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00章 法医来了

    “那法医呢?怎么还没有来!”我着急地问许警官。

    他先是说了几句话安抚了一下我的情绪,又解释给我听队里面的法医最近正好去参加了一个学术交流会,现在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因为这次案件特殊,实习法医不敢下手,因此我们又呆在案发现场一直等,直到快下午的时候法医才又匆匆赶来。

    刑警队的法医是一个四十出头的男人,长得很有棱角,梳着一个大背头,穿着一套笔挺的西装,远远看着有点像刘德华。巧的是,他正好也姓刘。

    刘法医一到,许警官就笑嘻嘻地走上前揽住他的肩膀,很是欢喜地说:“老弟,你总算回来了,你看我们这么一大队人就等着你呢!”

    刘法医不苟言笑地往案发现场走去,但却没有抗拒许警官的亲昵行为,看来他们俩应该是很好的兄弟。他走到我面前的时候停了下来,转头望向许警官问:“他们俩是谁?案发现场是不能让闲杂人等靠近的,你当了这么多年刑警不知道吗?”

    许警官解释:“他们可能是那具无皮尸的亲属。你不是一直赶不回来吗?案子又这么急,我就让他们先来认认尸。”

    “那认出来了?”刘法医脸上依旧是冰冷的表情,眉毛却微微地挑向了许警官一边。

    许警官脸上一副吃了鳖的表情,开玩笑地锤了一下刘法医的身子,说:“我在电话里不是都和你说了吗?现场没有任何衣物、身份证之类可以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就连尸体的整一块人皮都被犯人带走了。你说怎么能认出来?”

    “你既然知道,那又为什么要让他们俩个进来?”刘警官反问道。

    许警官这分明就是自己把自己绕了进去,而且还找不到可以辩驳的理由,索性岔开这个话题,拉着刘法医到尸体旁边去。

    “别整天挑我的错,你们做医生的就是那么多条条框框,那么一丁丁点事情都被你抓着不放。赶紧看看这尸体,先大体确认一下有没有可能是这个小姑娘妈妈的尸体。”

    “妈妈?”刘法医边戴上口罩边皱着眉头看我,“你妈妈今年多大了?”

    “55岁,今年刚退休不久。我妈妈是晚婚晚育,所以生姐姐和我都比较晚。”我说。

    “55岁......”刘法医呢喃着开始去触碰那具无皮尸,刚才要抬起尸体的手,那只手就这么被他拿起来了。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刘法医自己都懵了。他拿着那只断手瞪着许警官略有怒气地问道:“你刚刚怎么不告诉我这个尸体被肢解了!这样我在查看尸体的时候才会更小心,这样才不会错过任何一个细微的细节。”

    许警官一脸委屈,用浑厚的粗嗓子骂道:“娘的!我一来现场尸体都没敢碰,就让手底下的人把警戒线拉起来了。报案的王大爷我们也仔细询问过了,他当时害怕得不行,都没靠近尸体就报案了。你丫的就是碰尸体的第一个人!你刚刚看的时候没有发现这个尸体被肢解了吗?”

    我被许警官突如其来的爆发吓到了,而在场的所有人似乎都已经习以为常。

    刘法医将那只手小心翼翼地放回原位,然后越发小心地查看这一具无皮尸。

    不知为何,我听到“肢解”这两个字,内心的不安感愈发地浓烈,直觉告诉我这具尸体一定和我有什么特殊的联系。

    我又往前凑近了些,身子已经紧贴住警戒线,一双眼睛瞪得如灯泡般大,强压着各种不适强迫自己去观察眼前这一具无皮尸。

    不看不觉得什么,这么一看还真是惊叹这个凡人的鬼斧生工。是怎么样的一双巧手才能把一具尸体肢解得这么完美。他完全是按照人体的肌理纹路来肢解的。到了骨头的关节处,并没有粗?暴地用刀子砍断,而是用小刀小心翼翼地关节连接处的筋脉割断,然后再小心翼翼地将关节卸开。然后他又很小心地放了回去,因为处理的很好,如果不去触碰尸体,单单这么看着实在是看不出这具尸体已经被肢解了。

    刘法医探查了一番后,拿出自己的工具包直接瘫在地上。一把把明晃晃尺寸不同的小刀全都摊在我的面前。那一瞬间,我突然有种想法,解剖这具无皮尸的人说不定也有这么一套刀子。

    只见他紧闭着双眼,右手放在刀子之上约莫五厘米的位置,从第一把刀开始轻轻移动他的手,感觉上是在感受着什么似地。

    突然,他的手在一把类似西餐中的那种刀子上方停了下来,睁开双眼拿出来,在尸体面前比划了好几下,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一样激动地抬头望向许警官:“老许!是这个,犯人应该也有类似的一把刀!”

    “解剖刀?难道是医生或者医科大的?”许警官像是在自言自语。

    “不奇怪,赶紧出动人手去调查。”刘法医命令般。

    许警官立即转头向在场的其他年轻警官下命令道:“你们现在去排查市里面的医生和医学生,一个个地查!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都不要给我放过。”

    “等等,”刘法医说道。他用小刀刮了一点女尸脚板的皮肉,这是这具女尸身上唯一剩下皮的位置。

    “有些奇怪。”刘法医盯着镊子上的肉说。

    “哪里奇怪?”许警官皱着眉头问。

    刘法医举起手上的皮肉望向我,“刚刚那小姑娘是说她妈妈是一个五十五岁的妇人,但根据这具尸体脚上的皮肤组织来看,应该不是属于一个五十五岁的妇人。就算死者真的有五十五岁,但也绝对不会是这个小姑娘的母亲。依我观察,小姑娘家境应该只能算是一般吧?这具女尸脚板底没有任何的老茧,但是她的脚骨已经有微微变形的迹象,应该是穿高跟鞋的缘故。但穿高跟鞋的人会在前脚板留下很厚的老茧才对,所以这具女尸一定常常做脚步护理,所以才能保持如此细嫩。而且我也大致观察过这具女尸的肌肉状况,并没有明显的松弛状况,还有骨头关节等,磨损的情况也很少。这都足以证明,这是一具年轻并且不需要做粗重活,家庭富裕的女子的尸体。”

    “刘法医你确定这不是我妈妈的尸体吗?”

    刘法医将镊子上的皮肉装入证物袋子后站了起来,示意在场的几个实习法医可以将女尸收装带走了。然后他穿过警戒线走到我身边对我解释道:“我刚刚已经仔细检查过这具女尸了。根据你给警方提供的信息,你的妈妈是前天夜里死的,打算今天火化。这具女尸的死亡时间的确和你母亲的死亡时间吻合。但是我刚刚也说过了,这具尸体很多地方和你妈妈是对不上号的。以我当法医多年的经验来看,这具尸体我能够百分百肯定不是你妈妈的。”

    听着他这一段分析,我悬着的一颗心算是落了地。我多怕这具女尸就是妈妈,死无全尸,被人解剖成这个样子,她在九泉之下都不得安宁,我怎么有脸去面对她?

    “既然不是妈,那我们先回去等消息吧!你今天早早就起了,又没有进过一粒米,我真的很担心你。”白千赤拉着我说。

    我起初也是这么想的,毕竟这里的画面实在是太血腥了,不过我越看这具女尸,心里就越觉得怪异,似乎心中有一个剧烈的声音在呼唤着我,让我不要走,千万不能走。

    我望着女尸旁边安放着的两只眼球,越看越不对,总觉得那双眼珠子很熟悉。便拉着白千赤的手臂问:“千赤,你觉不觉得那双眼珠子看着很眼熟?”

    白千赤瞥了一眼,担心地看着我说:“眉眉,你真的需要休息了。刘法医都说了这不是妈的尸体,你怎么就看着这一双眼珠子眼熟起来了?在我看来人的眼珠子挖出来之后都是一个模样,并没有什么区别。”

    站在另一边的许警官走过来,轻轻地拍了下我的肩膀,安慰道:“安小姐,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不过这种事情急不来。就算是一个大活人失踪了,想要找到都是困难的,更不用说是......不过,我们警方会尽最大的能力帮助你找到你妈妈的尸体的。”

    既然已经确定不是妈妈,无论我看着这具尸体心中有多么怪异的情感这都不足以成为我继续留在这里的理由,只能和白千赤先打车回家了。

    折腾了将近一整天,我到宿舍将游游放在床上就再也没力气再做任何事情,立即像一条一条咸鱼一样躺尸在床上闭上了双眼。

    其实我到现在脑子都还是很乱,只是强撑着这么久我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连思考到底是谁偷了妈妈的尸体的力气都已经殆尽。

    过了近半小时,一股香糯的味道传进我的鼻中。沉醉在梦乡中的我立即被这股香味吸引住了,半眯着眼就走到了桌子前。

    白千赤已经煮好了一大锅的鲜肉粥放在桌子上,盛好了一碗递给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