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87章 你会相信我吗?

    “你!”白千赤盯着我手上的手符,一把抢了过去,“我不准你去冒这个险,鬼市你不准去。”

    “你以为把手符抢走了我就没办法了吗?如果我执意要去,你能怎么样?”我仰着头对他说。

    “我会用阴术把你定在家里的,你哪里也别想去。”白千赤的眉头紧锁成一线,咬着牙道。

    我看得出他是真的生气了,脸上的眉毛都要飞起来了。只是我没办法,这一连串的事情已经压在我的胸口太久了,我真的已经喘不过气来了。哪怕让我查到一点点东西,把胸口上的这块石头移开一点点,我都不会觉得有这么难受。

    “你要是真的这么做,那就永远不用来见我了。除非你一只用阴术把我定着,否则我哪怕躲到天涯海角也不会再见你。我不需要也不想要一个把我当作小孩子的爱人。我知道你爱我,你害怕我受伤。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来到这个城市以后发生的这些事情,一环扣一环,好像都是冲着我来的。我真的很害怕,你知道吗?如果我就这么一只躲在你的保护下,万一哪一天你顾及不到我呢?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不怕死,我怕的是你一直瞒着我,我却什么都不知道,莫名其妙地就掉进一个大坑里。”我缓了口气,又说:“你选择,是带我去鬼市,还是......”

    我已经把话说得这么绝,他根本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答应。

    说实在的,这些日子我的确成长了许多,若是一年前的我,一定会躲在白千赤身后寻求他的保护,可是如今我已经不想那样了。如果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宿命,而我的宿命就是这样,那我也只能接受。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瑟缩了,无论心中有多恐惧,我都要成为一个不需要白千赤时时刻刻保护的人。我还记得婚礼当日,多少人偷偷摸摸地议论他娶了我这么一个凡人丫头,当时我就已经暗暗发誓终有一天我会成为一个说出去也不会让白千赤丢脸的妻子。

    决定去鬼市后白千赤又让我先再休息一会儿,他出去把靴子丢掉。我其实不太想睡觉,心里还是害怕,怕我只要一躺下去门口又会再次响起脚步声,亦或者说身边会再次站着一个人影。不过我的恐惧还是被瞌睡虫打败了,躺在床上没多就我就再次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我一直睡到了中午才醒来。

    “妈,千赤去哪里了?”我问正在烧菜的妈妈。

    妈妈边炒菜边说:“他好像说要去什么市场?”说完,她又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话了,连忙改口道:“他去买菜了。”

    “买菜?那你锅里的是什么?”我问。

    妈妈支支吾吾地说:“他他他......他去买晚上的菜了。”

    “骗人。他是不是去鬼市了!”我说。

    妈妈炒菜的动作迟缓了些,说:“他让我不要告诉你的......”

    白千赤这个家伙,就是个骗子!他一定是在我身上下了安眠的阴术,否则我怎么会睡这么久!

    我也没多跟妈妈多说什么,披上外套就冲出门了。还好现在还没有到放学的时间,我很快就打到了一辆的士。

    一上车,我就开口道:“去城西,赤西村。”

    “好咧,您坐好了。”司机师傅说。

    我还是第一次去这座城市里的鬼市,具体入口虽然不太清楚,但之前因为白千赤做了暗货买卖的原因随口问了一句,所以大概知道是在城西的一个叫做赤西村的村子里。

    我倒是觉得很奇怪的,一般的鬼市都会在无人居住的地方,不知道座城市的鬼市为什么会在村庄里。直到司机师傅停车,我才知道这个村子早就已经是一个无人村了。

    “小姑娘,你一个人来这个地方做什么?”临下车前司机师傅开口问道。

    我看了一眼破败的村庄,深深地咽了一口唾沫,说:“我来这里找个人。”

    司机师傅看了我一眼,脸色变得不是很好看,煞白煞白的,找钱给我的时候手还颤抖着。

    “小姑娘,你照顾好自己,我先走了。”

    话才说完,司机立刻踩下了油门呼啸而去。

    说真的,还好现在是大白天,又是正午的时候,阳光把这个村子的每一处都照得清清楚楚,要是现在是晚上,昏暗无光的时候,我一定会立马上车立即回学校去。

    心里才这么想着,头顶就突然飘来了一朵灰铅色的乌云,一阵阴风四起,哗啦啦地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我特么真的是倒霉透顶了,今天出门的时候连把伞都没带。雨就这么像是浇水一样泼到我的身上,等我冲进屋子里的时候已经浑身湿透了。

    屋外的雨还在下着,天空中的乌云没有要消散的迹象,反而是越聚越多,越积越厚。我望着天上的乌云,忍不住在心里埋怨道:“死白千赤,臭白千赤!说好了带我来,却非要把我丢下,等我找到你非要骂死你不可。”

    “噢,你真的会骂死他?那我带你去找他。”

    在我身后突然传来熟悉又让人厌恶的声音,一转身,果然是莫伊痕这个让人讨厌的恶鬼。

    “你还真是阴魂不散,为什么哪哪都是你。”我没好气地说。

    我一看到他那张脸就想到他试图淹死我的画面,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定那是不是一个梦,但我心里就是很难受,一看到他就有一股莫名的怒火涌上心头。

    “呵,这似乎也不是小娘娘的地方,怎么本王就不能来了?”莫伊痕勾着嘴笑道。

    “行行行!你爱在这里呆着就呆着吧!”说着我就想要往外走。现在的雨已经比一开始要小很多了,与其和他呆在一起,还不如赶紧离开的好。

    还没走出屋外,他就拉住了我。

    “你干嘛?”我一把甩开他的手怒气冲冲地说。我真的不想和他离得太近,特别是有过上次的梦境之后,我总觉得他就是我生活中最大的恐怖因素。

    “别出去,这雨有问题!”他皱着眉头说。他说话的样子看起来并没有说谎,但是我对他的怀疑已经成为了一种心理习惯,习惯性地觉得他说的话都是假的。

    他大概是看出了我心中的想法,从怀中掏出了一条手帕往屋外丢去。

    在雨滴在手帕上的瞬间,我听到了类似于油里面溅进了水的“滋滋”声。随后雨滴碰到的地方立即冒出了黑灰色的轻烟,过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整块手帕都化了。

    我不知道“化了”这两个字是不是好的形容,但莫伊痕的手帕的确是在我眼前一点点消失了,像是被烧成灰烬了一样。

    可是这明明是下雨天,没有火,怎么会被烧成灰!

    我突然反应过来,这个雨一定是强酸性的!这就是硫酸啊!

    现在的我竟然有一点感谢莫伊痕刚刚拉住我,若不是他拉住我,现在我说不定连骨头都剩不下。

    不对,这个雨我一开始淋过,并没有问题,怎么现在就会变成硫酸雨了?

    不会是......我望向莫伊痕,警惕地盯着他。在我的记忆中,只要有他出现的地方就没有什么好事发生。

    “小娘娘,你为何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他顿了下,又道:“你不会怀疑这有问题的雨是因为我吧?”

    我上下打量着他,发觉他今天不是一般的奇怪,平时都穿得极其华丽,不是穿着烫金的华服就是戴着镶金的玉佩,今天竟然朴素地只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衫,而且什么配饰都没有戴,头发也是随便绾了起来,没有了之前的妖媚之气后,整个鬼,显得朴素而且清秀多了。

    虽然他这幅模样让人觉得顺眼多了,只是按照他以往做过的那些事的风格来看,这场雨多半也是他干的。

    “你一出现,这雨就有问题,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想?”我问。

    “自然是不关本王的事情,若是本王做的,刚刚就应该让你从这屋子里走出去,看着你化成灰烬才对。”莫伊痕高傲地说。

    “谁知道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总之就是一肚子坏水。我真的真切地恳求你,没事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好吗?我看在你是王爷的份上给你点脸,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

    我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都是虚的,多害怕他一个激动就把我送去阴间报到。可是我没办法啊!只能装作一副一点也不害怕他的样子,先压住他的气势,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办,还得走一步算一步。

    “小娘娘,你不要这么激动,每次见到我都是这样咄咄逼人的语气,我们好歹相识一场,何必呢?”莫伊痕笑道。

    我在心底对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他是不是有选择性失忆,怎么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没有一丝丝的愧疚?为什么总是要问我这些显而易见的问题呢?

    我也懒得再和他扯皮条,来这里的目的是去鬼市,不是和他在这里瞎闹的,直接开口问道:“你有什么办法能够让我顺利的从这里走出去吗?”

    莫伊痕看了我一眼,往上一挑眉,说:“你会相信我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