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89章 靴子的来历

    索性我也不去问他心里在想什么,而是换了一个我更关心的问题:“你去鬼市问出那只靴子的来历了吗?”

    “没有,盲婆说从未见过这靴子上面的图腾,更不用说是这个靴子了。”白千赤说。

    盲婆是鬼市里知道东西最多的前辈,如果她都不知道,那要调查这靴子的来历怕是更加困难了。

    反正僵持于此也没办法,我也只能先不去管它,转而问另外一个问题:“你把它丢掉了没有?”

    白千赤点点头,说:“我特地绕到了城外的乱葬岗去,已经把它埋进土里,绝对不会在出现,今晚你应该能睡一个好觉了。”

    我笑着说:“你当我是猪吗?吃了睡,睡了吃?我今天都睡了大半天了,晚上估计是睡不着了。今天又没去上课,也不知道教授有没有布置任务,我今晚可是要发奋图强好好学习的大学生!”

    “好好好,那你就好好学习,其他事交给我。”白千赤笑着摸了摸我的头。

    其实我说这话并不代表我就真的没事了,能够放下心去学习。只是我怕,我不知道那个神秘的家伙到底是谁,他弄出这么些吓人的把戏到底想要对我做什么?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估计是冲着我来的,想必是想要我的命,但无疑都失败了。梦里把我按进井水中的是莫伊痕,那给我下煞的会不会也是他?

    如果这一切都是他做的,那他何必绕着么大一个圈子?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这些事情堆在一起卡在我的脑子里,就像是一团怎么也理不清的麻线一样,令人烦躁。

    夜里九点多,手机突然响了,是高莹的。

    看到屏幕上亮起她的名字时,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手指好像被一只小蚂蚁咬了一口了似地一阵刺痛。

    自从我们一家搬出来之后,高莹就没怎么联系过我。因为杰克对她说的那些话,我对于联系她这件事也产生了抵触的心理。没想到,她竟然给我打了电话。

    惊讶归惊讶,抵触归抵触,再怎么说她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的电话还是要接的。

    “喂,莹莹。”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强烈的电流声,我的心一惊,总觉得有些不安。

    等了近半分钟,高莹才喘着粗气说话,“眉眉,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杰克,杰克!”她说的语无伦次,说话的语气似乎还夹杂着哭腔。

    “你先冷静点,什么怎么办?你到底怎么了?”我着急地问道

    看高莹慌成这个样子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不会是杰克对她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吧?我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了他那张恐怖而又狰狞的脸,心一紧,越发着急地问:“莹莹,你先别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先告诉我。是不是杰克对你做了什么,你在哪里?我去找你好不好。”

    高莹在电话那头边哭边说:“不是的,杰克没有对我做什么。是杰克他不见了,他从前天出门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我打他电话也不接,去他一只订着的酒店找他,酒店的工作人员也说他不在。眉眉,你说他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听到是杰克不见而不是高莹出了什么事后我长呼了一口气。对于杰克,他的所有事情我都不关心,甚至是发自内心地讨厌听到关于他的一切。

    我立马换了一个语气说:“他又不是小孩子,这么大的一个人了,难道还会迷路不成。我看他多半是到哪里去了,没告诉你,不用太担心。”

    高莹的哭声缓和了一些,但呼吸依旧没有平缓,微喘着气说:“怎么能不担心,他从来都没有这样,平时就算是下楼丢个垃圾都会告诉我,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就不理我了?”

    “莹莹,你就是想太多,他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警察早就来找你了不是吗?”我说。

    高莹没说话,大概是在思考我说的话,过了一会儿她又说:“如果他是在没有人的地方出事了怎么办?”

    我听着她说这话,觉得更迷乎,杰克好端端的怎么会去了无人烟的地方。如果他真的在那种地方出事了,那我只能说他活该,好端端的去那种地方,十有八九也不是做什么好事。

    “你真是多想了,他去那些地方做什么?这么晚了,你别多想了,赶紧休息吧。”

    高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犹犹豫豫地开口道:“眉眉,你说他是不是不想要我了,所以才不辞而别。他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

    杰克有别的女人?这不可能吧,高莹这么好的女孩,别人巴不得有这么好的女朋友,他怎么会跑去找别的女人呢?不过这种事情也难说,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他一直给我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万一他对高莹的爱是假的,那怎么办?我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受伤!

    “莹莹,你听我说,如果杰克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那你也不必再理他了。像你这么好的女孩,想要什么样的好男人没有!说实在话,我本来也就不是很看好你和杰克。你们从小接触的就不是同一种教育环境,三观不同,怎么才能长久地在一起。若是找一个和你相伴一生的,还是尽量找我们国内的男孩子。像我们专业就有很多勤奋好学阳光积极而且家世也好的男孩子,若是你和他掰了,我给你做红娘。”

    “眉眉,你怎么能说这种话?我和杰克是许过终生的,我不相信他会背叛我。”她顿了一下,又说:“就算他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也要亲口听他说。我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就被他抛弃了,我高莹从小到大这么多男孩子追我,就选了他。他不能这么对我!我要去找他,现在就要去找他。”

    “莹莹你别任性行不行?他这么大个人,有手有脚,去哪里难道不是他的自由吗?他既然不告诉你,自然有他不告诉你的原因。再说了,你这大晚上的要去哪里找他?”

    我真的很担心高莹,她从小就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但也因为她的主见,让她形成了非常固执的性格,只要认定了一件事情,无论别人说什么她都不会听,哪怕是撞破头也要去做。

    当年她学习排名年级前十,学校一直对她寄予厚望。没想到她突然就嚷着去当艺术生,年级长和班上的各科老师都来找她谈话,好说歹说她都没有打消这个念头。好在她走上艺术生这条路之后学习成绩并没有下降,老师们也不再说什么了。

    只是世事难料,并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如心所愿。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对于她没头没脑地去找杰克这件事情我真的很担心。

    “我不是任性,我真的是担心杰克!他最近很奇怪,总是神神秘秘的。他是我的爱人,闲着失踪了,你让我怎么不担心?难道老白失踪了,你就能够冷静地一点也不担心?”

    我被她问得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她才好。在我心里,杰克和白千赤就不一样,不单是因为千赤是我的夫君而杰克不是的原因,而是因为杰克这个人本身的问题。他之前的所作所为都让我觉得他这个人有问题,不值得信赖,更加不值得高莹托付终身。

    我换了一种说法继续劝说高莹,“你先不要激动,我刚刚只是想让你冷静下来。我当然明白你担心杰克的心情,但是越是在这种时候,你就应该越冷静才对。你现在莽撞地出门找他,你有方向吗?你知道他可能在哪里吗?”

    电话那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莹莹,你还在吗?”我又问了一句。

    “嗯......”

    听到她回话我才长舒了一口气,生怕她一冲动就做出什么糊涂事来。

    “你怎么不说话,我担心死你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高莹的抽泣声,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小声地开口道:“我不知道他在哪,我对他的了解仅仅止于他家有一个全球性的企业,他是独生子而已。我没有见过他的朋友,或者说是我没有见过他真正意义上的朋友。我只见过一些他父母生意伙伴的孩子,但是他们之间并不熟识。我对他......”

    我知道高莹和杰克之间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想着他们既然已经确定了关系还一起回国,心里想着他们即便是没见过对方的父母,但是一定见过彼此的朋友。没想到,杰克竟然从来没有带高莹见过他的朋友。

    电话那头的高莹哭得越来越厉害,隔着手机屏幕我都能感受到她那种歇斯底里的害怕和担心。

    “你不要着急,说不定等一下他就回来了呢?”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好胡乱说了一句,但愿她能够听进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