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68章 我们永远都是朋友

    后背的汗水把薄薄的睡裙都沾湿大半,刚刚的梦实在是太真实了,就好像真实地发生在我眼前一样。

    我深呼了一口气,把手按在胸口平复了害怕的心情。心里还是不安,伸手摸向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凌晨四点。这个时候天应该才刚刚亮,太阳应该还没有完全升起。即便是确定游游没有出事,胸口还是堵得慌,便起身往她的房间去。

    还没等我走到游游的房间,我便看见那门缝中亮起了灯光。灯不可能是游游自己开的,她的夜视能力超凡,即便没有任何光线也能够看到黑暗中的一切,这么晚了是谁在这里?

    心脏一紧,连忙往前走去。

    我才刚一靠近,里面的灯就灭了。但是没有人出来,里面的人一定是察觉了什么。会是谁?白千赤不在,就算是他在,也不会故意开灯来看游游的。剩下的就只有妈妈、高莹还有杰克。

    如果是妈妈或者高莹我还放心一些,如果是杰克......我说不准,或许是那个梦的原因,我对他已经有了生理本能上的抗拒。

    我不敢做出太大的动静,生怕会惊扰到还躲在房间里的人,只好小心翼翼地贴在门边偷看里面。还好平时我的视力够好,在黑夜中也还算是能够看到一些东西。

    在游游的床边隐隐约约地能够看到一个人影。说是人影只是因为我打从一开始就认为在这里面的一定是一个人,但是那个影子的样子看得是在是不像一个人,反而更像是我在阴间见过的恶鬼。他的身子是弯曲的,像是煮熟了的虾子一样弓着,身上穿的衣服看着也很奇怪,就像是一块破布披在他骨瘦嶙峋的身子上,远远看着让人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说实话,我开始有点害怕了。刚刚明确房间里一定不是鬼的想法忽然就没有了。我现在真的怀疑这里面的就是一个鬼,趁着白千赤不在的时候,来打游游主意的鬼。

    现在这种时候,如果里面真的是鬼,那真的有点难办。首先当然是要确保游游的安全,再者就是不能让杰克发现。

    该怎么办才好?我站在门口不知该如何示好,眼前的状况真的是进退两难。

    对了,我想起白千赤曾经给游游戴上了一块玉佩,如果真的有什么邪物靠近她,那无论千赤在多远的地方都一定能够感受得到的。

    游游的安全先不用担心,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确定这里面的到底是人还是鬼。我独自一人实在是有些害怕,还是转身往妈妈的房间走去了。这种时候,多一个人,总比我自己一个人的好。

    奇怪的是妈妈的房间门关得严严实实的,但是门缝中却透着亮光。大晚上的,妈妈难道还没睡?

    我轻敲了她的房门几下。

    没人回应。

    又再次敲了几下。

    依旧还是没人回应。

    这个时候,我的心里更不安了。妈妈平时睡眠很浅,只要轻轻的一点响动就会把她弄醒了,现在是......

    我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到高莹的房间去。说实在话,我真的不想惊动她,只是没办法,白千赤不在身边,我又找不到妈妈。而且我心里也有别的想法,就是如果现在藏在游游房间里的是杰克的话,若是高莹和我一次撞破,我就有理由让他离游游远一点了。想必那时高莹也不会有别的想法。

    走到高莹房门口的时候我愣住了,她的房门大开着,房间里也是空无一人。这么晚,她又去哪了?

    这时我听到旁边杰克的房间中传来一阵阵床脚“吱呀”的声音,还有喘着粗气的声音。

    不好!既然杰克和高莹在一起,那游游的房间里的是什么?还有妈妈反常的举动......

    我的心已经被提到了嗓子眼,再也顾不得害不害怕了,径直冲向游游房间的方向,猛地把门打开。

    突然,一只大手在我背后紧紧地掩住了我的嘴。

    巨大的恐惧在心中蔓延。

    掩住我的是一只人手,还有些粗糙。

    难道是闯空门的进来了?我也慌了,如果真的是小偷,他不去主卧偷东西跑来这个婴儿房做什么?

    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不好的想法。前几天,我闲得无聊的时候在家里看过一则新闻,说的是一群犯罪团伙专门盯上了有婴儿的家庭,然后偷偷潜入屋子里把小孩子抱走。

    越这么想着越是害怕,游游虽然有玉佩护体,但是这只能对付邪物,一般的凡人触碰到是不会有太大的反应的。现在天已经蒙蒙亮了,过不久太阳就会出来,如果游游真的被他们抱走了,那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

    我开始不停的挣扎,而那只大手掩住我口鼻的力度越发地用力。

    “别动,是我。”妈妈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知道是她,我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只是觉得奇怪,妈妈大晚上不睡觉,把自己房间的灯开着又锁上门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妈妈放开了我,故意压着声音对我说:“你小声点,别弄出太大动静。”

    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着她神秘兮兮的样子也只好学着她的样子弓着身子压低声音问:“你这么晚到底在这里做什么?”

    妈妈走到房门边,悄悄地探出了半个头环顾了一下周围,又把门锁上,但是却不开灯。她小声地对我说:“我刚刚做了一个梦。”

    梦?又是梦。

    我看了一眼熟睡中的游游,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便开口问道:“是不是梦到杰克把游游带到阳光下?”

    妈妈一怔,疑惑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说:“以为我也梦到了一模一样的梦。”

    这下我和妈妈两个人都同时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如果一个人梦到了这件事,最多可以说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是我和妈妈都同时梦到了这件事,那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我连忙把房间的灯打开,把游游抱了起来,被我在睡梦中扰醒的她一直“哇哇哇”地哭着,我却没心思哄她,而是把她的衣服全都脱下,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才放心。

    “眉眉。”妈妈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道:“要不你和高莹说说,让杰克先不要和我们家住在一起。”

    妈妈说话的声音很小,语气也很虚,我可以看出她心里的矛盾。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和她一样矛盾呢?莹莹是我的好朋友,游游是我的亲骨肉,手心手背都是肉。而且现在她又和杰克处于热恋期,我现在开口说这些话,似乎总是不太好。

    只是,那个梦境对我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我真的没有办法当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接受杰克,而且他之前的种种作为也让我很难受。我们一家对他已经是十分的忍让和包容了。

    犹豫了好久,我终于在一个杰克不在的下午和高莹来了一次推心置腹的谈话。也不是说之前我对她有多少隐瞒,只是在杰克出现在她身边之后,我们两个之间的感情就已经有了好几分的生疏,甚至可以说是产生了裂缝。但是在我心里她一直都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存在,我真的不希望因为突然出现的一个男人就影响了我们之间的情感。

    “莹莹,我有话想要和你说。”我看着她严肃地说。

    她一开始还对我笑嘻嘻的,估计是看到我一本正经的样子,便收起了笑容,说:“眉眉,你怎么了?”

    我现在心里真的很难受,因为我们从来说话的时候都是很轻松自在的,这样冰冷的说话氛围还从来都没有过,我总觉得我们两个之间好像隔了一条巨大的鸿沟,而这条鸿沟中还有极寒的冰雪。

    “我想和你说说关于杰克的事情。”我说。

    她愣了一下,脸上有些不自然,但还是对我露出了一个微笑,抓住我的手说:“我们两个是最好的朋友对不对?既然是好朋友就是无话不说的,所以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

    被她这么一说,我突然就有一种不想开口的感觉。我不能确定杰克在她心目中到底有多重要,是不是比我这个老友还要重要许多。我也知道朋友和伴侣是不能拿来比较的,但是一旦到了非做出选择的时候,她会不会选择我而不是杰克?

    我心里真的很不好受,甚至萌发了一种连自己都觉得恶劣的念头。要是高莹一开始就不认识杰克该有多好,又或者她一直在澳大利亚没有回来,或许就不会有这么多烦恼了。

    心里的天使和恶魔不断拉扯着,谁也不肯放手,直到最后两败俱伤,鲜血淋漓。

    有些话,即使再难说出口还是不得不说,如果任由其憋在心里,最后只会郁结成更难说出口的话,到那时,我和高莹就真的不可能再继续做朋友了。

    我抓住了高莹的手,试图通过手上的温度让她感受到我的内心,“莹莹,我们是好朋友,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亦或是以后,我们都一直会是最好的朋友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