藏着一股很深很难明说的情感,好像我们不是今天才第一天见面,也不是像如今一般如此陌生的存在。

    我还没做出反应,莫伊痕就走了上来,开口道谢后走上前,拉起我的手就想将我带走。

    我僵了一秒,狠狠地甩开莫伊痕的手,冷漠地说:“你不要碰我。耍了这么多鬼把戏没有成功,等不及了打算亲手了结了我?那何不把我丢在这墓室中,让我被他掐死算了。”

    莫伊痕瞥了一眼在一旁默不作声的慕卿,一把将我揽在怀中用手死死地掩住了我的嘴,随后纵身一跃就跳出了墓室。

    “我不会让你死的。”他冷不丁地冒出这么一句话。

    不会让我死?说这些屁话。刚刚把我关在那个鬼房子里的就是他,逼得我在这个破林子里到处逃命的也是他,现在又说这话,他到底想要怎么样?

    “莫伊痕,你是觉得耍我很好玩是吗?”泪水突然就涌了出来,委屈的情绪再也压抑不住,“我不管你是不是想要我的命,亦或者有什么别的阴谋,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我跟着你来阴间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找白千赤。”

    莫伊痕惨白的脸上溢起了一阵紫青,“白千赤,白千赤!为什么你的眼里至始至终就只有白千赤?”他抓住我的肩膀狠狠地摇晃,大声地怒吼着:“你告诉我白千赤他到底哪里好?是样貌还是他千岁爷的名号?你告诉我啊!”

    我用力地挣开他的手,仰头望着他的双眼开口道:“为什么?我告诉你为什么!不是因为他那张脸,也不因为他的权势地位,就是因为他是白千赤,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白千赤。单单只是他的灵魂,就让我为之倾倒,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他的身子僵直住了,拳头紧紧地攥着,阴着一张脸什么话也没有说。

    我沉默了好一会儿,语气软了下来:“莫伊痕,算我求你了,你能不能告诉我白千赤的消息?我真的很担心他,就算我求你了不行吗?”

    莫伊痕愣了一下,颓然地问:“你真的有这么爱白千赤?”

    我抬眉看了他一眼,跪了下来,“莫伊痕,我安眉除了父母还没有跪过别人,现在我跪下来求你,就希望你能够告诉我白千赤的下落。”

    他没有回答我,而是又问了一句:“你真的这么爱白千赤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