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32章 暗自后悔

    刚问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暗暗的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安眉你这个猪脑子,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又火上浇油一般问这个问题,岂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果不其然,我的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莫伊痕就猛地抬起头恶狠狠的望着我,他的那个眼神很像是野兽的目光,带着极度的占有欲和霸道。

    犹豫有时候真的会害死人,在莫伊痕用饿狼般的双眼盯着我的时候,我只是迟疑了一秒,他就趁着这个时间点朝着我扑了过来,一把就将我按到在地。

    我的背猛地撞在地面上,几乎连吃痛的痛呼都发不出来了,剧烈的疼痛感在每一个细胞里叫嚣,手指忍不住蜷缩了起来。

    莫伊痕的这个动作让我顿时就回想起了那些不好的回忆,强烈的恐惧感涌上心头,我下意识地就开始疯狂地拍打他的身子,声音里带上了几分颤抖,大声地叫喊着:“莫伊痕你这个疯子,你快把我放开,你这样做对自己能有什么好处!”

    他对我的话毫不理睬,一双大手不断在我身上抚摸着,我不停的扭过着身子想要躲开他的触摸,奈何他一直紧紧的贴在我的身上,我根本就丝毫动弹不得,更别说是躲过去了。

    莫伊痕你一双通红的双眼像极了恶魔的眼眸死死地盯着我,我的眼泪早就布满了整个脸颊,绝望的心情一点点的涌了上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泪水刺激到了他,莫伊痕看上去更加兴奋了好几分,大口喘着粗气对我说:“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我想要的东西谁都没办法抢走!”

    我又急又慌,害怕得眼泪都崩了出来,只能不断地反抗着挣扎着,嘴里哭喊道:“我不是你的,我永远都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你死心吧!像你这样卑鄙无耻的恶鬼,我宁愿死也不会从了你!”

    生怕他会对我做出什么,我不管不顾的就冲着他大喊道,想要能够稍稍缓和一下他的情绪,可是没想到效果却是适得其反。

    “宁愿死?你别做梦了,你就算是死了,我也会用尽一切办法将你留在我身边。”

    说完他就猛地往我身上一压,缓缓地靠近我的脸。

    看着他越来越靠近,我心中的恐慌也越来越剧烈,情急之下我随手抓起一把泥土扬上了他的脸。

    他立即眯起双眼,弹了起来。

    我不敢犹豫,立刻推开他的身子爬了起来,顾不得大腿上的伤,撒腿就开始往前跑。边跑边哭着,心里不断后悔自己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要听莫伊痕这个恶鬼的话来阴间。

    说不定再等一天,白千赤就会笑嘻嘻地出现在我面前,然后絮絮叨叨地开始说他这些日子到底去了哪里,又会嘲笑我胆子小,只会一个劲的害怕。

    对白千赤的思念在这一刻变得越发的汹涌了起来,一想到刚才莫伊痕对我做的事情,我就止不住的觉得害怕。

    白千赤,你究竟在哪里啊?我真的好想你,你快点回到我身边吧,没有你我真的快要坚持不下去了。我一边哭一边在心里想着,也不知道是委屈是害怕,还是两者皆有,眼泪早就模糊了眼前的视线。

    林子被天空中的红光照映得如血般通红,满地的泥土像是渗满了殷红的鲜血般渗人。一路上不断有幽幽的鬼鸣声和诡异的哭泣声,我害怕极了,却不敢停下来,只能一个劲地往前跑,生怕一停就会又落到莫伊痕的魔爪中。

    我不敢回头向后看,生怕自己一个回头就会看到莫伊痕就跟在我的身后,我不敢去想,也不敢去看,只是这么一味的朝前跑着,漫无目的的跑着。

    突然,脚下绊到了一条藤蔓,我一个刹不住,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吃了一大口的沙子和枯叶。

    “啊……”我吃痛的倒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撑在地面上的手掌,因为摩擦冒出了淡淡的血丝、大腿上也跟着一阵湿黏,之前好不容易凝结的伤口又被扯开了,刺痛随即蔓延全身

    我难受极了,却不敢哭出声,只能将嘴里的沙子叶子先吐了出来,又悄悄地看了一眼周围,空无一人的林子死一般寂静。

    我没有看见莫伊痕的身影,也不知道他现在究竟在哪里,我现在只希望他没有追过来,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自己此生都不会再见到他。

    这时,一张手掌轻轻地放到了我的头上,像是摸小狗一般抚摸了一把。

    一阵刺骨的冰凉缓缓地爬上我的脊梁骨,我的身子顿时就僵住了,整个人就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根本就动弹不得。

    绝望如涟漪般在我的心中荡漾,不用说,我也能猜到摸我头的是谁。

    “摔伤了?痛不痛?”下一秒,莫伊痕就凑到了我的耳边,温柔的说了一句。

    可能是我的错觉,我觉得他说话吐出的气息似乎喷到了我的耳廓上,一阵强烈的恶心感从胃里涌了上来,我拼了命的抑制住了那种感觉,才勉强让自己没有干呕出来。

    即使他的声音再轻柔,我依然感受不到他的关爱,反而更加地恐惧,连呼吸都小心翼翼地。我不敢出声,一是不愿意和他说话,二是也不想和说话。

    “你怎么不说话?白千赤关心你,你就觉得是光,是温暖?我关心你,你怎么就一句话也不说!”他阴测测的在我耳边说了一下,随即就猛地抓住我的头发,狠狠地将我提了起来,恶狠狠地看着我说:“你怎么不说话!你开口啊!哑巴吗?”

    我的头发被他死死地拽着,头皮似乎已经被他拉扯开了一般,疼得厉害,泪水再次溢出眼角。我不知道为什么莫伊痕变成了这般模样,变成了这般恐怖的模样。

    实在是忍不住这份疼痛了,我抽泣着央求道:“莫伊痕,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不用你带我去找白千赤了,只要你愿意放了我!丢我在这林子中自生自灭也可以,求求你!”

    “放了你?我现在很为难你吗?”他扯着我的头发,把我的脸拉得离他更近了一些,“你这么关心白千赤为什么不关心关心我?”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处,大声地吼道:“你只想到白千赤的安慰,你却不知道我有多难受?你可以爱上他,为什么不可以爱上我?你告诉我啊!”

    我瑟瑟发抖着,眼里噙着泪水央求道:“求你放了我好不好?真的求求你了。爱是不能勉强的,你就算这样说了我也是没有办法背叛自己的心的,爱上了就是爱上了,我真的没有办法再控制了。”

    他的手越发用力将我狠狠地提着,而后又是狠狠一甩,将我丢到地上,惨白的脸上表情阴沉,声音低落到像是从地狱之中发出的一般。

    “不能勉强?我今天就非要勉强!”说着,他就将身上的外套脱下丢到了一边,再次扑到了我的身上,一把将我的外套扯开丢在一旁,疯了似地开始撕扯我的衣衫。

    眼泪绝望的滑落,我不断挣扎着,像是落入了渔网的鱼不断地扭.动,双手不停地反抗,只是我的力气哪里能够比得上他,再怎么做都只是徒劳。

    只能哭着央求道:“求求你放了我吧!世间有那么多女人,你大可以找比我更好的女子。我已经是白千赤的人了,你又何苦这样对我!”

    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布满血丝的双眼根本看不出一丝常人应有的情绪,莫伊痕装作没有听到我的话一般,手上的动作却是一刻都没有停。

    我的衣服已经被他扯开了大半个口子,露出了白花花的肉,空气吹在上面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慌乱之间,我突然拽下了他脖子前的玉佩,狠狠地砸在他的头上。

    一声闷响,他的额头上立即渗出了殷红的鲜血,一滴又一滴的滴落在我的身上。因为这一下猛烈的敲击,他所有的动作都停了下来,怔怔地望着我,眼里也逐渐恢复了理智。

    刚才的那一切仿佛就是一个可怕的噩梦一般,我连忙捡起地上的外套,遮住身上裸.露的地方,像一头受了惊的小兽一般瑟缩在树下,惊慌失措的看着他,生怕他忽然又会丧失理智,对我做出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来。

    这一次莫伊痕愣了有好一会儿,才呆呆地捡起地上的玉佩,他将那块玉佩拿在手里,出神的看了一眼,红光的照耀下,我看到了一丝细细的裂痕盘踞在玉佩之上。

    起初我还以为是被我打碎的,心中顿时又是一颤,生怕他会因为这件事情为难我。可是再仔细一看,那裂痕中夹藏着一些黑色的泥垢,看来这裂缝是早就有的,应该不是我刚才那一下造成的才对。

    我的心忽然矛盾了起来。莫伊痕身上的东西都是这世间上等的,这玉佩已经有了裂痕,他还愿意戴在身上,只能证明这时对他很重要的东西,而我刚刚却这么狠地用它往他头上砸,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太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