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82章 凭空的消失

    九月的夜晚,在格局不好的宿舍内还是显得有些闷热。好在我身边有一个天然的大冰块可以让我暂时感受不到这一份热气,可以舒爽地睡着。

    梦境还未成型,耳边又响起了啼哭声。

    “游游,乖,不哭不哭。”妈妈边抱着游游边哄道。

    “怎么了这是?”我睁着朦胧的睡眼起身,在妈妈怀中的游游不知为何哭喊个不停,小脸哭得红扑扑的,扯着的嗓子也逐渐变得沙哑,发出的声音就像是一个老母猫的叫声似地。

    “她的身子怎么这么热?”妈妈摸着游游的额头问道,而后又立即褪下她身上的衣服。

    游游身上的小背心已经全都湿透了,湿答答地巴在她的背后,白皙的后背也变得火烧似地红通通地。

    “你们不是都已经把这栋楼里的脏东西弄走了吗?”妈妈又问道。

    我瞟了一眼栓在门边的旺财,就是那只灵体入侵的猫咪,旺财是它的名字,寓意好而且还顺口。旺财还安安静静地躺在角落里睡觉,完全不知道我们这群人到底在做什么。

    难道这栋楼里还有别的什么脏东西我们是不知道的吗?

    我转过头望向白千赤问道:“你确定已经把这栋楼里的脏东西全都收拾干净了?”

    他瞪了我一眼,立即回答道:“当然,你不是都看到了吗?”说着,他又沉思了一会儿,说:“除非......”

    “除非什么?”我问。

    他摇摇头说:“没什么,我多心了而已,应该不可能的。”

    “什么可能不可能的!你们两个你一句我一句的都在说些什么?快来看看游游才是最重要的,要是她出了什么事,你们两个就自己过活吧!不用再来找我这个糟老太婆了。”妈妈抱着游游怒意旺盛地说。

    我们两个自然也不敢再耽搁,仔细的检查了游游的身体,白千赤甚至用阴气引体之术查看了她的经脉,确定她没有任何的不妥,就是单纯地大哭不止,没有任何理由。或者说我们都不知道她大哭的理由,总之不是因为身体上的情况导致的。

    她的哭得越来越激烈,嗓音却越来越沙哑,再这样哭下去很有可能会哭坏这把嗓子。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赶紧找百鬼子来看看,好好地再检查一次。游游平时夜里睡得可安稳了,从来都没有这样哭闹不止的状况,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是不是你刚刚检查的还不够全面?”我着急地说。

    白千赤脸上闪过一丝焦虑,但很快又恢复了镇定,从妈妈手中抱起游游用双指按在她的额头上,闭眼探查了近半分多钟的时间,而后开口道:“不用找百鬼子来,我百分百可以确定她身体很好,没有任何异状。”

    妈妈看了眼白千赤又看了眼游游,脸上担心的神色愈发地浓烈,双手放在身前,手指不断地来回揉.搓着,眼神也开始飘忽不定。

    又过了近一分多钟的时间,在白千赤怀里的游游不仅没有变得安静,而是哭得更加厉害,这次连身子都忍不住剧烈颤抖了起来,每哭一声就要大口地喘好几次粗气才能够缓过来。

    妈妈急得都已经开始跺脚了,来回不断地在狭窄的宿舍里走动,终于沉不下气一把抱过了游游开始轻轻地摇晃,嘴里不断地说:“游游,我的乖宝贝,不要哭了。宝贝乖乖,快快睡觉。”

    谁知这么一哄,游游哭得比之前还要更加地用力,好像全身的力气都用在了哭喊上。刚刚擦拭干的脊背现在又是一身汗。不得已妈妈只能一边安抚她一边再给她换一件新的背心。

    白千赤的眉头已经皱成了一个大疙瘩,他的大腿呈八字形打开着坐在下铺,目光死死地盯着不断哭泣的游游。

    妈妈给游游换完衣服后转过身来似乎打算和他说什么,看到他这副“生人勿近”的神情,也不敢再开口说什么,只能继续把游游抱在怀中不停地哄着她。

    “妈,要不我来试试。”我说道。

    毕竟我也是游游的亲生母亲,虽然我忙着学习很少照顾她,但我也一直抽出时间来陪伴她。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血肉相连,母女情深,指不定她在我怀里就不会哭了。

    在我记忆中一直有一首童谣陪伴着我的童年,在每一个被噩梦惊醒的夜晚,都有爸爸将我抱在怀中轻哼着这一首童谣,在悠扬而又轻缓的歌声中我总是能够忘记噩梦中的种种不快,重新进入梦乡去。

    “晚风吹吹,梦儿飞飞,宝贝快睡......”

    我凭着模糊的记忆唱出了童年的歌谣,在歌声的安抚下游游似乎渐渐变得安稳,哭声也逐渐变小,妈妈看着游游时紧皱着的眉头也逐渐舒展开来。

    似乎起了作用,我在心中暗喜。

    这时,我突然听到了一连串的脚步声。

    这串脚步声的声音十分地微弱,而且距离非常的近,感觉就在我们宿舍的门外传来的。

    我轻瞟了一眼白千赤,他似乎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直皱着眉头坐着。

    难不成是我听错了?不过这也并无不可能,最近我总是梦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梦,精神恍惚得很,就快变成被害妄想症患者了。

    但是,几乎是同一时刻,刚刚安定下来的游游又开始哭闹起来,这一次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剧烈,手脚都开始乱动。她的小手不断地在空气中抓着什么,就是不停地做着抓取的动作。但是她就是什么话也不说,就是一直哭一直哭。

    我突然想起了些什么。当初我怀着游游的时候有好几次遇险都是感应到一道金光后才成功脱身的。我猜想那就是游游尚未成型的能量,是她救了我。那如今她哭闹不止,会不会也是她感应到了危险所以才会这样。

    刚刚的脚步声!

    一定不是我听错,刚刚一定是有人在门外面。

    “千赤,你刚刚有听到一阵微弱的脚步声吗?”我望向白千赤问,心里很着急他的答案。

    这时我的心矛盾的很,一方面想证明自己没有听错,从而可以佐证游游是因为外面的那个人或者是鬼而感到不安所以才哭闹的;另一方面又希望自己只不过是听错了而已,根本没有什么脚步声,这一切都只是我的心理作用。毕竟在这个时间点,还出现在我们家门外的,一定不是什么善茬。

    “脚步声?”白千赤皱起了眉头望向门口,他盯着宿舍的木门看了好久,仿佛是打算把这扇木门看穿似的。

    突然,他站了起来,一脸凝重地说:“我出去看看。妈,你和安眉好好哄一下游游。”

    “千赤,”我抓住了他的衣角,说:“别去,我怕。我总觉得很不安,这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

    “没事的。”他宠溺地摸了摸我的头,“我就出去看看,能有什么事?再说了,你也不想想你的夫君是谁?是谁都能随随便便就伤了我的,就算现在站在门外的是阎王,他也得让我三分。”

    “可是......”我心里还是觉得不安,总觉得哪里不自在,反正就是怪怪的,心里发毛。但是我又没有办法用语言去描述自己此刻的不安,只能够拉着白千赤的衣角不放他走。

    妈妈抱着哭闹的游游瞪了我一眼,说:“不就在这外面吗?能出什么事!自己的女儿哭闹的问题都解决不了,整天脑子里面东想西想的,能不能有点实际作用?真不知道我是怎么养出你这么一个矫情的女儿来。”

    “妈!”我望向妈妈抗诉道:“我只是担心千赤,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

    这时,那阵脚步声再次响起。和之前不一样的是,这一次的声音特别的清楚,就像是上一个世纪流行的踢踏舞穿的那种皮鞋踩出来的声音,“咚咚咚”的,非常的响亮。

    这次不仅仅是我,还有妈妈和白千赤都听到了,大家脸上都不约而同地流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突然,那脚步声夏然而止。最后一声就像是士兵走步时最后的那一个跺脚,“咚”的一声刺入了我们的耳膜。

    心脏里面像是被安放了一个大钟一样,不停地有人击打着,又痛又响。

    “怎么办?”我惊慌地望向白千赤。这种时候我们能够依靠的就只有他,他就是我们整个家的主心骨。

    妈妈用手护着依旧在哭闹的游游,紧张地看着白千赤,脸上也没有了刚刚的那种“一家之主”的高傲姿态,询问道:“小白,现在是?”

    白千赤脸上依旧镇定,但眼神里已经渗透出了他心中的警惕,严肃地叮嘱道:“妈,你和安眉千万不要出去这个房间。我在这里下过结界,邪物是闯不进来的。我出去看看。”

    “千赤,你......”我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担心挽留的话我也说不出口,如果不弄清楚那个脚步声的来源,我可能这一晚都睡不着,可是让千赤独自出去我又有些担心。刚刚我第一次听到那脚步声的时候,他竟然一点都没感觉到。如果不是他当时太着急游游的事情,那就是这个脚步声的主人很厉害,厉害到让他连察觉都没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