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38章 熟悉又陌生

    我看到这里整个人都懵住了,瞪大眼睛看着背对着我的那个“怪物”,心里怎么也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抓着莫伊痕脖子咬的,就是和我同床共枕的白千赤。

    那个曾和我.日日夜夜都在一起的男子,怎么会变成现如今的这般模样?

    莫名的恐惧将我的全身笼罩住,客死脑海里却又不断地浮现出他的笑脸,眼前他这副“怪物”的模样,两个截然不同的形象,反反复复不停地交错着,整个大脑就似要爆炸了一般发热发胀。

    白千赤还没有停下来,我甚至觉得能够听见他吞咽血液时下咽的声音。一阵强烈的恶心感涌入心头,胃里开始翻江倒海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的鼻间仿佛弥漫着一股腥臭的血腥味,久久挥之不散。

    此刻的莫伊痕早已经失去了力气,身子软趴趴得如一滩烂泥一般被白千赤提着,四肢因为失去了近般的血液而变得发黄发青。

    不行,白千赤若是现在再不停手的话,莫伊痕就真的要死了!我竭力想要开口喊出声,倒也不是我对莫伊痕有什么同情之心,只是若是莫伊痕要是死了的话,那白千赤和阎王的关系可就真的是要走到尽头了,以我之前对阎王的认识,他绝不可能就这么白白的让莫伊痕死在白千赤的手里。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凝起一道金黄色的光芒,刺到了我的眼睛,我不自觉的眯起眼睛,却依旧紧张着的盯着那道金光,想要看清楚那个光芒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只见那道光芒聚集之处破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紧接着八匹骏马拉着一架通体玄青的轿子从天而降。轿子前挂着两个白灯笼,灯笼之上用黑色的毛笔写着大大的一个“冥”字。

    阎王来了。

    不知为何我竟然隐隐的松了一口气,还好阎王来了,他现在来应该还能救回莫伊痕的一条小命,若是再晚来一步,那莫伊痕还能不能活下去,可就不得而知了。

    白千赤似乎是察觉到了阎王的到来,将嘴从莫伊痕的脖子上缓缓移开,单手提着莫伊痕,就像提着一只刚刚射杀的猎物一般招摇。

    他缓缓地转过身,刚刚恐怖的面孔又恢复了原本的清秀模样,身子也变回了正常的样子。我还是更加喜欢看到他的这种模样,不会一看到就生出几分恐惧的心情。

    白千赤拎着莫伊痕,淡淡的瞥了一眼从轿中飞快冲出来的阎王,而后弯起嘴角戏谑一笑,语调悠然自得,轻飘飘的说了一句:“阎王好雅兴,地府政务这般繁忙,竟然还有时间到这偏僻的地方。”

    阎王这一次倒也没有和白千赤打哈哈,他望了一眼莫伊痕,脸上的神色顿时就黑了好几分,面色阴沉的直截了当地开口要人。

    “放过莫伊痕。”

    白千赤听了他的话不仅没有生出任何惧色,反而将提着莫伊痕的手抬高了些,莫伊痕的身体在他的手中轻轻地晃了晃,他的眼睛紧紧的闭着,脸色还是青黄青黄的。

    白千赤双眸一凝,轻声笑了一下,玩味的说道:“本王已经很久没有吸食过如此精纯的鬼血了,大概有多少年了呢?让本王想想......”

    阎王愈发面色不善的看着他,可是白千赤就像是没有察觉出来一般,歪着脑袋就像是真的在仔细思索一样,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又抬起头,笑意却越发浓郁了,开口道:“本王最近记性实在是不太好,不知道阎王可否记得?”

    阎王听到白千赤这般问他,他的身子立刻就微微震了一下,虽然那幅度很小,却还是没有躲过我的眼睛,我注意到阎王环绕在身后的双手紧紧地攥着,因为太过用力而泛出了青白色。

    他压低了嗓子,沉声说道:“当年的事情若是忘了,便不要再记起了。如今天下太平,千岁爷觉得不好吗?”

    “天下太平?”白千赤不屑的冷笑了一声,“这天下如何本王管不着,也不在乎。只一件事,阎王可否还记得曾经许诺过本王什么事?”

    阎王用余光瞟了一眼毫无生气的莫伊痕,嘴角微微一抽,问道:“不知千岁爷指的是哪一件?”

    白千赤脸上并未露出怒气,眼底却流出嗜血的肃杀之意,他长袖一挥,直接就对阎王下了逐客令。

    “阎王不记得不要紧,本王记得便是。若无事,还请您趁早离开。”说完他就转过了身,而他手中的莫伊痕此刻还被他牢牢地抓在手中,没有一点生气。

    阎王紧攥着的双手越发地用力,青筋都凸了出来,咬牙道:“你要怎样才愿意放他一马?你已经吸食了他近半的鬼血,难道还不够吗?”

    阎王的这一句话越发的激起了白千赤心中的怒火,他猛地转过身子,双目欲裂的瞪着阎王,语气凶狠不可反抗。

    “不够。我恨不得把这个畜生的血全部吸干,然后将他日日夜夜悬挂在鬼门关上以泄我心头之恨。”白千赤冰冷肃杀的眼眸对上了阎王的双眼,“阎王爷公事繁忙或许忘记了曾经答应过本王的事情。既然忘记了,那我便再次重复一次。阎王曾经答应本王,若是这个畜生在对眉眉动手,则会打散其魂魄,永不再入轮回。而今这个畜生不仅没有因为上一次的事情收敛心性,反而越发地过分。刚刚若不是我及时赶到,眉眉就要葬身于无岸城城郊的寒冰湖中。阎王你说,我今日之举你是不是应该避嫌?”

    白千赤说的话句句属实,阎王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好几次都是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最后都还是再次闭上了嘴巴。

    他眼底的怒气蓬发,却又不敢浮现在脸上,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咽。不过就算白千赤这么说了,莫伊痕终归还是他阎王的亲兄弟,即便是拉下老脸也不可能真的任由白千赤打散魂魄。

    我能看出来阎王心底的纠结,也因为这样我对他的印象又更加差上了几分,一个统管阴间的阎王,竟然还会有这样出尔反尔的时候,日后若是传出去了,又怎么能够让人信服。

    阎王向前走了一步,微微向前弯了一点身子,沉声说道“千岁爷这话没错,今日伊痕伤了小娘娘的确是罪该万死,但......”

    我一直在关注着他们之间的对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阎王说到这里之后,他的声音忽然就变得小了许多,似乎是刻意压低不让我听见一般。我努力的想要听清阎王究竟说了些什么,可就是什么都听不清。

    随后,我就看到白千赤脸上神色一变,随即就将莫伊痕丢给了阎王。

    我正在为白千赤居然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莫伊痕而感到诧异,就在同一时刻,天空突然就聚起了一团耀眼的光芒,紧接着整片大地开始剧烈地摇晃。

    “嘭”的一声,那道光芒在空中炸裂。刺眼的光芒照射进我的眼眸中,脑袋突然一阵刺痛,猛地袭来一阵眩晕,眼前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直直的躺在床上,睁着眼看着洁白的天花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已经躺在了自己的房间里,脑袋渐渐变得清醒过来,我稍稍低头看了一眼揽在我腰上的胳膊,这才发现白千赤正牢牢地将我抱在怀中,沉沉地睡着。

    他熟睡的面孔还是那么英俊,和我记忆中的他一模一样,我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白千赤,不自觉的凑近了一点。

    我近距离看着他熟悉的面孔,不知怎么的就忽然想起了他干枯布满血丝的模样,心脏瞬间收紧,背后一阵凉意爬上脊梁,连忙推开他的怀抱从床上弹坐起来。

    我的这个动作毫无意外的将白千赤给弄醒了,他瞬间睁开眼惊讶地望着我,声音中还带着浓浓的睡腔,“眉眉,你怎么了?”

    看着他的双眼,依旧是那么温柔,但眼前却不断浮现出他血红的双眼。我不想让自己再回想起那些画面,可是那些画面却像是有意识一样,一直不停的往我脑袋里蹦,停都停不下来。

    我瑟缩在床角,双手环抱住膝盖,警惕地望着他,脆生生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害怕,无尽的恐惧笼罩着我的内心。我只要一想到他咬住莫伊痕的那个画面,莫伊痕痛苦挣扎的表情,我的身子就控制不住地颤抖,好像我也会被他像猎物一样抓在手中吸食我的鲜血一般。

    我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就怕此刻我面前的白千赤,会在我闭眼的一瞬间,变回那个“怪物”的模样。

    “我是千赤啊!眉眉,你到底怎么了?”白千赤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他的脸上露出了紧张又害怕的表情,显然是不知道我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

    “千赤?”我从嘴里吐出两个字。明明是熟悉到睡梦也会呢喃出的名字,此刻我却觉得无比的陌生。我不再开口了,就这么直直的望着他,又熟悉又陌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