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07章 乱葬

    知道了杰克最后出现的地方,我们也不等天亮,直接就开始往桥东的小树林赶去。桥东是市政府近年来打造的一项民生工程之一,在附近新建了好几个公园供市民们休闲锻炼。而这个小树林也是这个项目中的一个。

    白天的时候,这个小树林可以算的上是情侣们的约会圣地了,绿树、落叶、细碎的光影,所有可以称之为浪漫的氛围这里基本都有。而夜晚,这里也滋生出了一些“暧昧”的气氛。除了一些喜欢寻求刺激的情侣经常会在这里尝试“野餐”之外,还会有很多寂寞无聊的人在这里寻求一夜欢乐。总之,这种时候来这里一点也感受不到夜半时分的寂静。

    我和白千赤一起走进这个小树林,没走几步就能够听到男女们细碎的声音,克制些的还没什么,要是遇到一些开放的,那个声浪真是让人感到害羞。

    我的双眼基本不敢乱瞟,生怕一不小心就会看到一些旖旎的画面。要是因此长了针眼那还真是得不偿失。走了近五分钟,我们都已经到了小树林的中心位置了,一路来都只看见一些男男女女,根本没有什么让我觉得值得注意的地方。便停下问白千赤:“我想这里应该没有什么线索了吧?都过去这么久了,我要是杰克,我也不会一直留在这里。”

    “再找找。”白千赤继续往小树林里走去。

    还找?我真是不愿意在往里走了。就在这么外围的地方,这些男女就已经这么过分了,如果再往里面去,还指不定会看见什么画面呢。虽然我已经不是什么未经人事的少女,可是我还是不太能够接受在这种地方看到这种事情。

    白千赤脸上到没有什么别的表情,一直自顾自地往前走。他不放弃,我当然也只能像一只跟屁虫一样跟着他继续了。

    奇怪的是,越往小树林里面走,我们遇见的人就越少,里面的景况和我一开始预想中的简直是天差地别。

    我真的很不明白这些男女都是什么心态?难道做那种事情也需要凑伴才觉得安心吗?

    这时,白千赤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了我一眼,说:“跟上来。”

    我当下汗毛都竖了起来,连忙跑到他身边,紧紧地拉住他的手,担心又害怕地问:“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千赤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脸色凝重地说:“现在还不清楚,只是我觉得似乎有什么一直注视着我们。”

    什么在注视我们?我的心被他这一句话弄得一颤一颤地,脑袋不停地往四周扫去,试图找到他说的什么东西。

    突然,一滴湿黏黏的液体滴到了我的脸上。

    抬头一看,吓得我立马扑到白千赤的怀中,浑身发抖地对白千赤说:“看......看,你快看上面!”

    在我们头顶的树枝上挂着一片死人骷髅头,它们每一个都用空洞的眼眶盯着我和白千赤。那里面分明是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可是我却被它们盯得毛骨悚然。

    “糟了!”白千赤说。

    “怎么糟了?”我疑惑地问。

    “我们入套了,刚刚看到的那些都不是人!”

    什么?我们入套了是什么意思?刚刚我们看到的都不是人。那些男女们吗?他们不是人,难不成他们都是鬼吗?

    还没等我把心中这些疑虑全部问出口,四面八方就已经涌出了无数个七扭八歪的鬼来。他们就像是电影里的那些丧尸一样,不是缺胳膊少腿就是脸上缺了些什么东西。一个个都穿着活着的时候的人类衣服,只是上面都已经破败不堪,多半还染上了殷红的鲜血。

    我看着他们一大群鬼向我们涌来,嘴里还发出“滋滋”的嘶鸣声。只觉得连站稳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紧紧地抓着白千赤的胳膊,害怕地问他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白千赤拿出赤龙剑,紧紧地拉着我的手叮嘱道:“等下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躲在我身后,其他事情你不用害怕有我呢!”

    我害怕地点了点头,便瑟缩在白千赤身后。

    这里又不是乱葬岗,又不是什么医院之类的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鬼聚集在这里?还有这些头颅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不过现在这些疑惑都比不上逃命要重要,那些丧尸已经朝我们扑了过来。只见白千赤的赤龙剑高高抬起,朝着面前的三个丧尸刺去,瞬间从他们身体中边喷出了幽绿色散着恶臭的血液。

    白千赤眉头一皱,忙道:“有毒,屏住呼吸!”

    我都还没来得及反应,白千赤便用左手按下了我的嘴巴,说道:“忍一下,我会迅速解决的。”

    然后,他便紧握赤龙剑,嘴里喃喃出一串咒语,瞬间赤龙剑便化为一条浑身包裹着艳红色火焰的长龙,迅速往那群丧尸冲去。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在场的近百具丧尸全都被包裹在火焰中。

    白千赤也没多犹豫,立即收回赤龙剑,横抱着我便腾空而起,离开了这片小树林。

    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过五分了。

    刚刚白千赤带着我腾空而起的时候,那些丧尸身上的黑灰全都往我的脸上糊,现在镜子里的我狼狈的就像是街边的小乞丐一样,满脸的黑灰。

    这一趟简直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差一点就把小命都搭上去了。

    把脸洗干净后,我生气地坐在床边说:“别让我找到杰克,否则我一定要把他丢到火堆里!竟然把我害成这个样子。”

    白千赤躺在一边一言不发,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过了近五分钟,我见他还不搭理我,便用手肘轻轻地撞了他一下,问:“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白千赤愣了一下,才又反应过来,说:“刚刚我们遇到的那些鬼,不是普通的鬼,是万骷百鬼阵。”

    万骷百鬼阵?

    我在大脑里飞速地搜索这个名词,脑海里突然闪过一幅画,画上面是一堆的骷颅头和一堆的丧尸。这就和我们刚刚遇见的情况是一样的!

    我记得这个阵法,必须要有强大阴气的人或者鬼才能够操控,可是杰克根本不可能做到!就算他身上附着怨灵,但那个怨灵身上的阴气并不是很重,只是因为含冤所以煞气比较重。

    如果不是杰克,又会是谁?他是提前知道我们会去那里所以故意设下的这个阵法等我们上钩吗?

    “那个小鬼!”我恍如初醒般大叫道。

    白千赤白了我一眼,说:“你现在才想到那个小鬼有问题吗?在树林里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东西诓我们!别让我再找到他,否则一定会让他尝尝灰飞烟灭的滋味。”

    既然那个小鬼说的话是骗人的,那就证明杰克根本没有去过那个树林里,就算我们再回去找线索,也肯定找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

    忙活了这么久,结果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我真是有一口恶气堵在胸口,怎么也咽不下去,索性也就睡下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在睡梦中隐约闻到饭菜的香味,便闭着眼睛站了起来,顺着香味往前走。

    “”的一声,一个硬物打在了我的头上。睁眼一看,是白千赤拿着锅铲敲了我一下。

    我摸着发痛的脑袋生气地问:“你干嘛打我!”

    白千赤“呲”了我一下,说:“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不要闭着眼睛走路。以前住在大房子里还好,现在这里地方这么窄,万一磕着碰着怎么办?”

    在妈妈离开后,白千赤就做起了“妈妈”的工作,早起给我做饭,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打理得井井有条,而我只需要像以前一样继续当我的甩手掌柜就可以了。

    我真的很想对他说谢谢,只是又不知该怎么开口,似乎说了这句话之后就变得生分了,只能继续默默地享受着他对我的这些好。

    吃过饭后,我和白千赤一起赶去了医院。今天是伯母出院的日子,我理所应当地应该去帮帮忙,再者说了,高莹家的钥匙还在我的手上。这几天伯父一直住在医院里,说什么也不肯先回高莹家住。

    不过想想也是,现在她已经不在了,让伯父一个人回去女儿生前住过的地方,那种感觉应该很不好受吧。

    到医院的时候,伯父伯母已经把所有的手续都办好了,正准备离开。正好我们俩是开车来的,也就顺便带着他们一起回高莹的住处。

    他们二老说要回来的时候,我就已经请了清洁工把房子打扫了一遍,现在他们二老只要提着行李就可以住进去了。

    才走进高莹的房子,伯母就站着不动了。

    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想要去关心一下,走上前却看到了她望着墙上高莹的照片在抹着眼泪。

    墙壁上是高莹和杰克的合照,高莹一接受杰克的求婚第二天便立即去照了这一组订婚照。先前我们家还住这里的时候,她没有挂出来,我们搬走不久我来找过她一次的时候才看见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