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85章 回天乏术

    白千赤出门后,一开始我还坐在床上等着他,慢慢得我就困得受不了钻进了被子里,没多久的功夫就进入了梦乡。

    这一次睡着,我睡得很沉也很香,连梦都没有做一个。一直到我觉得有一道光打在了我的脸上,隔着眼皮的眼珠子都能感受到强烈的光源。

    心中一惊,害怕天亮了。

    迷迷糊糊地,我睁开了双眼,床边似乎站着一个人。说实在的我也不太能够确定站在床边的真的就是一个人,我只是模糊间看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再看到刚刚感觉到的强烈光源,就连在我身旁的这个“人”也看不清楚。

    难道是白千赤回来了?

    不,不是白千赤。虽然我看不到他的脸,但是我很清楚地感觉到他在看我。我也说不出来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感觉,但这就是一种直觉,第六感之类的。我甚至能够在黑暗中感受到他看着我的那双眼睛,闪烁着诡谲的光芒,炽热而又危险。

    我挣扎着想要起身,试了好几次,但四肢都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地使不上一点力气。

    难道是鬼压床?这个想法蹦出来的时候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白千赤出去的时候应该在房子里设下了结界,应该不会有鬼能够闯进来才对?那在我身边的到底是谁,竟然有这么大的能耐?

    他突然动了,身子弯曲向前弓,似乎是在观察我。此时,我很想看清楚他的脸,甚至想要伸出手来抓住他。直觉告诉我,这个人影和刚刚的脚步声一定要脱不开的关系。可是无论我怎么眨眼,我的眼前都像是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浓雾一样,什么都看不清楚,到处都是迷迷糊糊的一片。这种感觉若是在平时还能称得上是“朦胧美”,但是在这种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除了恐惧我的心里就再也没有别的感觉了。

    我尝试着开口,果然和料想的一样,连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四肢动不了,声音也没办法发出来,我现在就像是一个玩偶一样躺在床上,只能瞪着一双眼看着朦胧的一切。

    或许是噩梦的阴影实在是太强烈了,我突然有种站在我床边的人就是杰克的感觉。他是不是来解剖我了?所以他才能够破得了白千赤的结界,因为他是人不是鬼。

    这时,一阵阴风从脑袋的正后方吹来。拂过我脑袋的时候,感觉像是被一只湿润冰凉的鬼手抚摸过一样,心里异常地难受。

    很快我就意识到为什么自己觉得这么难受了。我睡着的这铺床正好是对着宿舍阳台的窗口,平时我都有关好反锁的情况,为的就是不让风吹动窗帘把阳光洒进来。可是,现在竟然有风从窗口吹进来,这只能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窗户被打开了!

    不把这个窗户打开是我们家的共识,所以绝对不可能是妈妈打开的,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就是站在我面前的这一个!

    “杰克,你是杰克吗?”我再次尝试开口,这一次竟然发出了声响。只是我的身子依旧没办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影。

    他没有任何的动作,也不回应我说的话。

    我不甘心,再次开口道:“你是不是杰克?别不承认,我已经看出来了,你就是杰克!快说你到底来这里有什么目的,刚刚的脚步声到底是不是你捣的鬼?”

    突然,“吱呀”的一声响起,宿舍的门打开了。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一直站在我身边的人影消失了。我着急地一用力,发现自己的四肢又恢复了力气,猛地一起身坐在床上扫视了一圈宿舍,空荡荡的别说人影,鬼影都看不见一个。

    望向窗边,对着阳台的门窗都是锁好的,一点被打开过的痕迹都没有......

    这不可能,那刚刚那阵阴风是从哪里来的?密不透风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冷风吹进来!

    我的头皮已经开始发麻,觉得这个宿舍一点也不安全,白千赤的结界根本就是形同虚设!我开始变得慌张,手足无措地在床上四处摸索。

    突然,我的手碰到墙壁的那一刻停滞了一秒。墙壁是湿的,而且还有点冰凉,就像是一大块冰块融化了一样。这一刻我连呼吸都觉得困难,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平复自己恐惧的心情,开始在床头摸索手机。

    这时,身后再次传来了一声“吱呀”声。

    我一个激灵,立即转过头望向宿舍门。

    铁红色的宿舍门缓缓地打开,一只苍白的手掌扒在了门沿边,我甚至都还没有看清楚那只手掌到底是什么样子,就因为心底巨大的恐惧而大声尖叫起来。

    “眉眉。”门猛地被推开,白千赤从门后走进来,冲到我身边抱住了我,惊慌而又关心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可能是恐惧太过强烈,我脑海里全都是刚刚那个莫名其妙消失的人影,还有湿漉漉的墙壁,对于抱住我的白千赤我也产生了强烈的抗拒心理,不停地叫嚷道:“你放开我,你不要碰我!滚,你给我滚开,你不要碰我。”

    我疯了似地推开白千赤,用我所有能够伸手够到的东西往他的身上狠狠地砸去,一边后退一边惊恐地说:“你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我。”我伸手拿起了一把放在桌子上的剪刀对着自己的心口,然后大声地吼道:“你不要过来,你不是向我死吗?你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

    白千赤被我的举动吓蒙了,双手高举着对我说:“眉眉,你冷静点!谁想让你死?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让你死。你乖,听话,把手上的剪刀放下来好不好?”

    我就像是魔征了一般,此刻眼睛里看到的白千赤并不是我平时看到的那个模样。而是长着两只和公牛角一样肥大的犄角,双眼瞪得如灯泡般大小,嘴唇肥厚得起码有两指宽,青褐色的皮肤和老木般粗糙,看着就像是一个大怪兽一样。听到他的声音也不似从前那般温润好听,就像是公鸡的尖嗓子一样,声音被拉得又长又粗,难听得如出丧的喇叭。

    “你不是千赤!你是怪物,你走,你骗不了我的。我看得很清楚,你不是白千赤!”我不断地后退,一直退到墙角再也没有可以退后的地方后,我只能瑟缩在角落里,紧握着手上的剪刀,颤颤地说:“你到底是谁,你把千赤弄到哪里去了?快把千赤还给我!”

    紧张、害怕、无助的情绪溢满心头,咸涩的泪水顺着眼角直直地往下滴落,我盯着眼前的“怪物”,心里想了无数种应对的办法,但只有“死”这么一个是最容易能够见到白千赤的。

    “这是怎么回事?”妈妈从梦中醒来,看到用剪刀对着胸口的我,吓得近乎要晕厥,扶着床边的梯子问:“小白,我就剩这么一个女儿,你一定要救她。我这把身子骨可再也经受不住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样的事情了!”

    白千赤神情凝重地盯着我,突然,他眼里闪过一丝杀意。

    很奇怪,我在那一瞬间突然又看到了他原本的面貌,而不再是那个怪物。

    就在同一时间,白千赤已经拿起赤龙剑直直奔向了我的胸口。

    我看着赤龙剑上包裹着一团明黄而又赤热的火焰快速地向我逼近。

    当时,我的大脑停滞了一拍,像是计算机在处理大型数据无法运转一样当机了。等我回过神来想要逃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千赤紧握着赤龙剑,毫不犹豫地刺入我的胸口。

    真的好痛,痛到无法呼吸,连动一下手指都觉得艰难。白千赤的赤龙剑不愧是阴间鬼鬼相争的宝贝,刺进我的肋骨的时候连一点的缓冲都没有径直地穿过我的身躯,刺穿我的后背。

    死在白千赤手上,其实也算是一种幸福吧。毕竟不是被那些怪物杀死的,而是我最爱的人。

    可是,为什么鬼差们还不来?难道是因为我的身份的原因所以要白千赤带回去吗?不对,我怎么觉得怪怪的。上一次被淹死之后我觉得身子轻飘飘的,但是这一次为什么觉得身上越来越重呢?

    我低下头,不禁又大叫了一声。在我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了一团黑色的不明物体,感觉像是熔岩一样,又有点像牛粪,只是更大坨一些。

    白千赤用赤龙剑轻轻地一挑开,在半空中时,那团不明物体就消失了。

    “那是什么东西,我......我是死了吗?”

    白千赤长舒了一口气,说:“我怎么舍得让娘子你死呢?你不是说要和我看遍人间的大好山河吗?”

    “那刚刚......”我现在还心有余悸,赤龙剑刺入我胸膛的那一刻,我真的觉得自己这一次一定是玩完了。这一剑可是白千赤刺进来的,就算有十颗还魂丹在我面前估计也回天乏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