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83章 永远不会改变

    “我都说了没事的,放心好了。”白千赤拍了拍我的手安慰道。

    我张开嘴,话还没出口,那脚步声又再次出现了。这一次是很密集的声音,像是平时我们原地踏步的声音,特别的快,而且响。我敢确定,如果不是他穿了一双鞋底很好的皮鞋,那就是他跺脚的时候特别的用力,每一步都像是扎在地板上一样。

    那脚步声越来越响,但不是因为距离的变化而变的清晰的那种响,而是脚步声的主人更加的用力在跺脚。而且这脚步声这么的清晰,一定就是在我们的屋外,说不定这脚步声的主人正贴着我们的门在原地踏步。

    我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一个很可怕的念头。平时我们原地踏步只有几种可能,而最常用的大概就是体育课的时候训练和跑步时的助跑。

    这个想法从脑海里蹦出来之后我就感到无比的恐惧,难道是谁想要冲进我们这里,所以打算通过助跑来闯入白千赤的结界吗?

    不不不,这个想法太荒唐了。怎么可能通过助跑就能够破了白千赤的结界。他设在这里的结界是连着他本体的,只要他不出事,这个结界就不会破。而能够让他出事的人,普天下还真的没有多少个。

    “那人就在门外。”白千赤神情凝重地说。

    看来和我的感觉一样。一开始只是我自己通过直觉胡乱猜测而已,现在连他都这么说了,就越发地让我觉得不安。到底是谁在我们家门口做出这么诡异的行为?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越想越不安,内心的恐惧聚集在一起成了一个巨大的雪球,“轰隆”一声从最高处滚了下来,碎裂成块。我一把推开白千赤冲向门口,眼睛对准门上的猫眼,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我们家外面。

    然而猫眼中并没有出现我意想之中的人,而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这怎么可能,怎么会什么都看不见?这脚步声分明没有停止,那个人一定就在门外。他一定就在门外,我可以感觉的到,这是我作为女人的第六感,绝对不会错的。而且这脚步声就回荡在我的耳边,这么近的距离,我怎么可能会判断错。

    我盯着猫眼,一动也不动,白千赤不停地在一旁催促着我,让我赶紧离开门边让他打开门看看。我不肯放弃,我一定要亲眼看到外面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的大脑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打了一个激灵,突然意识到不对。外面怎么可能是漆黑一片,这栋宿舍楼为了方便住在这里的研究生门随时进出楼道里的灯都是彻夜不关的,虽然它的瓦数很低,以至于不太明亮,但也绝对不会像是现在这样什么东西也看不到。

    我的心一抽,像是被人紧紧地捏了一把一样。

    外面的那个知道我在看他,所以故意把猫眼遮住了。

    好家伙,竟然耍我!

    我正想要移开眼睛打开门抓他个正着的时候,挡住猫眼的东西突然移动了。我看见猫眼中的黑暗突然变成了一个圆点,圆点周围还有白色的东西。

    突然,它眨了一下。

    眼睛,是眼睛!

    外面的那个一直在看着我,一直通过猫眼在看我。就像是一个偷.窥者一样,听着我们说的话,然后盯着我的眼睛,还不停止他踏步的动作。

    我想到这里头皮都发麻了,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才会做出这么诡异又这么变.态的事情。

    我猛地推了一下门,向后弹开,口齿不清地抓着白千赤说:“眼睛,眼睛!外面那个东西,一直在猫眼这里看着我们......”

    白千赤眼神一凝,连忙把门打开。

    就在开门的一瞬间,那脚步声突然停止,仿佛这扇门就是一个开关一样,只要一按下就会戛然而止。

    门口外面什么都没有,昏暗的灯光依旧打在走道上,走道的两旁什么都没有,空荡荡得连一只老鼠都看不见。

    那个东西消失了,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宿舍楼里又再次恢复了寂静,仿佛刚刚的事情从未发生过一样,这些都只是我们的臆想罢了。

    看到这一切,我和妈妈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半张着嘴巴望着门口,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惊魂未定地问白千赤:“是什么东西?你察觉得到吗?是人,还是鬼......”

    白千赤又看了两眼走道,一脸凝重地走进宿舍,立即关上了房门,随即又对着门嘴里喃喃地念了几句咒语,然后对着门画了一个金色的字符后才长舒了一口气。他转过身,双手搭在我的肩上,嘴角勉强地扯出一道笑容对我说:“放心好了,就算外面真的有什么它也进不来。”而后他又转过身对妈妈说:“妈,天这么晚了,折腾了半宿,您也赶紧睡吧!”

    妈妈看了一眼还在哭闹不止的游游,有些无奈地抬起头,什么话都没说。

    白千赤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嘴里默念了一句话,然后用双指点在游游的额头上,当下她就止住了哭声,沉沉地睡去了。

    我觉得奇怪,既然白千赤有办法让游游睡着,为何他一开始不用?

    白千赤就像是知道我心里的想法一样,开口解释道:“我现在用的是下策。刚刚我只是用阴气封住了游游对外界的感知,顺便给她下了睡咒,先让她安稳睡去。”他顿了一下,又说:“游游毕竟只是一个孩子,身上还带有很多反朴的兽性。依我的猜想,她一定是感知到了什么所以才会哭闹不止。只是我现在还不知道刚刚在外面的到底是什么来头,还是不要贸然出手的好。”

    妈妈叹了一口气,脸色似乎不是很好看,一脸的菜色,估计是被刚刚发生的事情吓得不轻,语气颤颤地又带着些责怪和埋怨地说:“也不知道你们两个找了这个什么鬼地方,住也不好住。又窄,环境又差,现在还有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在家附近,到底要怎么住!”

    我偷偷地扯了一下妈妈的衣角,对她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不要乱说话。之前找房子的时候是我和白千赤一起去的。不只是他,我也感受到了那些房子里浓厚的阴气,不要说住进去了,就算是靠近也让我觉得难受,胸口就像是被巨石压迫了一样,整个脑袋也像是被丢进了滚筒洗衣机一样,眩晕个不停。来学校宿舍住是我提出来的,白千赤只是同意了我的提议,这根本就不能够怪他,如果非要责难的话就应该责难我才是。

    妈妈瞪了我一眼,也没再说话,抱着游游又躺回了床上。

    我低着头不好意思地对白千赤说:“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又害你被妈妈责怪了。”

    白千赤对我笑了下,说:“这怎么能怪你呢?咱妈说的也对,我没有能给你们更好的环境,而是让你们住进了这间又破又小的宿舍里,而且还让你们受刚刚那样的惊吓,实在是我的不好。”

    “不是的,”我上前抱住了白千赤,将头埋在他的胸膛柔声说:“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我知道你为了我已经牺牲了很多。你本不应该为了我做到这样的,都是因为我的自私,我想要多在人间呆上几年,连着你也要陪着我在人间。”我的声音更低了些,愧疚的情绪满溢在字里行间,“就算你不说,我也感受得到,你长期待在人间身体上的变化。和最开始你的状态相比,现在的你身体明显已经大不如前了。这些都是你一直呆在人间不回阴间的副作用,人间始终还是阳气太盛,而你更需要的是充满阴气的环境。还有,这么久以来你也没有再喝过人血了吧?你在忍,你是为了我再忍。可是这样做你是在伤害自己,喝血是你的生理需要,就像是我每天都要吃饭一样,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人间有一句话叫做‘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人如果不吃东西,用不了多久就会死了。你为了我不喝血,不就是在变相地杀死自己吗?我真的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你为我牺牲这么多,然后还什么都不告诉我,如果你真的因为这样而出了什么事情,我有何颜面再去面对你?又有何颜面去面对游游?难道要告诉她,自己的父君是被她的娘亲连累的?那她会怎么看我?又要我如何自处!”

    “眉眉,我......”他低着头看着我,眼眶中似乎有些湿润泛红,“我做这些事情都是因为我爱你,我想给你一个正常的家。我不想你看到我喝人血的时候露出那种恐惧的眼神,而且留在阴间本来就是我自己的决定,我不想和你分开,无论你想要在哪里生活,我都会一直陪着你。这是我之前对你的承诺,既然说出口了,当然也就永远不会改变。”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