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33章 一样的脸

    可是转念一想,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不对,我这只是无奈之举。要不是他妄图对我做出侮辱之事,我又怎么会拿那块玉佩去砸他。再说了,就算那是对他很重要的东西又怎么样?对于他这样的恶鬼,根本不能理解什么叫做重要!什么叫做珍贵!否则他也不会一次又一次地逼迫我,伤害我。

    “你想知道白千赤在哪是吗?”莫伊痕脸上的表情愣愣的,突然就开了口,这一次他居然主动提起了白千赤。

    我错愕了一秒,不敢相信他居然会问出这样的话。难道他良心发现了?不可能,他就没有良心这种东西,我在心里不停的提醒自己,一定要小心莫伊痕,说不定这又只是他的另一个阴谋罢了。可是另一边我又不可避免的想着,万一呢,万一这一次他真的是想要告诉我白千赤的下落呢?

    矛盾的情绪在我的心间徘徊着,就算是有危险的可能,我还是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丝能够找到白千赤的机会,但是对于莫伊痕,我还是要谨慎起见,最好还是确定清楚的好。

    “你真的愿意告诉我千赤的下落?”我踌躇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

    他什么话都没说,将玉佩上的绳子又重新打了一个结,戴到脖子上,站起身来背对着我才又开口道:“想知道白千赤的下落你就跟着我走。”

    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站起身跟在了他的身后。看着莫伊痕的背影,我的心情很复杂,全部都交错在了一起。

    如果我还有第二个选择,我是绝对不会跟着他走的,他的城府这么深,心机有这么重,诡计多端,我根本猜不透他心里真正的想法,当然也就更加不能明白他此刻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只是白千赤,我真的很担心他的安危,如果有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我都愿意去相信,去尝试,只要让我能够找到他,确定他此刻的安慰。

    莫伊痕带着我走出了林子,又往离无岸城相反的另一个方向走去。一路上都是低矮的灌木丛,除了风声却是连一点鸟兽的声响都没有。

    诡异的寂静让我越发地不安,没走一步都像是踩在薄冰上一般,极其不安稳。

    放心不下的我,终于还是走上前问莫伊痕:“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真的是带我去见千赤的吗?”

    他并没有停下来,甚至不曾低头看我一眼,而是冷冷地说:“你若是不相信,大可以不必跟着我走。”

    我追着他说:“是你自己做出那些令人无法相信你的事情我才不敢轻易相信你的!”

    他突然停下了脚步,居高临下地盯着我说:“从一开始就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怎能能怪我?是你跟着我来的,我说过,若是不相信,不必跟着我便是了。”

    我脑子一瞬间转不过弯来,木木然地站着什么话也说不出口。等他又开始往前走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明明是他故意欺骗我,现在怎么又回过头来说我送上门给他骗呢?这到底是什么歪理!

    “喂,你到底要把我带到哪里去?”我远远地冲着他大声地喊道。

    他突然转过身向我走来,抓住我的手,然后拉着我飞速往前走。

    周围的景象全都模糊了,以一种扭曲的姿态向后飞去。

    约莫半分钟的时间,他突然放开了我的手。由于惯性,我一个没站稳随即摔了一个狗吃屎。

    “呸!”吐了几口沙子,晕乎乎地站起来,望着莫伊痕大骂道:“你神经病啊!好端端的拉着我跑这么快做什么?”

    “你不是着急要见白千赤吗?”他轻瞟了我一眼。

    我的心一紧,随即扫了一眼四周,身后一片空荡的平原,眼前只有一个深不见底的湖泊,浓厚的雾气重重地压在上面,惨烈的红光照在湖面之上,远远看着像是一湖殷红的鲜血,令人发。空气中的温度骤然下降,呼出的气也都凝结成了一团团的水雾。周遭的树影在冷风的吹动下不停地摇晃着,发出让人发慌的响动。

    “在哪?白千赤在哪里?”我焦急地问,又将外套的拉链往上拉了拉。

    “冷吗?”他脱下了身上的外套披在我的身上。

    我怔了怔,错愕地说了句:“谢谢。”

    他的眼眸闪过一抹喜色,随即又换做了平静的表情,望着眼前的湖泊开口道:“你知道人死亡之后多久会腐烂吗?”

    我思索了一会儿,答道:“大概不到一天就应该会腐烂了吧?”

    因为小叔懂得一些阴阳五行,以前镇子上死了人大多都会让他去作法祈福。虽然妈妈一直禁止我跟着去这样不吉利的地方,但年幼大胆的我倒是常常趁着大人不注意的时候跟着去瞧一瞧跳大神,不过这种事一直到我在一个老婆婆的葬礼上遇到一只很可怕的无脸鬼之后就再也没有再做过了。但也是因为小时候的这些经历,我多多少少能知道人死了之后若是天气热得慌,不到半天就会发出淡淡的腐臭味了。这也可以证明人死后不到一天就会腐烂。

    他脸上依旧是平静的表情继续开口道:“若是死了之后立马将人的尸体放入冰柜中,可以保持完好一个月不腐烂。”

    听到这里我更迷惑了,这些事情到底和我要见白千赤有什么关系?

    “莫伊痕,你不要再扯这些有的没有的好吗?告诉我千赤到底在哪里?我真的没有兴趣和你讨论人死了之后要多少天会腐烂,也没有兴趣知道尸体能够通过冰箱完好保存多久......”我的脑海突然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着急地问:“千赤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问出这句话之后我又想到白千赤是鬼,又怎么可能有尸体呢?

    莫伊痕忽然回头看了我一眼,不知为何,我突然觉得他的眼神很陌生。感觉他看着我的时候并不是在看我,而是透过我的皮囊,再看另外一个人。那眼神是无尽的哀伤与思念,还有一股浓浓的说不尽的爱意。

    我很明白他露出这个眼神绝对不是因为我。

    是谁?是谁能够让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他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一晃神眼底深藏的情感又再次埋了起来,开口道:“白千赤?他现在......应该不是很好。”

    “不是很好是什么意思?”我开口问道。

    “他的女人,在我的身边,又怎么会好呢?”他弯起嘴笑了。

    我心底的怒气再次升了起来。我就知道莫伊痕这个恶鬼没那么好心,故意下一个勾让我往上咬。

    连多说一句话的心情都没有,我转身就要走。

    他却一把拉住了我的手,硬生生地将我扯到湖边,用生冷的语气对我说:“想走?刚刚让你走你没有走,现在就没那么容易了。”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不明白你做的这些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不断地挣扎着,用手试图拨开他扣住我的手。无奈他的力气实在太大,无论我怎么挣扎都毫无作用,反而在自己的手腕上留下了一圈红印子。

    “我刚刚说过,尸体放在冰箱里可以保存一个月,但是眼前这个湖泊可以把人体完好地保存五十年。”

    他再次抬起头望着我,又露出了那种复杂的情绪,微微地抚摸了一下我的脸,我下意识地别过头,警惕地望着他。

    恐惧感如春日里的种子慢慢地在心间发芽、长大,直至盘踞全身。

    眼前的湖泊忽然涌起一股暗流,我察觉到有一股浓烈的阴气夹杂这怨气环绕在这湖泊之上,经久不散。

    直觉告诉我,这里面一定不对劲。

    “你知道爱一个人,心底最强烈的想法是什么吗?”他问道。

    “当然是和他永远在一起。”

    我就想永远和白千赤呆在一起,就算只是躺在床上,彼此不说话一直发呆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我也想和深爱的人永远在一起,所以才花了很多年的时间寻找,终于让我找到这个湖泊。”他说。

    我的心“咯噔”一下,望着眼前深不可测的湖泊,一阵阴寒涌上心头。

    “所以你和深爱的人永远在一起了吗?”说出这个话之后我才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傻问题,如果他和深爱的人永远在一起了,又怎么会带我这么一个不相干的人来这里。

    突然,我的脑海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磕磕巴巴地说:“你你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没有说话,猛地将我按在湖边,我双腿一软重重地跪在了地上。他按着我的手更用力了些,把我的头深深地按了下去,离湖面不到十厘米的距离,我看到了永生难忘的一幕。

    站着看似深不见底的湖泊,靠近一看,竟然能够清楚滴看到湖底的一切。在这巨大的湖泊底下摆放着十几具女尸,每一具都安放在一樽水晶棺材中,看着就像是沉睡在水底的睡美人一般。

    若单单只是这样倒也没什么,不过是十几具女尸罢了,比这更多的尸体我都见过,只不过这十几具女尸在湖水的涌动下,隐隐约约地看着似乎就是同一张脸,一张长得和我一样的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