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71章 第一个病人

    “你们就不要你道歉我有道歉的了,这件事情就让它这么过去吧。我们以后又再向之前那样好好相处怎么样?”高莹一手牵着我一手牵着杰克问。

    世界上从来都没有破镜重圆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的事情就像钉进木桩里的钉子一样,就算把钉子拔出来还是会留下深深的伤痕,只是人们总是喜欢自欺欺人地说要把过去不好的事情全都忘记,好像这样就能够回到最初的样子。

    我没有说话,只是对高莹露出了一个微笑。

    又坐了一会儿,墙壁上的时钟最短的指针指向了十一点。

    “莹莹,我们回去吧?”我催促道。

    高莹脸上露出不舍的神情对杰克说:“我们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杰克半靠在床边,牵着高莹的手,一双眼眸子柔波连连地望着她,橘黄色的灯光下他脸上的伤疤显得越发地殷红,整个人也看着没有血色。

    “莹,不要走好不好?我想你留下来陪我。”他的声音微弱却又可怜兮兮地,像是一个求糖吃的小孩一样让人不忍拒绝。

    高莹为难地看了我一眼,又不舍地望向杰克,刚刚才迈开的脚又收了回去。

    一个人心里想的是什么其实根本不用什么读心术,只用观察他的肢体动作就能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高莹的脚尖现在是对着病床的,身子也是往杰克这边更倾一些,这些小动作都表明了她内心真正的想法,她不想跟我走。

    “莹莹,要不你就留下来照顾杰克好了。”我说。

    她眼里闪过一抹亮光,脸上却表现得很为难又担心的样子说:“眉眉,你自己回去真的可以吗?”

    我相信她是真的担心我,但是也很确定她担心我的心不及想要留下来照顾杰克的心重。不过没关系,我能够理解她的心情。如果此刻角色调转是白千赤让我留下来照顾他,我也一定会让她先自己回去的。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说:“没关系,医院外面的的士站应该还有出租车在,我打个车就回去了,不会出什么事的。”

    和他们俩道别之后我就独自一个人走出了病房。说真的,每次来医院我都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具体到底是什么感觉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好像身边有很多看不见的东西围着我一样。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明明自己是有阴阳眼的,就算真的有什么我也是能够看到的,但我就是觉得有东西一直躲在暗处观察着我。

    越这么想着,我就越觉得不安,脚步不自觉地开始加快,紧紧地抓着包包往前走。

    这时,我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我只觉得从脊梁骨一直到头皮的地方都是麻麻的,脑袋里“嗡嗡”作响,慌乱之中走过了电梯口都不知道。

    只是那脚步声越来越快,我的心也跟着越跳越剧烈。

    左右脚一个不灵活,我的身子就开始往前倒去。

    这一秒钟内,我在大脑里想了无数种在鬼面前逃脱的办法,又在这一秒内通通否决。

    这时,我感觉到身后有一只爪子抓住了我的衣服,把我的身子往上提。

    一回头,竟然是刚刚在电梯里面见到的林医生。他现在已经换上了一套干净的白大褂,原本凌乱的头发也好好地梳过了,整个人看着比刚刚精神不少,虽然脸上还是挂着重重的黑眼圈。

    看到是他,我深深地舒了一口气,连忙转过身子说:“吓我一跳,你干嘛不出声。”

    他突然紧张地望了几眼旁边,好像在看什么一样,然后在嘴边竖起一只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说:“小心,有鬼。”

    我连忙扫了一眼四周,害怕地问他:“真的?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见。”

    他随即在脸上绽放出了笑容,忍着笑声说:“你还真的相信?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

    我当时其实真的很想把我5.7寸的手机拍在他的脑门上,让他知道吓我的下场到底是什么。只是想到这里除了前台看见的两个打着瞌睡就再也没有见到其他人,我自己一个人又有点怕,还是忍住了。

    但心里还是愤不过,便开口问道:“你既然说世界上没有鬼,为什么刚刚又要说这层楼有鬼?”

    他笑笑,说:“小护士这么传,我看你们俩又是女孩子所以就和你们聊聊。没想到你们这么怕鬼。”他顿了一下,又问:“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另外那个女孩呢?”

    “她留下来陪他男朋友了。”说着,我就在包里面掏出了手机打开手电筒。

    一瞬间,我有点慌,因为我看见林医生竟然没有影子。

    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盯着他说:“你到底是谁?”

    林医生征了一下,疑惑地指了指自己问:“我?我是林明祁。”

    “不是,我不是问你名字,我是问你是人还是鬼!”我高举起手机,强烈的灯光照射在林明祁的脸上。

    他凝视着我的双眼,忽然脸上露出了狰狞一笑,说:“可惜了,我还蛮喜欢你这个小女孩的,挺想和你做朋友的。不过,你既然已经知道了,就不能让你再活过今天了!”

    他的表情变得扭曲起来,脸上的脂肪快速地消退,整张脸好像就只剩下一张人皮包着他的头颅一样。身上干净的白大褂也在转眼间变得又破又黄,在他的右腹上有一个大大的口子,在灯光的照射下我清清楚楚地看到里面是空荡荡的一个血窝子,应该有的内脏却已经不知所踪。

    我的心跳断了一拍,握着手机的手不停地颤抖着。我真的不敢相信他竟然是鬼,我和他靠的这么近竟然一点也没有感受到。

    “你就因为我知道你是鬼这个理由就打算杀了我?”我问。其实我本来不是想说这句话,只是话到嘴边,又变成了这样。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鬼见多了,面对眼前的林医生我也只有一开始的惊吓却没有以往那种恐惧到脊背发凉的感觉。

    “杀人需要什么理由?”他说。

    “杀人是不需要理由,只是没有一个理由就让你杀了我,那我岂不是死得很冤枉?”我抬起头对上他的双眼。

    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我不觉得害怕了。

    眼神,无论是人亦或是鬼眼神都是表达内心的重要依据。从前见过的那些恶鬼,即便是莫伊痕这样衣着光鲜的,我依然能够在他眼里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寒气,远远地就让人感到压迫。而林明祁不一样,我在他的眼里没有看到寒冷,而是一种说不出的温热还有一丝丝的悲凉。就像是一个陷入泥潭中无法自拔的人,用热切的眼神在向过路的人求救一般。

    “我杀你,也不用给你理由。”他说。

    “不,你需要!”我大声地对他喊。“你根本不想杀人,你到底留在这里做什么?”

    他的身子一震,颓然地坐倒在地上,包裹住他身体的黑色怨气逐渐开始消散。

    “我是一个医生,你说我留在这里做什么?”他抬起头看着我,噙在眼里的泪水随时都会往外溢,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不知所措。

    我走上前,用手电筒照了下他的胸牌。

    林明祁,内科实习医师。

    “你是内科医生?那你……”我指了一下他空荡的右腹。

    他对我露出一个苦笑,说:“这是我自己割掉的,我的右肾。”

    自己割掉?

    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副极其血腥的画面。他拿着一把手术用的柳叶刀,然后轻轻地划开自己的小腹,先是皮、到脂肪、然后是肉,最后才是涌荡着鲜血的整个腹腔。他忍着痛,准确地在满是鲜血的腹腔中找到了自己的右肾,最后刀起刀落,将整个右肾都割了下来捧在手里。

    好痛,我只有这么一个想法,好像自己的右肾也被割掉了一样。

    “为什么?”我问。

    他把一直放在口袋里的左手放了出来,在我面前张开手掌。在他手中是一团皱巴巴的纸团,把它打开后才知道原来这是病历簿的一页。从这张病例纸发黄的状态看应该已经有些年头了,而且上面还是手写的字,我记得近几年的一甲医院都是要机打病例,然后系统同步的。

    我借着手机上的光看了下上面的字,虽然是医生特有的病例体,但好在我小时候也经常看爷爷留下来的一些笔记,所以对于这样的字并不陌生。

    然后我就在上面看到了“肾功能衰竭”五个字,再看一眼年龄,竟然仅仅只有五岁,叫做曾薏。

    五岁就得了肾衰竭,这么小的生命就这要要陨落了。

    人世间,太多的变幻无常。有时候想想,活着真好。轮回,真苦!

    我抬起头看向林明祁,“这张病例上的这个叫做曾薏的小孩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他忽然笑了,双眼凝视着我好像透过我能够看见他过往的那些事情一样。

    “曾薏,是我第一个病人,她是个很活泼开朗的小女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