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97章 尸体丢了

    “是瑶柱粥。”白千赤捧着一碗粥放到桌子上,然后解开身上的围裙坐在桌前望着我。

    他没有开口让我过去坐下,但现在游游已经睡下,很明显那碗粥就是给我吃的。而且瑶柱粥是妈妈的拿手好菜,只要妈妈一做,我必定是要吃上三四碗才能停下的。

    今天一天忙里忙外,我只有早上出门的时候胡乱塞了两个包子进肚子里,一天下来就再也没有吃过东西了。现在闻到自己最爱吃的瑶柱粥的味道,一时间还是没忍住,坐到了白千赤面前吃了起来。

    我们没有说话,彼此间连眼神交流也没有。他看着我吃完了一碗,才慢里斯条地开口道:“锅里还有,你自己盛。我先去休息了,明天妈的葬礼,我会陪着你一起的。”

    我也没有开口拒绝他。妈妈离开前还让我们两个好好过日子,也就证明妈妈还是很喜欢他的。我们在这个城市里认识的人不多,简易的葬礼最多也就只有我一个人而已,要是他愿意去送妈妈最后一程,那也便由着他。

    第二天凌晨四点,我就再也睡不着了。穿好了一身黑色的衣服,把自己的头发全部都挽起来,随便往脸上抹了些乳液就准备出门。

    白千赤见我起床,早就站在门口等着我。他把游游塞到我的怀中,自己拿着一大堆东西就往楼下去。

    他把东西全都拿到了一辆银白色的大众车上,然后打开门让我进去。我也没问他的车子哪里来的,直接就坐了上去。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交流,就好像我们只是陌生人一样,一点儿看不出是夫妻。要是旁人看着,还以为他是我哪里找来的司机。不,这样说也不对,毕竟就算是的士司机和客人之间也会有交流,绝对不会像我们这样连一句话都不说。

    妈妈的遗体昨天我已经让医院派人送到殡仪馆去了,所以我们只要直接去殡仪馆。葬礼一旦结束,妈妈就会被火化,然后我就带着她回老家去。

    才刚一下车,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就火急火燎地走到我面前问:“请问您是安眉,安女士吗?”

    我错愕地点了点头,疑惑地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这个......那个......”那人看着很为难的样子,支支吾吾地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站在一边的白千赤实在是不耐烦,直接开口道:“有话就说!”

    他说话的气势吓到了面前的工作人员。只见工作人员身子一震,哆哆嗦嗦地说:“我刚刚布置灵堂的时候,发现......发现您母亲的遗体不见了。”

    什么?

    我的大脑一下子转不过弯来,他刚刚说什么不见了,我妈妈的遗体吗?

    我妈的遗体好端端地在殡仪馆里面怎么可能会不见呢?

    我抓着他的手着急地问:“你们找过了吗?她怎么会不见呢?又不是能够随意走动的活人,你现在告诉我听我妈的遗体不见了,你觉得这像话吗?”

    “对不起,安女士,真的对不起。我们已经在努力地寻找了,刚刚我也已经报告过给负责人了,他现在应该已经去保安室调监控视频出来了。您放心,我们殡仪馆是有完备的安保措施的,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什么满意的答复,什么完备的安保措施。你们简直是在糊弄我!如果这些真的像你说的这样,我妈的遗体会不见吗?你现在就带我去监控室,我要找你们负责人。”我着急而又气恼地说。

    工作人员见我这态度,也不敢怠慢我,连忙将我领进了殡仪馆的办公大楼去。一楼最靠右的一间办公室就是殡仪馆的监控室。

    刚刚的工作人员的确没有骗我,这个监控室的确能够将殡仪馆的角角落落都看得清清楚楚。不过就这么巧,妈妈遗体失踪的时候,恰逢附近电缆维修,殡仪馆的备用电源全都用在冷藏尸体的冷藏室了,并没有开启监控。意思也就是,在监控录像中我们什么线索都没有找到,

    殡仪馆的负责人不断地给我道歉,说他们安保如何如何的严密,就算是遗体不见了,也绝对不会被投出殡仪馆,一定就在这里面,让我安心地在休息室等着,他们现在就地毯式搜索。

    现在这种状况,我哪里有心思坐着等,当然是跟着他们一起去找。好在游游有了床头鬼送的黑纱可以让我带着她到处走,不然又是一件麻烦事。

    据工作人员的口述来看,原本母亲的遗体是要在葬礼开始之前移到灵堂内的,所以当灵堂布置好之后工作人员就去了停尸房,但是在停尸房里面却没有见到妈妈的遗体。

    抓住了这个关键性的线索,我和白千赤一致认为,如果妈妈的遗体真的是被人偷走的话,那在停尸房里面一定会留下什么线索。

    我们俩跟着工作人员到了存放妈妈的停尸房中。这个殡仪馆很大,停尸房就有六个,据说是为了能够方便管理。妈妈的遗体是放在最里面的5号停尸房,对面正好是6号停尸房.据说,6号停尸房一般都是不用的,只是作为备用停尸房而存在。为的就是一旦发生什么严重的疫情,感染的尸体可以放在这里隔离。在这两间停尸房门口边上的墙壁有一个正方形的通风口,不过这个通风口很小,除非是五六岁的孩子,否则以成年人的体格是没有办法钻过的。

    我看了一眼大门紧锁的6号停尸房,问带我们来的工作人员:“你们有没有看过6号停尸房,会不会是被放在这里面却忘记了?”

    工作人员摇了摇头说:“不可能的,因为这是作为备用的停尸间,我们这些底下的员工根本没有钥匙。为的就是不出现安小姐您说的这种意外。”

    没有钥匙?我还是不放心,又道:“你能不能让你们的负责人把门开一下?”

    工作人员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说:“安小姐,您等一下,我联系陈主任看看。”

    陈主任就是刚刚我在监控室见到的人,他是负责尸体存放的,但一般都是底层的员工看守。

    很快,他就火急火燎地赶来了。整张脸都显露着被太阳炙烤过红色,额头上也密密麻麻地布着细汗珠。

    他冲我尴尬地笑了下,连忙打开6号停尸间。里面的确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而且连空调也没有开,十分的闷热,如果尸体被放在这里,一定会散发出恶臭。但是在这里面,我们什么味道也没有闻到。也就是说,妈妈的遗体并不在这里。

    没办法,我们只好从妈妈不见了的5号停尸间寻找线索。

    巧合的是,今天这间停尸间里面只停放了妈妈这一具遗体,其他停尸间正好都停满了。我们仔细看了下这停尸间里面的状况,地上没有任何摩擦拖拽的痕迹,也没有推车路过的痕迹。妈妈虽然是一个女人,但是她的遗体应该也不算轻,加上人死亡后身体自然的僵硬,除非是专业的抗尸人,不然哪有那么轻易就能把尸体带走?又或者说,他有帮凶,偷尸体的并不是只有一个人。

    我的推测陈主任也很认同。搜索的人也传来了消息,殡仪馆大大小小的地方都找过了,就是没有找到妈妈的遗体。

    这个消息我早就有预感了,既然想要偷尸体,绝对不会再留在这里让我们去找,一定早就运出去了。至于是用了什么办法,一时间还是想不明白。不过这个殡仪馆的安保那么严格,若不是这里面的工作人员,哪有那么容易让这么大的一个尸体就这样运出去。偷尸体的贼人一定是这里面的工作人员。

    我立即开口问陈主任:“昨天值班的是那几个人,他们什么时候走的?都是坐什么车走的。”

    刚刚陪着我们来的工作人员走了上来,弯着腰,似乎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心虚地说:“昨天本来应该是我和老张、老李三个人值班的,但是他们两个说知道了一个消遣的好地方,想去试试水,然后塞给我一百块钱,让我替他们照看照看。我想着这尸体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不可能有人惦记着,看在那一百块钱的份上我就答应了。谁想到......”

    “谁想到我妈的尸体就这样不见了是吗?”我大声质问道,然后转过脸看向陈主任:“这就是你们殡仪馆的监管,真是安全得很!”

    陈主任听了脸色一变,恼怒地看着那个工作人员,生气地说:“你去收拾东西吧!不用再这里做了!”

    那人吓得立马跪了下来,“陈主任,不要开除我啊!我家就我这么一个在赚钱,我不能丢了这份工作的。我的婆娘腿脚不好,只能缝缝补补赚点小钱,我的女儿还在上初中,你这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