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77章 游游差点出事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杰克又耍了什么手段哄骗了高莹。只要杰克语气轻柔一些,她就立马投降了,当着我的面亲亲抱抱。不过,他们之间的事情我作为朋友也不想管太多,和高莹道别后我就跟着搬家公司车走了。

    因为是中途申请的宿舍,新建的宿舍楼已经住满了人,只能住在这个老旧的宿舍楼里。这栋宿舍除了我们一家就还只剩下一些家庭经济不太好的研究生们,本科生基本都已经搬到新校区去了。据说是因为这栋楼之前有过闹鬼的传闻,以至于敢住进来的人少之又少。对于这里闹鬼的传言我其实是很介意的,但白千赤认为这里阳气盛,根本不会有鬼,而且他自己就是一个鬼,又何必惧怕别的鬼?总而言之,我们就在这里住下了。

    这栋楼里的宿舍是最普遍的八人间,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墙壁已经有些泛黄了,天花板处还有一些渗水的痕迹。宿舍中摆放着四张上下铺式的铁架床,在窗台的位置有一张正方形的大桌子,应该是给学生们的学习桌。我们一家住在这里,这张桌子理所当然地就成为了饭桌,而我学习的时候就只能在床上架一个小桌子勉强当作书桌。当然,我已经做好去图书馆学习的准备了,反正离着也不远,还是很方便的。

    为了方便,我们也就不睡上铺了,上铺基本都被我们置放柜子里堆不下的东西。最开始搬进来的时候是打算妈妈和游游睡,我和白千赤各睡一张床,只不过后来我实在是不习惯自己一个人睡,到后半夜的时候我又爬上了白千赤的床,一人一鬼挤在仅仅一米宽的床上。

    最开始的一两天我们住着还算是习惯,这里小时小了点,但因为我们住着的这栋楼算是半开放的“周转房”,所以是允许做饭的。于是妈妈便在阳台的位置架起了一个小的灶台,每天都在宿舍里做饭吃。我们这个蜗居在宿舍里的小家也算是五脏俱全了。

    只是一开始的新鲜劲一过去,住在这里的很多弊端就慢慢地显现了。不到六平米的空间里,除了卫生间几乎没有任何隐私可言。我和白千赤自从住进来之后就再也没能亲热过,就连睡觉也不好意思抱着,怕被妈妈看见了尴尬。

    忍了近一星期的白千赤终于忍不住了,趁着妈妈睡着的时候就开始对我毛手毛脚的。

    我埋着头难为情地阻止白千赤不断往我衣服里伸的手,刻意压低声音说:“你别乱动,等一下吵醒妈妈了怎么办?”

    白千赤手上的动作仍旧不肯停下,靠在我耳边说:“不怕,我们小心点就不会吵醒她了。”

    “不行的,妈妈睡眠这么浅一定会被我们弄醒的。”我说。

    白千赤脸上露出了些许不悦,皱着眉头说:“若不然我们俩出去找个酒店。”

    “不行,这怎么行?”我毫不犹豫地就拒绝了他。

    半夜三更出去开房,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这多不好意思。到时候妈妈会怎么想?多半会认为我们两个觉得她在这里碍事了。虽然我心里也有那么点蠢蠢欲动,只是背着妈妈出去开房的事情,我还是觉得难为情。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算了!”白千赤不满地说。

    我看着他难受的样子,心一软就对他说:“那我们小心一点,动作不要太大。”

    我们俩就像是做贼一样每一个动作都小心翼翼地,正要发生些什么的时候,睡熟中的游游突然哭了起来。

    我当时就被吓住了,猛地把被子遮住上身,做贼心虚地躺在床上。

    睡着的妈妈坐了起来,抱着游游摇晃着,嘴里喃喃道:“不哭不哭,游游不哭。”

    当我还以为要躲过这一劫的时候,妈妈突然开口道:“我知道你们俩醒着,赶紧起来。游游可能是身子不舒服了,快起来看看。”

    我一听,心中一着急就坐了起来,披在身上的被子一落,尴尬的一幕就出现了......

    妈妈阴着一张脸随手丢了件外套给我,没好气地说:“快穿上。”

    “妈.......”我红着脸小声地说。

    还没等我把话说出口,妈妈就已经先开了口:“你们这些年轻人什么心性我不知道吗?我都故意背着你们睡了。实在不行,明天我去买一块帘子把中间隔开。”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我那一个崩溃而又羞涩的心情,明明心里波澜壮阔,脸上还要表现得很平静的样子。妈妈竟然说她一直都知道我们两个想干什么!也就是说我们刚刚那些羞羞的对话她也是听到了的。

    我的天,这简直是晴天霹雳!

    我以后到底要怎么面对妈妈才好?虽然我和白千赤两个是夫妻,但是这种私密的事情总觉得不能摊开在阳光底下,就算是在生养我的亲生妈妈面前都不行。

    妈妈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把游游递到白千赤面前,担心地问:“小白我的宝贝孙女怎么了?她今晚的身子好像特别地发凉。”

    白千赤将手轻轻地覆在游游的额头上,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问:“今天游游都去了哪?”

    妈妈想了会儿,说:“今天我做饭的时候,游游应该是去了宿舍楼中的其他学生宿舍里。我当时在忙,也就没多注意她。我就想着反正就在这栋楼里,而且我已经和这里的学生们都打过招呼了,不让他们把游游带出去。”

    白千赤翻开游游的手掌,皱着的眉头愈发地凸起,“游游应该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了。”

    “脏东西?”我心下一惊,着急地问:“是什么东西?鬼吗?还是怨灵。”

    学校里的恐怖传说这么多,光是我们住着的这栋楼就有许多流传着的故事。正所谓空虚不来风,很多传说的背后都是有真实事件的依托的。虽然这宿舍楼里面的阴气不重,但也不能就认为这里绝对地“干净”。

    “还不知道,看情况应该是有什么东西试图附体在游游的身上,被她自身的强大阴气挡住了。不过游游本身体质就偏阴,所以在催动阴气的时候受了点伤,所以才会导致手脚冰凉,睡不安稳。”白千赤说。

    “那怎么办?你得想想办法才是!”妈妈抱着游游着急地说。

    “不急,当初百鬼子留下了很多药,给她吃一颗下去应该就没事了。只是那些药......”白千赤望着箱子堆满堆的上铺,苍白的脸上溢出了些许土色,虚虚地说:“那些药收拾的时候我放在医药箱里了,现在我也不知道它具体在哪个纸箱里。”

    就是这样,三更半夜地,原本想要享受美好夜晚的我们两个开始不停地翻箱倒柜地找一个七寸大的小药箱。

    我们一边找着,妈妈一边在我们耳边念着说:“我以前和你们说过多少次了,这些重要的东西就不能随便放。像是药这样救命的东西就要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你们非不听,现在好了吧?”

    我听得实在不耐烦了,没好气地说:“妈,你能不能别在这里念念叨叨的了。你不看看我们现在是什么环境,哪里还有地方摆下这么多箱子里的杂碎物品,有个地方堆着就不错了。您就行行好别说了,越说我越烦,说不定到天亮都找不到。”

    妈妈身上的怒火噌噌地就冒了出来,单手抱着游游,另一只手掐在腰上,眉毛一跳一跳地说:“我说你们俩是为你们俩个好。你以为我这把老身子骨还能撑多久,以后还不时你们两口子过日子,这里最基本的生活技巧都不会,往后的日子还有你们受的!”她又看了一眼被箱子堆的满满的宿舍,脸上的怒火越发地明显,不停地抱怨道:“住在这里实在是太不方便了。这地方比我们以前住的二居室还要小,我连切菜都是在洗手台上放了一个木板就切了。还有洗澡什么的也要在固定的时间,晚上还会停电。我这么一个老婆子,晚上起来上个厕所都要抹黑,万一哪天我一个不小心就摔着了可怎么办!”

    妈妈说的这些不方便的地方我也感同身受,特别是宿舍的空间小的问题,实在是太影响我和白千赤之间的夫妻生活了,且不说白千赤有多烦躁需要,就是我,也实在熬不住了。在这样下去,我和守活寡有什么两样?而且还是丈夫就在身边的那种守活寡。

    一直沉默着的白千赤低着头,语气愧疚地开口道:“对不起,妈。我知道在这里生活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也是委屈你和眉眉了。只是这附近的房子阴气太重,我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弄清楚背后的原因。就目前的形势来看,还是住在这里更加安全一些。”

    “安全?”妈妈提高了三个语调,异常生气的说,“我真的没看出这里哪里安全来!要是真的向你说的这么安全,游游怎么还是出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