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599章 人体盛宴

    我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推开带我去的女警,跑到远处吐了起来。一直吐到胃里空空,吐出来的东西只剩下杏黄色的液体,食道也觉得火辣辣的疼,我才挺起身子再次蹲了下来。

    刚刚的画面实在是......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去形容才算是最贴切的,是血腥?还是变?态?

    那具尸体整一块人皮全都被扒下来了,而且不是胡乱地扒的。我曾经参观过我们学校旁边医科大学的标本室,里面就有一具珍藏着的没有人皮的尸体,为的是让医学生们更好地了解人体的每一寸肌肉。而刚刚我在案发现场看到的那具尸体,就和我在医科大看到的尸体的状态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上面的肌理完全没有被伤害到,可以用完美来形容。

    若单单只是这样也就算了,毕竟这种程度的尸体我还是见过的。只是这具尸体的眼球、心、肝、脾、肺、肾,以及肚子里的胃加上肠子,所有的内脏全都被摘了出来。凶手还很变?态地用河水给它们洗干净了,这也是为什么尸体附近会有这么大一片鲜红色的血迹的原因。虽然我只是看了一眼,但只是这么一眼我就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凶兽仿佛是想要吃掉这些内脏一样,将它们清洗地干干净净,而且还全都整理好了。每一个器?官都好好地摆放在尸体的旁边,就连里面的肠子,都像是平时我们宰杀鸡鸭一样,把里面不干净的消化物洗掉,然后绑成了一团。

    整个画面看起来,十分的诡异。我脑海里只能想到一个词语,就是“人体盛宴”,真正的人体盛宴。

    “这位小姐,你还好吧?”一位身材发福年纪估计有四五十岁的男警官走到我身边关心地问。

    我捂着胸口微微地点了点头。刚刚的画面对我来说实在是太过于刺激,但要说我真的完全受不了也是不可能的。毕竟人的胆子都是练出来的,这么一年,我看过类似的场景也不算少了,心理承受力多少还是有一些的。

    “你应该就是跟着殡仪馆陈主任一起来的安小姐吧?”男警官问。

    我轻轻地应了声“嗯”,想了下这样似乎不礼貌,又重新介绍了一下我自己,“您好,警官。我叫安眉,您以后还是直接叫我名字好了,不需要这么客气。我母亲的遗体......”

    警官轻轻地拍了下我的肩膀,安慰道:“我姓许,你叫我老许就好了。我也有个女儿,算上年纪应该和你这么大,今年在读大二哩!你先别太难过,这具尸体到底是不是你母亲的现在还没能盖棺定论。只是现在我们只接到了你们这么一起尸体失踪案,最近市里面似乎也没有人报案说有谁失踪,所以你要先做好心理准备。”

    我还是不好意思直呼许警官为“老许”,只能叫他“许警官”。

    “许警官,我不知道我要有什么心理准备。我想现场的状况你应该比我还要了解才对,你要我怎么能接受自己的妈妈在去世之后受这样的侮辱?”

    我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只要一想到刚刚那个画面,脑袋就止不住地“咔咔”地疼,就像是有一个啄木鸟在我的头上不停地啄啊啄的。

    这时白千赤向我这边走了过来,伸手将我拉人了他的怀中,用手紧紧地按住我的脑袋埋在他的胸口。

    “眉眉,冷静。没事,有我在呢!”

    白千赤的声音像是充满魔力的咒语一样,平复了我不安的心。

    “你好,许警官是吧?我是安眉的丈夫,她现在情绪太激动,还是我先和你聊一下好了。刚刚的现场我也算是粗略了解了一下,让我疑惑的是为什么现场所有的器?官都在,但是尸体的人皮却不见了?是你们警方的拿走了?”

    许警官脸上露出赞许的眼光,“小伙子能耐啊!这样的场景你一个不是干我们这行的,竟然还敢凑近了看。你说的没错,现场没有发现尸体的人皮,这也是我们警方让你们家属来现场认尸的原因。这次的案件十分的恶劣,凶手选择在人群密集的地方做出这样的事情,依我多年的办案经验来看这根本就是挑战警方的权威!我们也能够理解出了这种事情对家属来说是一个特别大的打击,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们是绝对不会让受害者家属看到这种画面的。只是这次的案件太过复杂,又是在这种地方。我们警方一赶来就封锁了现场,但到现在取证都没有完成,如果在这么拖下去,指不定还会出现更多的受害者!”

    “更多的受害者?”白千赤不解地问。

    “我看小伙子你不是本地人啊?”许警官问。

    这时我的情绪已经平复得差不多了,转过身对许警官说:“我们不是这里人,因为考上了这里的大学才举家搬过来的。”

    许警官恍然地点了点头说:“原来你们不是这里人,难怪不知道。在我们市多年前曾经也出现过类似的案件,而且还不仅仅是一起,是很多起。每一次出现的尸体都像现在这样被解剖过了,而且尸体还会被带走一些东西,例如牙齿、脚趾、手指之类的东西。当时,我才刚刚当上刑警队队长,那案件被上头下了死命令,必须在一个星期之内破获。”

    “那后来破获了吗?”我问。

    许警官摇了摇头,“没有。”

    “没有破获?这怎么可能!不是被下了死命令必须在一个星期之内把案件破了吗?如果当时没有破,那案子是怎么结的?”

    许警官脸上露出了一种很微妙的神情,有点像年少失意的感觉,不甘心地说:“当时我们市医科大有一位教授跳楼自杀了,然后我们去调查的时候在他的办公室里面发现了带血的白大衣,还有一些作案工具。经过DNA比对,确定上面残留的血迹是属于那些被解剖的尸体的,所以这个案子就算是结了。”

    “这不就是破了吗?”我又问。

    许警官摇了摇头,“不,这一切太巧合了。世界上很多巧合是因为机缘,但有的巧合却不是。这位教授风评特别好,年纪轻轻就有双头衔,而且有过许多研究都获得了世界的注目,可以说是一个十分优秀的医科人才。而在生活中,他助养了很多小动物,据他的朋友和同学说,他是一个信佛的人,只吃素,除了做手术,其他时候基本是不会动沾过血的刀子的。”

    “他可能是双面人,这不奇怪。”我说。

    “对,起初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我们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那些不见了的人体器?官。这很可疑,但是上头要求我们立即停止调查,马上结案。无奈之下,这个案件就算是结了。但是这件事情一直梗在我的心头,我始终不相信那个教授就是那些案件的犯人。因为在私下我去过他的家里,也曾经调查过他,这个人的一切都和别人对他的评价是一致的。这很奇怪,我真的想不明白。”

    “所以你认为现在发生的这起案件是之前那个变?态剖尸犯做的?”我问。

    许警官眼里闪过一抹凌厉,咬着牙说:“不是我认为,而是我肯定!这起案件和当年的那些案件的手法都是如出一辙,就算是模仿作案也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我们警方当时并没有公布案犯的作案细节,群众最多知道出现了剖尸犯。能够做成这样的,除非就是当年犯下滔天罪行的人!”

    听完许警官的话,我的双腿忍不住地开始发抖。抓着白千赤担心地问:“千赤,如果那是妈的尸体,我该怎么办?我......”

    情绪一激动,我的泪水突然就崩了出来。

    “中国人最讲究的就是入土为安。妈妈一生操劳,我没有让她享福已经算是很不孝了,她现在百年归去,我连她的身体也保护不好!你说我怎么那么没用!”说着,我就开始用手扇自己大耳光子。似乎打得越用力,自己心中的罪恶感就能少去几分。

    白千赤心中又气又急,连忙抓住我的手对我说:“眉眉,你冷静点!现在警方也不能确定这个尸体就是妈的,你先不要激动。我们要抱着好一点的想法,说不定这具尸体是我们根本不认识的人的呢?”

    他的话让我从激动的情绪中拉了出来,深深地呼了一口气之后才又再次开口说话:“许警官,现在尸体的人皮已经没有了,尸体旁也没有任何的衣物。还有别的办法可以辨别死者的身份吗?”

    许警官说:“当然,这方面我们警方有专业的法医可以做鉴定。一个人的年龄状况都是可以从他的身体特征看出来的。而且不同的人也会有不同的细微差距,想要辨别她是否是你的母亲,只要我们的法医到了,很快就能得出结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