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42章 血流一地

    走着走着,突然一个穿着白色长衫身上带血的人窜到我面前,半米长的红舌头耷拉在他的嘴上,吓得一个哆嗦往白千赤身上扑了过去。

    他抱着我的身子嘲笑地说:“怕什么,一惊一乍的?他是人,不是鬼。这么拙劣的扮相都能吓到你,看来你还真的是一点长进也没有。”

    我气不过,推开他的身子嚷道:“没有长进怎么样?嫌弃我就不要再搭理我啊!”

    他怔了一秒,一把将我拉进怀中略带霸气地说:“胆小而已,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

    那一瞬间,我觉得有一道金.灿灿的光芒照射在他的身上,他的身影忽然就变得好伟岸。

    站在一边的“鬼”咳嗽了两声,尴尬地开口:“这位先生带着女朋友过来游乐园怎么能去来我们鬼屋玩玩呢?”

    白千赤阴着一张脸不高兴地说:“是妻子。”他又上下打量了一下站在我们面前的鬼,不屑道:“就你们这点小把戏最多吓吓我身边这个,还想吓到我?”

    “鬼”听了这话就不服气了,说:“这位先生自信是谁都有的,但是盲目自信就不好了。我们游乐园的鬼屋可是特地请了日本贞子团队一比一复刻出来的,每一个细节都按照电影原貌做到完美。进我们鬼屋的人都是要签生死状的,曾经还有一个健康的小伙子进了我们的鬼屋被吓得心肌梗塞了,您可千万不要小看了我们的鬼屋。”

    白千赤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低头看着我。

    我当下就反应过来连忙拒绝道:“不行,我最怕鬼了。我不去,打死我都不去!”

    “真的最怕鬼了?”他嘴角那抹笑意越发地浓烈。

    我看着他的双眼,暗自害怕,他这表情分明就是想要拉着我去“鬼屋”。我知道游乐园中的鬼屋内的鬼都是人扮的,可是那里面肯定也是经过特殊的装修把环境搞得很阴森恐怖,然后冷不丁地会冒出一个鬼来吓一吓你,这对于我来说也很可怕。

    我把眼神投向妈妈,希望她能够出口救我。没想到她不仅不帮着我拒绝白千赤的提议,反而还说把游游交给她尽管放心,我们两个就好好地去约会吧!

    当下我的心里真的是一万个草泥马在奔腾啊!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在家里的地位我从来都是最低的,我家地位大概就是:游游、妈妈、白千赤、我。

    无可奈何之下,我只能硬着头皮和白千赤走进了鬼屋。

    这种事说出去有人会相信吗?一个千年老鬼非要跑到凡人做出来的鬼屋中见识见识“鬼”。还美其名曰,了解一下阴阳两界的认知错误!

    这种错误到底有什么可了解的?难不成他还想要消除这种错误,自己开一家模仿阴间的鬼屋?可怕!这种事情光想想都觉得可怕。地狱里那些血腥的场景钥匙真的搬上人间,就不只是把人吓出心肌梗塞这么简单,分分钟都可能把人吓死。

    这间鬼屋是按照贞子电影中的房子一比一复刻的,只是把楼层平面设置了。为了营造阴森恐怖的氛围,里面还特地把灯光调到最暗。刚进鬼屋的时候还能见到三三两两几个人,随便看了几间房间之后,那些同行的玩家就都不见了。

    进来之前工作人员就说了,只有走完这么多间屋子才能见到出去的路口,原路返回是不可以出去的,难道他们走的这么快?

    我对贞子这部电影的印象已经不是很深刻了,但是按照一般日本人居住的房子来推测,最多也就两三层高的一栋房子,就算一层有五六间房间,整个房子加起来不过二十间房间。我们两个也走了不到五六间房间而已。

    其实我也不想走这么慢,只是白千赤非要每间房间都打开看看,我也只能一边害怕一边死死地抓着他的手不放开。

    这间鬼屋说来也奇怪,虽然说我没有进过这样的游乐设施,但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一般的鬼屋没走几步就应该冒出一个假扮“鬼”但是我们走了这么久也没有见到任何一个工作人员,搞得白千赤兴致全无,一脸不爽地抱怨道:“你们人间怎么都是些骗人的玩意儿?就这么个地方,把光调一调,半个鬼都看不到就能把人吓到心肌梗塞?怕不是在逗我吧?”

    “我不知道,我也没......”话还没说完我就被吓住了,身子僵僵地不敢动,只觉得背后一阵冷飕飕的风不断地吹着。

    离我们不远的一间房里放着一张暖桌和一台电视机,而那台电视机上面正播放着一段视频。这段视频我很熟悉,可以说是非常记忆深刻。我本来很怕鬼,但是高莹很喜欢这类东西非逼着我和她一起看。结果我看到贞子从水井中爬出来之后就吓晕了过去,做了好几天的噩梦。就此,她再也不敢带着我看这种视频了。

    白千赤见我站住了,疑惑不解地看着我问:“你怎么停下来了?”

    “鬼鬼鬼......”我颤抖着指着前方的电视机,从那里面爬出了一个披散着黑发,穿着白色衣服的女鬼。明明是密不透风的鬼屋,这时不知从哪里吹进了一股冷风。女鬼散在前面的发丝被冷风轻轻吹动,露出了一张干瘪可怖的脸。

    我当时就被吓得摔到了地上,连连向后挪,惊恐地望着那女鬼。

    怪不得刚刚那个“鬼”说有人被吓出了心肌梗塞,这个鬼也太逼真了。也不知道是谁的化妆技术这么好,把活生生的人化得和我见过的那些女鬼差不了多少,特别是被她发丝微微遮挡住的两个空洞的眼眶,就好像真的是没有了双眼一般,只剩下空荡荡的两个眼窟窿。

    白千赤看着我这副反应,不禁捧着肚子笑了起来,“胆小鬼,这些都是假的,有必要吓成这个样子吗?”

    忽然,他脸上的笑容凝住了,双眼不再是刚刚如水般温柔的样子换而之的是庄严肃杀。

    我的心瞬间就沉了下去,能够让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在我们眼前的不是人扮的鬼,而是真正的鬼!

    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我身边一把将我拉了起来,严肃地说:“小心。”

    我当时就慌了,揪着白千赤的手臂带着哭腔说:“是鬼,真的鬼?”

    他轻轻地摸了一下我的头,温柔地在我耳边说:“别怕。”随即转过身,用冰冷的语气开口道:“本王在此,还不退下?”

    那女鬼微微地抬起头,对着我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然后快速地往后退,缩进了电视屏幕中。

    “啪”的一声,屏幕上的画面夏然而止,只留下一片雪花。

    恐惧的情绪顿时就降了下去,心里疑惑着这个女鬼也太好对付了,白千赤都还没出手,她就乖乖退下了。

    突然,一声刺耳的尖叫穿破墙壁传入我的耳中,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随即涌入我的鼻头。

    低头一看,墙壁和地板的缝隙中竟渗出了一大片殷红色的鲜血。

    “千赤!不好,出事了。”我指着地上的鲜血慌忙地说。

    白千赤蹙着眉头抓起我的手径直地往前走,“此地不可久留,我们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我们就这么离开?你难道没听到刚刚那一声尖叫吗?这里面一定是出事了,我们不能就这么走了。”我用力地甩开白千赤的手,不肯再往前再走一步。

    白千赤皱着眉头,一脸凝重地拒绝道:“不行,这里怨气太重,一定是被人藏了什么脏东西。”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当时那个人说这里把人吓出病的时候我就应该留一个心眼,不应该逞一时意气带你进来的。正常的鬼屋怎么会把人吓出病来,我猜那个人一定是撞上了脏东西,或者踩到煞了。也算他好运,命大没有死。”

    这鬼屋里有脏东西?还出过人命?这么大的一个游乐园,游客进出都是有记录的,园内各处也都有摄像头,如果这里面真的死人了,怎么可能一点消息也没有?早就该把这个鬼屋关闭了,怎么还会让它继续营业呢?

    “按你这么说,这里不止出过一次事情,那是怎么瞒天过海的?”我问。

    白千赤说:“有本事明目张胆在这里放脏东西要人性命,自然也有本事瞒天过海。这鬼屋里一定不简单,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这怎么能算是多管闲事呢?有无辜的人出事了就不应该袖手旁观!”我拉着白千赤的手往另一边的房间走去。

    刚走到门口我就后悔了,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被倒挂在天花板上,她的脖子上缺了一个大窟窿,源源不断的鲜血顺着她的脸颊流到她的发梢,然后缓缓地滴落在地上的一个小瓶子上。

    她身上的血似乎已经被放得差不多了,全身的皮肤都煞白毫无血色,一双眼睛也瞪得如灯泡般大,地上的小瓶子中的鲜血也已经满溢出瓶外流了一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