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84章 渗人的夜晚

    世界上任何的生物都有其自身强大的感知能力,就像草木能够提前预知飓风亦或是干旱;又像是野兽能够感知来自四方的杀意,亦可以说像是猫狗之类的宠物能够感受到自己面对的人对自己是否友好。白千赤对我的好,是不必他用言语来形容我便能够明白的。

    人的一生能够遇到的人千千万万,能够在这千万人中找到一个自己深爱又深爱自己的人实属不易。多少人终其一生都要与自己的灵魂孤独一世,而我年纪轻轻就已经遇到了他,这实在是让我不得不去珍惜。

    我们俩挤在不到一米宽的小床上相拥着,彼此间甚至没有距离可言。

    “眉眉,我累了,别说话了,睡吧。”白千赤环抱着我的身子。

    我轻哼了一声,便闭上眼靠在了他的身上。

    “哒哒......”急促的脚步声再次响起。

    “来了,他又来了!”我猛地从床上弹起来紧盯着宿舍门。

    “什么又来了?”妈妈揉着睡眼,不满地看着我。

    “哒哒哒......”

    这一次脚步声特别的响亮,仿佛在外面不只有一个人,而是有一整支军队。士兵们整齐划一地站在我们的家门口,抬头挺胸昂着头不停地踏着步。

    妈妈也慌了,赶紧抱起熟睡中的游游,看了一眼宿舍门,又转过脸看向白千赤,不安地问:“小白,你不是说设下了结界就没问题了吗?”

    白千赤皱着眉头,没说话,而是掐指算了下,脸色顿时就黑了下去,一丝光彩都看不到。

    “千赤,是不是有什么麻烦了?我们该怎么办。”我抓着他的手臂问。

    白千赤瘪着嘴摇头道:“不知道,我现在还不是很清楚。感觉和以往遇见过的对手不同,我感觉不到对方的来意,他是敌是友也不清楚,甚至我察觉不到他的实力。”

    原本我还没有多害怕,想着有白千赤在,就算天塌下来至少他还能扛着。只是他现在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让我感到不安,甚至感到一丝寒意。

    我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开始翻箱倒柜地找之前添香娘子给我的符咒。在她云游之前曾经给过我一个符咒可以抵御恶鬼,但我总觉得会伤到白千赤所以从来都没有拿出来过。

    宿舍门外的脚步声还是一刻都不停,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停止了手中翻找的动作,转身就想往阳台走去。

    “你要做什么?”白千赤拉住了我的手。

    “我想到阳台去。外面的东西闹得动静这么大,不可能只有我们听见了。如果左右的学生们也听见了,他们一定会亮灯,甚至有可能会出去,这样太危险了!”我说。

    白千赤紧紧地抓着我的手不放,凝视着阳台门上的小窗,蹙眉道:“别出去,没用的。如果外面的真的是鬼,那这声音肯定就只有在这间屋子里面的人才能听到。虽然我不知道他具体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他一定是想逼着我们开门。”

    逼我们开门?为什么。难道我们这里面有什么他想要得到的东西。可是我们刚刚已经开过一次门了,外面什么都没有。他要是设了圈套想要趁我们开门的时候进来,他应该早就成功了才对,为何这脚步声还是在外面没有停止。

    不对,就算是鬼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做这些无聊的事情,除非是一些爱捣蛋的小鬼。但喜欢捣鬼的一般都是一些低阶的小鬼,而且他们一般都会找一些调皮的孩子捉弄,而且像这类小鬼根本不需要进这栋宿舍楼就能感受到白千赤散发出的强大阴气,根本不会跑上来送死。按照千赤说的话推断,在外面的这个实力应该很强,甚至不输他,所以一定不会是低阶的捣蛋小鬼。我们一定是错过了什么,所以这脚步声才会一直不停地响起。

    “我再去门口看看。”我说。

    “不行,太危险了。”他拦着我。

    “我只是在猫眼处看一眼。”我说。也没等白千赤答应,我就径直走到了门前,右眼对准门上的猫眼。

    脚步声一直没停,奇怪的是通过门上的猫眼我却什么都没有看见。并不是像先前那样漆黑一片,如果是我一定会当下就打开门,不会再让他逃跑。可是我什么都看不见,猫眼外的一切都正常如初,昏暗的白炽灯照射着走廊,门前空无一物,我还能看见对面宿舍门上贴着的“推销勿扰”。

    强烈的恐惧感比先前更加快速地包裹住我的整个心房,身子像是被220V的电流流过一样,又酥又麻。

    我扶着木门缓缓地转过头来,在心里犹豫了很久,一直在思考要如何才能更好地表达我看到的这诡异的一幕。如果门外没有东西,那这脚步声又是怎么来的?猫眼的位置在门上一米五左右的位置,比一米五还矮的哪怕不是孩子是一个侏儒,也不可能发出这么响亮的脚步声。

    一个很大胆的想法蹦出了我的脑海。之前这栋楼就一直有闹鬼的传言,但我和白千赤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却没有感到有任何的鬼气,甚至连阴气都没有。我记得有个学姐曾经和我提过这栋楼的土地其实是存在争议的,并不完全属于学校,有一部分属于附近的某大户,当时大户是同意这样建设的,但如今他的儿子却希望能够夺回地权。所以这栋楼一直都有传闻要拆掉,只是因为学校新宿舍住不完这么多人,所以一直无法拆迁。这一切,会不会其实根本不是鬼,所以白千赤才察觉不到任何异状。脚步声只要一台录音机就能做到,如果之前就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加上闹鬼的传闻,住在这里的其他同学也不一定会出来。毕竟恐惧会压制人心中所有的好奇。

    有这个想法之后我突然就没那么害怕了,胸膛里面有一股熊熊燃烧的烈火鼓舞着我。

    我立即打开了门,脚步声戛然而止,门外依旧空无一物。没有人,也没有我推断中的录音机。

    “眉眉!”白千赤生气地将我往屋里拽,怒声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已经设好了结界,无论是什么都是闯不进来的。你这么做无疑是把我的结界打破,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你这样等于是把自己、咱妈和游游都暴露在危险之中。”

    我被他劈头盖脸的一顿骂下来,脑子也算是有些清醒了,刚刚自己这么做实在是太鲁莽了,要是真的有什么在门外,我现在可能就已经出事了。不过我是越来越不相信刚刚的脚步声是因为鬼在作怪,这个世界上比鬼怪更恐怖的往往都是人心。在打开门之前我就已经确定这外面一定不会有什么鬼出现。

    “千赤,我承认刚刚这么做是鲁莽了一些。但是我刚刚突然有个想法,这可能根本不是鬼做的事情,你都感受不到的鬼,你觉得这个世界上能有多少?”我又扫了一眼空荡的门口,还是一点异状也没有。做了这么多事情,却迟迟不动手,这个鬼未免也太沉得住气了?多半就是想把这栋楼里的学生全都逼走而弄出来的鬼把戏!

    我继续开口道:“这栋楼是我们学校的争议楼,刚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的不一定就是鬼,很有可能是人,我要去找到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

    “你先冷静下!”白千赤拉着我的手臂,再次把门关上,把我按坐在床上说:“你去找这个装神弄鬼的家伙?你怎么就这么肯定他一定是人而不是鬼?我刚刚说了,我感受不到来者是何物,自然也就是感受不到他是一个人。你这么贸贸然地冲出去,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我深呼了一口气,冷静地在心里想了想。无论是人是鬼,他敢来闹事就证明他有能够全身而退的方法和勇气。只是不能让他这么一直闹下去吧?明天的课还上不上?就算明天可以向教授请假,万一他每天晚上都来闹一下,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得下去。我们好不容易才在这里又安顿下来,我可不想又找房子又搬家。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我们才刚睡下,外面的声音就开始响。这个晚上就是这么一直起来睡下起来睡下好几回了!我明天可以请假,以后怎么办?”我的心态真的被刚刚那脚步声闹到要爆炸了,和白千赤说话的语气也像是掺了炸药一样。

    妈妈也一脸忧愁地开口道:“小白啊,今晚这事情实在是太渗人了。如果真的像眉眉说的那样只是人做的也就算了,要是鬼......那可怎么办?你不是说这里是目前是最安全的地方吗?要是这里都不安全了,那我们接下来该去哪里住?”

    白千赤沉思了一会儿,说:“放心,我会想办法的。妈,您和眉眉看好游游,先休息吧。我再出去看一次,确定没事了我再回来。”

    其实我是想跟着他一起出去的,只是他说什么也不同意,总说会有危险,我去的话说不定事情还会更麻烦。无奈之下,我只能乖乖地先呆在宿舍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