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49章 诡异闺蜜2

    可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脚底猛地一个打滑,脚上没穿稳的酒店拖鞋立马飞了出去,正好掉到了高莹的面前。

    我光着一只脚站在原地,以为自己这下可能真的要死定了,正觉得绝望呢,才发现高莹并没有如我所料那般朝着我扑过来。

    我奇怪的朝她的方向看了过去,这才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看了下眼前的拖鞋,又望了眼我,愣住了,竟没有再继续有任何动作。

    我愣了一秒之后很快就意识到她是如何准确地知道我的位置了。

    是气味!她是依靠嗅觉来分辨我的位置的,所以当带有我的气味的拖鞋不小心甩到了她的面前之后,一个房间里立刻就有两个地方都有了我的气味,所以高莹才会停下了动作,她没有办法准确的判定,究竟哪一个位置才是真正的我。

    这个发现让我的心里猛地生出一阵欣喜,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只要我用带有我味道的物品放在别处吸引她的注意,说不定就能够逃出去了。

    我如今也顾不得羞耻心之类的,直接把穿在身上的睡衣脱了下来,用力地往相反的方向甩去。

    在睡衣被甩出去的一瞬间,高莹就像是一条嗅到了猎物气味的猎犬一般,迅速地往睡衣的方向扑去,远离了我。

    我不敢停下,趁着这个时机立马往房间门口跑去。

    就在我移动的同一时刻,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脚步声出卖了我,被睡衣吸引注意的高莹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又迅速地转身向我的方向扑来。听到身后的高莹的动静,一颗心早就提到了嗓子眼,我慌不择路的在门边的衣帽架上拿起白千赤的斗篷,又迅速地将门关上

    我想借着白千赤的斗篷将身上的气味掩盖掉,但是也不知道这个办法究竟有没有效,几乎等于是在博弈,是生是死都是在这一瞬间决定。

    气还没呼出口,就听见门后重重的一声闷响,然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我不知道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敢轻易的将身上的斗篷拿下去,只能在黑暗之中暗暗猜测。

    出乎我所料的,我没有听到高莹的动静,反倒是听到了白千赤的声音。

    “ 你怎么......”

    一听到他的声音我立刻就将斗篷拿了下来,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身上现在没有穿什么,又急匆匆的拿上斗篷遮住了身体。

    白千赤上下打量了一下只披着一件斗篷就站在门口的我,脸上闪过了一分不快,阴着一张脸不悦道:“你怎么就穿成这样跑出来了?”

    我现在是一肚子的委屈,看到白千赤就气不打一处来,特别是他竟然还用那种质问的语气对我说话,简直就是直接将我心中的小火苗给点燃了。

    他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到底是谁半夜不好好地呆在我身边到处乱跑,害得我陷入陷阱。要不是我聪颖又机灵,说不定早就一命呜呼了,哪里还等着他在这里质问我。

    这么想着我也就不再客气,气哄哄的就对他开了口:“你以为我想吗?你刚刚到哪去了?我差点就被高莹杀死了!”说完一想到刚才的那个场面,后怕的心情就涌了上来,眼睛不知不觉之中也变得湿润了。

    白千赤的眼眉一沉,没有说话,连忙把门打开。

    我站在他的身后,一推开门就看见四仰八横的高莹,她看上去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紧握着尖刀的手也已经松开了,只不过额头上有一小块渗着血的伤口,估计是刚刚那声响的时候撞到头了的。

    白千赤沉着脸走上前,伸出双指探了下高莹的额头,眉头上皱起的疙瘩愈发地突起。

    我一看他这个表情,心中顿时就生出了几分不好的预感,连忙问道:“高莹她怎么样了?”

    白千赤紧皱着眉头盯着床上的高莹,沉声说道:“她的煞气又再次变盛了。”

    “什么?”我顿时就瞪大了眼睛,看了一眼白千赤又看了看床上的高莹,完全没想到她这一次我所认为的“梦游”,竟然是因为她体内的煞气又变得更加重了。

    “她应该是再次接近了煞气源,所以体内的煞气更盛了。”白千赤转过头看向我,面色阴沉的解释道。

    我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又再次问了一次,得到的却还是同样的回答。我不明白,不过是睡了一觉的功夫,怎么她体内的煞气又更盛了呢?

    “为什么会这样?你真的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吗?”我不死心的又追问了一句,但是换来的只是白千赤的沉默。

    在我们入睡之前,高莹都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哪里也没去。我因为担心她,所以特地订了她旁边的房间,按理说若是有什么脏东西靠近她的房间白千赤不可能察觉不到。

    我心里甚至开始怀疑其实他早就察觉到了什么,但是因为他察觉到的东西太危险了,所以故意欺骗我什么都没有察觉到。这样的事情完全有可能是白千赤做出来的,他一向都是这样的为我着想。

    白千赤望向我的眼睛,像是看透了我心中所想,了然的问:“你是不是觉得我在骗你?”

    我怔了一下,惊讶于他竟然知道我心里想了什么,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尴尬的站在了原地,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好在他似乎也并不在意我回答与否,没等我开口,又道:“我既然答应带着你一起调查,知道了什么自然是不会瞒着你不说的。想要保护你,我有千万种办法,实在不需要用这我觉得最卑劣的一种。”

    我低着头没有说话,白千赤这番话虽说没有责怪我,但是话语间却充满了因为我不信任他而生出的难过,心中的罪恶感瞬间就像是粪池边的韭菜一样疯狂地滋生。

    白千赤看着我青一阵白一阵的脸色,沉默的转过身子,他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从怀中掏出了一颗药丸喂进了高莹的嘴里。

    我偷偷地瞄了一眼他的动作,想要开口问他喂给高莹的是什么药,却又不敢开口,犹犹豫豫地像一只怕生的小猫。

    我是觉得有些尴尬,毕竟刚才不相信他的人也是我,若是我现在冒冒失失的就开口询问的话,说不定又会让白千赤觉得我是因为不相信他所以才会问这些,因此犹豫了片刻之后,我还是决定闭上了嘴,什么都没有说。

    他像是看穿了我的所有心里活动一样,面无表情地说:“那是凝魂丸,可以暂时让高莹的魂魄凝聚,不受煞气的影响。”

    我傻傻地应了一声“哦”,就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偷偷的瞥了一眼白千赤脸上的神色,他面无表情的,也看不出来喜怒,看上去着实有些吓人。

    他一定是因为我刚刚怀疑他的事情生气了,要不然他不会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就对我说话的。我现在已经知道自己的错了,只是当下我真的是因为太担心高莹了,所以才会生起怀疑他的心。

    接下来好长的一段时间里,他开口和我说话,我也不敢先开口,自己就像是一个犯了滔天罪状的恶徒一样连辩解的话也无法说出口。

    我们两个就这么一直坐着,大眼瞪小眼,气氛尴尬到让我直发毛。直到高莹睁开双眼,我才有一种得救般的如释重负。

    “我怎么会在这里?”高莹睡眼迷蒙地问。

    在事情还没调查清楚之前,煞气入体的事情还是先不要告诉她的好,以免她担心过度影响了好不容易才有的好心情。只是我一时间也找不到好的借口,无奈只能把求救的目光抛向白千赤。他倒是撒起谎来一点异状都没有,张口就来地说:“你梦游敲门,然后就占了我们的床。”

    高莹皱着眉头一脸惊讶地望着白千赤问:“我?梦游?你有没有弄错,我从来都没有这种癖好。”

    白千赤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说:“你们人间的人多半都有这样那样的病,一点也不稀奇。可能你一直有这个病,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他强词夺理的话让高莹无法反驳,也只能接受了自己有梦游症这件事。

    不过在高莹看来梦游症也不算什么大病,很快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了。吃了一顿早餐之后她又恢复了全部的活力,非要拉着我们去参观杰克的藏品。

    说实话,我对古董这种东西兴趣不大,所以研究也不深,顶多就知道保存的越好、年代越久远就越值钱。至于其中的门道我是真的一点也不清楚,更加懒得花时间去深究。白千赤活了这么些年,什么宝贝没有见过,什么宝贝他没有,更加是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但我们俩看在高莹兴致颇高,又想着可以趁机调查一下煞气的来源,也就顺着她的意去参观参观。

    好在杰克的收藏品就在这间酒店中,我不用再拖着疲惫的身躯又往别的地方跑去。

    杰克在这间酒店订下了两年的总统套房,而高莹平时住着的那套房间其实算是杰克那间房的一间副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