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86章 鬼市

    险?不管怎么样,总之我是一定要去的!“刚刚在你身上的是梦鬼。”白千赤放下赤龙剑抱住我,“现在没事了,我已经把梦鬼杀死了。”

    “梦鬼?”我捂着还在隐隐作痛的胸口问。似乎在我的记忆中听过梦鬼这个名字,只是我记不太清楚,而且我也从未在典籍中看见过。但是我到底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的,怎么一时间就想不起来了呢?

    对了!六叔曾经说过。

    当时我年纪太小了,所以记忆不深。镇上有一户人家中的一个小媳妇突然就被梦魔征住了,看见谁都说是妖怪,当时的人们都以为她已经疯了,差点还要把她送到市里面的疯人院去,后来还是一个云游四方的道士将她治好了。六叔告诉我,那小媳妇就是被梦鬼迷住了心智。

    我还一直以为梦鬼长得很好看,若是男人看了便是绝世美女,女人看了便是在世潘安,没想到竟然长成这副鬼模样,就和一坨黑泥巴一样,丑死了。

    “对,就是梦鬼,刚刚那一团黑色的东西。”白千赤好像看出我心中的疑虑,边递给我温水边说:“梦鬼迷人心智不是靠外貌,而是靠他独有的阴术。这种鬼其实是阴人在修炼阴术时加以邪念,无意中创造出的怪物,只因它不是人所以称之为梦鬼。”

    “阴人?”我突然想到刚刚站在我床边的那个人影,“我刚才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曾经看见床边站着一个人影,他会不会就是你说的阴人?”我脑袋像是被灌进了一大壶沸腾的热水一样“滋滋”地响着,疼痛欲裂。我刚刚一直觉得站在我身旁的就是杰克,现在想来他未必有这么大的能耐。但这也并无不可能,他这么喜欢收藏一些奇怪的藏品,说不定他的其他藏品里面就有能够驱动梦鬼的方法,又或者说他一直以来就隐瞒着自己真实的实力。

    想了好一会儿,我又开口说:“千赤,你觉得这些事情会不会是杰克做的。”我平时真的不会这么执着地认为一个人有问题,自从梦到那个可怕的梦之后,我对他就有一种出于生理本能的抗拒和害怕。

    白千赤的眉头紧锁成一条线,用双指探了下我的额头,说:“我现在还不能确定这些事情到底是谁做的。虽然我对杰克没有什么好印象,但越在这种时候,越不能依靠自己的主观臆断去猜测然后妄下定论,若是因此让真正的黑手逃脱,我们只会陷入更危险的境地。”

    他的话分析的很全面,我现在的很多想法都只是猜测,根本没有确实的证据证明杰克是有问题的。

    从刚刚的惊吓中缓过来后,我又再次理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却发现了一个共同的地方,就都是穿插在梦和真实之间的,真真假假似梦非梦。从老妖婆跳楼再到班导跳楼,也因为班导我进了精神病院,秦灵、王正玲、小娴,她们三个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还有最后我都没弄清楚的秘密,一直到现在还萦绕在我的心头。虽然妈妈一直强调那只是一个梦,但我总觉得不是假的而是真实发生的,特别是白千赤将我从小树林救出来的那一段,我现在都还印象深刻。再后来又是一场梦,一场更真实的梦。莫伊痕、安姚还有那些长得像我又像画中人的那些女鬼们,我差点淹死在那个湖中,最后白千赤来了,阎王也来了,这些情节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却又告诉我这也是一场梦。这些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正好这个时候高莹带着杰克回来了,他们手里还有一个恐怖的头颅艺术品。加上杰克的种种诡异的举动以及那个噩梦,他一定不简单,就算不是这些事情的幕后主谋,也一定是打开这一切谜团的一个突破口。

    这些天发生的这些事情,乍看之下就像是偶然间我做了很多个奇怪的梦,但细细想来我又觉得这一切不是巧合,而是有一条无形的线串联着这些事情的发生,而且这些事情,全都是针对我而设计的。

    说实在的,我从小到大虽然能够看见鬼,但是我一般对于鬼都是唯恐避之不及,从来也没有招惹过这些是非,更不用说有没有什么仇家会为了我布这么大的局。而这些奇怪的事情都是从我们来到这个城市之后才发生的,这个城市对我来说实在是陌生的可以,我在这里顶多算是一个漂泊者,又怎么会得罪人。

    到底是谁,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再一次在心底对自己发问。

    “既然你觉得不是杰克,那你心底有什么怀疑的对象吗?”我问。

    “我说的是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他有问题,但我对他是持保留态度的。”他顿了一下,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只长靴放到我面前说:“这是我刚刚出去的时候在楼梯口捡到的,很明显这个靴子不是人间的东西。准确的说,他不是这个时代人间应该有的东西。”

    我看了一眼白千赤拿出来的长靴,他说的的确没有错,这的确不是我们这个时代会有的东西。虽然在校园里也常常有一些热爱汉文化的人依照着古代的打扮穿一些汉服长靴之类的,但是这双靴子绝对不是寻常学生能够随便穿在脚上的。

    这是一只男人穿的长筒布靴。外面是玄黑色的绸缎,用密密的金丝绣上了一些祥云的花纹,在祥云之上还用紫金线绣上了一只我从未见过的兽样。靴子的内里是白色的暗金绸缎,摸起来冰凉滑手,十分的舒服。这样的布料我曾经在学校的汉文化展览馆见过一次,虽然我没有亲手去触摸,但这料子的光泽度和我当时看到的布料是一模一样的,而且上面的描述也是和我的感觉相同。当指尖触碰到那布料的时候,我仿佛感受到了来自深山中清涧流淌出的水流划过指尖,当整个手掌全都覆盖上去的时候,又觉得这块布料仿佛活了一般,源源不断地向我传递着温和的暖意。这样好的布料用来制作靴子的内里,可想而之这鞋子的主人平日里的生活过的多么奢华。靴子的鞋底是翠玉制成的,翻过来可以看见上面也雕刻了一些我看不懂的图案,有点像某些部落的奇怪图腾,总之不是常见的那些花纹。这只长靴鞋底的雕纹简直可以用巧夺天工来形容,细微处处理得非常细腻,每一个纹路都平滑顺畅,即便是我看不懂上面的图腾依旧有种这图腾的原貌就是这个样的感觉。

    若是在平常时候,我看见这么精致的一只长靴一定会两眼放光,激动地嚷着“发财了”之类的话,然后拖着白千赤到鬼市去把这个靴子当掉换一笔钱话。只是经历了一晚上脚步声的折磨之后,我再看到这么一只靴子,心里除了恐惧还是恐惧,像是一盆冰凉的冷水浇灌在我的头上,透彻的冰凉感从头到脚笼罩全身。

    我的大脑瞬间懵住了,之前所有的设想像是一块玻璃落地一样碎裂得不成样子。这不是人为,的的确确就是鬼在闹事。

    白千赤就捡到了一只靴子,那还有另一只呢?靴子的主人不可能只穿着一只鞋子就离开了吧?他一定就在这附近,说不定就躲在这个靴子里面。

    “拿开,赶紧把这个鞋子丢掉!”我把鞋子往白千赤怀里推,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惶恐与不安。

    “好好好!”白千赤伸手按住了我的肩膀安慰道:“你先冷静,我等一下就把它丢出去,丢得远远的。我觉得今晚你的情绪实在是太波动了,天亮的时候我会让妈给你向教授请假的,你就好好地在家里休息,那都不要去了。”

    “不行,我弄不清楚这个靴子的来历根本静不下心来休息。”我缓了一口气,又说:“你现在就把它拿出去丢掉!快点,我不想再见到这个靴子。”

    “你别激动,我现在就拿出去丢掉。”白千赤拿起靴子转身就走。

    快到宿舍门口的时候,我突然叫住了他,“等一下,你先给我拍一张照片。”

    “你想做什么?”白千赤的眉头紧锁成一个大疙瘩。

    “等下天亮了你就带我去鬼市,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进去。”鬼市的开启时间是固定的,但平时也是在营业的,白千赤不可能没办法带我去,顶多是冒点险。但这点危险我还是不怕的,毕竟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诡异了,我不想在这么坐以待毙下去,必须要化被动为主动才能够把一只躲在后面的家伙给揪出来。

    “不行,太危险了。你一个凡人在非连接时间进入鬼市,很容易就会被扯碎魂魄的。”白千赤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你不带我去是吗?”我盯着他的眼睛,犹豫了很久,拿出一条手符开口道:“我自己也知道怎么进去,你是要带我去,还是让我自己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