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94章 灵魂深处

    来自灵魂深处的不安涌上我的天灵盖,头皮就像是被一大盆花椒硬生生地盖了上去一样,一阵一阵地发麻。双手不自觉地发抖,心里仿佛住着一只不安分的野猫一样不断地嘶吼,乱窜。

    我在走廊外来回走了几圈,实在还是定不下心来,只好凑到抢救室门前双眼扒在玻璃上试图看清里面的状况。

    抢救室门上的玻璃是磨砂的,只能模糊地看到里面的人影。奇怪的是,我在里面看到了三个一动也不动的身影。

    不对,是四个!

    其中有一个身影站在最前面,虽然我看不清他的容貌,但是单单凭借着这个模糊的身影我就能够辨认出他。

    白千赤!

    他为什么会在抢救室里面,他为什么不呆在我的身边?

    脑袋一个激灵,身子就开始剧烈地发抖。

    白千赤身边的那三个必定是鬼差他们。平日里我和他们嘻嘻笑笑,近乎忘记了他们原本的职责,他们是鬼差,是负责将亡魂送到地府去的。

    妈妈,他们难道想带走妈妈?

    不行,我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只要有妈妈在,我在她的面前就永远是一个孩子,如果没有了她,我就只能竖起厚重的盔甲自己保护自己了。

    只要想着白千赤和鬼差他们三个都在妈妈的抢救室里,我就觉得妈妈马上就会离开我了。越是这么想着,心中的情绪便越发地激动,疯了一样拍打着抢救室的们,冲着里面破声大喊着:“白千赤,你给我滚出来!你要是敢对我妈妈做什么事情,我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你赶紧给我滚出来,带着他们三个给我离我妈妈远一点!”

    我不是没有想过妈妈会离开人世,只是我从来没有想过会这么突然,更加没有想过白千赤会把这件事情一直隐瞒着我。

    我的哭喊声引起了医院其他病人家属和医护人员的注意,两个看起来有三十岁的护士连忙跑到我身边,试图将我从抢救室门边拉开。

    “这位家属,这里是医院,要保持安静的,你不能这样大吵大闹。”

    此刻,我心里就只有妈妈,哪里管得上什么安不安静,脑海里全都是鬼差他们三个守在妈妈身边,等待着妈妈油尽灯枯的那一刻勾走她的魂魄。

    想到这里,我的心就止不住地抽搐,泪水也哗哗地一直往下流淌。

    “白千赤,你最好现在给我从我妈妈身边离开,否则你就再也见不到我!”

    我闹得越厉害,围在一边看热闹的人就越多。

    “这小姑娘是不是疯了?”

    “不是,里面抢救的是她妈妈哩。”

    “那她大喊什么离开她妈妈?”

    ......

    周围人的闲言闲语“嗡嗡”地钻入我的耳中,他们脸上的鄙夷、疑惑、看笑话,那些以往我害怕无比抗拒的表情,此刻在我看来都不过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苍白面孔。

    “这位小姐,你真的不能再这样大喊大闹下去了。我们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医生还在全力抢救病人。在医生没出来之前,一切都还是有希望的!”护士扶着我安慰道。

    “没用的,没用的!”我不断地摇头,嘴里呢喃着。

    我很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鬼差他们都守在妈妈身边,就连白千赤也进去了。这不正是应了那句话,“阎王要你三更死,不能留命到五更。”

    “嗒”抢救室的灯灭了。

    我连忙推开抓着我的两个护士,赶忙往抢救室门口走去。

    白千赤不知何时走到了我身边,他伸出手来想要将我揽入他的怀中,被我装作不经意地躲开了。

    世界上最大的背叛,从来都不是利益关系之间的背叛,有利益就会有更大的利益,背叛从来都是必然的。世界上最大的背叛是你最相信的人,将你推进万劫不复之中。

    白千赤分明清楚妈妈对于我来说有多重要,特别是爸爸去世之后我对她的依恋比以往还要更加浓厚。虽然这么多年来我们之间有过大大小小无数次摩擦,我也曾经怀疑过妈妈对我的爱。但事实证明,血浓于血的情分始终是难以改变的。妈妈总是会对我说,若是受了委屈一定要告诉她,她一定不会让我被欺负。我在她的面前永远可以长不大,永远可以撒娇。

    医生从抢救室走出来,摘下脸上的口罩,疲惫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愧疚,他朝我深深地鞠了一躬,神情凝重地开口道:“对不起安女士,对于您母亲,我们已经尽力了。”

    像是在脑子里丢进了一颗核弹,轰隆的一声巨响后,我的大脑被炸得什么都不剩。

    我开始怀疑自己听力有没有问题,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这可能只是一个梦魇。

    这么想着,我用力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我清楚地看到白皙的手臂被我掐出了一大块青紫的印子,好痛,真的好痛。

    可是为什么我觉得肉体上的疼痛和心里面巨大的伤痛比起来就只像是蚊子咬这么轻,轻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我抓住医生的手,紧紧地掐住他的胳膊质问道:“你说你们尽力了?那你告诉我,你们到底哪里尽力了?我妈妈不是得了脑炎吗?我查过这个病,如果好好治疗是可以痊愈的,为什么会这样?我昨天早上还吃着她给我煮的早餐,你现在就告诉我你们尽力了?你告诉我啊,你们到底哪里尽力了!”

    医生一脸愧疚而又为难地解释道:“您母亲的病的确是脑炎,我们也按照安女士您的要求给她用上了最好的药。她的生命体征从昨天到今天中午都是稳定的,我们医院每隔两个小时就会有专职护士巡房,而且加护病房还有24小时的监控设备,时刻关注着病人的情况。只是......”

    “只是什么?”我着急地问。

    医生脸色难看地说:“只是病人下午突发多器.官衰竭。”

    “怎么会突发器.官衰竭?之前不都是好好的吗?”我摇晃着医生的胳膊问。见他不说话,我又再次开口:“你们确定我妈妈真的不行了吗?你们再抢救一下好不好?我有钱,我有很多钱!你们只要能救我妈妈,多少钱我都愿意。”

    医生为难道:“安女士,这不是钱的问题。我们也无能为力,对不起。”

    “我不要听你们说对不起,我妈送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就在你们加护病房住了一晚就多器.官衰竭了?”我歇斯底里地哭喊着,仿佛我哭得越大声,妈妈就能够听到我的哭喊重新醒来。

    “安小姐,我能够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作为医生,我们也不愿意看到病人的离开,但是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情。现在逝者已逝,希望您能够节哀顺变。”医生再次向我鞠了一躬,又开口道:“如果安小姐对于您母亲的离世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可以随时向医院提出,我们一定会尽力解答。”

    我颓然地跪在地上,微微地摇头。

    生死有命,我怎么会不清楚?医生们尽力了,我又怎么会不清楚?鬼差他们都已经带着妈妈走出抢救室了,难道还有回天之术,让妈妈重新活过来吗?

    阎王不肯能再给我一颗还魂丹救妈妈,白千赤瞒着我这么久也证明了他不可能出手相救。

    我,成了没爸没妈的孤儿了。

    “眉眉。”妈妈走到我面前蹲了下来,像是我还年幼那般轻轻地将我抱在怀中。

    只剩下魂魄的妈妈,身子是那么的冰凉,就像是刚刚从冰窖里走出来一样。

    “妈妈,对不起,我还是没有能够把你救下来。我是不是很不孝?”

    妈妈用手抹去我脸上的泪痕,微笑着说:“傻孩子,妈妈怎么会怪你呢?这都是妈妈的命,命该如此。我能够看到你出嫁,看到你生的孩子就已经很满足了。这一辈子,也算是值得了。”她望向白千赤,说:“小白,妈以前不是很喜欢你,因为你的身份。但是这些日子以来,妈看到了你对眉眉的关心和爱护。妈要走了,不能再照顾你们俩和游游了。小白,以前妈为难过你,希望你不要计较。眉眉这个孩子,做事莽撞,从她小时候我就担心她会惹出大麻烦,现在有了你,请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好她。”

    “放心吧,妈。”白千赤说。

    “妈,我不用他照顾。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放心好了。还有游游,我也会照顾好的。”我说。

    我已经不想和白千赤讲话了,他身为阴间的千岁爷,难道不知道妈妈今天会离开?哪怕我无能为力,他也应该提前告诉我,让我能够多和妈妈在一起,而不是忙着一些琐碎的事情。

    可惜现在一切都晚了。

    妈妈看出了我的不对劲,拉着我的手,又招手呼唤白千赤到我身边,将我们两个的手放在了一起,“你们两个都是好孩子,妈希望往后的日子你们也能幸福快乐地过下去。最好再生一个大胖小子和游游做伴,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在一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