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50章 入土为安

    两间房是可以通过房间内设置好的楼梯相互连接的。这两间加在一起,就是一间复式的豪华套房。这套房也算是这个酒店的一大特色之一,整间酒店就只有三间这样的房间。

    一般的人是订不到这三间房的,必须是凯旋集团的长期合作伙伴才有资格住进这样的房间中。最关键的一点是,这三间房从来都只接受一年为期的订房。

    这套房最特别之处不是因为有一个副房,而是主房内有一个约有两百平方米的密室,可供客人存放任何重要的物品。

    听高莹说,杰克现在住着的这个房间,东欧的某个王子也曾经在这里住过,还住了将近三四年的时间,最后还将酒店里的一个前台服务员纳为了妾室。这件事在这间酒店也算是一段佳话,流传范围甚广。虽然是妾侍,但毕竟是嫁入东欧的皇室,以后的生活就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了。

    世界连锁的酒店果然就和之前我住的那些普通的星级酒店不一样,一进杰克的总统套房,我就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奢靡气息,华丽的水晶灯、能够反射人脸的大理石地板、随处可见的古董摆件、还有墙壁上那些名画......在我看来这间屋子就是用金子堆出来的。

    放眼望去就有近五百平的空间,其中还被分成了卧室、客厅、休闲娱乐厅还有小厨房和浴室。就这能看到的空间就已经这么大了,这里面竟然还暗藏着一间密室,怪不得入住要求这么严格。

    杰克带着我们径直走进了主卧,扭.动了床头的一个兽首。

    只听见“卡兹”一声,一旁巨大的书柜便缓缓地开始移动,露出了密室的入口。

    我除了觉得有些惊奇,更多的还觉得这一幕莫名地好笑。就这么一个酒店房间里,竟然还有机关,还有密室,仿佛自己在拍谍战片或者古装剧,有种不真实的搞笑感。

    当然这种想法我只是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下,并没有明目张胆地表露在脸上。

    进去密室后,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密室中摆放着三排一直往里延伸的木架子,木架子从上至下一共有三层,每一层都按照分类摆放着古董。

    我看着玲琅满目的古董,问道:“杰克,这些全都是你的藏品?”

    说实在话,我真的被眼前这么多的古董惊讶到了,这里的藏品多到都可以开一个小型的博物馆了。我实在是不能理解他花这么多钱就为了买这些旧东西的意义何在。我当然也知道每一样古董都有属于它们自己的故事,在历史的沉淀中,每一个都被赋予了比最初更加沉重无法用金钱衡量的价值。但是在我的印象中的古董收藏家都会针对某一个种类收藏,而我看到眼前杰克的藏品,各种古董都有,字画、陶瓷、青铜雕像、刀剑......只要我听说过的,这里基本都能找到一两件出来。

    杰克点了点头,说:“当然,这些都是我在中国近三年里收藏的藏品。我很爱中国文化,也很喜欢中国传统的东西,基本我每个假期都会来一次中国,为的就是可以收集到更多更好的藏品。”他的眼神里充满了骄傲和喜悦。

    白千赤拿起一个小碗在手上把玩,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那只小碗看着也和普通的小碗没什么区别,也就是上面的花纹色彩和我平时看到的青花瓷不太一样,青花瓷是很淡雅的蓝色,而他手上拿着的那只小碗却是明黄色的底色,嫣红色的花纹,看着十分好看。

    “白兄弟,你的眼光真好,一眼就看中了这个珐琅彩。”杰克从我们把高莹救好之后就自来熟地用“白兄弟”这个称呼来叫白千赤了。在我看来其实白千赤是想要拒绝这个称呼的,但是杰克对于他的抗拒充耳不闻,也只能默默接受了这个质朴的称号了。

    白千赤放下手中的珐琅彩,弯嘴一笑,说:“这个珐琅彩的确是精品,不过在我看来还差那么一点点,你这个还算不上是最上等的。”

    杰克的兴趣当下就被提了起来,拉着白千赤到另一排的架子上,拿出了一个青铜的小人儿,脸上带着得意地说:“白兄弟,你看我这青铜人,这可是我在一家古董小店里翻了大半天才找到的。我找到它的时候上面都积上了厚厚的一层灰。老板是一个不识货的,便宜就卖给我了。”

    那青铜小人乍一看的确没什么特别之处,就是普通的青铜器,上面还有因为年代过于久远而氧化渗透出的绿色。但仔细一看,这个小人的服饰都是很早以前的,但是它的铸造工艺却是当时超前的。如果不懂行的人看一定会认为是赝品,但从上面氧化的程度,以及雕刻的工艺来看,这的确是正品。

    当然,这么复杂和深奥的门道我是看不出来的,这全都是白千赤说的。

    杰克就像是找到了知音一样拉着白千赤介绍这个,介绍那个,俨然已经把白千赤当作是同道好友了,甚至我觉得他还有点把白千赤当作老师的感觉,很多不懂的地方都在请教他。

    我和高莹两个人就在一旁暗暗发笑,若是他知道自己收藏着满屋子的宝贝都不如他身边站着的白千赤古老,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杰克将他的收藏品挨个给白千赤介绍了一通,却没有一个白千赤真正惊艳宝贝。他愤不过,拉着白千赤到了密室的最里面,说:“白兄弟,我这么多宝贝你都看不上眼,是时候让你看看我压箱底的宝贝了。”

    高莹也在一旁起哄道:“为了老白,杰克算是豁出去了,都把我们的宝贝拿出来了。”

    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很像小棺材的箱子,上面刷满了殷红色的油漆,在原本就昏暗的密室中显得异常地渗人。

    我一走近那个小棺材,胸口就觉得有一股说不出的压抑感,好像被一块大石头压在前胸一样,连带着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白千赤盯着那小棺材看了许久,皱着眉头问道:“杰克,你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杰克以为白千赤终于被他的藏品吸引住了,欢喜地说:“这是我这么久以来找到的最棒的藏品。”

    白千赤紧锁的眉头愈发地突出,“杰克,你这里面到底是什么?”

    面对白千赤的逼问,杰克一改最初大方的模样,扭扭捏捏怎么也不说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我觉得不对劲,直觉告诉我之前那股藏在杰克身上的煞气还有渗入高莹体内的煞气的来源都和眼前这个小棺材有关系。

    于是便拉着高莹的手臂,装作好奇的样子说:“高莹,你都带我们来参观了,怎么到了宝贝面前都不让我们开开眼,这不对吧?有好东西应该也让我们见识见识才对。”

    高莹被我这么一说,也开始跟着劝说杰克道:“杰克,眉眉和老白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就让他们看看我们的宝贝吧!而且老白这么识货,说不定还能和你说道说道。”

    杰克最终还是没有抵挡住我们的劝说,还是把小棺材打开了。

    小棺材中放着一个人的头颅。这个头颅并不是普通的头颅这么简单,而是一个经过特殊处理的艺术品。它应该是被一种防腐蚀的药水浸泡过了,从小棺材打开的那瞬间就溢出了浓郁的香味。整个头颅都泛着一种特别的光芒,上面还雕刻着精美的图案。这头颅似乎有魔力一般,看多几眼似乎就被其吸引住了,怎么也移不开眼。

    白千赤只是看了一眼,便勃然大怒道:“你们这东西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高莹和杰克都被白千赤这突然的反应吓到了,愣了好几秒高莹才开口道:“老白,你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语气怎么这么凶。这个是我们不久前在国内的一个收藏大师手中买下来的。当我们看到这个头颅的第一眼就被它深深吸引住了。我们感叹于世界上竟然有匠人有如此鬼斧神工的能力,能够把一个普通的头颅变成一个这么完美的艺术品。我们求了那个收藏大师很久,他才同意忍痛割爱将这个艺术品让给我们。”

    “是的,这就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白兄弟,我不知道你刚刚为什么突然这样说话,但你仔细看看,这件艺术品上面的每一处雕花,每一个刻纹,都是那么精细,你能说它不是一件艺术品吗?”杰克说。

    我被白千赤用手肘撞了一下,才又再次回过神来,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恶寒。这头颅虽然看着精美无比,俨然是一个举世无双的艺术品。可是我只要想着这是一个人类的头颅,头颅的主人死了之后还被人捧在手中一刀一刀的雕刻出花纹,我就觉得毛骨悚然。到底是什么样变.态的人才能做出这么血腥的艺术品。

    “艺术品?这分明是人的头颅,它应该入土为安才对!”白千赤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