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03章 我的震怒

    “千赤,你刚刚也看到了对不对!是不是有一个头颅躺在那里?”我问。

    白千赤脸色难看地望着我说:“是,我看到了。而且我还看到在浪打过来的那一瞬间,有一只手从水里伸出来拿走了头颅。”

    “什么?手!你看清楚了吗?是杰克的手还是高莹的手?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怎么会从水里出来呢?”说完这句话我自己也愣住了。

    的确,一个活生生的人不会做出从水里冒出来拿走头颅这样奇怪的事情。如果说是为了吓我们,这也是说不通的事情,因为我们两个刚刚是一时兴起才打算过来的,而且这种小把戏根本吓不了白千赤,高莹一定是知道的。除非......

    我连忙冲到河边看看附近有没有奇怪的人影在水下,又张望了四周看看有没有人从水中上岸。但这只是徒劳我根本一个人都看不到,这个月份的河水凉得刺骨,而且这条河流速很急,并不合适冬泳,所以根本没人会从这里上来。

    无奈,我又转向白千赤问道:“你看到的那只手到底是人还是鬼?你告诉我啊!”

    白千赤皱着眉头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

    “你怎么能不知道呢?你不是神通广大吗?”我晃着他的身子大声地嚷道。

    他抓住了我的手臂望着我的双眼对我说:“眉眉,你冷静一点!我并不是无所不能的,但是我也在尽力帮你找高莹。水本身就有可以压住阴气的能力,而且刚才就那么一瞬间,我实在是没来得及分辨。不过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既然这个头颅出现在这里,那杰克也一定曾经出现在这里。”

    白千赤分析的有道理,这个头颅是不会无缘无故凭空出现在这里的,无论是人还是鬼,一定是有谁把它拿过来的,所以我们大方向的确是找对了的!

    我开始在之前发现尸体的地方开始寻找,这一片已经被警方勘察得差不多了,多半证据也是被他们拿走了,而且还让推土机把这里推了一边,我再想在这里找到什么线索怕是很困难。只是我不甘心,不甘心刚刚发现的那么一丁点线索就这么断掉!

    突然,我在桥墩的角落边发现了一个东西一直在反射太阳光,不停地晃着我的双眼。我走近前一看,是戒指。

    我记得这枚戒指,是高莹和杰克回来开第一个派对时,杰克送的求婚戒指。我紧握着这枚戒指一时间竟喘不上气来,像是有一大块沾湿了的海绵堵在我的胸口一样,无论我怎么喘气,胸口都憋闷的很。

    “眉眉,你怎么了?”在另一边查找的白千赤注意到我的状况,连忙赶了过来。

    我把手上的戒指递到他的面前,大口喘着气说:“莹莹!这是莹莹的戒指,她一定是出事了,一定是!她这么宝贝这枚戒指,生怕磕着碰着,一直说这是她最爱的人送的,独一无二的一枚,她一定会好好珍惜的。现在这枚戒指就这么被随便地丢在一边,如果不是她出事了,那要怎么解释?”

    白千赤一时语塞,想了好久才又开口说:“可能她那天晚上找杰克的时候路过这里,不小心掉了。大晚上的,掉了枚戒指,找不到也是很正常的。”

    找杰克那天晚上......

    那不就是妈妈去世那晚?

    我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很可怕的念头,那具无皮女尸,不会......

    我再也没办法在这里站着找什么狗屁线索了,单靠着我和白千赤这两个门外汉能找到什么东西!我必须现在就去警队,确定那具无皮女尸不是高莹,否则我今天一整天都不会静下心来。

    现在高莹爸妈估计已经登上了回国的飞机了,在一切还没有确定之前,还是先不要吓他们的好。

    我又赶去刑警队,把高莹的戒指这个线索告诉了许警官,他觉得这是一个很有用的线索,并且认为这具尸体就是高莹。但因为他父母还在回国的路上,无法马上进行DNA比对,所以不能百分百确定这具无皮女尸就是高莹。只是她的很多信息都和这具无皮女尸是吻合的,所以现在这具尸体是她的可能性最大。办案组很快就把她锁定为第一可能,将她的所有信息全部排查了一遍,包括失踪已久的杰克。

    诡异的是,杰克只有入境记录却没有出境记录,更加没有离开这座城市的购票记录,他的所有银行卡最近几天也没有消费过。这么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没了。

    呆在警局也不是一个办法,看着他们讨论案情的时候直接把高莹的信息带入无皮女尸,我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索性就先回宿舍呆着了。DNA比对结果一天不出来,我就绝对不会相信那具女尸就是高莹的。但是我心里也很清楚,如果不是有把握,警方也是绝对不会随便就带入一个人当作死者的,所以高莹这次,怕是凶多吉少。

    从警局回来之后胡乱地吃了几口白千赤给我熬的白米粥。

    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起的太早,又或者是白千赤背着我偷偷地下了睡咒,没一会儿,我就犯起了瞌睡,躺在床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地我就听见了高莹的声音,她在门口不停地敲门,不停地叫着我的名字。我只记得她失踪了很久,真的很担心她,于是便忙忙地打开门着急地问她,这么些日子她到底去哪里了?我真的很担心她。

    她好像听不懂我说话一样,一直不回答我的问题,只是不停地摇头恐惧地看着我,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我,嘴里不停地呢喃着:“好痛,好痛!”

    我还以为身后有什么让她感到恐惧的东西,回头望去却什么都没有。再次转向高莹的时候,她突然将手伸进自己的双眼里,狠狠地将自己的眼珠子剜了下来。瞬间,殷红的血液立即染红了她白皙的手掌。

    我被眼前的一幕吓得不知所措,只能盯着发了疯的高莹抱头尖叫。

    高莹仿佛感受不到痛苦一样,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把锋利的柳叶刀,对着自己的头皮狠狠地就划了下去。

    我看着她拿着那把刀直直地从头上一直往下划直到肚子然后往下。紧接着她丢掉了沾满血的那把刀,用修长的手指伸进已经被刀子划开的缝隙中,狠狠地往两边一扯,她身上的皮就像是一件衣服一样被她扯开了。

    她就像脱衣服一样把身上的外皮脱掉,最恐怖的是她做这些的时候一直笑着,狰狞地笑着。脸上分明是痛苦的,眼里却很高兴,很享受,痛苦而又享受的情感在她狰狞的笑容中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我再也受不了眼前的一切,从嗓子里发出更加刺耳凌厉的叫喊。

    ......

    “铃铃......”手机铃声恰时响起,我瞬间从噩梦中惊醒。刚刚的噩梦实在是太过真实了,仿佛就像是真的在我面前发生过一样。现在我整个后背都被冷汗沾湿了,心脏还“砰砰”地狂跳不止。

    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已经凌晨四点了,再看一眼来电显示,是一串陌生的号码。应该是高莹爸妈到了,我深呼了一口气,稳定下情绪才接起电话。

    “喂。”

    电话那头传来高莹妈妈着急的声音,“安眉吗?我是你高阿姨,刚刚我们接到警方电话,说是莹莹......”

    她的话还没说完,情绪就涌了上来,不停地哭泣着。

    电话被伯父抢了过去,他压着嗓子说:“安眉,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本来我们两口子是想先找个酒店住下,明天一早再去找你的。只是我们一下飞机就接到了当地警方的电话,要求我们配合他们调查一个尸体解剖案件。他们的意思是莹莹很有可能就是那具被解剖的尸体。我们老两口就这么一个女儿,突然接到这个消息,一时间......”

    刚刚伯母说话带着哭腔的时候我就想到他们已经知道高莹的事情了,只是没想到警方这么着急,他们才下飞机就告诉他们两个这个消息。

    伯父患有高血压,是不能受太大的刺激的,伯母身子弱,更加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我一直瞒着他们就是怕他们一时间接受布料,没想到警方他们动作这么快。

    我想了一下,说:“伯父,您先不要着急。我陪你们一起去警局,我会先去那里等着你们,你们直接去就好了。”

    这么决定之后我就赶忙起身穿衣服,顺便叫醒白千赤和我一起走。这种时候,有他在我才不至于那么不安,他就是我现在的主心骨。

    赶到警局后已经接近凌晨五点了,城市的东边天空上露出了鱼肚白的颜色。我和白千赤站在警局门口等待着高莹爸妈的到来,时间越往前走,我心里就越不安。有这么一瞬间,我真的想要掉头就走。不要再让他们去比对什么DNA,那具女尸怎么可能是高莹,这些不过都只是我的胡乱猜测罢了,根本没有证据去证明的。说不定高莹现在正和杰克在逍遥快活,是我们太过一惊一乍而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