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34章 吞噬一切

    我的脑袋像是被鱼雷轰炸了一般,“嗡嗡”地发出轰鸣声,大脑一片空白,觉得整个世界都塌了。可是视线却依旧牢牢的黏在湖底的那些女尸身上,心中的恐惧丝丝绕绕的漫了上来,将我整个人的精神都紧紧的缠绕住了。

    我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盯着湖底的那十几具女尸,不知怎么的,眼前忽然浮现了在莫伊痕府上见到的画中人的脸。这么想着,我立刻将湖底的这些女尸和那画中的女子做了对比,才发现了其中的端倪。

    刚刚因为过度的震惊,我看得不怎么真切,现如今这么定睛一看,才恍然发觉这里的十几具女尸与其说是像我,倒不如说更像是那幅画上的女子。

    长发青丝,细眉粉黛,就连身上穿着的一袭素衣都是照着画中仿制的,可就算是如此,看见了这么多长得一模一样,甚至连穿着打扮都完全相同的女尸,我还是不可避免的感觉到了害怕。

    我不知道自己脸上现在是什么表情,但看上去一定很狰狞,莫伊痕一言不发的站在我的身边,我不敢看向他,连眼珠都不敢往他的方向转动一下。我不知道该用一副什么样的神情去面对他。

    突然,我的脑中猛地冒出了一个想法,我就想到了一件对于我如今的处境很是恐怖的事情。

    既然这里面的女尸长得如此像那幅画中的女子,而我又长得有七八分像她,如今莫伊痕把我来带这里,他的目的该不会......

    我顿时就瞪大了眼睛,不敢再朝下想下去。随后我就在心里暗暗说服自己,不,绝对不可能,肯定是我自己多想了,说不定这些女子的尸体只是莫伊痕寻来的,而不是像我之前想的那样是被莫伊痕杀了以后存放在这里的。

    又有谁会因为爱上一个人而去杀死和她长相相似的人呢?我不敢相信莫伊痕会这般的心狠手辣,再说了,尸体终归只是尸体,没有一丝温度,就算存放在这里不会腐烂,又有什么用呢?

    可即便如此,我还是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后背不断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风轻轻一吹,整个身子都会不自觉地颤抖。我的双手一直在不停的颤抖着,指尖的抖动剧烈到我无需去多看都能感受到,我想要停下来,可是却发现身体像是不受我控制一般,根本就不听大脑的指挥。

    我的目光从那密密麻麻的女尸上扫过,突然,我的视线停在了其中一个水晶棺材上,我死命的眨了眨眼睛,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用力的闭了闭眼睛,可是再次睁眼时,眼前的场景还是没有发生一丝变化。

    我没有看错。

    在离我不远的一个水晶棺材中,躺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安姚的尸体!即便在这湖水中看得不太清楚,但我还是能够肯定那具女尸就是安姚。和其他女尸所不同的是,安姚的手臂上有一块烫伤的痕迹。

    我还记得那块伤痕是因为我,儿时有一次看到了一个很可怕的女鬼,我被吓得直接就哭出了声音,安姚远远的听见了我的尖叫,连忙就抬着一个大火把过来,她那时虽然是把鬼给吓跑了,可是手臂上却因为不小心烫伤了一块,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但是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我觉得奇怪的是,她的尸体明明就应该好好地埋在和她定了冥婚的男孩身边,如今又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眼泪瞬间就崩了,心脏一阵抽搐,像是有人狠狠地掐着一般,疼到难以呼吸,脑袋浑浑噩噩的,整个人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

    这片湖水,无需去亲手触摸我也能够想象到一定是冰冷无比,安姚的尸体就被放在这里,她该有多冷啊……

    姐姐当初为了能够呆在莫伊痕身边,不惜伤害我们姐妹间的感情,在我临盆之日和我抢夺孩子,最后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我原本还想着在她的墓中还留着一副身躯,日后若是有机缘还能为她聚魂,好让她再入轮回,可没想到莫伊痕连她的尸体都偷来了。

    因为看到了安姚,我对这一片湖面下的所有尸体都产生了深深的恐惧之心,还伴有着几分我说不上的感觉,脑袋里像是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想法,它们就像是活了一般,不停的胡乱逃窜着,根本就不给我仔细思考清楚的机会。

    此刻我只觉得胸口压抑得不行,满脑子只想要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只可惜莫伊痕一直站在我身后死死地按住我的后脑勺,一点让我抬头的机会都不给。

    我眼看着自己的脸离着眼前的湖面就只有十厘米的距离,湖面倒映出了我的模样,可是再一看,又仿佛是湖面下的女尸的容貌,这种诡异感让我生出了几分不适,可是去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我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已经开始紧张的咬住了后槽牙了。

    莫伊痕只要再轻轻一用力,我的脸立刻就会碰到湖水。我甚至都不敢大喘气,一直屏着气,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僵住了。

    儿时看琼瑶阿姨的小说,陆振华因为深爱一个女子,往后的所有姨太眉眼中都和他深爱的女子有几分相像。当时我只觉得这不过是小说,而如今这些女尸彻底地证明有些爱一旦变得身后,分分钟就会成为一种伤害。

    我被莫伊痕一直按着,实在没有反抗的能力,不得不瞪大着双眼瞪着眼前的湖面,就怕他突然一使劲,我就成为这湖水中的下一具女尸。

    我不知道莫伊痕现在就在想些什么,但是他既然是能够做出这么变.态的事情的人,很难说他不会一时脑热,就把我也变成了这湖中的一具女尸。

    忽的,我仿佛嗅到了一股隐隐约约的香味,仔细闻了几下,我才发现这香味不是从别处而来,而正是从这个湖里散发出来的。

    我觉得有几分奇怪,按理说这么多具尸体都放在了这湖里面,即便是棺材做得再密封,还是应该会有淡淡的令人不悦的气味才对。可是这里的湖水不仅没有任何异味,竟然还掺杂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奇香,有点像樟木的味道,却好像又比樟木的味道更浓郁一些,再仔细一闻,似乎还带着细微的玫瑰香。

    天空中的红光越发地明亮,狂躁的冷风也逐渐平息,湖面平静地宛若一面巨大的镜子。我就这么保持着脸对着湖面的动作,莫伊痕没有收回手,他的手掌依旧抵在我的后脑勺,根本就不给我挣扎的机会。

    我就这么安静的等着,我本以为只要等到他恢复平静,我就能有机会从这里逃出去,可是没想到一切都是我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平静并没有能够持续太久,湖心突然卷起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湖底所有的棺材通通都被漩涡中巨大的吸力吸引到湖心中央,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

    看到眼前这一切,我直接就吓傻了,回过神之后,来自生理本能的求生欲驱使我再次反抗,大声地嚷着:“莫伊痕,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快放开我!”

    此时他心里到底想做什么,我其实也已经猜出了七八分,但是我还是不愿意相信,他真的敢对我动手。

    这里既然是他莫伊痕的地盘,那这湖里的巨大漩涡也一定是因为他而起,而这个漩涡的目标,恐怕就是只有我了。

    这湖中的女尸估摸着应该都是一些普通的凡人,以他的身份杀了也就杀了,可是我再怎么说也是白千赤的女人,他真的疯魔至此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吗?就算按他的话说,白千赤现在遇到了一些问题,但是就算是这样,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呢,若是白千赤到时候知道他对我做了什么,他莫伊痕到时候肯定逃不了干系。

    我都能想到的后果,没道理莫伊痕会想不到。可就越是这样,我就越发的觉得奇怪,虽然他口头上一直对白千赤表示不屑,但是我总觉得,在他心底的深处,对白千赤还是有几分忌惮的。

    莫伊痕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用力地将我拉了起来,抓着我的手腕将我拽到了湖泊的另一边。这一次他没有丝毫的刘清,直接就将我的头往下按。

    这一次也不再挣扎了,就像是小孩手上的洋娃娃一样只能任由他摆弄,再次俯身靠近那湖面。现在只有我和他两个,我太清楚我们之间实力的差距了,就算我真的反抗了又能怎么样,最后还不是落下一个白费力气的下场?

    我苦涩的笑了笑,有些想不明白当初我怎么就听了他的话,竟然还乖乖的跟着他到了阴间,那时我就应该想到的,他不过是一直拿着白千赤的下落来吊我的胃口罢了,在他心里他怕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带我去找他。

    我脸上的笑容映在湖面里,看上去竟意外的多了几分苍凉感。这时我才发现,湖心的漩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逐渐停止了旋转,湖底的水晶棺材也全都消失,空荡荡的湖底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看上去仿佛能够吞噬一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