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95章 妈妈请你放心

    我挣扎着想将手缩回来,却被白千赤牢牢地抓住了。他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对妈妈说:“妈,您就放心吧!”

    我更用力地甩开他的手,克制住自己的心情,尽量平静地开口道:“你不用这样的,我刚刚在急救室说的那些话你应该都听清楚了,不用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也不要一副为我好的样子,我最讨厌这样强加在我身上的情感。”

    白千赤一怔,悬在空中的手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妈妈想要开口劝解我们,白无常却走了上来,弓着腰说:“老夫人,时候到了。再不走就赶不上吉时去鬼门了。”

    我忍着心里的不舍,抱了妈妈一下,说:“妈妈,你放心走吧。我自己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白无常再次向我鞠了一躬,大手一挥,眼前就出现一个闪着红光的入口,从外往里看就能看到那条熟悉的黄泉路。

    妈妈看了我一眼,头也不敢回地就走进了那入口,鬼差们也跟着走了进去。一秒不到的时间,入口就彻底关闭了。

    他们离开之后我又在走廊上呆坐了很久,和妈妈的那些回忆就像是走马灯一样一遍又一遍地在我眼前晃过。

    树欲静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人生真的有很多猝不及防的事情,让你来不及做出准备。我还想着现在生活比以前好了,能够让妈妈多享享福,还有游游在她身边能够让她享享天伦之乐。没想到......

    “眉眉。”白千赤走近我身旁,这一次他却不敢再有别的动作。

    “你不要靠近我,我不想看见你。”我顿了一下,又道:“现在我没心思和你说话,我们之间的问题等我办完了妈妈的葬礼再说。”

    “我们之间能有什么问题?我知道你现在气我不告诉你妈的事情,但是我是为了你......”

    话还没等他说完,我立刻就打断了他的话,“我说过,我不想听到这样的话,你是听不懂人话吗?听不懂算了,你回阴间去吧!阴间有很多等着你的娘娘们,不用在我这里受我的气。”

    “你说真的?”白千赤眼里泛出了一丝伤情。

    “真的,你走吧。”我面无表情地说。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也像是被人掐着一般难受,胸口就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但是我真的很气,我不能接受他这样对我。

    从气愤到失望,我真的不想再看见他了。

    我知道这话一说出口,可能他永远都不会回来了。毕竟阴间的温柔乡还等着他,何苦在我身边受着窝囊气。

    他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那一刻,我原本就过度伤悲的心脏瞬间撕成两半。

    “安女士,您母亲的遗体,你要再看一眼吗?”护士走到我身边小声地问。

    我茫然地抬起头,错愣了好一会儿才木木地点点头。

    妈妈的身体很冰,才过了这么一会儿就没有了以往的柔软,硬梆梆的就像是塑料一样。白色的灯光打在她惨白毫无血色的脸上,紧闭的双眼、泛白的嘴唇,周围已经停止工作的心跳监测仪,每一样东西都在告诉我,在我眼前睡着的妈妈已经不再了。

    疼我爱我的妈妈已经走了,不会再回来了。

    情绪开始翻涌,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淌。我趴在妈妈的身上不停地哭喊着,呼唤着。空荡的急救室里面就只剩下我的哭喊声。

    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只觉得身上所以的泪水都已经被我哭干了,身子也不再有力气。

    刚刚和我说过话的护士又走了进来,脸上溢着关心的神情。

    “安女士,您不能接着在这里了。您母亲的遗体现在必须要送到我们医院的太平间去了,希望您能够配合我们的工作。”

    我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我能陪着我妈一起去吗?”

    护士愣了一下,说:“当然可以,不过您请出去等一下,我们的医护人员要把您母亲的遗体装进装尸袋中。”她顿了一下,或许是怕我不能理解,又解释道:“您母亲是因为病毒性脑炎导致的多器.官衰竭去世的,为了防止病毒传播,这是必要的措施。”

    我微微地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而后退出了抢救室。

    一出抢救室,我就看到床头鬼带着游游站在边上到处张望着,似乎在寻找什么。

    我趁着四下无人,连忙把她俩拉到监控盲区去。

    “床头鬼婆婆,你带着游游来这里做什么?”

    医院阴气太盛,像游游这么体质偏阴的就应该避讳着。我就是不想把她带过来才特地求床头鬼帮忙的。

    床头鬼似乎被我的反应吓住了,“扑通”一下跪在了我的面前,慌张地说:“回禀小娘娘,是小殿下嚷着要见您,老身没办法才带着她过来的。”

    我看着她对我这么敬畏的样子,悲凉的心中不免扬起了一阵自嘲。千岁小娘娘?这个称呼我估计也用不了多久了。没了妈妈,我又把白千赤推开了。普天之大,如今真的就只剩下我一个人。

    “婆婆,你先起来。我不是责怪你,只是游游体质偏阴,我不愿意她来这种地方。”我解释道。

    而后又转过头瞪着游游说:“你怎么能这么不听话,妈妈不是让你乖乖地在家里等着吗?为什么要麻烦婆婆一把年纪还带着你四处走?”

    游游掀开了头上的黑色纱布,圆溜溜的眼睛泛出了几滴晶莹。

    她抽泣着说:“嬷嬷,我看到嬷嬷说要走,她不要游游了。妈妈,她为什么不要游游了!”

    听到她这么一问,我才刚平复下来的情绪又再次崩溃,顾不得是不是在孩子面前,双腿一软就往地上倒。

    这时,身后突然伸出一双大手抱住我,将我护在怀中,不至于摔倒在地。

    床头鬼婆婆连忙下跪对着我的方向毕恭毕敬地行礼道:“参见千岁爷!”

    我一回头,就看见白千赤熟悉而又冰冷的脸。

    说实在的,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我的心有一阵感到无比的温暖。只是一想到他做的事情,又忍不住推开了他的怀抱。

    我忍着自己的悲伤蹲着对游游说:“嬷嬷没有不要你,只是她必须去一个美丽的地方当天使了。这是她的任务,不能违抗的。”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变成天使?我想见嬷嬷。”游游奶声奶气地说。

    “游游快快长大,做很多好事,就会变成天使了。”我微笑着说。

    “安女士,我们现在要送您母亲去太平间了,您要跟着吗?”护士在抢救室门前朝着我这边大喊道。

    “好,我现在就来。”我看了一眼游游,她一直拉着我的裤脚不让我走。无奈之下我只能将她一把抱起,小跑着跟上了护士们。

    白千赤也跟了上来,但他却没有走上我的身前,而是刻意隐去了身影,走在我身后不远不近五米左右的位置。

    我看着妈妈的遗体被放进了冰冷的冷冻柜中,从里面冒出的寒气吹到我的脸上,似乎能够在我睫毛上结出冰霜来。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医院走出来的,只觉得迷迷糊糊地就抱着游游从医院里开始往家里走。

    这条路,这两天来来回回我过了近十多次。今天这么一走,才发现原来这里离学校不过就是隔了三个红绿灯然后再拐过一个路口而已。就是这么短的距离,我竟然再也见不到我的妈妈了。

    以后放学回家之后再也不能闻到热腾腾的饭菜香,受了委屈难过的时候也不能向她撒娇了。

    “安眉,你到底想做什么?”白千赤用力地将我拽过去。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刚刚差点就往马路中央的车流走去。

    “我不想怎么样。”我抬起头,望着白千赤,冷笑了一声,“我想怎么样请问关千岁爷您什么事呢?”

    “怎么不关我的事?你是我的女人!”白千赤双眼通红地说。

    我再次嘲讽般地笑了一声,“你的女人?所以在你眼里我就是你的附属品,你高兴怎么对我都可以是吗?所以你才能理所当然地不把我妈妈的事情告诉我,所以你才能在我最担心最无助的时候回阴间去!”

    白千赤一时语塞,身体颤抖着却什么话也没说。

    我继续说:“请你走吧,我真的不想看见你了。我一看见你就会想起妈妈,想起我的无能为力,想起你的无动于衷。你有那么多女人,为什么不肯放过我?我真的很累,你知道吗?我早就已经厌恶了这样心惊胆颤的生活了!你没出现的时候,爸爸、姐姐、妈妈还有高莹,大家都好好的,你一出现,我身边的人接二连三地离我而去。现在就只剩下我自己一个了,你开心了?高兴了?我就只有你了,你以为我会更依赖你,非你不可是吗?做梦!”

    说完,我一把将他推开,径直地往宿舍走去。

    我现在累极了,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人也不想见,只想好好地睡一觉。说不定睡醒了,我就会发现这一切就只是一场噩梦,梦醒了,妈妈也就回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