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96章 我妈去世之后

    “你打算睡到什么时候?”白千赤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

    我自己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觉得脑袋里面好像装着满满的一头的豆腐脑,微微一晃就荡得厉害。整个人都提不起精神,身子无力的很,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现在到底在哪里。

    “我在和你说话,你听到了没有!”白千赤的音调提高了八度,整个宿舍都回荡着他的声音。

    我努力回想了一下睡觉前发生的事情。

    好像是一场噩梦,我竟然梦到了妈妈得了急病去世了。这怎么可能呢?我在心底暗暗地笑了一声。等一下我一定要告诉妈妈,我竟然做了一个这么荒唐的噩梦。每一年都当把医保钱丢进海里的人,怎么可能会得急病去世,又不是电视剧!

    忽然,眼角的泪水就不知觉地流了下来。我的心,怎么会这么难受,好像有人用刀子硬生生地剜去了一大块,现在要是剖开我的身子,一定能看到我的心脏少了一大块的肉血肉模糊地躺在身体里。

    “你给我起来!”白千赤一把掀开了我的被子,猛地将我从床上拉起来。

    我的身体像是一滩湿泥一样,连支撑的力气都没有,他一放手我又再次倒了下去。

    白千赤站在床边又生气又心疼地看着我,声音颤抖着开口道:“你打算就这么一直颓废下去?你不管游游了吗?妈的遗体还在医院的太平间里躺着呢!你也不管了吗?”

    我双眼无神地望着前方,仿佛在自言自语一般说道:“不关你的事,你走吧。回阴间也好,去寻觅新的人间女子也好。”

    “那游游怎么办?”他试探地问。

    游游?

    我的身子一个激灵,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

    “你已经把妈妈从我身边夺走了,现在还想把游游夺走吗?”我仰着头问道。

    “这是她的命数,我没办法更改!”白千赤说。

    “噢,命数?那你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把我平静的生活搞得一塌糊涂,也是我的命数吗?”

    说话的语气宛若严冬的飞雪,将飘着暖气宿舍一下子拉到了十二月。

    “你情绪太激动了,我们没办法沟通,你自己冷静一下吧!”说完,白千赤再次消失在我的眼前。

    站在一旁的游游被吓得一愣一愣的,小小的身子不停地颤抖。

    我流着眼泪从床上爬到游游身边,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像是抓住我生命中最后的一缕稻草一样,不停地哭泣着。

    “游游,妈妈没有妈妈了!再也没有了......”

    ......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我胡乱抹了下脸上的眼泪和鼻涕,轻咳了两声,才又接起电话。

    “喂?”

    “您好!请问是安眉,安女士吗?”电话那头是一个轻柔的女声。

    “嗯,我是。”

    “您好,我是市中心医院的医护人员。因为我们医院的资源有限,所以是要求家属尽快将亲属的遗体移送走的。请问安女士什么时候有空来办理一下手续,然后将您母亲的遗体移送走呢?”

    我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道:“对不起,因为家里就剩我这么一个孩子了。很多事情我还没有解决好,所以我妈的遗体可能还要暂时先存放在你们医院。”

    “哦,这样啊!安女士,我们医院能够理解您面对母亲离世的心情,请您节哀,也请您尽快。”

    “好的。”

    挂掉电话之后,我抱起游游放在了床上,对她说:“游游乖,妈妈现在去洗个澡,你哪里也不要去乖乖地呆在这里好吗?等妈妈洗完澡就带你去买吃的,然后我们去找嬷嬷好不好?”

    游游微微地点点头。年幼如她,似乎也能明白我此刻的心情,将小手抓住了我的指头,眨巴着眼睛露出了一个微笑。

    差点,泪水又要再次绷不住。趁着自己还忍得住的时候连忙冲进了浴室里。

    镜子前的自己,头发凌乱,双眼无神,惨白而又疲惫的脸庞。身上的衣服也因为两天没换过而发出了难闻的味道,浑身都被汗水浸染得粘腻。

    往脸上泼了一把冷水,冰凉的水碰到脸上的一刻所有的迷惘似乎都像是迷雾遇到了阳光一样消散了。

    白千赤说的对,我不能在这样下去了。我已经没了爸妈,游游还这么小,如果我再这样日渐堕落,那一切才会更糟糕。

    因为不是热水供应时间,匆匆洗了个冷水澡我就出来了。

    “游游,妈妈洗好了。你快点把黑纱戴上,我们准备出门。”

    黑纱是床头鬼婆婆送给游游的礼物,用的是千年蜘蛛黑寡.妇的丝编织而成,轻薄透气,但又能够抵挡阳光的侵袭。

    “游游?”在阳台吹头发的我见游游一直不回应我,便再叫了一声。回头往屋里看去,床上早已空空荡荡,游游却不知所踪。

    我连忙丢下手中的吹风机,冲到屋里。黑纱还放在桌子上,门却是开着的。

    完了!我的心一抽,惊慌失措地往楼下跑去。

    “游游!游游,你在哪里?”

    “游游,不要闹了,快点出来吧!”

    ......

    我把宿舍楼上上下下都找遍了,甚至连楼下的小花园都找过了,就是没有看见游游的身影。

    最坏的念头已经在脑海中升起,不安的情绪开始在心中泛滥。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应该让你跟着你父君的,他一定不会像我一样......”

    “不会像你一样什么?不会像你一样不负责任?”

    白千赤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

    我连忙回头望去,游游正躺在他的怀中安静地沉睡着,娇小的身躯被他包裹在斗篷之中。

    看到游游之后,我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是放下来,连忙走到他身边查探游游的状况。下一秒,我却又觉得不对。既然游游一直在他身边,看着我在这里找了这么久,他现在才出现,不是明摆着要耍我吗?

    “白千赤,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戏弄一个刚死了妈的人,你很开心很得意是不是?”我质问道。

    “我只是想告诉你听,光靠你自己是根本照顾不好游游的。”白千赤面无表情地说。

    “呵,”我冷笑了一声,心越发地难受,仿佛被人用一把巨大的榔头狠狠地敲打着一般。

    “你是想告诉我听,像我这样的普通凡人是照顾不好尊贵的你的孩子的是不是?”

    人一旦被情绪所操控,就会失去应有的理智,此刻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在说什么,更加意识不到自己说出的话到底有多么的伤人,一心只想要在白千赤面前逞口舌之快。

    “是,本王就是这么想的。”白千赤脸上的表情越发地冰冷。

    我们两个好像又回到了最开始的状态,与之不同的是,这次疏远的距离不是我对他的畏惧,而是抗拒。

    “那你走吧,带着你的孩子走吧。不用再回来了,我不想看到和你有关的所有事物。”话撂下,我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不知道在我身后的白千赤是什么样的心情,我只知道在我转身的那么一瞬间,我的心就这么被人狠狠地撕成了两半,而这个残忍的人却偏偏是我自己。

    我很清楚白千赤没有做错什么,妈妈的死根本与他无关。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想要去怪罪他,仿佛把一切罪名推到他的身上就可以让我逃脱。这样一来,我平时对妈妈的漠不关心,还有如今的种种懊悔就能够得以消退一般。

    站在校园门口,我一时间不知该往哪里去。这时,在我面前走过了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牵着两个小女孩,一高一矮。她们两个嘻嘻笑笑地讨论着到底要吃什么口味的蛋糕,女人就拉着她们的小手,安静地听着,时不时还会插上几句。一路上,女人脸上都洋溢着一种恬静而又幸福的微笑。

    这个笑容很眼熟,我记得在我还小的时候就常常能在妈妈脸上看到这样的微笑。当时的妈妈还没有布满皱纹,头发还是墨黑色顺直地披散在肩后。她一笑,我就能感受到一种名为“幸福”的情绪洋溢在心头。

    我突然有一个想法,不如把妈妈的遗体运回家去埋葬,就和姐姐埋在一起。虽然姐姐之前举行了冥婚,但现在他们俩既然已经无法继续,就不要互相勉强。那家人的联系方式我也一直留着,想必他们也不会为难我。

    我给前姐夫家打了个电话,从他们的语气上听来似乎心里一时无法接受,但也没有很为难我,同意让我把姐姐的衣冠冢移走。这么一来,我又向医院挂了个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决定在两天后给妈妈举办一个简单的葬礼然后再将妈妈的骨灰带回家乡去。学校方面也很理解我现在的情况,给我批了近半个月的假期。

    一切都决定好之后我就开始去置办一些葬礼需要的琐碎的东西,例如出殡时要穿的寿衣、还要提前买好骨灰盒之类的东西,黑雨伞也是必不可少的。总之杂七杂八的东西准备好之后,回到宿舍楼下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点过几分了。

    推开宿舍的门,里面立即飘出一阵香糯的粥香味。有那么一瞬间,我还以为是妈妈还在,脱口而出道:“妈,我好饿,你煮了什么吃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