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93章 心力憔悴

    躺在病床上的妈妈手上还打着吊瓶,原本红润的脸颊此刻变得苍白毫无血色,双眼紧紧闭着,看着十分让人心疼。

    我想要开口叫她,但是又怕惊扰了她,只好忍住心中的所有担忧,一路跟着护士们把妈妈送进了加护病房。

    隔着加护病房的玻璃往里看,躺在病床上的妈妈显得无比地娇小。我分明记得她是一个可以扛起一袋五十斤大米的人,可以早上五点开始起床准备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直到夜里十点才停歇的人。我从来没有想过,她会有一天虚弱至此。

    抹去眼角的泪水,我又匆匆地赶回家。回到家里已经是夜里两点了,床头鬼早就带着游游睡下了。而高莹到现在都没有给我回消息,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找杰克,还是已经听我的话放弃了。

    折腾了这么久,我也没有心思再去关心高莹此刻的状况,随便洗了把脸,调了一个明天早上五点的闹钟就睡下了。

    明天我要赶在妈妈醒来之前给她带点吃的,医生嘱咐了要清淡的,我想外面的东西病人吃了始终还是不太好,味精放得太多,还是我自己给她煮的好。

    这一夜,我翻来覆去地睡得实在是不香,闹钟还没有响我自己就醒来了。

    才睁开眼,就看见游游眨巴着大眼睛趴在我床边,床头鬼则是恭恭敬敬地弯着腰站在一旁守护着游游。

    看见我睁眼,床头鬼立即向我行了个礼,毕恭毕敬地对我说:“参见千岁小娘娘,昨夜小人殿前失礼,实在是小人的罪过。”

    我连忙起身扶起床头鬼,“你这不是折煞我吗?床头鬼婆婆。我现在妈妈病重,所以要麻烦你帮我照顾游游,我感谢你还来不及,怎么会在乎这些虚无的礼节?”

    床头鬼感恩戴德般感谢道:“谢小娘娘不怪罪。老身知道小娘娘宽宏,但却不能以此触犯了礼节,上下尊卑,这是自古以来就有的规矩,老身是万万不敢败坏的。至于娘娘所说的谢,那才是真正地折煞老身。能够照顾小殿下是老身几百年才能修回来的福分,怎当得起小娘娘一个‘谢’字。”

    见床头鬼这么坚持,我也不好再和她争辩什么,现在我最担心的还是在医院的妈妈。

    游游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我的脚边,拉着我的尾手指摇晃道:“娘亲,嬷嬷呢?”

    她总是习惯把妈妈称为“嬷嬷”,似乎是白千赤教她的。我其实不是很能理解阴间的一些辈分的叫法,但是妈妈也不介意游游这么叫,也索性不去纠正她了。

    我把游游抱在怀里,强装微笑地对她说:“嬷嬷去玩了,她过几天就会回来了。到时候她还会给我们游游带有趣的东西,好不好?”

    说这话的时候我自己也心虚得没有底,总是有想法往不好的地方奔去,但是我更加愿意相信这一次的事情仅仅只是一次考验,妈妈一定能够闯过去的。

    游游睁着她溜溜的大眼睛问:“为什么嬷嬷去玩了不带上游游?她是不是不喜欢游游了?游游又没有做错事,她为什么不喜欢游游?”

    我轻轻地摸了下她的小脑袋,说:“嬷嬷没有不喜欢游游,是现在游游还太小,所以不能离开娘亲和父君去太远的地方,等游游长大了,想去哪里都可以!”

    “真的吗?”游游皱着的小脸蛋一下子又笑了起来,“等游游长大了真的哪里都可以去吗?到阳光下面也可以?”

    我愣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游游很少嚷着出去玩,自从上次杰克抱着他下楼,妈妈当着她的面打了杰克之后,她就越发地不再提及要到外面去玩的事情。仿佛她就不喜欢呆在阳光下,而更喜欢呆在家里面。我没想到她会在这种时候提这件事,我的心本就因为妈妈的病情而闹得杂乱不堪,还要担心高莹那边会不会出事,现在她又提起这件我心中永远的痛。

    只觉得我的整颗心像是被丢进了绞肉机里一样,三把锋利的刀片对着我的心高速旋转,一刀一刀地把我的肉片下来......

    可是我不能把这些痛苦告诉还这么小的游游,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下去。

    无奈之下,只好苦笑着对她说:“当然,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所以你现在乖乖地和床头鬼婆婆在一起好吗?”

    “为什么我要和鬼婆婆一起?为什么我不能和娘亲父君在一起?你们也要丢下游游自己去玩吗?”游游刚绽开笑容的脸上又再次染上了一层阴霾。

    “怎么会呢?娘亲和父君不会这么做的。你父君是很厉害的王,他现在回阴间去了。而妈妈有事情要处理,不能在这里陪着游游。”

    “嗯......那娘亲你处理完事情要早点回来陪游游哦!”

    “当然。”

    哄好游游后我又急急地跑去学校附近的市场里买熬粥的东西。我记得在我生病的时候妈妈也是经常买精瘦肉煮粥给我吃,在里面还会放一些香菜沫,说是可以杀菌。我照着妈妈平时做的模样,依葫芦画瓢煮了一锅粥,赶在八点之前送到了医院去。

    医院的加护病房每天只允许家属探望一次,规定时间只有十五分钟。我坐在病床旁,和妈妈絮絮叨叨说了好多的话,但是她一直没有醒,连一点细微的小动作都没有。

    白千赤也一直没有从阴间回来。我想不明白他到底有什么样天大的事情非要在这种时候回去不可!他明明知道妈妈已经是我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游游之外唯一的亲人了,如果妈妈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就再也没有家可言了。可是他偏偏要在这种时候选择回阴间,我问他什么事,他也不吭声,仿佛是故意要把我排挤在外的一样。

    一直到下午两点多的时候,白千赤才终于出现在我的面前。

    奇怪的是,我看着他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很不安的感觉。这种感觉我在他身边的时候是从来都没有感觉过的,在他身边我就从来都只有心安。

    白千赤走到我面前,脱下外套披在我的身上,关切地问:“眉眉,你昨晚到现在就一只没有回去?”

    “没有,我回去小睡了一觉,实在是睡不着才又爬起来给妈妈做了点粥,但是她一直没有醒来。”

    “你别一直在这里等着了,不如先回去休息休息。”白千赤说。

    “不行,我不能回去。”我着急地抓住白千赤的手,说:“妈妈这样一直不醒来我真的很担心。我刚刚也问过医生了,他也觉得很奇怪,一般的脑炎是不可能这么长时间还没有醒过来的,可是妈妈的一切生命体征又是正常的,所以医生们也没办法下定论。千赤,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直觉告诉我白千赤突然回阴间去一定没有那么简单,要不然他怎么可能会丢下我不管不顾,这不符合他的性格。

    “眉眉,你想太多了,真的。我看你是真的累了,我先送你回家休息一会儿,晚上我再送你过来好不好?”白千赤说。

    他见我不说话,一把将我拦腰抱起,“就算你不肯回去,我抱也要把你抱回去。”

    “不是,你放开我,这里是医院,你这样做别人怎么看我!”在他怀中的我不停地用手拍打他的肩膀,试图让他放开我。

    然而他根本不在乎我说什么,径直把我抱进电梯,直接就把我塞进的士车,也不等我说话就开口要回家。

    我连反抗他的能力都没有,心里想着医院里有那么多医生和护士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今早出门的时候也答应了游游会早点回去看她,索性也就由着白千赤这么做了。

    谁承想,我才刚下了车,还没进学校里就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说妈妈现在情况危急,让我马上赶回医院。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大脑突然“嗡”的一声,陷入了一片空白。刚刚离开医院的时候妈妈还好好的,怎么我前脚刚走,她后脚就病危了?

    我看向白千赤,他似乎一点也不意外的样子,脸上平静得如一池清水一般,没有星毫半点的涟漪。

    “白千赤!”

    我连名带姓地这么叫他着实是让他吃了一惊,眼里闪过一丝不安后,又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看着我,什么话也不说。

    我现在没心思和他争论他到底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一心只记挂着病危的妈妈,连忙挥手拦下一辆的士车,也不等他就让司机师傅往医院开去。

    到医院时,妈妈已经被送进急救室了。我什么办法也没有只能焦躁地坐在走廊长椅上等着。

    就是这么一晃神的功夫,我似乎看到了鬼差他们三个。

    我不敢确定自己的双眼是否眼花,而且他们三个好像是故意避开我一样,趁着我望向另一边的时候偷偷走进的急救室,等我回头看的时候,也就只能看到阴索命的半个身子露在急救室门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