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67章 无法见光的孩子

    “没有,当然没有。那是我们两个的宝贝,老白这么抗拒它,我们当然没有把它带过来。万一那天他把我们俩珍藏的宝贝都给毁了,那该怎么办?”高莹说。

    经历了头颅事件之后,白千赤和杰克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下降到了冰点。只要他们两个单独在一起,氛围就会迅速地下沉,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冰冻无比。也因为这样,我和高莹为了不让他们两个的关系继续僵化,都尽量不让他们单独呆在一起。

    他们两个搬进来之后,原本略显空荡的房子一下子就变得热闹起来。妈妈为了庆祝他们入住,特地做了一大桌子的菜。

    高莹是从小吃中餐长大的,倒是一开餐就大快朵颐了起来。倒是杰克,他虽然喜欢中国的传统文化,但是却没有吃过中国菜。不,这么说其实不太准确。应该说他没有吃过真正的中国菜,而是在澳大利亚吃过一些已经和当地人的口味结合在一起的中餐。当然,他也不会使用筷子。学了好几次之后,他还是连一块肉都没有夹起来,索性就放下筷子不吃了。

    “杰克?你怎么放下筷子了?是我做的菜不好吃吗?”妈妈问。

    外国人和中国人从小接受的文化熏陶不一样,他们都很耿直,没有什么弯弯绕绕。杰克就像大多数外国人一样心直口快,说:“这菜太辣,又太油。我不是很喜欢,我比较喜欢一些更健康的食品。”

    妈妈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但还是保持着微笑问:“要是吃不惯这些,冰箱里还有牛奶和面包,你要不要。”

    杰克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谢谢,不过我更喜欢吃沙拉。今天我来的时候看见楼下有一间看起来还不错的简餐馆,我想我还是去那里买些吃的好了。”说完,杰克就穿上衣服出门去了。

    我可以看出妈妈眼眸中极度不悦的眼神,还有她脸上拼命克制的情绪。

    高莹和杰克来到我们家的第一顿饭,就这么不欢而散。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我天天都要去上学,白千赤不愿意见到杰克,整天都缩在房间里打游戏。杰克则是早出晚归的也不知道一直在忙什麽,闲的无聊的高莹只能在家里陪着妈妈一起照顾游游。

    或许是因为离着那个头颅远的原因,高莹住进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发作过,一直都很正常。日子也算波澜不惊地一直往下走。

    一天,高莹抱着游游在客厅里玩,我正好和妈妈在厨房里做午饭,杰克突然回来了。他这段日子从来都没有这么早回过家,可让高莹高兴坏了,抱着游游就迎了上去,“杰克,你最近到底在忙什么,我们都已经很久都没有二人世界过了。”

    杰克温柔地摸了下高莹的额头,说:“我最近发现了一件珍品,一直在想办法联系人,是有点怠慢你了。我的宝贝,你能原谅我吗?”

    高莹脸上扬起一抹微笑,撒娇地说:“好嘛好嘛,我知道你最在乎那些古董了,可是你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真的好无聊哦!”

    杰克用浮夸的表情望着高莹,“Oh,我的宝贝,你怎么能这么认为我呢?我对你的心难道你感受不到吗?你才是我心中的第一位!”说着,他便低下头亲了一下高莹。

    高莹脸上泛起一阵红晕,害羞地轻轻打了杰克一下,娇嗔地说:“你别这样,别人看到了多不好意思。”

    杰克不以为然道:“这是我们自己家,我想要亲亲你怎么了?”

    “不是,这不是还有眉眉他们在么......”高莹低着头不好意思地说,两只手因为害羞不断地互相环绕着。

    杰克望了我一眼,正好和我的目光四目相对。

    在这一瞬间,我似乎看到了他目光里冷冽的杀意,一阵冰冷刺骨的寒意迅速蔓延上我的脊背。

    “哐当”一声,我的手一松,拿在手上的盆就摔到了地上。

    “怎么了,眉眉?没事吧?”妈妈停下了手中洗菜的动作,转过头关切道。

    我连忙捡起地上的盆,摇头道:“没事,就是手滑了一下。”

    妈妈微微地皱了一下眉毛,说:“我看你就是做事不认真,不然在你手上的盆好端端的怎么会摔了?”

    我没有说话,而是再次望向了杰克,他现在正和高莹在一起陪着游游玩耍。刚刚在他眼中看到的那股让人发寒的杀意已经消失了,换而之的是温柔的神情。

    “妈妈,你觉得杰克这个人怎么样?”我问。老一辈的人见过的人多,经历的事情也多,他们总是能够用独到的眼光看出一个人的本质。

    妈妈手上的动作停滞了一秒,问:“你为什么问这个。”

    我笑了下,说:“他毕竟是高莹的男朋友,而且莹莹已经接受了他的求婚......”我顿了一下,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过脸看着妈妈,认真地说:“我总觉得杰克这个人,让我很放不下心。”

    到底为什么对杰克会有这样的想法,说实话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我的确是很高兴高莹找到了属于她的幸福,可是自从我在杰克的藏品看到那个诡异的头颅之后我的心就开始不安起来,一直发毛发慌的。我很少会有这种持.久而又强烈的不安感,一旦有这样的感觉,就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妈妈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

    “一切的相遇都是冥冥中注定的,一切要发生的事情都是无可避免的。”

    我再问妈妈,她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她却说什么都不肯再开口了。

    午饭的时候,杰克稀奇地和我们一起吃饭,我想大概是因为我们中午吃的是饺子这种好夹又不复杂的东西。

    “安眉,为什么你的孩子从来都不抱出去?”杰克问。

    他的问题一出口,坐在餐桌前的我们的动作都不约而同地停滞了一秒。我把目光抛向了高莹,她却冲我挤眉弄眼地摇头。

    关于游游为什么不能见阳光这件事高莹心里是很清楚的,但是这件事要解释起来实在是太复杂了。而且对于她来说,那就是一段无比黑暗的过去,我们谁也不愿意再次提起。而且关于游游的真实身份,我也不是很愿意告诉杰克听。

    思来想去,我还是随口扯了一个谎说:“游游出生的时候就被医生诊断出有很严重的紫外线过敏,所以我们从来都没有让她接触过阳光。”

    “紫外线过敏?其实我认识很多专注于过敏的中国医学教授,如果你们愿意我也可以帮你们联系一下?”杰克说。

    “不,不用了。”我连忙拒绝道,忽然又意识到自己拒绝的太过生硬,便解释道:“我们已经带游游去看过了,但是治疗的方案我们不太认可。其实不一定非要见阳光,我觉得她现在挺好的。”

    杰克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被高莹拦了下来。

    自那以后杰克就时不时地在我们面前说一些风凉话,例如什么游游现在这样都是我们害得,若是同意让他带着游游去见专家说不定就能够治好了;又或者说其实游游根本没有病,是我们将小事放大了。

    游游不能见阳光的事情一直是我心中的一大痛楚,本来就堵在我的心口十分难受,最不能提起的就是这件事,但杰克还要一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样子。好几次,我都忍不住想要还嘴顶回去,但都看在高莹在场的份上忍着什么话都没说。

    一天夜里,白千赤因为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回了阴间,就只剩下我独自一人睡觉。习惯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一旦习惯之后就像是上了瘾一般,无论如何也戒不掉。他不陪着我一起的夜晚,我辗转反侧了大半夜才勉强入睡。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忽然看到眼前有一道光照进了我的房间里。随后,游游尖利而又凄惨的哭声传入了我的耳中。

    我浑身一个激灵,猛地就从床上弹了起来。

    游游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进来了,猛烈的阳光正好照射在她的身上。我清楚地看到她娇嫩的皮肤在阳光的炙烤下泛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小水泡,她的小胳膊、小腿上全都是被烧的通红的伤口。她的大眼睛已经被阳光完全腐蚀了,只剩下两个空洞乌黑的眼眶不断地往外渗出黑红色的血液。

    她一直在哭,不停地喊着:“妈妈,妈妈!”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切,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木愣愣地坐在床上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我突然看见我的房门是开着的,杰克正站在门口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他发现我看向他的时候,他竟然对我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阴森森地开口道:“安眉,你看游游不是可以见到阳光吗?她现在不就站在阳光下了吗?你看啊!哈哈哈......”

    ......

    “啊......”我猛地睁开双眼,房间中空无一人,窗帘也严严实实地关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