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02章 头颅不见了

    头颅不见了!

    这就让人生疑了,这东西是杰克最宝贝的玩意儿,现在他们两个一起人间蒸发,就连这鬼东西都跟着不见了。这么多巧合挤在一起,这绝不会单纯的是巧合了。

    “千赤,你之前说过那个头颅会引来杀身之祸,是真的吗?”我问。此刻我的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猜测了,高莹如果没有出事怎么可能这么久也不回家,也不和家里人或者我联系。不过我还是在心里祈祷着她还活着,哪怕是受伤了也好,千万千万不要出现最坏的结果。

    白千赤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将我揽进了他的怀中,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脑袋,轻声道:“眉眉,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命定的,这些都是我们逃避不了的事情。无论到时候发生了什么样的结果,你答应我,一定不要让自己情绪太激动好吗?我真的很担心你,真的不想再看到你崩溃的样子了。”

    我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微微地点点头,然后将自己的身子完全埋进他的怀抱。我是真的害怕,我害怕在妈妈离开我的时候,我最好的朋友也跟着出什么事。还好我身边还有他,他会一直守候在我身边。

    情绪平复之后,我再次打通了高莹爸妈的状况。在电话里我说的很委婉,大致上表达了高莹失踪的事实。即便我已经很尽力地想要让在大洋彼岸的伯父伯母不要这么担心,但他们表现出来的反应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激烈许多,立马就说要飞回国。

    现在高莹失踪了,我毕竟只是她的朋友,总归还是要她的父母在才行。他们二老说要来,我也就把她的住址发了过去,等他们俩一到,我就把钥匙送过去。

    桥东发生女尸被解剖的事情一直被警方压着,但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第二天一大早,这个消息还是铺天盖地地出现在了城市大大小小的报纸上,就连电视台也做了一个专题报道。一时间,就连平时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保安大爷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好在新闻里并没有提及我曾经参与过这件事情,所以也就没什么人来打扰我。

    高莹爸妈的飞机是下午一点的,飞到上海还要再转机过来,最快可能也要到夜里三四点了。

    妈妈的尸体找不到,高莹也不知所踪,她的爸妈也不能第一时间赶过来,所有的事情都压在我的心头上,逼得我就要喘不过气来。

    思来想去,找人这件事情还是要靠警方才行,不得已又拉着白千赤去了一趟警局。一般人口失踪这种案子是要报给片区派出所的,但我很清楚片警的人手和调查能力,高莹失踪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实在是没办法相信他们。好在之前认识了许警官,因为妈妈尸体还没找到的原因,我们还是有一些联系的,这一次我也不客气地登门去拜托他了。

    到刑警大队的时候正好是上午十点,刑警队里大部分都出去调查了,许警官也不在,只剩下上次和我说过几句话的女警在。

    她给我们倒了杯茶,招呼我们先坐下,许警官去走访附近失踪人员,估计一会儿就会回来。交谈后才知道原来她姓夏,叫做夏晴,只大了我三岁,是今年刚毕业的,一毕业就进了刑警队。

    夏晴告诉我们,从昨天他们从现场回来,一直到现在,整个刑警队的人都没有回家休息过。昨晚他们一直讨论案情到了两点,随便休息了下,今天一大早大家又都出去调查了。因为她是队里的老幺,调来这里不久就经手这样的大案子实在是有些经验不足,所以才留守在了大本营。

    类似这样的案件一般都是机密不能告诉外人,但因为我妈的尸体也失踪了,根据许警官的猜测,我妈说不定也是被这个变?态偷走了,所以夏晴也就偷偷地告诉了我一些进展。经过刘法医的鉴定已经证实死者是一位20出头的女性,死于窒息。但因为现在国内的DNA比对库里面只收录了有犯罪前科的人的DNA,而死者身上连指纹都没有,根本无从证明她的身份。如果真的要从失踪人口中调查无疑是大海捞针,且不说她可能不是本地人,就算是死者就是这座城市里的,但是这座城市每年失踪的也有几十个,还要算上一些失踪了也没人报案的,如果是外地人士就更加难办了。总之,这个案件棘手的很。

    我也不懂查案的事情,只能坐在一边听着夏晴说着,话也搭不上几句。好在没多久许警官就回来了,我们的尬聊才算是结束。

    许警官看到我时还是有点惊讶,连忙开口问:“安小姐,你怎么来了?是有什么线索可以提供给我们吗?”

    我摇了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这次来,其实是有事想要麻烦许警官。只是......”许警官一脸的胡渣子没来得及刮,双眼下还挂着厚重的黑眼圈,我看着他这个样子实在是不知该怎么开口要他在白忙之中帮忙调查一下关于高莹失踪的案子。

    许警官见我欲言又止的样子开口道:“安小姐有什么话直接说,不用弯弯绕绕的。帮得上忙的,我许某人肯定不会推脱,你们两个小年轻在这异乡生活也不容易,作为长辈一定是能帮就帮的。”

    他既然都这么说了,我也收起了自己那份不好意思的心,将高莹失踪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许警官。

    他听完后,皱了下眉头,点起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失踪案,这就难办了。今天我去调取了最近的一些失踪案件,大大小小加起来近五十多起。我都不知道下面的人是怎么办事的,怎么会堆着这么多失踪案不去处理。”说着,他又叹了一口气,“失踪案不好办啊!我们国家人太多了,地方又大。有些人失踪不一定是出事了,只是去了别的地方不和以前的亲友们联系了,如果没有发现尸体,警方是很难重视的。”

    “那怎么办?”我着急地问。

    许警官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说:“我先把你朋友的事情报给你们那片的派出所,然后以我的名义让他们多多留心些。你也就先别担心,不一定会出什么事的。”

    既然许警官已经这么说,我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毕竟他是刑警队队长,刑警队专门侦办的还是刑事案件,像人口失踪这样的小案子,要麻烦他们还真的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出了警局后我的心还是乱得很,根本没有回家等消息的心,站在警局外面老长一段时间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眉眉,你还好吧?”白千赤担心地问。

    我转过脸无奈地笑了下。现在就算说我很好,自己也不会相信的。我觉得自己现在就像被拉进了一个怪圈一样,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消失,只有自己还好好地独自承受亲友一次次离开的痛苦。

    “千赤,我想再去一次桥东。”不知为何,我心里隐隐约约觉得那具尸体和我有什么联系,但是我又说不上来。虽然现在尸体已经被警方带走了,但是那里一定还会残留一些什么痕迹在。

    白千赤也没有拒绝我的提议。

    于是,我们就打车到了桥东。

    这里所有的痕迹都被警方清理过了,包括那些被染的血红的沙子,也都被警方请来推土机推进了河里,这里的一切都和那天我看到的不一样了,再次恢复了往常的模样。来往的行人似乎也忘记了之前这里发生过的事情,每一个脸上都洋溢着形形色色不同的表情,根本没有那种笼罩在变?态剖尸狂阴霾下的恐惧感。或许在他们眼里,这个变?态剖尸狂只会解剖已经死亡的尸体,而他们却是活生生的大活人,所以他们并不认为自己会出现在新闻版面上成为受害者中的一个。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我不关心来往的行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回到这里是因为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呼唤着我,让我回到这里来,否则就会错过一些事情。

    突然,我看到河边有一个很怪异的东西。定睛一看,那不是杰克的宝贝头颅吗?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连忙扯了下白千赤的衣服,指着头颅的方向着急地说:“千赤,快看那!那是不是杰克的宝贝头颅。”

    那头颅侧躺在河边的沙砾上,空洞的眼眶直直地望着我们,在它的花纹雕刻中似乎夹着一些微小的沙砾,在阳光的照射下,一闪一闪的,很是诡异。

    白千赤眉头一皱,连忙冲了过去。

    就在这时,河水不知为何突然涨了起来,一个大浪排在那头颅之上,等水退了之后,那个头颅就突然消失了。

    我有那么一瞬间不愿意相信自己刚刚看到的一切,连忙冲到刚刚头颅消失的位置。而现在的河滩上只剩下一片带着水藻的沙子,连被头颅压过的痕迹都没有。

    我开始怀疑自己刚刚到底有没有看过那个头颅,又或者是因为我太着急高莹,所以双眼出现了幻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