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76章 无可奈何

    杰克刚从外面回来,瞟了一眼正在收拾的我们,阴阳怪气地说:“Hey,听说你们一家要搬到学校宿舍去。白兄弟,我真是替安眉觉得不值,好好一个大姑娘跟了你,最后还要委屈地住在学校宿舍里去。”

    白千赤一直咬着牙没有说话,默默地继续收拾着东西。

    杰克见无人答理自己,又变本加厉地继续说:“听说你们中国的宿舍只有不到六平方米,这么小的地方怎么能住下你们一家子的人。白兄弟不是我说你,我要是你这么没用,早就放安眉走了。像你这种没用的人,就不要住进学校宿舍里了。我倒是有一个地方可以介绍给你去。在前面那个路口有一个下水道下面住着好几户人家,我觉得你带着铺盖也可以住到那里去,还不用花钱。多好,是不是?”

    我刚刚就已经忍不住了,白千赤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要是平时他早就已经出手了,现在却要为了我顾及高莹的心情。

    愤不过他这样得寸进尺的态度,我开口说道:“住宿舍并不委屈我,我也很乐意搬到学校宿舍里面去。这样平时上下学还有去图书馆都会很方便。我并不认为住在那里就低人一等。反而是你这样的想法,会让我看不起你。”

    “噢!我的安眉小姐,你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实在是太伤害我的心了。我是看在你和莹是好朋友的份上才替你觉得不值。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我的心真是太难受了。”

    我看着杰克捂住胸口做出一副委屈受到伤害的样子,胃里就一阵翻滚,只觉得他虚伪恶心。

    “谢谢你这么关心我。只是你这样的关心方式我实在是无法认同。你刚刚说的那些话,表面上是在关心我,实际上每一句都伤害到了我最爱的人。如果你再以这样的方式继续和我们说话,我想我们没有沟通的必要。”我说。

    白千赤将最后一个箱子打包好,将我拉到他的身后对杰克说:“杰克,我劝你最好以后说话小心点,不要再这么不干净,否则......”

    “否则?”杰克走进前,叫嚣地问:“否则你也要打我一顿吗?上次的事情我不计较,要是你敢对我动手,我一定会让你吃一辈子的牢饭。”

    白千赤已经快要克制不住身上的怒火了,紧握着拳头瞪着杰克的眼睛,咬着牙说:“你最好不要激怒我,否则你一定会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

    我见势不妙连忙拉住白千赤,悄悄地在他耳边说:“千赤,你要冷静点,千万不要动怒。就算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他可是高莹的男朋友,你要是动手了,我怎么和高莹交代!”

    白千赤沉默了好一会儿,紧握着的拳头又像泄了气一般松开,一言不发地开始往外搬箱子。

    杰克看到这一幕愈发得意,喋喋不休地在白千赤身边说:“怎么了?没胆子了?还是怕到时候连租学校宿舍的钱都要赔给我?你们中国有句老话‘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自己有几斤几两,心里没有点数吗?我看在安眉小姐是莹的好朋友份上不和你计较,赶紧把东西都搬到学校宿舍去吧!别到时候完了,连学校宿舍都住不了。Loser。”

    白千赤停下了动作,阴着脸盯着杰克。从他眼眸中流露出的杀意像是寒刀一般,吓得杰克不自觉地退了两步。

    “住学校宿舍只是暂时的,之前我们去找房子的时候觉得那些房子阴气实在是太重了,只要我们找到合适的房子就不会再住宿舍。”白千赤说。

    这时,高莹正好进门听到了我们的对话。

    “眉眉,你怎么不告诉我听。你们是因为外面房子阴气重才住进宿舍的,你为什么告诉我说是想要住在学校里方便学习?”她低下头,顿了下又带着哭腔地开口道:“我们之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疏远了,这些事情你为什么都要瞒着我?既然找不到合适的房子,你们为什么不肯留下来继续住,非要坚持着搬到学校里面?”她缓缓地抬起头,泛红的眼眶中闪着泪光哽咽地说:“眉眉,是不是我谈恋爱忽略了你?还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情。你告诉我,不要这样憋在心里什么都不说。我不希望我们之间渐行渐远,你懂吗?”

    我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我自己也能感受得到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越隔越远,但到底是什么原因其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我一度认为是杰克的出现横在了我们之间,可如今想来,或许是从千年女尸附身在她身上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注定了不会再像从前那般。但是我们依旧是彼此生命中重要的人,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

    “莹莹,我只是不想让你太担心才瞒着你的,你不要想太多。”我说。

    “真的吗?那你不要搬出去了,反正这间房子一开始也是你们租下来的,现在又再搬出去,太麻烦了。”高莹说。

    当时我就看见杰克脸上浓郁的不满情绪,仿佛脑门上都写着大大一个“滚”字。

    我知道如果我们继续留下来住,我和高莹的关系一定会比现在还要糟糕。她一个人夹在我和杰克之间,进不得出不得,实在是太为难她了。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杰克就抢了先说:“莹,你不要听他们胡说八道。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他们一家很奇怪,总是神神叨叨的。现在又说什么外面的房子阴气重这样的鬼话,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巧的事情,全部的房子都有阴气?一听就是这个姓白的在撒谎,我看他们一家子就是想要赖在你家不走。”

    “你说什么?”白千赤一步上前提起了杰克的衣领。牛高马大的杰克就像是猫和老鼠中的小老鼠一样被猫提着,话都不敢说一句,只能不断扑腾着对着白千赤吹鼻子瞪眼。

    “我我我......”杰克看起来是有些慌了,说起话来磕磕巴巴的。但他一看到高莹就在身侧,随即又提高了自己的音量压住自己的心虚,“你赶紧把我放下来!”话音刚落,他就握起拳头冲着白千赤的脸上狠狠地甩了一拳。

    白千赤苍白的脸上随即出现一大块青紫。

    杰克见白千赤不还手,又准备上前再补一拳。拳还没出,迈出去的脚就像是凭空绊到了什么东西一样,一个不稳就往白千赤面前倒,正好跪在了他的面前。

    白千赤双手环抱在胸前,一脸平静地看着跪下的杰克,嘴角出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God!”杰克握拳重重地敲了一下地板,一脸不甘地抬起头准备起身。但无论他怎么用力,双腿就像是粘在了地板上一样,丝毫不曾动弹。

    高莹很快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着急又愧疚地拉着我的胳膊说:“眉眉,你劝劝老白吧!杰克他身上的伤还没有好,禁不起这样的折腾。”

    我朝白千赤使了一个眼色,用唇悄悄地说:“放了他,高莹还在呢!”

    我是真的一点也不想杰克这么快就被放了,巴不得白千赤再折磨他一段时间,让他收敛收敛自己口无遮拦的德行。要不是高莹在场,我是绝对不会做这个烂好人劝白千赤的。

    白千赤想了一会,转过身又开始搬箱子。

    就在同一瞬间,杰克突然就能够站起来了。他第一时间就冲到了白千赤的背后,抬起脚正要踢白千赤的腿关节。还没等他成功,白千赤便迅速转身,抬起手就是一拳,狠狠地落到了他高挺的鹰钩鼻上,鲜血瞬间从他的鼻孔涌出。

    高莹看不下去冲到了他们俩之间,面对着杰克恼怒地说:“杰克,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绅士,没想到你做事这么冲动。竟然当着我的面和我的朋友动手!我对你很失望,真的。”

    见状,我也走上前去拉走了白千赤,在他耳边小声地说:“你怎么也不看看场合就出手,当着高莹的面就对杰克下手,我以后怎么面对她?”

    白千赤不以为然地说:“该怎么面对就怎么面对。这件事我们本来就占理,我已经给过他机会,可是他偏偏不悔改,非要激怒我。我现在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若是他再这么不知好歹,就别怪我提早送他去见阎王。”

    我连忙掩住他的嘴巴,心虚地望了一眼高莹,还好她没有注意到白千赤说了什么话。

    “你就算再怎么不喜欢杰克,也不能当着高莹的面说这些。我之前欠了她很多,现在受点委屈就算是还给她的恩情。只是难为你跟着我一起被他这样说。”

    白千赤摸了摸我的脑袋,弯嘴一笑,说:“笨蛋,有什么难为不难为的。走,赶紧搬东西,还有很多要带走的。”

    一边的杰克絮絮叨叨地和高莹说了一大堆理由,似乎还是不管用,高莹依旧板着一张脸没好气地望着他。我们两个也没继续理他们的事情,抓紧时间把箱子往屋外搬去。等我们搬完,正准备和高莹正式告别的时候,他们又和好如初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