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74章 偷听

    “真的吗?”小女孩抬起头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我猜眼前这个小女孩应该就是林明祁口中的曾薏,只是她为什么会变成如今的样子?

    “当然是真的,你只要像对其他几个医生叔叔一样,他们就会永远留下来陪你了呢!”林明祁笑着说。

    不知为何,我在这一瞬间,竟然在他的骷髅脸上看到了一丝温情,可是在这温情之下我又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

    曾薏歪着脑袋无辜地眨巴了一下眼睛,突然就往白千赤身上冲去,没等他做出反应就对着他的脖子咬了一口。

    我清楚地看到曾薏嘴里尖利的獠牙刺入白千赤白皙的皮肤中,殷红的血液随之溢出。

    白千赤随即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嘶吼声,手中紧握着的赤龙剑“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

    她是僵尸,和白千赤一样的僵尸!

    吸了血的曾薏脖子以下的骨头逐渐变成了血红色,就像被鲜血浸泡过一样渗人。

    除了白千赤以外,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别的僵尸吸血,而且她还在吸白千赤的血。

    被吸了血的白千赤忽然变得虚弱,身子软绵绵的就像是一个玩偶娃娃一般,就快连站都站不稳了。

    我内心的慌乱已经达到了最高点,不安地在结界的边缘来回渡步,想冲出去却又不敢,生怕一点忙也帮不上还要拖累白千赤。

    林明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靠近我的身侧,嘴角勾笑地望着我说:“他的力量已经越来越薄弱,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死在这里。到时候你这个结界也会失去作用,只剩死路一条了。”

    “你一开始接近我就是为了把我骗来这里?亏我还把你当作一个好鬼,一直想要帮你解开心结。现在我才知道,你根本没有什么心结可以解开!你就是一个恶魔,像你这样心肠歹毒的家伙是不配做医生的,更不配活在这个美好的世界上。你只配永远活在这个冰冷阴暗的地方!”

    林明祁身子一震,嘴里呢喃着:“不是,不是这样的,我不是恶魔!”突然,他又化成了我一开始见到他的模样,眼里噙着泪水难受地自言自语着:“我不想这样的,我真的不想这样的”没过一秒,他又变成了可怖的骷髅头,阴狠地看着我说:“一切都会结束的,这个世界的恶我都会把他们结束掉,然后给世界留下一个美好的医疗环境,再也不会有人重蹈小薏的覆辙了!”说着,他立马转过身往白千赤身边扑去。

    “千赤!”我着急地大喊。

    白千赤的身子突然一震,瞬间清醒。猛地把咬着他脖子的曾薏推开,捡起手中的赤龙剑狠狠地刺入了林明祁的心脏之中。

    只见林明祁的身子不断地变化着,一秒是骷髅一秒是人,浑身被一股奇怪的能量包裹着。他抬着头,强忍着身体上的痛苦,咬着牙问:“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是做不到。我想要做的事情为什么无论我怎么努力都还是做不到?”

    “因为你错了,从一开始心怀邪念开始你就错了!”白千赤说。

    白千赤将身上所有的阴气全都灌注于赤龙剑中,赤龙剑宛若一条火龙瞬间将林明祁包裹住,顷刻间他便化作一个火人。

    熊熊的烈火在林明祁的身上燃烧着,强烈的高温让冰库中的冰块开始渐渐消融,不到半刻钟的时间,他就被烈火化成了灰烬伴着冰水滩在地面上。

    白千赤走到曾薏身边,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木棺材,说:“你是时候要去你该去的地方了。”

    跌在地上的曾薏楚楚可怜的望着白千赤道:“我会死吗?”

    白千赤温柔地摸了摸她的额头:“不会的,你会拥有新的生命。”

    “大哥哥你骗人,我做了这么多坏事,一定会下地狱的,怎么可能会获得新生。”

    曾薏软绵的声音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一般刺入了我的心脏,狠狠地剜出了我的一块血肉。这里这么多被禁锢着的魂魄,多半应该都是她害的。按照阴间的律法,她起码要在地狱中经受五百年的剥皮削骨之刑才能重入轮回。她生前受了这么多的苦,死后如果还要再经受这样的痛苦岂不是太惨了。

    我连忙冲出结界拦在曾薏面前对白千赤说:“不行,你不能把她带回地府。”

    这时,许久未曾露面的鬼差们突然出现,齐声说道:“参见千岁爷,参见小娘娘。”

    “你们三个怎么来了?”我问道。这时候他们三个应该在阴间忙着做阴间的那个总结报告才对,突然出现在这里一定有古怪。

    黑无常晃荡着他的长舌头弓着身子说:“回禀小娘娘,小的们是前来办理历史遗留案件的。”

    “历史遗留案件?”我问。

    白无常面无表情地解释道:“就是带回那些原本应该去阴间却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成功的魂魄。”

    我望了一眼冰库,经过一场厮杀之后原本被禁锢在这里的魂魄都已经灰飞烟灭了,就连背后的主谋都也化作灰烬,这里的遗留问题就只有曾薏了。

    “不行!”我蹲下来将曾薏护在怀中。“她还这么小,怎么能去经受那样的痛苦。”我的脑海中不断地回放着当时在阴间看到的那些画面,日复一日的折磨,然后不断地痊愈再继续被折磨,无止境的痛苦却无法解脱,只能不停地忍受。

    “小娘娘,请你不要为难我们的工作。而且,这也是千岁爷主管的案件,你这样我们真的很为难......”黑无常开口道,

    我望向一言不发的白千赤,问:“你真的忍心让这么小的孩子去经受地狱中折磨?那个地方有多可怕你比我更清楚不是吗?”

    “眉眉,你听我说,人间有人间的律法,阴间也有阴间的律法,你就让她跟着他们三个回阴间吧。她是我最后一个要带走的人,至此今年的事情就全都结束了,我可以安心地在家陪着你了。”白千赤说。

    “你知道我想听的不是这个,你告诉我为什么曾薏已经受了这么多痛苦,还要去经受更多的痛苦。”

    白千赤微微低下头,“一念成魔,一念成佛。她从跟着林明祁开始的那天就错了。原本她经历了这一世的痛苦后下一世是可以投胎到一个富贵人家去,健康快乐的成长,然后嫁给一个深爱她的人,幸福地度过一生。只可惜,林明祁带走了她,还以自身的怨气灌注于她的身上,让她变成了僵尸,只能终日躲在这个寒冷的冰库中。”

    “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不会让她跟着你们走的。”我将曾薏紧紧地抱在她的怀中,像护住自己的孩子一样不容许任何人伤害她。

    在我抱住她的那一刻,她身上忽然长出了血肉。软绵绵的小手揽着我的背,虚弱地说:“姐姐,你的身子好暖。我在这里真的好冷,我好想一直在你的怀中。”

    我的心不断地颤抖着,泪水不自觉地就划过脸颊滴落在她的身上。

    忽然,她身上的血肉渐渐地开始消融,连着她的骨头都开始如冰块一般融化。

    我着急地望着白千赤问:“这是怎么了?你们是不是偷偷做了什么?”

    “姐姐,不是大哥哥。”曾薏小声地在我耳边说:“是我太累了,哪里都不想去了。”

    我愣住了,根本不明白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看见曾薏的身体一点点地在我眼前融化,最后变成了一缕金色的光芒钻进了我胸前的玉佩中。

    “这或许是她最好的归宿,你们三个把这里解决一下就自行离开吧。”白千赤命令道。

    “什么最好的归宿?曾薏她怎么了。”我抓着白千赤的肩膀问。

    “这个世界万物都是依靠着自身的灵才能够存活在这个世间中的,无论是人、鬼、神亦或是草木都不例外。刚刚曾薏自行抽离了自身的灵注入你的玉佩中。”白千赤顿了一下,说:“或许她是想要感谢你护住她的那份情。”

    我盯着胸前的玉佩发了很久的呆。或许就像白千赤说的那样,这样才是她最好的归宿。

    我把玉佩放进了衣服之下,按在胸口自言自语道:“我会好好保护你的,让你永远都能感受到温暖的存在。”

    ......

    大概过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杰克就出院搬回了家里。他一回家,整个家的气氛都变的怪怪的。虽然表面上大家还是客客气气的样子,但妈妈时时刻刻都提防着杰克,生怕上次的事情会再发生。不过上次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过,被妈妈狠狠打了一顿的杰克从此见到游游都是绕着走的。高莹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很多小细节都让我觉得我们之间生疏了许多,很多次我像从前那样帮她做一些小事的时候,从不说“谢谢”的她,竟然客客气气地向我道谢。

    一切都很奇怪,但大家又装作没有感受到这其中的奇怪一样默不作声地生活着。直到有一天,我路过杰克的房间,不小心偷听到他们两个之间的对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