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36章 到底死了没有

    好在当初我是被“淹死”的,从那以后我下定决心要学习游泳,这不还是派上用场了。所以说,人心中的恐惧就是用来克服的,而不是逃避的。

    只是这湖水实在是太冰了,我游了没几下,就要游不动了,手脚就僵得要死,连手指的关节都针扎一般的刺痛。可是一想到身后的那些女尸,我挣扎着又继续朝前游去,片刻都不敢停歇下来。

    力气一点一点的流失,我实在是游不动了,只好壮着胆子微微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一群女尸正步步紧逼在我身后,不停地要伸手抓我的腿。见状我也顾不上什么累不累的了,我连忙屏住呼吸,加快动作就要往岸边游去。

    快靠近岸的时候,我猛地一伸出头,大口地吸了一口气,没想到正好对上了站在岸边望着我似笑非笑的莫伊痕的双眼。我没想到自己现在竟然是在朝着他的方向游过去,他在前面的话,就算我游过去了又有什么用,就算是躲开了那群女尸的追赶,不还是落到了更可怕的魔鬼的手中。

    不,我绝不能再次落到莫伊痕的手中!顾不上脊背忽然一冷,我赶忙往另一个方向游去。

    我从来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游得这么快,感觉都快赶上奥运冠军孙杨了。这只能说明,人的潜力从来都是没有尽头的,只要心中有激励着不断前进的东西,就会爆发意想不到的小宇宙。

    眼看我就要游到岸边,一只手已经抓住了岸边的芦苇,正想要上岸,后脚跟突然感到一阵比湖水更冰凉的触感。

    心突然下沉,猛地一回头,一具女尸不知道什么时候赶上了我,就在我即将快要上岸的这一瞬间抓住了我的脚踝,望着我的脸发出狰狞而又诡异的笑容。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样的表情,像是找到了可以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一般欣喜,却又像贪玩的孩童弄死一只昆虫般得意。我不敢再看她,满心只有尽快从这个湖里逃出去的念头。

    我疯狂地开始挣扎,双腿不断地往后踹,试图将那女尸和我的脚分离开。只可惜我还没有成功,跟在这女尸身后的其他女尸也纷纷地围了上来,像是即将分食的猛兽一般注视着我。

    一具具女尸像是饿狼一般扑到我的身上,不停地将我拉到水中,用力地将我的头死死地往水里按。氧气就这样彻底与我分开了,我一点点的朝着湖下沉着,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距离湖面越来越远。

    我体内的氧气再也支撑不住,绷不住气的我控制不住地张开了嘴巴。瞬间,我的肺腔就被涌入的湖水灌满了,自己就像是个装满了水的大水壶一般沉沉地往下坠。

    意识逐渐变得模糊,四肢也开始不受我的控制,眼皮像是被重物坠着一样沉沉地往下盖。

    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我昏昏沉沉的在脑中想着,白千赤,这一次我们可能真的说再见了,可是我好不甘心啊……

    就在我的意识即将沉沦之际,忽然,耳边传来一道落水声。

    没一会儿,我就感受到身子被一个坚实的臂膀抱住,这份触感有些熟悉,我挣扎着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睁眼后我竟然看到了白千赤的脸。

    不自觉的抚上男子的脸,我露出了一抹苦笑,暗暗地想着,看来我是真的死了,不然怎么会看到他的脸呢?不过能够在垂死之际看到白千赤,也确实不失为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了。

    “千赤,我好难受,你怎么现在才来?”我揽着白千赤的肩头呢喃道,完全没有指望他会回答,毕竟只是幻想出来的幻象,又怎么可能会说话呢。

    可是出乎我所料的,眼前的白千赤居然真的开了口。

    他一脸担忧地望着我,眼眸中全是自责,单手怀抱着我,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我的额头,温柔地说:“对不起,是我来晚了。”

    “好累,我们回家好吗?”我使出身上最后一点力气抓住他的手。

    白千赤微微地点头道:“好,我们回家。”

    我只觉得看见白千赤之后所有的事情都不重要了,一直强撑着的一口气在此刻完全地舒展开,沉沉地靠在他的肩头昏睡了过去。睡得昏昏沉沉的时候,我隐约听见莫伊痕和白千赤正在争吵着。

    “莫伊痕,我劝你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答应过阎王放你一马,但可没有打算任由你对我的女人做出这么过分的事情。”白千赤说。他的语气极其冰冷,有一种不容违抗的霸气。

    莫伊痕倒没有被白千赤的语气震慑到,云淡风轻地开口道:“呵,放我一马?你确定真的不是我放你一马?”

    白千赤迟疑了一秒,压低声音道:“你最好不要后悔。”

    这时,我迷迷糊糊地感受到自己被安放在了一个柔软的地方,想要睁开双眼却怎么也睁不开,只能任由自己继续睡着。

    身体突然感受到外界异样的寒冷,辗转反侧好几次还是觉得冷得不行,挣扎着微微睁开双眼,竟看到自己还躺在离湖泊不远的地方,而白千赤和莫伊痕正站在湖泊前似乎正准备要动手。

    天空中聚集了黑压压的一片乌云,湖面上的雾气也比最开始要厚重了不少,冷风呼呼地吹过周围的原野,不知从何处传来的鸦雀声将原本就阴森的氛围烘托得越发可怖渗人。

    白千赤背对着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看着他握着破龙鞭的手掌背上突出了密密麻麻的血管,血红刺眼,宛若一条条活的细蛇在他的手上不断地爬着。

    莫伊痕双眼通红,咬着紧咬着牙齿怒视着白千赤,右手拿着白玉制成的长剑,是我没见过的阴器。想必也不是什么寻常的东西,隔得老远我就感受到从那长剑上散发出的浓重阴气。

    忽然,天上的黑云开始涌动,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在空中,如天空破了一个大口子一般。周围的草木全都在摇晃,就连我躺着的地方也感受到了那旋涡中的异常。

    白千赤空着的右手突然举起,几乎是同一时间,天空中的漩涡突然冲出一股红光与他的手相连接。

    我被眼前的景象吓得不轻,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这一幕。

    白千赤的手仿佛被那道红光侵蚀了,逐渐地在我眼前变得模糊和那道红光融合在一起,然后渐渐地凝结成一直如龙爪一半的大爪子。

    我用力地眨了眨双眼,不敢相信地望着白千赤,他怎么会变成这样?他到底在做什么?

    刚想要开口,白千赤就举起他血红色的龙爪狠狠地往莫伊痕身上一扇。

    只见一道闪着血光的风直直地扑上莫伊痕的身子,“嘣”的一声闷响,他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捂着胸口吐出了两口殷红的鲜血。

    天上的漩涡越来越大,白千赤手臂上密布的红色血管越来越粗。突然,那血管齐齐在他身上爆开,鲜血瞬间染红了他的左手。殷红色的血液顺着他的手臂渗到破龙鞭上,原本玄青色的破龙鞭瞬间变得如血一般鲜红。

    天,完全变了。不再是一片黑暗也没有恢复原本的红色,而是一种让人觉得很不舒服的紫红色。

    肆虐的狂风越来越盛,天空中忽然大滴大滴地滴落雨滴。

    我躺着的地方早就被设好了屏障,任凭外面如何狂风四起,倾盆大雨也侵扰不到我。只是那从天空中滴落的雨水,如血一般的颜色落在整片土地上,仿佛被人用鲜血洗过一般,压抑得不行。

    白千赤没等莫伊痕站起来,握着破龙鞭的手又狠狠地往前一甩。破龙鞭不偏不倚地打在了莫伊痕的胸前,只听见清脆的一声响,他的胸前的衣服立刻裂开一个大口子缓缓地从中渗出血来。

    “今天,我不会让你活着走出无岸城了。”白千赤的声音刺骨冰凉,仿佛是冰棱子一般刺入莫伊痕心间。

    他的瞳孔急剧地收缩,大口吸了一口气,连忙聚气凝起了一道屏障围住自己的身子。

    白千赤一声冷笑,龙爪往前一拍,聚在莫伊痕身前的屏障瞬间如玻璃一般碎成了粉末。

    莫伊痕陡然一惊,连忙一个鲤鱼挺身站了起来,握起长剑狠狠地往白千赤身上劈去。一道白光凌厉地刺向白千赤,却还没到白千赤身前就被一抹紫红色的火焰逼退,又直直地弹回了莫伊痕身上。

    又是一声闷响,莫伊痕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原本平坦的地面被他砸出了一个约有三四米宽的大坑。

    虽然隔了近二三十米的距离,但我还是清楚滴看到了莫伊痕脸上煞白青紫的神色,还有他嘴边那一抹殷红色的血液。

    白千赤似乎还没打算停手,高举着破龙鞭再次往莫伊痕身上打去。这一次,从破龙鞭上涌出的阴气更加的浓郁还参杂着一股嗜血的杀气,直逼莫伊痕的胸前。

    眼看莫伊痕就要撑不住了,突然一道白光护在了他的身前,破龙鞭击出的阴气立即被弹了回来打在了白千赤的身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