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90章 神秘的电话

    “眉眉......”电话那头的高莹的语气弱了一些,不再像最初那般激动,估计是已经听进了我说的话。

    “嗯?”我见她久不说话,再次吱了声。

    她犹犹豫豫地在电话那头“嗯嗯哼哼”了好几声,才又央求地向我开口道:“眉眉,我求求你帮我一起找杰克好不好?你说的对,我现在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连个方向都没有,这样是不可能找到他的。但是如果你肯帮我的话就不一样了,老白他神通广大,又这么爱你,只要你开口他一定也会帮我的。这样一来,我找他不就容易多了吗?”

    “这个......”

    我只不过是想要阻止高莹去寻找杰克才说那些话的,哪里想到她会来这么一出,让我去帮忙找杰克。

    “眉眉,你不愿意吗?”高莹哀求的声音再次从电话中传出。

    我不愿意,我真的不愿意!要我帮她做什么我可能都会毫不犹豫地地答应,但是去找杰克,我真的做不到。

    只要一想到“杰克”这两个字,我的心就拧着拧着的难受,整个胸腔都是痛的。脑海里全都是他和高莹两个人把我按在床上,然后用刀子解剖我的画面。甚至我现在还能记得刀子划过肌肤冰凉的触感,还有刀子和刀子相互碰撞后发出的清脆响声。

    心跳得越来越快,呼吸也逐渐困难。

    眼前的事物开始变得模糊,我好像看到了杰克拿着刀子正一步步向我走来。他深凹的双眼里渗透出的全都是对猎物的渴.求。

    好难受,好害怕......仿佛把我独自一个丢进了黑暗无边的海沟里,我的耳边只能听见呼呼的水流声,身子不断地往下坠......

    “眉眉,眉眉!”

    高莹的声音将我从恐惧中拉了回来。

    我晃了下脑袋让自己的意识变得更清醒一些,最近自己实在是过得太恍惚了,浑浑噩噩的根本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现实还是在梦中。

    “你一定要现在就去找杰克吗?不能再等等,说不定过了今晚,他就自己回来了。”我说。

    高莹的音调一下又升了起来,不依不饶地说:“不行,我一定要现在就去找他,一刻我也不能等。你要是不愿意,那我就自己去找!”

    “等等!”我连忙叫住了高莹,“你自己要去哪里找,现在杰克失踪已经很麻烦了,如果你再出了什么事,你要我怎么办?”

    “我能出什么事!现在会出事的是杰克。找人的最佳时间是黄金48小时,现在他已经失踪了近两天了,要是真的出什么事就已经来不及了。”

    高莹这么执拗,看来她是非要去找杰克不可了。现在已经将近十点了,还在街上晃荡的多半都是一些小混混们,就算她有防身的本事,也架不住人多。

    “莹莹,你先听我说。如果你真的要去找杰克,那你就乖乖地在家里等着我。我现在就去找你!”说完,我就挂下了电话。

    才一回头,我就看见那只靴子直挺挺地放在宿舍门后,分明刚刚它不再这里。

    突如其来的恐惧瞬间占据了我的心头,那只靴子摆放的样子很诡异,它不是软塌塌地倒在地上,而是立起来的,就好像有人穿着它,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地看着我。

    最恐怖地是,只有它能够看见我,而我却连它的影子都看不到。

    “千赤,千赤!”我连忙拍打着已经睡着的白千赤,语无伦次地说:“回来了!靴子,它回来了。走回来的,有人穿着它走回来了!”

    我记得小时候闲着听六叔讲故事的时候就听说过亡者之鞋的故事。说的就是鞋子里面藏着主人枉死的亡灵,他会不停地走,直到找到他原本的家。

    可是这是宿舍,怎么可能是他的家?莫非,他是来复仇的?我杀了他?不可能,我怎么有能力杀人。

    是白千赤,一定是白千赤!

    我越发地恐惧地盯着“站着”的靴子,更加用力地拍打白千赤的身子,慌乱地对他说:“快醒醒,它回来了。它是不是来找你复仇的,你是不是惹上了什么仇家?”

    白千赤猛地从床上弹起来,看着门口再次出现的靴子,眉头紧紧地锁成了一条线。他站起来,让我先在床上呆着不要动,他上前去探探情况。

    我瑟缩在床角,用厚厚的被褥将整个身子都包裹住,眼睛一动也不动地盯着白千赤移动的方向。

    忽然,“嘭”的一声,宿舍的门被风吹开。

    我一惊,尖声大叫了一声。

    白千赤回头望了我一眼,说:“放心,有我。”

    听到他这么说,我悬着的心似乎就稳当了些。

    只见白千赤走到靴子边,对着它默念了几句咒语,然后一条散发着金光的绳索随即出现在靴子上。

    是锁鬼绳!

    我听说过用锁鬼绳锁活物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用它锁一只靴子的。

    难道,这上面真的有亡魂?

    我突然想起当时在猫眼里面看到的那只眼睛,还有那只靴子刚刚就这么站在哪里,一直凝视着我。

    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了一双深凹而又阴森的眼睛像是秃鹰的双眼一样凝视着我,我的一举一动,我的一切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想到这里,我的头皮禁不住地开始发麻,身上的鸡皮疙瘩也跟着立了起来。

    “千赤,把它丢掉,丢得远远的!我不想再看见它!”我疯了一般对着白千赤嘶吼,想要将内心深处所有的恐惧全都宣泄出来。

    “眉眉,你先冷静。”白千赤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关心地望向我。

    我实在是没办法冷静,耳边又再次响起了那接连不断的脚步声,“哒哒,哒哒......”

    每一声都是那么的清晰,感觉就像是每一脚都踏在我的心上一样,“哒”的一声,我的心脏就被踩一脚,直至血肉模糊......

    “把它丢掉,快把它丢掉!”我捂住耳朵,面目狰狞地冲白千赤喊着。

    白千赤放下手中的锁鬼绳向我走来,“眉眉,你先不要激动,我会把它丢掉的!”他伸出手想要去抱我,却被我一把弹开了。

    此刻我看着他那双碰过那只靴子的手,就像是碰过什么超级细菌一样,唯恐避之不及。慌忙地向后退去,在碰到墙壁的那一刻,脑袋又像是被丢进了一颗鱼雷一样,“嘭”的一声脑神经全部都炸开了,以更快的速度离开墙壁边。

    强烈的不安感让我进入了一个疯魔的世界,我看到宿舍里的每一样东西都表现出极度的恐惧,墙壁、床、门,所有的东西都陌生得让我害怕。好像在它们之中随时都会蹦出一个什么东西把我置于死地一样。

    “你走开,你们都走开!”我跑向阳台,看着楼下橘黄色的灯光,来往的行人,天空中闪耀的星星还有皎洁的月亮,似乎这一切才能让我的心神宁静下来。

    我开始往阳台上爬,心里想着只要再往外一点点,再一点点,这个宿舍里的所有事情都与我无关了......

    “哐当”的一声巨响在我耳边响起。

    像是一股电流从我体内穿过一样,紧接着我感受到背后被一只大手抓住,随即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我的脊背抽离。

    “我......我这是?”

    我的一只腿已经迈出了阳台,另一只腿卡在阳台的里面,身子就这么半挂着在高楼之上,仿佛只要风轻轻一吹,我的身子就会从这五楼掉下去,成为一滩肉饼。

    白千赤长嘘了一口气,扬了扬手中的小蛇对我说:“你这几天做出的反常行为应该都是因为这条小蛇的原因。”

    那条小蛇看起来大概也就两掌长,不到一只手指粗细,浑身都是青黑色,连它的双眼都是全黑的,没有一丁点别的眼色。全身都滑溜溜的,在白千赤的手上不断地摆动,看起来十分地恶心。

    “这是什么?”我想起刚刚那股抽离感,再看看他手上那条恶心的小蛇,不愿相信地问道:“你不会想说这条蛇一直在我的身体里操控着我的神智吧?”

    白千赤望着我的双眼,无奈地点了点头。他知道我最讨厌这些滑溜溜的东西,什么蛇、黄鳝、泥鳅,所有的软体动物在我眼里全都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恶心”!

    我一想到这条小蛇在我的身体里钻来钻去,一下子爬到我的大脑里,一下子又钻到我的胃里,我身体的每一寸都被他游过了,我就觉得前所未有的恶心和想吐!

    “你赶紧拿开,把它和那只诡异的靴子一起拿开。”没有了这条小蛇在我身上,我似乎对那只靴子的恐惧没那么深了,只是隐约地觉得恐怖而已。

    我从阳台上爬下来,又一次地让白千赤赶紧把那条小蛇从我面前拿开。

    白千赤看着我,犹犹豫豫的样子,似乎有什么难以开口的话。

    “你有什么话说,吞吞吐吐的,都不像你了!”我现在心烦的很,脑子里全是高莹要去找杰克的破事,根本没有心思去猜测他到底想对我说些什么。

    白千赤凝视着我的双眼,试探性地问:“你真想知道?”

    “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