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31章 愤怒

    听到他问这个问题,我连想都没想就直接回答道:“对,我爱他。”我的语气非常肯定,不带一丝犹豫。

    莫伊痕听见我这样说,稍稍愣了一秒,随后就低眉笑了,他的笑容看上去有几分不自在,却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一味的笑着。我没有深想他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却还是觉得他看上去有几分不对劲。

    此时我根本没注意到他眼底深埋着的情绪,满心满意就只有下落不明的白千赤,见莫伊痕久久没有开口,我跪着的双腿又往前挪了挪,带着哭腔央求道:“莫伊痕,我求求你了,你就告诉我白千赤到底在哪里吧。”

    说着,我又重重地向他磕了三个头,额头碰在地上很痛,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头有没有撞破,此时此刻我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一颗心完全扑在了下落不明的白千赤身上,什么尊严和面子全都被我抛到了脑后。

    为了白千赤我连性命都可以不要,更不必说自尊这些无足轻重的东西了。

    要是放在之前,我可呢根本就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对莫伊痕下跪,更不曾想过自己会如此心甘情愿的对他磕头。最初以为的耻辱感通通都消磨在了对白千赤的担心中。此时此刻只要让我知道他的下落,让我死,或许我也愿意。

    我定定的望着莫伊痕,脊背挺得笔直,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紧握成拳状,手心隐隐冒出了一些汗意,左胸腔里的心脏一下又一下有力的跳动着,在这片寂静的环境里显得尤为刺耳。

    莫伊痕没有说话,他一直沉默着,甚至连目光都没有投向我。我们两个就像是被定格住一般,谁都没有动作,也没有对话,诡异的沉默弥漫开来。只有林子中不断呼啸的风声回荡在我的耳边,凄凄厉厉宛若哭声。

    摸不清莫伊痕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态度,他向来都是喜怒无常,我不敢再开口,只能被动的等他说出最后的决定,但是我心里还是带了几分期盼,希望他可以良心发现,能够帮我这一次。

    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般那么漫长,一直沉默的莫伊痕突然开口说道:“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白千赤给你的我也都能给你,他不能给你的,若是你想要,我上刀山下火海也可以找给你。”说完他的视线就紧紧的锁在了我的身上,仔细看过去面上似乎隐隐还带上了几分期待。

    我僵住了,没想到他沉默了这么久之后说出口的竟然是这些话,不过愣了一秒就没有任何犹豫地直接拒绝道:“莫伊痕,你现在说这些话有意思吗?想要逗我?开玩笑戏耍我吗?我早就已经嫁给白千赤了,你不是很清楚吗?我们两个,根本不可能。而且我深爱着白千赤,这一辈子只能有他一个丈夫,绝不可能再跟你。”

    说实话,自从白千赤没了消息之后,我满心除了想要找到他的念头,再没有了别的想法,更别说是和别人在一起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更是从来都不曾有过。

    从小到大,我一直活在对阴婚的恐惧中,从来都是把白千赤视作洪水猛兽。或许命运就是不可违抗的,我曾经那么害怕他,到头来竟然这么深爱他。当我身处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时,是他的出现带给我光明,是他将我从深渊中拉了回来,他是我的依赖,也是我此身最大的牵挂,无论如何,我都是不会离开他的。

    这一点,现在不会改变,以后也不会改变。

    莫伊痕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双眸却沉沉地暗了下去,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一样,他顿顿的呢喃道:“他白千赤不就是比我先遇到你吗?如果时光倒转,命运重新洗牌,是我莫伊痕先遇见你,而不是他白千赤,你此时此刻还会说出深爱着白千赤、这一生只爱他一个这种话吗?”

    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多心,我总觉得莫伊痕的话语里似乎隐藏了无尽的悲伤,可是现在的我又有什么身份来承受他的这份悲伤呢?我只能假装听不出来,唯有装傻才不会让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尴尬。

    “我会。”语气坚定到自己都不敢相信,高仰着头看着站在面前的莫伊痕,我一字一顿地说:“就算时光倒流,我也不可能爱上你。”

    我的语气很笃定,笃定到不容一丝质疑。

    “为什么?”莫伊痕向后退了一步,瞪大着双眼问,受伤的神色越发的重了,我不想看见他这幅模样,在我的印象中,莫伊痕应该永远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才对,现在这种苦情的形象实在太不适合他了。

    “因为你不是白千赤。”我不带犹豫地回答,脊背挺得越发的笔直了,就像是想要给自己的话加几分底气一般。

    我很确定,这个问题无论他问多少次,我都会是同一个答案,白千赤对于我来说就是独一无二无法替代的存在,是任何人和任何事物都无法替代的,他莫伊痕也不能。

    莫伊痕的视线变得有几分阴狠起来,他的眉毛高高的吊了起来,我不知道自己的话是不是刺激到他了,刚想开口,他就先我一步有了动作。

    莫伊痕突然伸出手,紧紧地扣住我的肩膀,用力地将我提了起来,我挣扎着想要从他的手下挣脱开,却是无济于事,一点作用都没有,和他的力气相比,我这一丁点力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

    他仿佛没有看出我的不适,怒视着开口道:“因为他是白千赤?你以为他有多么了不起,千岁爷?呵!在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我莫伊痕得不到的东西,而他终有一天会成为我的手下败将!”

    莫伊痕的语气让我的心里不自觉的生出了几分恐惧感,心脏猛地抖了好几下,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从心底漫了上来,我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脸,眼睛一眨都不眨。

    他的双眼满是血丝,似乎只要再过一秒就能从中冒出火来。我的肩膀被他的手牢牢地抓着,尖利的指甲刺入我肩头的肉里散发着阵阵刺痛。

    “你弄痛我了。”我稍微动了一下身子,勉强向他开口说道。

    一听到我这样说他的手立刻就松了一下,手上的力气小了不少,强烈的刺痛感顿时就消除了很多,但是他却没有放开我,不过眼里的光芒又淡了些,又变成了他之前那种有些失魂落魄的模样。

    一看到这样一面的莫伊痕,我不知为什么就生出了几分怜悯之心,本来坚.硬的心忽然就软了好几分,明明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莫伊痕,是那个一直诡计多端的莫伊痕,可是我还是会控制不住的心软。

    忽然有点后悔刚刚说的那些话,即便那些话都是事实,我也不该用这么生硬的语气说出来去伤害莫伊痕。虽然我和他相识不久,他的性格也古怪的很,甚至还伤害了我好几次,但是我总觉得在他心里藏着一些刻意隐瞒的东西。就算他是一个恶鬼,但心中总归还是会保持这那么点点善良之处,等着谁去发现。

    我虽然能够感觉到这一点,但是只可惜,那个人绝对不会是我,我也不愿去做那个人。只要有一个白千赤,于我而言就已经足够了。

    想到这里,我也不想和他再纠缠下去,声音冷淡了几分,沉声对他说道:“莫伊痕,你放开我吧。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你误会的事情,如果是,那我向你道歉,对不起,真的很抱歉,我真的从来都没有对你有过任何想法。你对我这份心意,我心领了,真的很谢谢你,但是我不能接受。你终究还是错付了,去找别人吧,别把心思全放在我身上了,肯定会有更好更适合你的女子在等着你的。”

    这一下莫伊痕抓着我的手彻底松开了,他落寞的勾了勾嘴角,泛起了一抹苦笑,像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低着头呢喃道:“错付?”而后突然抬起头冲我大声地吼了一句:“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被他这忽然的一句怒吼吓了一跳,全身都猛地颤了一下,我咬着下嘴唇朝后退了一小步,有些怯怯的看着他,不知道莫伊痕他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莫伊痕的双眼里盛着的是比之前更盛的怒火,他的胸膛上下起伏着,不停地喘着气,双手垂在两侧紧紧握着拳头,目光却一直盯在我的身上,像是要把我盯出一个窟窿来一样。

    空气中的温度瞬间下降,林子中的鸟兽也像是感受到了异样的气息,开始发出骚乱的响动,夜风呼呼地吹过林中的树木发出“沙沙”的声响。

    沉默,又是沉默,只是这一次的沉默仿佛比之前的那一次还要压抑的多,几乎要让我压抑得喘不上气来。

    恐惧突然涌上心头,不自觉地又向后退了两步,我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小心翼翼地开了口问道:“莫伊痕,你是不是真的不打算告诉我白千赤的下落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