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09章 殡仪馆

    于是我便对伯父伯母说:“你们二老好好地在家里等着,我追上去看看。家里的电话是通的,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我知道了什么也会告诉你们的,随时保持联络!”说完,我也跟着追了上去。

    等我出了门口的时候早就看不见白千赤的影子了,只好随手拦下一辆的士开始往警局赶。今天正好是星期六,到市中心的时候车子一直堵,平时只需要十五分钟的路程,今天足足开了有四十分钟,等我赶到警局的时候已经快夜里十点了。

    警队大部分人都已经下班了,就只剩下夏晴还在办公室里留守。我知道白千赤肯定不会来找警队的人要钥匙,他肯定已经先进了停尸房,但我要想进去还是要走正当程序。

    “咦,安眉,这么晚你怎么来了?”夏晴看到我连忙站了起来。

    “哦,我是接到许警官的电话知道高莹的尸体可以带走了所以......”

    “你这么晚来带走高莹的尸体?”夏晴的反应很是惊讶。

    说实在的,如果是我听到一个人大晚上的想要去带走尸体,我的反应可能会比她还夸张。

    我连忙解释说:“不是,我不是现在来带走尸体的。我只是想看看她......”我顿了会儿,在心中酝酿了下情感,哽咽地说:“夏晴,你不知道,高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现在死无全尸,我心里难受。所以我特地请了一个尸体整容师想要给她做尸体缝合,只是整容师要求我把细节说的清楚些。你知道,那天我根本没敢细看,她的身子到底怎么样了我也不敢确定,你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夏晴犹豫了下,面露难色地对我说:“对不起啊,安眉。我知道你是想帮你的闺蜜,我也能够明白你现在的心情。只是我们警局是有规定的,被害人的遗体只能交给他的至亲。如果是高莹的父母亲自过来,我可能就带你去了,只是......”

    这时,白千赤突然出现在我身边,我当即被吓了个激灵。

    夏晴却毫无反应地继续说道:“总之,今天我是帮不了你这个忙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她的遗体估计比想象中的要难办得多。毕竟,她被肢解成了一块一块的,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白千赤瞟了夏晴一眼,对我说:“我刚刚进去停尸间了,高莹的尸体还在,用装尸袋装着。我们走吧。”

    听白千赤这么一说,我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微笑着对夏晴说:“那就不麻烦你了,我先走了。”

    从警局出来后,我问白千赤为什么刚刚那么激动地说高莹的尸体出事了。他鄙夷地看了我一眼说:“高莹爸妈的手机同时不见,你觉得这是巧合吗?这肯定是故意而为之,有谁想要让他们接不到警方的电话,好对高莹的尸体动手脚。”

    “高莹的尸体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了,还想要对她做什么!”

    这一夜,我一直在想白千赤说的这些话,越想越想不通。一直到晚上睡觉的时候,做了一个很诡异的梦。梦到高莹在我们高中的舞蹈室i里面跳舞,跳着跳着,她突然摔在了地上,头发凌乱地望着我,哭着对我说:“眉眉,我的腿。没有了腿,我就再也不能跳舞了,我的腿!”然后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她的腿,右腿整一只都不见了。

    当下,我就被吓醒了。气喘吁吁地望着上铺的床板,脑子里还全都是高莹凄惨的模样。

    这时,我突然想起昨天答应了高莹父母今天要陪他们一起带把高莹的尸体送去殡仪馆,连忙从床上弹了起来。

    “白千赤,赶紧起床!我们迟到了!”我吼了一声还躺在床上的白千赤,又匆匆地跑到洗手间去梳洗打扮。

    等我出来的时候,白千赤早已经准备好一切靠在门边等着我了。

    今天的天很阴,厚重的云层压在城市上空连带着在这座城市里的人都觉得压抑。今天正好是高莹的头七,她爸妈也不想再拖了,索性就打算在今天给她举办一个小型的葬礼。

    手续办理好,高莹的尸体就被送到了殡仪馆中。我也早就和陈主任联系好,他安排了一个尸体整容师为高莹缝合尸体。

    去殡仪馆的路上,高莹的爸妈一直沉默着。我心情也压抑的说不出话来,只能一直靠在车窗边看风景。

    才到殡仪馆,陈主任就迎了出来,带我们到之前停放妈妈尸体的五号停尸间。停尸间内一位二十出头的女子已经等在里面了,我猜她就是陈主任安排的尸体整容师。

    她一看到我们,便立即走了上来,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这里的尸体整容师。我姓伊,叫做伊梦。你们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伊梦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袖子微微地拉了起来,露出了手臂上的纹身。虽然只露出了一角,但从这图案上可以看出她应该是纹了一整个手臂的大花臂。脸上也画着淡妆,黑色的头发悉数盘起,给人一种很干练的感觉,完全没有那种因为年龄而敢去轻视她的想法。

    “高先生,高太太。我是这里的负责人陈主任。伊梦虽然年纪轻,但是她是经过合格培训的技师,请你们放心地把女儿交给她。”

    此刻的伯母眼眶里早就噙满了泪水,听到陈主任这么说,更是像被打开了水龙头的阀门一样,泪水瞬间就涌了出来。

    她哽咽地说:“放心,只要我的孩子能够完整无缺地下葬,其他的一切就麻烦你们了。”

    伊梦微微地向高莹父母鞠了一躬,然后穿上白大褂,对我们说:“死者的尸体身上还带有她自身的气息,所以最开始需要最亲近的人将其拼合我才能开始下一步。不知道几位,谁来?”

    我望向高莹父母那边,他们两个早就哭作一团。但高莹毕竟还是他们的孩子,我不得不打断他们此刻的悲伤,“伯父伯母,这个你们谁来?”

    他们俩面面相觑,沉默了好一会儿。

    “眉眉,你和莹莹关系这么好,我和你伯母现在实在是没办法,不如你去?”伯父有些为难地请求道。

    我回头望了眼白千赤,他微微地点了点头,用唇语说:“去吧。”

    “决定了吗?是让安小姐来进行对死者的复原准备吗?”伊梦问。

    我点了点头,说:“让我来吧。她之前照顾了我这么多年,现在应该是我为她做什么的时候了。”

    伊梦带着我到了停尸房一边的更衣室,给了我一件白大褂,顺便还叮嘱我在拼接尸体之前需要注意的事项。做好一切准备之后,我才又走到停放尸体的台面前。

    高莹的尸体还放在装尸袋里没有拿出来。

    伊梦先是让我们在场的人集体默哀三分钟,才又示意我打开装尸袋。

    碰到装尸袋拉链的那一刻,我的手都是抖的。不久前还活生生的人,现在就被装在这个冰冷的袋子里,等着我像拼拼图一样把她拼装起来。那种感觉,真是诡异又恶心。

    “我要拉开了?伯父伯母你们真的不亲自来吗?”我又问了一次。我总觉得这种事情还是要亲人亲自动手才行,我和高莹再怎么要好,毕竟也没有血缘关系。趁他们还有后悔的机会,再让他们好好地思考清楚。

    伯父伯母互相搀扶着,脸上的泪痕还未完全擦干,微微地点头示意我开始。

    我深呼了一口气,在心中默默地对高莹说:谢谢你这么多年的照顾,此次远行,但愿你一个人走好,我就只能送你到这里了。

    于是,我按照伊梦的指示拉开拉链,先将高莹的内脏拿出来,再把尸块一块块地摆放整齐。

    将所有尸块放出来后,我愣了一秒,总觉得有点什么不对劲。

    “腿,高莹的腿呢?”白千赤在我身后问。

    白千赤的话一语惊醒在场的人,我连忙又看了眼装尸袋,里面的尸块的确都被我拿了出来。

    那天我在案发现场看过,当时高莹的腿还在,除了她的皮已经被剥走之外,没有任何器`官或者肢体缺少。那现在怎么会缺了一只小腿?

    我突然想起早上那个诡异的梦,高莹当时就是缺少了一条腿!这一定是她给我的提示。

    “千赤,你昨天不是说莹莹的尸体没问题吗?现在是怎么回事?”我问。

    白千赤被我问得一时语塞,抓了抓衣袖说:“我看着装着尸体的袋子完好无损,想着警局的停尸房也没人能进去,所以......”

    在一旁的伯母终于绷不住了,跪倒在地上疯狂地大哭:“我的莹莹,你怎么那么惨!到底是谁这么狠心,把你害成这个样子!让你死无全尸还不够,还要让你不能完整的入土。”

    “伯母,你不要太激动,一定要保重身体。”我不知该怎么样才能安慰她。先是失去女儿的打击,现在又是女儿的尸体缺了一部分,无法完整入土。这样的打击,我想无论天底下的那一个父母都是无法接受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