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04章 DNA对比

    “安眉,你们来了。”许警官放下手中的卷宗抬头看了我们一眼,因为案件的事情,在警队里一来二去的,他也不坚持着叫我“安小姐”了,改为直呼我的全名。我倒觉得这样自在多了,有什么事情还可以直接问他。

    他瞟到我身旁的高莹父母身上时立即站了起来,“这是高莹的父母吧?”

    我微微地点了点头,向高莹的父母介绍了下负责这个案件的许警官。他们两个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面对许警官还是假装出了一副自然的神情,但伯母的手却一直紧紧地拽着伯父的衣袖掩饰着心中的不安。

    许警官也没有多说废话直接和高莹父母说明了情况,而这些我都是清楚的。在伯母情绪快崩溃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扶住了她,并安慰道:“您先缓口气不要着急,现在只是初步怀疑是莹莹,还不一定是她呢!我们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冷静下来。你们二老先去做DNA比对,以后的事情,我们等出了结果再来讨论。”

    只是伯母的情况比我预想的还要严重,许警官不过是稍稍地提及了下无皮女尸的状况,她就已经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两眼一闭就倒了下去。

    没办法,我和白千赤只能先把伯母送到医院去,让伯父自己一个人留在警局。

    快到中午的时候,一脸倦容的伯父提着一大袋吃的走进病房。他脸上乌青的黑眼圈和花白的头发似乎比早上刚见到他的时候还要更明显了些。我不知道他在警局的时候许警官都和他说了什么,但无非就是说一些关于案件的事情。关于这个案件,虽然警队的人隐瞒了很多重要内容,但大体上的一些事情我也很了解,至于破案的事情我根本没兴趣,只需要知道的就是如果这具女尸真的是高莹,无论是她的父母亦或是我,都有很长一段时间会活在黑暗中走不出去。

    “伯父,DNA对比怎么样了?”我接过他手上的东西直接开口道。

    他颓然地看了我一眼,有气无力地开口道:“说是要到下午才能知道结果。”

    我看着在商场上雷厉风行的伯父,因为莹莹的事情变成现在这样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我真的希望这一切不过只是一个错误的推测,希望下一秒就能接到高莹打过来的电话,告诉我们她还好好的,只是赌气不理我们而已。

    我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还没有醒来的伯母,起身对伯父说:“既然伯父你来了,那我就先回家一趟。”

    其实我没有什么非回家不可的理由,只是呆在医院的病房里,看着白色的墙、白色的被单、什么都是白色的,心里就堵着慌。伯母的身体没出过之前就已经很虚弱了,移民去澳大利亚也是为了能够接受更好的治疗。好不容易身体好转了,又出了这档子事情。虽然我和他们家很亲近,但毕竟我始终还是一个外人,无论我再怎么难过,依旧是没办法理解他们二老的心情。继续留在医院里,看着他们两个难受,我也跟着难受,还不如先回家等着。

    等待DNA结果就像是在凌迟处死一样,身上的肉被人一刀刀地割下来,但你就是死不了,只能忍着身上无尽的痛楚。

    等得我心烦意乱的时候手机终于响了起来。

    “喂,伯父?是结果出来了吗?是不是高莹?”我着急地问。

    电话那头伯父的声音显然比我还要着急许多,大口地喘着粗气却还要坚持着和我说话,“眉眉,你伯母她不见了!我刚刚看她没醒,就想着先去给她买些日常用品回来,没想到一回来就找不到她了!”

    伯母不见了?

    此刻我的大脑真的像是倒了一大袋面粉和水在里面一样一团浆糊了。事情本来就一团乱了,伯母也跟着不见,这不是乱上加乱吗?

    我忙安慰了伯父几句,拉着白千赤又匆匆地赶去医院。车子都还没开到医院呢,在医院远处的路口就看见医院前面围着黑压压的一群人。

    “前面估计开不进去了。”白千赤握着方向盘转过头对我说。

    我伸出半个头看了下医院前,再仔细一看医院楼顶正站着一个人,从下面看上去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似的。

    突然,一个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我顾不得和白千赤解释,连忙推开了车门冲到人群之中,抬头望向楼顶。那的确就是伯母没错,她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跑到医院顶楼去?她想自杀?为什么。现在DNA比对结果不是还没有出来吗?谁都不能证明那具无皮女尸就是高莹。哪怕就是高莹没错,那也不能这样!

    自杀死了的人会变成孤魂野鬼的。我亲眼看着同桌的妈妈和他分别的时候有多难过,当了孤魂就不能回头了。如果是寿终正寝阴阳两隔的人还有可能在下一世相遇,要是成为孤魂那就是真的永世隔绝了!

    不行,我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我连忙跑到医院大厅中的电梯前,一堆的病人和家属等着那三辆电梯,在这里和他们等下去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上得了楼顶。高莹现在只是失踪又不是确定死亡了,要是伯母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等她回来的事情我该怎么和她交代。

    没有再往下多想,我就直接冲进了医院的安全通道开始往楼顶上爬。三十多层的医院大楼,我爬到不到十楼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了。

    “笨蛋,我找了你半天。”白千赤站在我面前略带怒气地望着我,“你怎么脑子就转不过弯,等你这么一级级台阶爬上去,黄花菜都凉了。”说着,他便一把将我横抱了起来。

    只见周围的景象高速地向后退去,不到半分钟的时间我便已经来到了楼顶。

    天台上已经站了一群人,有医院领导、负责医生以及护士,伯父也在。我赶忙走了上去,开口问:“伯父,伯母她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间想不开?”

    伯父一脸懊悔地看着我,沧桑的脸上泛着几滴晶莹,“眉眉,你总算来了!都是我的错,我刚刚翻通话记录的时候才知道警方已经打过电话来了,只是我的手机留在病房里没接到,让你的伯母接到了。”

    DNA结果出来了?

    我的心一下子被提到了嗓子眼。

    “是莹莹吗?”我害怕地问。其实根本不用伯父回答我,此刻我心里已经有答案了,若不是高莹,伯母又怎么会要死要活地爬上天台呢?只是我不愿意相信,真的不愿意相信。四天前还和我通过电话的人,怎么转眼间就变成了那个样子?

    高莹是一个多么爱美的女孩子,哪怕在功课最繁忙的高三,她也能坚持每天五点半起床,化好妆再去学校。可是现在却被人弄成了那个样子,皮也没有了,内脏也被挖出来了......

    我真的好难受,一想到当时在案发现场看到那双眼睛的画面,我的胸口就像是被一台钻土机不停地往里钻一样,痛到难以复加。那双眼睛是高莹的啊!那双我看了十多年的眼睛,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眼睛,就这么被人硬生生地剜了出来。

    “眉眉,你冷静点。”白千赤将我拉进了他的怀里,用力地按住我的脑袋,压低着声音说:“我知道你现在情绪很激动,但是你一定要冷静。你要想想现在妈的尸体还没有找回来,所以你一定要冷静!”

    白千赤说的一席话点醒了我。妈的尸身现在还没有找到,只要一天没找回来,妈妈在九泉之下就不得安宁。高莹的事情既然已经这样,那就已经无力回天,作为朋友的我,更加应该好好地帮她照顾好她的父母,让她也能够放心地离开。

    “千赤,你放开我吧。我不会做什么极端的事情的,放心。”

    我走到人群最里面,伯母正坐在天台边望着远方的天空独自呢喃着。她就像是听不到别人讲话一样,无论旁人怎么劝说她,都置若罔闻地望着远方。

    我朝着她看向的方向望去,是桥东的方向。

    “伯母!”我朝着她大喊。

    她的身子微微地震了下,但却没有回头。

    伯母是因为高莹出事了才想不开的,女儿就是身为母亲的一切,没有了女儿她就没了活着的信念,所以要是想让她活下去,就必须要给她找到活着的信念。

    管不了这么多了,现在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我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她大喊道:“伯母,莹莹死了!你是不是已经知道她死了?”

    伯父大惊失色地看着我,连忙朝我这边走过来。

    我趁着这个空隙又大喊:“伯母,莹莹死得那么惨你看到了吗?她连全尸都没有!我还梦到她哭着和我说她好痛,她真的好痛,你知道吗?”

    “别说了!”伯父冲到我面前拉着我就要往出口走去。我顾不得和他解释这么做的意图,用力地挣脱了他的束缚再次对伯母喊道:“伯母,你不要无动于衷!我知道你一定听到我说的话了!高莹告诉我她很痛,你作为妈妈的怎么能一句话都不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