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39章 娘亲,我想出去玩

    我心里知道,他是因为我才对莫伊痕动手的,只是......只是,他变成我完全认不出的样子,我实在是太害怕了。这么短的时间里,我根本就没有办法消化这一切。

    听到我叫了他的名字,白千赤的脸上猛地闪过一阵欣喜,连忙靠近我就要伸手想要将我揽进怀中。

    看到他的这个动作我下意识地往里又缩了一下,像受了惊的小兽一般泪水汪汪地看着他。我害怕他的触碰,我不敢再靠近他一点。

    眼前的这张脸,明明是我魂牵梦绕都想要再见到的。他的怀抱也是我最温暖的依靠,可是现在我又为什么那么的,害怕?

    我自己都觉得矛盾了起来,之前那个就算明知前方可能会有危险,但还是一心想要找到白千赤的我,和现在这个明明白千赤就在面前,却躲得远远的我,完全就是判若两人。

    他满眼的难以置信,看上去像是被我的这个小动作给刺激到了。白千赤的眼中划过一抹失望之色,落寞的收回了双手,盯着我的双眼,担心而又害怕地小声道:“眉眉,我是你的夫君,你忘记了吗?”

    我抬起头对上他的双眼,微微地摇了下头,说:“我没有忘记。只是我觉得我好像都不认识你了,我从前认识的白千赤到底是什么样的?你和莫伊痕动手的时候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像一个怪物一样......”说着说着我的声音又小了下去,那些画面本来就一直在我的脑中挥之不去,现在再一提起来,越发的在脑中扩散开。

    他脸上的表情迟疑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又绽放出了笑容,说:“眉眉,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噩梦?听到他说出这个词,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袋忽然一阵刺痛,晕乎乎地,整个人也都浑浑噩噩,我拼命地摇了摇头,想要把那阵眩晕感从脑中驱逐出去。

    可即便是白千赤都这么说了,我还是不能完全相信他。这怎么可能是一个梦?我清楚的记得自己在那个湖里差点就淹死了,这么强烈的痛楚怎么可能只是一个梦,梦会有这么真实吗?

    可是再一抬眼,白千赤的脸映入我的眼眸当中,她看上去不像是在说谎,我疑惑的皱起了眉头,难道真的是我自己记错了?

    因为这一番纠结,我对白千赤的戒心又放下了一些,抓着他的胳膊问:“这真的只是梦?你没有咬莫伊痕?”

    他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眉眼中都带着笑意,“我好端端的咬他做什么?我看你就是因为睡太久,心里想的东西太多。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些都只是你的臆想,最后变成了你的梦而已。”

    我的脑袋像是被丢进了一大把乱麻一样怎么也理不清楚。他说自己没有咬莫伊痕,那我亲眼看到的东西要怎么解释、他的右手还变成了龙爪,最后还流出了脓血。

    对!右手。

    我连忙抓起他的右手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边,内心的疑惑像是滚雪球一般更加地变大。他的右手别说是大的伤口,连细微的伤痕都没有。

    忽然又想起了莫伊痕的那一击,正好重重地打在了他的胸口上。这么沉重的一击,就算他本事再厉害身上铁定也会留下伤痕的。

    我连忙开始脱他身上的衣服。

    白千赤看见我的动作,皱着眉头笑了起来,边笑边去抓我的手说:“你做的不是噩梦吗?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做的是春梦呢?刚醒来就扒我的衣服。我昨晚睡的有点早,还是有点困,可能支撑不了多久,但是如果你真的很想要,我也可以咬着牙坚持一下。顺便再造一个小游游 出来。”

    我听着这话,耳根子“唰”的一下就红了。略带恼怒地轻轻打了一下白千赤试图反抗的手,没好气地说:“什么跟什么,你一天天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东西。我只是像确定一下自己做的是不是梦而已。”

    白千赤眼中闪烁的光芒瞬间就灭了,摊开双手动也不动,无奈地看着我问:“确定清楚了吗?”

    我看着他白花花的胸膛,望了又望,才百分百确定没有一点手上的痕迹,连轻微的淤血都没有。

    这下无论我愿不愿意相信,都不得不相信这只是一场梦,一场异常真实的噩梦。

    绷了许久的弦终于断了,猛地扑进白千赤的怀中,眼泪鼻涕哗啦啦地往外冒,心里的恐惧和委屈都在同一时间倾泻出来。

    “我真的好怕,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其实我不害怕你变成怪物,我只是害怕变成怪物的你忘记我,伤害我。”

    他轻轻地抚摸我的脑袋,温柔地在我耳边说道:“我能出什么事呢?天底下能伤我白千赤的人还没有出事的。”他顿了一下,轻轻地捧着我的脸,笑着说:“真的不怕我变成怪物?”

    我犹豫了一下,梦里的他即便是变成了嗜血的怪物都也是为了我。便望着他的双眼笑着说:“不怕。”

    他突然认真了起来,盯着我说:“我可能会吃掉你哦。”

    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怕了,放在他肩膀上的手不自觉地向后缩。

    他凝视着我的双眼,忽然笑了,“我现在就要把你吃掉!”说着,他把我的身子往床上一按,身子缓缓地往我身上靠。

    嘴,一下就覆上了我的唇。

    柔软冰凉,淡淡的薄荷味在舌尖荡漾开来,甘甜的味道顺着舌尖缓缓流入心尖。

    如果这也是一场梦,那就永远不要再醒来了。

    ......

    不知道我们俩又抱着睡了多久,直到听见妈妈的大嗓门隔着房门冲着我们大喊道:“起床了!都中午十二点了,太阳都高挂在正中央了!”

    我猛地一惊醒,头发凌乱惊慌地盯着白千赤说:“完了,我迟到了!”

    白千赤迷糊糊地睁开眼,伸出手一把将我拉在怀中呢喃道:“今天是周六,你是不是睡傻了。”

    周六?

    我高速地在脑海里回忆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似梦非梦真真假假的事情交错发生,我实在是已经分辨不出什么事是真实发生的,什么事情又是一场梦。浑浑噩噩到连日子都已经记不清楚了。

    妈妈的声音再次回荡在房子里,我知道钥匙我们两个再不起来,以她的性格分分钟会拿着备用钥匙把门打开的。到时候看到我们两个旖旎的春.光画面,岂不又是一场尴尬?

    在妈妈第三次河东狮吼般的叫喊后,我和白千赤终于不情不愿地走出了房门。抬头一看墙壁上的闹钟,一股说不出的委屈随即涌上心头。

    这特么才九点!妈妈是怎么能够做到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今天可是周六,大清早的到底把我们叫起来是为了什么?

    我颓着一张脸走到饭桌前,有气无力地对妈妈说:“妈,大早上的你叫我们起来做什么?”

    妈妈重重地把碗筷放在桌子上,撞出一声清脆的响声。瞪了我一眼,说:“你说你,学生没有学生样,妈妈没有妈妈样,妻子没有妻子样!都日上三竿了,你还不起床,还敢问我为什么大早上叫你起床!”

    我顿时不敢说话,转过头望了一眼和我一样懒洋洋的白千赤,心里默默笑着,等一下这个家伙也一定会被妈妈骂的狗血淋头的。

    然而出乎我意外的时,从白千赤颓废地坐在凳子上开始到吃完早饭,妈妈对他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不仅没有一句指责,反而还嘘寒问暖,好像他才是亲生的,我是捡回来的。

    上天对我就是如此的不公!心里其极不平衡的我决定去游游身上找存在感。没想到,这小屁孩就那么丁丁点大,就懂得耍脾气。我一抱她,就哇哇地大哭,好像我对她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一样。闹得妈妈又恶狠狠地臭骂了我一顿。而白千赤抱她的时候就奶声奶气地叫“父君,父君......”

    怪不得人常说,女儿就是爸爸前世的情.人。我特么受了这么多苦,就是为了把这个小情敌生下来,想想还真是有点不爽。不过一听到她奶声奶气地叫我“娘亲”,我就把这些全都抛诸脑后了。

    吃完早餐后游游一直在家里爬来爬去,突然,她猛地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无论我怎么哄也哄不好。

    最后,还是白千赤将她抱在才止住了哭泣,软绵绵地开口道:“父君,游游想出去玩。”

    我的心揪了一下,鼻头一酸,泪水瞬间堵在了眼眶中。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游游继承了白千赤的基因,一切都表现出来超凡的天赋,无论是学习走路还是学习说话都比一般的小孩早会一些日子。从那时我就担心她会对外面的世界产生兴趣,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才好,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白千赤倒也没说什么,只是直接开口拒绝说:“不行。”

    她眼里的泪水再次溢了出来,可怜巴巴地望着我问:“娘亲,我想出去玩~”

    我望着她渴望的眼睛,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支支吾吾了半天,最终也没答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