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79章 发自心底的恐惧

    眼前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鬼,虽然我不能确定它到底是不是女的,因为她根本没有脸,只是在该长嘴唇的位置用口红画出了一个嘴唇的模样。而且它身上也没有可以判断出它是男或是女的准确依据,平坦的前胸甚至和男孩子并无二异。

    我害怕地躲在白千赤身后,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臂小声地问:“这是什么东西?”

    白千赤目光锁定在女鬼的身上,一只手微微伸出把我护在身后,说:“无脸女。”

    无脸女!

    我惊讶地伸出半个头看向女鬼,她的确和古籍上画的无脸女有那么几分相像,只是古籍上她穿着的是古代的交领长衫,现在她穿着的是V领吊带长裙。

    无脸女长得就和她的名字一样,是一个没有脸的女人。严格意义来说,她并不是鬼,而是怨灵的一种。是这个世间上所有长相丑陋郁郁不得志的女人所散发出的嫉妒而化生成的一个怨灵。她就是依靠吃女人的嫉妒为生的怪物,终其一生都想要去夺取别人的美貌,代替他人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忽然想起刚刚路过的那个假贞子,无脸女一定是跟着她回来的。

    “你是不是想夺走刚刚那个女孩的脸?”我躲在白千赤背后问。

    无脸女发出了诡异的笑声,从身体里发出粗哑似男人的声音:“不错,我的确是想夺走她的脸,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她缓缓地抬起手指向我,说:“我现在想要你的脸,你给我吗?”

    我害怕地又往后退了一步,紧紧地抓着白千赤背后的衣服,颤颤地说:“千赤,她......”

    白千赤微微抬起头,眼角露出冷冽的寒光对上无脸女,肃杀之气瞬间溢满了整个楼道。

    “我现在想要你的命,不给的话我就自取了!”

    话落,白千赤瞬间就移到了无脸女的身前,单手掐住了她的颈脖,高高地将她提起。

    悬在空中的无脸女惊恐地望着白千赤,嘴里喃喃道:“你是......你是鬼王。”

    “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想动我的女人,只有死这一条路。”说完,白千赤掐着无脸女的手便微微一用力。只听见无脸女颈脖里发出“咔嚓”的一声,她高悬着的头瞬间垂了下来,耷拉在她的肩膀之上。

    白千赤随手一甩,嫌弃地望了一眼摔到地上的无脸女,才又转过身对我说:“没事了,回去吧。”

    摔在地上的无脸女瞬间变成了无数个黑色的小点点,顺着楼道口的窗户飞了出去。

    “她没死吗?”我望着飞散的小黑点问。

    白千赤望着窗外若有所思地说:“她死了,也没死。”

    “什么叫做死了又没死?”我被他弄得更糊涂了。

    “只要人间的邪念还在,这些怨灵就永远不会真正的死去。她虽然已经死了,但是那些邪念还会漂浮在人世间寻找下一个卷土重来的机会。”

    我看着消失在天空中的小黑点,心中不免觉得可怕,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有多少个这样因为人心散发出的邪念而化生出来的怪物?这些都是人类自己的错,最后也都会报复到人类自己的身上。

    “对了,你不是去找藏在这栋楼里的脏东西的吗?找到了没。”我问。

    白千赤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玻璃瓶,里面漂浮着一个明黄色的小灵体。

    我把小玻璃瓶拿在手中仔细地看了好几眼,这东西在玻璃瓶里飘来飘去,时不时还会撞到瓶壁上,看起来一点也不可怕,反而还有点蠢萌。

    “这就是你找到的脏东西?”我说。

    “嗯......”白千赤盯着玻璃瓶里的小灵体思考好一会儿才又开口说:“这东西不是什么邪物,它顶多算是一缕残魂?还是怎么向你形容呢?它应该是来自于某股巨大的能量,但是那股能量如今已经消逝了,只留下它这个小东西在世间漂浮。”他顿了一会儿,又解释道:“这么和你说,它就像是一个人体细胞,脱离了人体之外的细胞。所以它才到处找躯体去吸附,碰到游游的时候却又被反弹了出去。”

    “那它还挺惨的,我们还是放了它吧。”

    “不行!”白千赤正想要拦住我,我却已经把玻璃瓶打开了。

    那个小灵体悬在空中转了几圈,忽然停住了,对着我的方向直直冲了过来。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白千赤立马出掌将那个小灵体打出窗外。

    只听见一声凄厉的猫叫声响起,我们连忙往窗外看去,一只路过的野猫此刻眼里正散发着幽绿色的光芒,在它的额头处我还看到了一点微弱的明黄色的光芒。

    完了,我是不是不小心闯了什么祸?

    “千赤,那只猫......”我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时刻注意他脸上表情的变化。

    “我刚刚就想让你住手来着......”他看了一眼窗外的猫咪,继续说:“这个灵体现在不安分,很容易会附身在别的躯体里。还好我刚刚出手快,要不然这个灵体此刻就已经进入你的体内了。”

    “那现在那个灵体?”

    他示意我看那只猫,“就进了那只猫身上了。”

    那只猫现在和疯了一样不停地追逐自己的尾巴,一直在转圈圈,还不断地发出“喵喵喵”的叫声。

    “它这样会影响别人的吧?”我说。

    白千赤无奈地看着我,眼神幽怨,仿佛是想告诉我那只猫发疯都是因为我的错。

    “那怎么办?”我又问。

    白千赤没回答,而是走到窗户边“喵喵”了两声。那只小猫像受到召唤一样停下了不断转圈的动作往窗口走来。

    他抱起那只猫,竖起两只手指,嘴里喃喃念叨了些咒语,然后往小猫身上画了个圈。一个金色的项圈随即出现在小猫的颈脖上。

    然后他把小猫递到我的怀里说:“你好好负责这只猫的下半生吧!这都是你惹出来的麻烦。我已经把灵体完全封印住了,但是它毕竟已经不是一直普通的猫了,不能让它继续在外流浪。”

    我抱着猫,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只能接受。毕竟自己闯的祸,还是要自己负责。总之,这栋楼里最后一点威胁都已经被清除干净了,我也打算回去好好睡觉了。

    这一夜,实在是太折腾了,我累得不行,刚躺床上就睡着了。

    熟睡中,我突然感觉身体开始下坠,一股刺骨的寒冷包裹了我整个身子。猛然睁开眼一看,一群面目可憎脸色惨白的女鬼正瞪大着她们可怖的双眼望着我。

    这里不是之前在梦中莫伊痕把我丢下去的湖里吗?对,没错,就是这里,安姚也混在这群女鬼中盯着我,空洞而又无神的双眼里似乎散发着无尽的悲凉。

    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不应该好好地睡在床上吗?

    心下一惊,第一反应这一定是一个梦,于是便开始用手掐自己。强烈的疼痛感瞬间传遍全身,然而我还是在冰冷的湖中不断地下坠。

    低头一看,湖底还有更多女鬼正伸长着手试图要把我往下拉。

    我被这恐怖的一幕彻底吓清醒了,连忙开始往湖面上游。可不知为何,我的四肢就像是被灌了铅一样沉重,无论我怎么使劲,还是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力气。越是折腾,我的身子就往下沉的越快。冰冷的湖水顺着我的口鼻源源不断地往身子里灌,腐臭的气息伴着湖水一同涌入我的鼻头。

    像是大大的石头压在我的胸口一样,我觉得自己已经喘不过气来了,就要死了。

    那些女鬼见我游不动了,纷纷围在一旁看着我笑,好像我是供人围观的小丑一样。

    我实在是游不动了,看着在女鬼中的安姚,虚弱地向她求救:“姐姐,救我,救我......”

    安姚不为所动地望着我,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冷漠到仿佛从来不认识我,我不是她的妹妹,只是一个被丢进这个湖中的陌生人。这一切都与她无关,只用静静地看着我死去便可以了。

    “姐姐,救我......”我再次开口向她求救。我实在是游不动了,全身灌入了大量的湖水,整个肺腔都要炸开了,她现在是我最后的希望。只要她还念及些许的姐妹情,或许还会出手救我。

    安姚的身子微微动了一下,挡在她前面的女鬼纷纷给她让开了道。她缓缓地靠近我,在离我半米不到的距离伸出手来。

    成功了吗?姐姐她还是来救我了。

    我伸出手去抓安姚的手掌。

    她的手真凉,仿佛是一块冰块,那股寒冷顺着我的手掌一直传入了心尖。

    突然,她对我露出了一个诡谲的笑容,然后凝视着我的双眼说:“安眉,你去死吧!和我一起永远地在这个冰冷而又黑暗的湖底中,永生永世都无法重见天日。”

    我昏昏沉沉地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她用力一推,以更快的速度往下沉。

    安姚脸上的笑容愈发地诡异,嘴角咧得大开,狰狞得如恶魔。这是我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这么可怕的笑容,也是我第一次对她感到发自心底的恐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