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48章 高莹要杀我?

    “不行,不能送她去医院。”白千赤突然拦住着急的杰克。

    杰克不解而又愤怒地望着白千赤,“让开,你没看到莹已经晕过去了吗?不去医院万一出事怎么办!”

    白千赤皱着眉头紧紧地拦着杰克,“我是医生,让我看看。”

    我讶异地看向白千赤,他没有多做解释,而是让杰克先把她送到酒店的房间去。随后悄悄地告诉我说:“高莹应该是撞煞了。因为经历了之前的事情,她的身体比常人还要虚弱许多,如果靠近脏东西很容易就会出事,只是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我着急地问。

    “没想到这股煞气竟然能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入侵她的心脉。”白千赤说。

    入侵心脉。

    我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话,煞气入侵心脉怎么会如此容易?不是说这股煞气在她们身边的时间并不长吗?按照常理来说,煞气入体是很容易的事情,但入侵心脉就需要起码一两年的时间。因为人体和阴物毕竟不同,人体有自身的抵抗系统,在阴阳调和的情况下,心脉是不可能一下子就被入侵的,就算是世间至煞之物也没有这么巨大的威力。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抓着白千赤的手臂紧张地问:“千年女尸!是不是因为高莹和千年女尸曾经融合在一起,所以体内阴气过盛?”

    白千赤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先稳定高莹的情况。”

    把高莹放到床上后,我就用诊治的时候需要安静为理由让杰克回避了。不让他在场的原因第一是他并不知道白千赤的真实身份,如果要救高莹,必然是要使用阴术的;第二就是他身上也带着一股煞气,如果此刻太靠近高莹反而不好,还是回避的好。

    起初他并不同意回避,执意要在房间里陪着高莹。我和他说了一大通话,说什么我是高莹最好的朋友,生死之交绝对不会做伤害她的事情,好说歹说他才同意的。

    高莹躺在床上,惨白的脸色比酒店的床单还要白上许多。紧闭着双眼下眼珠子不断地在转动,身子一抽一抽的,似乎在承受很大的痛苦。

    我坐在高莹身边抓着她的手着急地呼唤着她的名字,她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依旧沉睡着。

    “怎么办?”我问。

    白千赤嘴里念了一串咒语,将双指放在高莹的额头前,闭眼感知了一会儿,继而开口道:“煞入侵得太深了,我没办法。”

    “没办法?”我猛地站起身,“没办法,你拦着杰克做什么?”

    他解释道:“不拦着他,高莹会死得更快。她现在是煞气入体,医院是什么地方你心里不清楚吗?一旦去了医院,我敢打包票,不出一小时,你就能在黄泉路上看见高莹。”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颓然地坐了下来,望着难受的高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沉默了许久后开口道:“那意思是让我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高莹难受吗?”

    白千赤对我翻了个白眼,“你傻,我可不傻。我早就已经传信去阴间了,百鬼子等一下就会赶到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百鬼子慌慌张张地走到白千赤面前鞠躬道:“参见千岁爷。”也不知道他到底刚刚是在做什么事情,满头的杂草,衣服上的扣子也没有扣好,感觉就像是......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白千赤倒也没和他多废话,直接开口道:“你去看看她,应该是煞气渗入了心脉,该怎么办?”

    百鬼子和白千赤一样将双指放在高莹的额前,闭眼感知了一会儿,转过头一脸无奈地说:“没救了,没救了。”

    我火气“蹭”地就冒了起来,抓着百鬼子嚷道:“你这个庸医,到底会不会医术的?每次一开口就是没救了,没救了!”

    百鬼子显然是被我吓到了,“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颤颤巍巍地瞟了一眼白千赤,说:“回千岁小娘娘,这位女子煞气实然已经入侵心脉,的确是没救了。小人并未撒谎。”

    我只觉得脑袋像是钻进了无数只苍蝇一样“嗡嗡”作响,之前和高莹在一起玩闹的画面在瞬间涌入我的脑海,像是走马灯一样一遍遍地在我面前走过。

    “千赤,不行,高莹不能出事......”我的泪水瞬间就溢了出来,顺着眼角一直流到下巴处,直至滴落在胸前。

    白千赤皱着眉头,冷冷地开口道:“救活她。”

    只是三个字,命令般,让人无法拒绝。

    百鬼子身子震了一下,连开口拒绝的勇气都没有,径直走到了高莹身边,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罐子。罐子内装着一条巴掌长的蜈蚣,浑身猩红,像是一直养在血里一般,怕冻的时候不断地发出“滋滋”的声音。

    我扯了一下白千赤的衣角,小声地问:“他这是在做什么?”

    白千赤说:“下蛊。”

    我知道下蛊能够救人,但没想到阴间也会用这个方法。

    百鬼子将高莹的手掌摊开,将蜈蚣放在她右手的手掌之上。那条蜈蚣就顺着她手腕上的血管钻了进去。

    我清楚地看到那条蜈蚣顺着高莹的血管一直钻一直钻,几乎把全身的血管都走了一遍,然后从她左手的手腕钻了出来。

    猩红色的蜈蚣在出来的时候已经变得全身乌黑,又在高莹的手掌上爬了两下,最后抽了一下,蜷缩在了一起,再也不动了。

    “它......死了?”我指着那条蜈蚣害怕地说。

    蜈蚣算是我印象中的毒物了,更何况是百鬼子手上拿出来的蜈蚣,一定比普通的蜈蚣还要毒上许多,但是它进了高莹身子一周后竟然死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又惊又怕。

    突然,高莹弹了起来,紧闭着双眼,身子往后一仰,猛地吐了一大口黑血,又重重地倒了下去。

    “高莹!”我慌忙地走到她身边,又焦急地望着百鬼子,“她这是怎么了?”

    百鬼子一脸平静地说:“她现在吐出来的是淤血,身上的煞气已经被我的血蜈蚣清得差不多了,不用担心。”

    我望着脸色依旧煞白无比的高莹,心里还是放心不下,说什么也不让百鬼子离开。

    一直到夜里三四点的时候,沉睡中的高莹突然说起了梦话:“杀死你,杀死你!”的确是她的声音,但说话的语气却无比的阴冷,好像换了一个人似得。

    我怔怔地坐在一旁,也不敢叫她,怕她是因为煞气没清干净而魔怔了,如果我贸贸然叫她一声反而会让她走火入魔。

    “杀死你,杀死你!”高莹猛地站了起来,睁开双眼,然而却没有露出她的眼珠子。她的两双眼睛都翻起了白眼,露出密密麻麻的红血丝。

    我猛地往后退了两步,惊恐地一声尖叫从喉咙中嘶吼而出,好似要将我的整个身躯撕破一般。

    在外面休息的杰克和白千赤冲了进来。

    杰克被眼前发生的一切惊得都说不出话来,木愣地站在一旁。

    白千赤倒是反应迅速,立马嘴里振振有词地念叨一串咒语,随即一股无形的力量涌入高莹的天灵盖。

    高莹身上的经脉在那股力量进入的同一时间发出了诡异的绿光,只见白千赤大掌一出,猛地一拉,她随即吐出了一口鲜血,再次重重地倒在了床上。

    一旁的杰克像是看见了怪兽一样,长大着一张似乎能塞进一头牛的嘴,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的一切。还没等他问出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百鬼子就闪到了他的身后,手上紧握着的一支黑色的树枝狠狠地刺入了他的脖间。一秒不到的时间,他就倒在了我的眼前。

    “百鬼子,你在做什么?”我惊讶地问。

    百鬼子对着我微微一俯身,毕恭毕敬地说:“回禀小娘娘,臣是在消除他的记忆。”

    没想到白千赤想事情还是蛮周到的,竟然还能想到让百鬼子消除杰克的记忆。他毕竟才认识高莹不久,即便两个人已经两情相悦,对于我们来说还是不算是知根知底,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是不要让他知道这么多的好。

    高莹和杰克没多久就醒了,对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全都不记得。我和白千赤一致决定先不要告诉他们,就随口扯了一个谎就算过去了。

    折腾了大半夜,我们索性也不回去了,在酒店开了一个房间就睡下了。我睡的模模糊糊的时候突然听见耳边似乎有人在呢喃着什么。

    我一睁眼,就看见了高莹瞪大着双眼望着我,僵直着身躯像电影里的僵尸一般站在我的面前。

    下意识伸手一摸,白千赤竟然不在。

    扫视一眼周围,发现自己并不在刚刚睡着的房间,而是在高莹和杰克的房间。我的大脑开始高速地旋转,回忆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记忆中我的的确确是和白千赤睡在另一边的房间里,但是我现在为什么会躺在这里?

    然而还没等我捋清楚眼前的一切,高莹就拿着一把尖利的匕首抵住了我的脖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