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05章 昏睡整日

    伯母的身子开始颤抖,在我一次次地攻陷下最终还是转过身,泪流满面地对我哭着说:“当母亲的听到这种话怎么可能无动于衷!怎么可能不心痛。如果可以,我愿意代替我的莹莹替她去死。可是我能怎么办?我的宝贝莹莹,回国前还好好的,前几天我们还视频了。谁知道......”

    “伯母,你不是没有办法的!虽然莹莹不在了,但是把她害成这样的凶兽还在逍遥法外!你要好好活着看着那个恶魔被抓起来,接受法律的制裁啊!”

    她愣了一下,呆滞地望着我,“莹莹不在了,凶手还活着?我的宝贝不在了,他怎么能还活着!”说着,她立马就从天台上爬了下来。

    看着她安稳落地的时候,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伯父连忙去拉回伯母的手,生怕她下一秒反悔再次爬回那个危险的地方。中年丧女已经是人生一大悲,如果连妻子都没了,想必他往后的人生应该会陷入无尽的黑暗。

    刚刚我说的那段话果然起了效果,回了病房后的伯母情绪逐渐恢复了稳定,也能够吃下伯父买回来的粥了。

    既然已经知道那具女尸就是高莹,那她的丧事就不能拖了。高莹父母商量过后,还是决定把她的尸身带回家乡,毕竟人死是要落叶归根。只是目前警方还不同意我们把她的尸身带走,伯母的身体也没有完全恢复,伯父要留在这里照看,所以置办丧礼事宜还是要我帮忙。

    我也没有推脱,毕竟从前我也受了他们家不少的照顾,现在发生了这么突然的事情当然是能帮就帮一些的。更何况现在妈妈的尸身也找不到,我如果不再找一些事情做的话,怕是要心烦死。

    第二天一早我就忙着去给高莹买丧礼的东西,还顺便联系了殡仪馆的陈主任,打听了下关于尸体整容的事情。她的尸体被肢解成那样,就这么让她走的话,我心里总是不太安稳。记得之前在新闻上看过可以尸体整容,能够给身体复原,索性就帮忙打听下。

    就这么一直忙到了中午才抽出空来去医院探望伯母。

    一进病房,我就觉得不对。连忙往里走进去,没想到看到二老齐齐晕倒在病床上,而床头正摆放着之前在河岸边消失的头颅。

    我第一反应就想要把头颅收起来。转念又想,这东西煞气这么重,我身体虚弱,万一又中了煞就不好了,还是赶紧联系白千赤的好。于是就给他拨了个电话,告诉他头颅就在这里让他赶紧过来。

    我已经得了上次的教训,这一次我一刻不离地守在头颅边,眼睛死死地守着它。

    突然,病房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我心中一喜,白千赤这家伙来得挺快。

    下一秒,我就开始心慌了。因为那阵脚步声很熟悉,却不是白千赤的。我很清楚他的脚步声是什么样的,他走起路来非常轻,如果不是仔细听,是根本听不出声音来的。但是,现在门口的这个脚步声却不一样,非常的响,却不是因为脚步声重,听着是脚上穿着的鞋子撞击地板发出的清脆的响声。

    我听着这脚步声,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紧紧地握着水果刀站在门口面。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的心则越来越紧。

    门把手动了起来。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还没等我看清开门的到底是谁,不知为何就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病床上。

    “眉眉,你总算醒了。”伯父一脸担忧地望着我。

    我疑惑地看了眼周围,左手手腕一阵刺痛,抬起一看手腕上竟抱着厚厚的一层纱布。

    “眉眉,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想不开,昨天你对我说的那些话都忘记了吗?怎么今天自己却干出这样的傻事来?”伯母坐在另一边抹着眼泪对我说。

    傻事,我干了什么傻事?

    我只记得刚刚走进病房的时候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煞气,头颅就正放着在病床前,然后就看见伯父伯母两个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对了!那个头颅呢?

    我急忙开口问:“伯父伯母,你们醒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一个很精美的头颅放在床头?”

    他们两个面面相觑了一眼,随后伯父皱着眉头担心地看向我说:“眉眉,你是不是因为莹莹和你妈的事情刺激太大,出现了幻觉?”

    我一怔,小声地问:“你们知道我妈的事情了?”

    伯父眼里露出了一丝愧疚,“真是对不起你,眉眉。我们不知道你妈的事情,还一直麻烦你。”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拍了下我的手,又说:“你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年纪轻轻地就没了双亲。”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原本我不告诉他们两个关于妈妈的事情,就是怕出现这个状况。

    “眉眉,你是个乖孩子。现在莹莹走了,我们两个也失去了最宝贝的女儿,如果你愿意,可以把我们当作爸妈来看待。伯母的意思是想让你不要那么难过,你还要我们.......”伯母说的很乱,但我还是听出了她的一番好意。

    “伯父伯母,你们放心好了,我已经接受了这件事了。至于伯母刚刚说的那件事......”我顿了下,“高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现在惨死,于情于理我都是要好好照顾你们二老的。”

    说到高莹他们两个又抹起了眼泪,见到白千赤来了,他们俩才互相搀扶着离开。

    “你怎么现在才来?”高莹爸妈一走,我立刻就问白千赤。

    他脸色凝重地对我说:“头颅又不见了。你给我电话的时候,我立马就赶过来了。一到医院就看见一团黑气笼罩在病房门口。那黑气一发现我立即就跑了,我没想这么多就去追。没想到回来的时候,头颅已经不见了。”

    我用左手狠狠地敲了下床板,手腕立刻感觉到一阵撕裂的刺痛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哼。

    “怎么了?”白千赤问。

    我下意识地把左手往被子里缩。

    他皱着眉头站了起来,一把抓起我的左手,手腕上洁白的纱布已经渗出了殷红的鲜血。

    “这是什么?”他蹙眉问道。

    “我不知道。我一醒来,伯父伯母就说我做了傻事。”

    白千赤盯着我的手腕,右手紧紧地攥成一个拳头。

    “我的女人都敢动,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烦了。”他咬着牙说。

    “你知道是谁?”我问。

    白千赤微微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依我猜测,这十有八九就是杰克捣的鬼!他的心智可能已经被那个头颅上依附着的冤魂操控了,所以做出一些丧心病狂的事情并无不可能。”

    这时,病房门突然打开,伯母义愤填膺地冲进来对我们说:“我早就觉得杰克那个人不是什么好东西。长得一双诡异的眼睛,尖尖的嘴巴,一看就是我们常说的恶人脸。我和莹莹说过很多次,他不好,不要跟着他。只是莹莹这个傻孩子她不听我的话,铁了心要跟着他。”

    “你这人!”伯父追了进来,不好意思地说:“我们不是故意偷听你们讲话的,我们只是......”

    “没事。”我笑着回答,顿了一会儿,我又说:“现在高莹出事了,杰克却不知所踪,我想如果他不是也出事了,那这件事情多半和他脱不了干系。”

    “对,一定就是那个杰克的错。没遇到他之前,莹莹从来都不会忤逆我们两个,这一次,她回来之前我心里就觉得不安,一直让她不要回来不要回来,她非不听!现在就......”伯母抹了下眼泪后转向白千赤,“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求求你,帮帮我们两个老人家吧!我知道莹莹生前也是你的朋友,她现在含冤惨死多半都是那个杰克做出来的,你能不能帮帮我们去找杰克?”

    白千赤从来不屑于人间的这些情感,可是这一次,我看到他脸上的表情竟然有了微微的触动。

    “你们两个先起身,我和眉眉之前找过他,但是没找到。那时候我们只以为高莹是失踪了,所以没多大放心上。现在除了人命,是应该重视了。我会想办法找到杰克的,也请你们二位不要太难过。既然逝者已逝,你们就节哀顺变吧。”

    反正就是这样,白千赤答应了高莹父母会帮忙寻找杰克的事情。下午一出院我们就开始了满城寻找杰克的大行动。

    找人这件事情,如果警方靠不住那就只能靠路边的小鬼们了。我们俩守在高莹小区外一直等到半夜十二点百鬼出行的时候,随意就抓了一个小鬼过来讯道:“你是不是一直呆在这一片?”

    那小鬼看着修为大概也就七八年左右,算是鬼里面年纪小的,看见我身边的白千赤吓得腿都软了,颤颤巍巍地点头道:“对对对,小鬼从死的那天起就一只徘徊在这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