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73章 为何大费周章

    不,这说不通。他是鬼,鬼杀人有必要这么大费周章吗?这显然不合理啊!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刀刮的“滋滋”声。

    背后一阵寒风吹过,头皮像是被电击了一般发麻发僵。

    我害怕地猛一转身,林明祁正拿着一把柳叶刀在一旁的冰块上轻轻地刮着,阴森森地对着我笑。

    完了,我的心拔凉拔凉的。

    他怕是要变成厉鬼了。要是他现在变成厉鬼,那我岂不是要死在这个冷冰冰的地方?我瞟了一眼紧闭的铁门,心中的悲凉之感又上升了几分。就算他不变成厉鬼,我再在这里多呆一会儿也会被冻死。

    他开始缓缓地向我靠近,脸上的笑容越发地诡谲。

    “林明祁,你站住!你想做什么?”我大声地冲他喊道。我的脚已经发抖发软快要站不住了,声音也颤抖着。

    他脸色一变,阴笑着对我说:“我已经把我的肾给了曾薏,但是她一个人很寂寞,你去陪她吧!”

    什么?

    我往冰库的另一侧看去,一个小女孩正在一块冰墙阻挡中玩耍。小女孩看着应该也就五六岁的样子,穿着一件宽大的蓝白竖纹的病号服,一头黑而浓密的长发披散在身后。我看不到她的脸,但是直觉告诉我那一定不是一个活人。一个正常的小孩又怎么可能在这么冷的环境下生活!我都要被冷死了。

    “那个小女孩是曾薏?她不是死了吗?”我瞪着林明祁问。

    他仰着头大笑了几声,说:“死亡从来都不能让一切结束,你看他们不也是死了吗?”

    这时,那几块冰封着尸体的冰块开始猛烈地振动,里面不断地发出“砰砰砰”的声音。我看到那些冰块中锁着魂魄,而现在那些魂魄正不断地拍打着冰块。

    林明祁身上升起了浓厚的煞气,原本惨白的嘴唇变得乌黑发紫,眼眸里渗透出的是寒冷的肃杀之意。

    他拿着刀,又开始向我接近,每靠近一步,我就往后退一步。眼看他就要将刀子抵到了我的喉头,而此刻我的身后已经没有退路。

    完了,我怕是要变成冰美人了。

    突然,一道红光在我眼前闪过,一把锋利的长剑将我和林明祁之间的距离瞬间劈开。

    “到我身后去。”白千赤一袭素衣出现在我面前,眼眸是凌厉的凶光。

    林明祁先是一怔,诡谲的笑容越发地浓厚。

    “我说她身上怎么带着一股鬼气。”他歪着头望着白千赤说:“既然你们都来了,那就一起来陪她好”说着,他的手立即长出了又尖又长的指甲直直地向白千赤逼来。

    白千赤一个闪身,避过了他的攻击,又是一个转身高举起手上的长剑,用力劈下。林明祁的指甲在一瞬间齐齐断裂。

    我眨了眨眼睛,又再认真地往白千赤手中的剑看去。那把剑,我应该在《阴器宝典》上看过,是赤龙剑。在他出剑的那一刻,从剑鞘中飞出来的红色妖龙和书上画的是一模一样。可是这把剑按照记载是被丢进了熔池中的,现在怎么会又出现在他的身上。而且,他怎么会用这么厉害的剑对付林明祁?

    还没等我再往下多想,林明祁身上的煞气就笼罩了他的全身,紧接着围成了一个巨大的球形。包裹住他的球体越变越大,“嘭”的一声巨响,那球体就在我的面前炸裂。

    此时的林明祁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样子,俊俏的脸蛋只剩下半块烂皮,灰白的骨头粘着血红带黄的肉絮。整个身子只剩下一副骷髅头,一件白大褂挂在上面,风一吹就能看到里面的干枯的骨头。

    “现原形了吗?”白千赤说。

    林明祁对着我们露出了一个可怖的笑容,虽然他现在只剩下半块皮肉,但我依旧能够看出来他是在对我们笑。而且他的笑容让我忍不住心里发毛,好像我们就是他看上的猎物一样。

    我已经开始后悔自己这么轻易就相信别人了,没想到竟然招惹了这么一个家伙。我在白千赤背后扯了扯他的衣服,小声地问:“千赤,他......我是不是犯错了?”

    白千赤把我往他身后又拦了一下,说:“不是你的错,是我没有一直守在你身边,让你受到惊吓了。阴间的事情我已经结束了,未来很长的一段日子我都会陪在你身边。”

    “话说够了吗?”林明祁冷冷地问。

    话音一落,他就立即伸出他的右手往白千赤的胸口袭去。他的右手只剩下一副骨架,却像橡皮一样可以无限拉长,隔着近五米的距离也能够碰到白千赤的衣衫。

    白千赤当然没那么容易就被他打到,右手一抓再用力一折,他的手骨立刻断裂成两节。

    林明祁一怔,身子往后退了两步,眼中的杀意愈发地浓烈。

    “是你逼我的。”他咬着牙说。

    只听见“咔咔”的声音,在他身后的冰块全都碎裂开来,被困在里面的魂魄全都涌了出来。他们像长臂猿一样弓着身子,手臂垂在两侧左右摇晃着,双眼浑浊而又无神地盯着我们。

    “不好。”白千赤嘀咕了一声,随即凝聚出一股阴气聚成一个结界将我围在其中,一脸严肃地叮嘱道:“无论等一下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够走出来,听见了吗?”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蜷缩着身子蹲在结界之中。

    那群如魂魄的丧尸在林明祁的一声令下如疯狗一般往白千赤身前扑去。

    白千赤手握赤龙剑,一刻不停歇地刺向每一个向他扑来的魂魄。随着冰库中破裂的冰块越来越多,涌现出来的魂魄就越来越多,他不得不飞快地挥舞着手中的长剑。

    这时,一直在一旁观望着的林明祁突然朝白千赤冲了过来,还完好的另一边手臂张着尖利的五爪直直地逼向他的颈脖。

    “小心!”我撕破喉咙大喊道。

    白千赤抬头一看,握着赤龙剑的大手随即在身旁一划,扑向他的魂魄瞬间倒了一片。不过半秒的时间,他又抬起锋利的长剑往林明祁的五爪劈去。凌厉的剑光划过他的眼眸反射出肃杀的寒意,剑起刀落之间,林明祁仅剩的另一边手臂也断成了两截落在地上化作一滩脓血。

    林明祁还不放弃,嘴里喃喃念叨着什么。

    一声剧烈的轰鸣声在我的耳畔响起,一直没有破碎的冰墙轰然坍塌。一个小女孩从里面走了出来,她长得真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用“天使”两个字来形容都毫不为过。

    下一秒,我就想要收回自己刚刚心里想的那些话了。她一直蹲着所以我没有看见,她的脖子以下都是没有肉的,只剩下一副干枯的骨架。

    我只是看了那么一眼就觉得慎得慌,连忙收回自己的目光。

    那个小女孩从冰墙中走出来后便走到了林明祁的身边,无辜地抬起头问:“哥哥,他们是谁?”

    林明祁摸了摸她的脑袋,宠溺地说:“他们都是来陪小薏玩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