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70章 医院里的尴尬

    妈妈从来都没有在高莹面前表现出这么冰冷的一面,以至于在我回家之后她就在我面前一直哭,不停地向我道歉让我原谅杰克。

    我哪里受得了她这样在我面前哭,从她的眼泪流出来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心软了。只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危险了,如果不是妈妈及时发现,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或许就会像在梦中看到的那样......

    我不敢继续往下想,只能和高莹说:“今天的事情我知道不是你的错,你不用和我说对不起。你和我之间的感情,我很明白你对我的心,也很明白你和我一样都不希望游游出事,只是杰克今天做的事情实在是......”

    “眉眉,我保证会和杰克好好说的。这样的事情以后一定不会再发生了,你相信我好吗?”高莹哽咽着说。

    我实在是没办法,只能点头答应,并又叮嘱了好几次让她一定要和杰克好好说说。和她说开之后心里又觉得过意不去,便打算连夜跟着高莹去医院探望一下杰克。

    今天妈妈打杰克的那一顿,硬生生地把他胸前的三根肋骨给打断了,还好是送去医院及时才没有进一步的受伤。听高莹说他身上的其他位置也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大概是要在医院疗养一段时间才能出院了。

    当时我不在场,但时候配合警方调查的时候我看了大厅的监控摄像,妈妈下手的确是太狠了,几乎每一棍都是往人身上最容易受伤的部位打下去。倒也不是说她有多厉害,只是当年她也曾经帮过爷爷打理医馆,对于人体的各个部位都算是熟悉,这也是我小时候为什么不听话被打到皮开肉绽却从来都没有中断过上学的原因。

    好在杰克碍着高莹的面子上没有追究妈妈的责任,不然事情会更麻烦一些。我提出杰克的治疗费用和后期的疗养费全都由我们家来出,只是高莹一直推脱,我只好说先给十万她拿着给杰克治伤,到时候再不够的话再问我要。她见我一再坚持,也就收下了这十万块。

    其实这十万块已经是我们家最后的钱了,上次当掉白千赤的玉佩剩下的钱,这些日子都已经花的七七八八了。当然,同等价值的玉佩白千赤有不少,只要他需要随时都能拿得出来,只是我觉得这样太引人注目了。价值这么高的古董,如果只是一两件我拿出去当,还能说是祖上传下来的,但是一直这么下去终归也会被别有用心的人注意到。那时,说不定千赤和游游的身份都会暴露。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在高莹和杰克搬进来的前一天我才连夜让鬼差们把原本千赤在阴间带过来的那些宝贝又全数拖了回去。

    杰克倒也没骗我们,他因为家里的关系的确是认识了不少国内的专家和教授,在他入院的第一晚就转到了单人病房去。要知道我们市的第一医院是在国内都排得上前十的,特别是这里面的骨科,可以说是国内顶尖水准。在这家医院里的床位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千金难求”。多少权贵富豪想要求得这里的床位都要托关系又排队才能住上,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能找到一间空房。

    我跟着高莹一起来到住院部,走到电梯口的时候正好门开着,我们顺势就进去了。电梯一直在往上升,我们两个从一进来就沉默着一句话都没有说。我一直望着电梯头顶上不断变化的数字。

    突然,“叮”的一声电梯停住了。

    电梯面前停着一辆医用轮椅,上面却空无一人。

    抬头看了一眼楼层显示,红色的数字停在“18”。

    我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可怕的念头,18,十八层地狱!

    电梯门缓缓打开,眼前的楼层灯光昏暗,前台空荡荡的没有一个护士,估计都已经休息了而且这也不是住院部,更不会有轮班护士在这里24小时守着。

    我的心已经被高高地悬了起来,像是有一块巨大的湿海绵堵在胸口一样,无论我怎么喘气都觉得难以呼吸。

    “眉眉,不会是鬼吧?”高莹抓住我的手害怕地说。自从千年女尸的事情发生后她就变得特别地怕鬼,但我又很好奇为什么在面对杰克收藏的头颅的时候她又表现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个事的时候,连忙扫了一眼周围的情况。一切正常,感受不到阴气也感受不到煞气,应该不是鬼。只是,这个轮椅到底是谁放在这里的?

    我正准备探头出去看看这层楼到底有什么,高莹却一把将我拉近了电梯里,迅速地按下了关门键。

    “你干嘛?”我回头望向高莹。

    “当然是赶紧上楼,难不成还在这里等鬼?”说完这句话,她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煞白的,就像是重新挂了一遍腻子的墙一样似乎能白得掉出粉来。

    “莹莹,你......”我的话还没说完,就在电梯的反射镜里看到了身后的一幕。

    一只干枯的手掌扒开了电梯门的缝隙,一个穿着白大褂占满鲜血不只是人还是鬼的身影就站在电梯门口。他脸上戴着白色的医疗口罩,口罩上也沾着星星点点的红色血迹,一双空洞而又无神的双眼垂垂地挂在脸上。

    “啊......”我和高莹都不约而同地尖叫起来。

    我以为在身上带着符咒就不会遇到鬼了,没想到......

    “停!”一个沙哑的男音从“鬼”的嘴里传出来。

    我和高莹愣了一秒,紧紧地抱住对方盯着面前的“鬼”。

    “你你你......”我从怀里掏出一道黄符高高地举着在他眼前晃,颤抖地说:“我告诉你,我不怕你的。看到这道黄符了吗?它随时都能让你灰飞烟灭的。”

    “鬼”瞟了我手上的黄符一眼,无精打采的脸上似乎扬起了一丝神色,“噗呲”一声笑了起来。

    “灰飞烟灭?你以为我是鬼吗?”他低头望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血迹,眉角带笑地说:“有我这么明晃晃的鬼吗?”他扯下脸上的口罩,露出了原本的面目笑着说:“我姓林,是这里的实习医生。我这身上的血是因为刚刚腔内大出血的患者往我身上吐了这么一身,我还没来得及换下,又被叫来拿轮椅。”说着,他就走进来了。

    借着电梯的灯光,我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位林医生。他大概比我高了一个头,起码也有一米七多或者一米八左右,白皙的脸颊,深凹的眼窝、挺立的山根以及性.感的薄唇。如果不是他那双无神的双眼和眼下重重的黑眼圈太过招摇,他也的确算得上是一个标致的帅哥。

    闲聊之中,他得知我们是到VIP病房探望病人的,便神秘兮兮地对我们说:“VIP病房在的那层楼,真的有鬼,你们要小心。”

    原本就心慌的我们因为他这句话更加不安了起来,而他却什么都没有解释就在26楼下了电梯,而我们俩要去的则是33楼。

    不得不说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33”的谐音就是“生生”,听着就像声声不息一样。我想这家医院这里的病房难求可能不仅仅是这家医院技术更好的原因,而是因为以前建起来的医院最多就是“18”层,一般的vip病房都是安排在最高层,如果是做生意的倒可能不介意,毕竟18实发。但中国人大多都信佛,“18”这个数字对于一些传统的人很容易就会联想到十八层地狱。试想哪一个住进医院的人能够接受这种事情,越是到了死亡的边界就越是忌讳。

    VIP病房设置在33楼的最东边,总共也就十间,杰克就在最里面的那间。说实在的,我开始佩服当初设计这个病房的人。这一层楼的设计是回廊式的,就是中间病房,走廊围成了一个“O”字型,和《易经》中的太极相互呼应,而且又是在东边阳气最盛的位置,难怪这里成功康复的病人这么多。

    按照这样的布局看,刚刚林医生说关于这里有鬼的话,估计只是无稽之谈,可是不知道为何我总觉得心里不安,怪怪的。

    原本这就是VIP病房,加上夜已深,整层楼都安静地听不到一点杂音,只剩下我们俩的呼吸声及脚步声。

    推开房门,杰克还在把弄他手上的IPad。偌大的一个病房,他却只打开了床边的那一盏台灯,屏幕上的灯光正好照射在他深凹的双眼上反射出幽绿色的亮光。

    我和高莹下了一跳,过了好一会儿才又平复下来。

    “杰克,对不起,今天的事情是我妈妈太冲动了。只是游游是她的孙女,你不顾我们的叮嘱贸然把游游带出门,她一时生气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这件事无论再怎么说都是我们的不对,所以还是要和你说一句对不起。”我深深地向他鞠了一躬。

    杰克脸上还有被妈妈用扫帚打过的伤痕,不好意思地开口道:“这件事我也有错,我仔细想了很久,这件事的导火索是我,所以你不用向我道歉,而是应该我向你们一家道歉才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