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10章 失去的眼睛

    “亲爱的,你不要这样。现在宝贝已经不在,要是你再有个三长两短,你让我该怎么办?”伯父抱着伯母,试图让她的情绪能够得到平复。

    伯母一把将伯父推开,冲到了停尸台前,抱着高莹已经腐烂发臭的手臂,紧贴着脸,哭着说:“我的莹莹,我的掌上明珠,你怎么就舍得爸爸妈妈先走了呢?”她扫了眼台上的所有尸块,突然转过头瞪大着双眼望着在场的所有人说:“是不是你们谁偷走了莹莹的腿?”她冲到陈主任面前表情怪异地质问道:“是不是你?你偷了莹莹的腿是不是?”

    陈主任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不轻,连连后退了两步,忙忙摇头道:“不是我啊!真的不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高夫人。”

    伯母又冲到伊梦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突然伸出双手紧紧地掐着她的脖子,面目狰狞地问:“是不是你!你是不是嫉妒莹莹,所以才把她的腿偷走了!你不想莹莹好,你想她死无全尸是不是?”

    伊梦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只能挣扎着摇头道:“不是,放开我......咳咳......”

    “伯母,你不要冲动啊!伊梦根本不认识莹莹,她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我一边拉着她,一边劝说道。

    “不是她?”伯母突然转过脸盯着我,手依旧紧紧地掐着伊梦的脖子。

    “伯母......”我被她盯着我的眼神吓了一跳,就只是盯着我那么一瞬间,我就觉得身上所有的血肉都被她的目光刮下来了。

    “不是她,难道是你吗?”伯母的嘴里轻轻地吐出这句话。

    顿时,我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背后一阵阵阴风往脊梁骨上窜。我下意识地就开始往后退。

    谁知道伯母突然放开伊梦,疯了似地向我扑过来,扯着我的头发,双眼通红地盯着我问:“你为什么要害莹莹,你到底为什么?”

    我一边抵抗着,一边哭着说道:“没有,我没有害莹莹!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么会害她呢?”

    白千赤冲了上来,正准备出手对付伯母。

    我看着白千赤的动作大声制止道:“千赤,不要!她是高莹的妈妈!”

    这时,伯母似乎被这句话触动了,忽然放开了扯住我头发的手,颓然地望向摆满尸块的台面。

    只见她双眼一闭,身子一软就往身后倒去。

    “伯母!”我连忙上前扶住她,望着依然被吓蒙了的其他三个人说:“快去叫救护车!快呀。”而后又转头望向白千赤问:“刚刚伯母是?”

    白千赤微微地摇头,无奈地说:“她应该是一时间承受不住接二连三的打击所以才会反应过激的。我想今天的葬礼估计是做不成了。”

    “不行......”刚刚还昏迷着的伯母突然伸出手攥着我的衣角虚弱地说:“不能等,就算莹莹尸首不全也不能再等了!今天是少了一条腿,我怕再拖下去,我们连她剩下的尸身都守不住了。”

    “可是......”我担心地望着脸色苍白的伯母,“伯母你的身体状况......”

    “亲爱的,要不今天就算了。莹莹不一定非要今天入土。”伯父接着我的话劝说道。

    “不行,一定要今天!”伯母的声音还是虚弱而又沙哑,可是语调中却有着不容置疑的气势。

    我们谁也不敢忤逆她的决定,重新开始了对高莹的尸体重组工作。

    我换上了一件新的白大褂戴上了一副新的手套,在伊梦的指导下,先把高莹身体上的内脏小心翼翼地放回她的腹腔,然后用特殊的针线小心翼翼地缝合起来。缝合的步骤需要特别的小心,因为需要把线埋在身体里,这样外边看起来就不会有一条长长的蜈蚣疤这么可怕。所以在缝线之前,伊梦拿了一块猪皮在一旁教我缝了一次,我又亲自在猪皮上实验了一次。好在平时我经常缝缝补补,也算是有些经验的人,所以在猪皮上缝得还算是好看。只是一旦到了高莹身上,我就开始紧张了。每一针扎下去我都小心翼翼地,每一步我都要在脑海里演示好几遍才敢真的下手。就是这样,原本伊梦说只需要半小时就能缝合结束的腹腔,我愣是缝合了整整一个小时。但也可能是缝得慢的原因,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的不太能够看得出来。

    紧接着就是把高莹的四肢装上去。

    伊梦让我先把高莹的四肢摆放好,然后再用固定用的可融钉子小心翼翼地钉上去。这是比缝合更为细致的步骤。缝合如果缝错了还有拆线重来的机会,固定四肢就不一样了。人的腿骨是经不起第二次打孔的,如果第一次打歪了,就要将就着用第一次的孔。

    我抬着特制的电钻,深呼了一口气,回头望向伯父伯母,紧张地说:“我开始了!”

    此刻的他俩和我一样紧张,两个人紧紧地握着对方的双手,担心又期盼地看着我。

    原本我只是有那么一丁丁点紧张,看到他们两个这个样子,我的小心脏是彻底疯了,像是装上了电动小马达一样不停地蹦达着。

    我望着刚刚确定好的点,抬着电钻机正要开始,还没碰到高莹的肉,我就怂了,连忙望向伊梦:“这个非要我来吗?我真的做不到!”

    伊梦眼珠子一转,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过,依旧是淡然的样子,开口道:“也不一定,我来也可以。”她顿了会儿,又说:“我们殡仪馆是以死者为大的,所以一般这种事都让亲属来。毕竟任何人都不愿意除了亲属以外的人触碰身子。不过,如果亲属强烈要求的话,那当然也可以让我来。”

    我望向了伯父伯母,眼神中充满了求助,

    我想他们估计也看出了我心中的紧张,没有拒绝让伊梦上手的提议。

    因为高莹的尸体我之前都已经拼好并且摆好,所以伊梦就只需要做尸体固定的工作就可以结束了。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专业的不愧就是专业的,伊梦上手基本没有犹豫,“滋滋”一个孔,“滋滋”又是一个孔,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高莹的尸体就固定好了。

    最后一个步骤就是把高莹的眼睛按上。

    我捧着她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球,眼泪止不住地流。脑海里再次浮现和高莹的那些点点滴滴,她总是瞪着那双眼睛问我为什么又迟到了,为什么又考砸了......

    “放上去吧,不然今天就赶不上火化了。”伊梦站在一旁说。

    我深呼了一口气,轻轻地把她的眼球放进她的眼眶中。看着面目全非的她,我这颗心仿佛被人丢进了榨汁机一样,被高速旋转的刀片搅成肉酱,疼痛刺骨。

    伊梦轻轻地拍了下我的肩膀,而后转过脸对高莹父母说:“高先生,高太太。你们还要再看一眼你们女儿吗?如果不需要,那我们就准备将你们女儿送去火化了。”

    “不用了,你们送她去吧。”伯父说。

    “伯父伯母......”我还想说什么,却被白千赤拦住了。他拉着我到一边让我不要再说话,乖乖地呆着就好。

    我又怎么会不明白他的用意呢?世上终有离别,特别是我们现在正面对的这种,更是让人觉得无奈。人死不能复生,从此阴阳两隔,哪怕我们再继续不舍拖拉,高莹都不可能再回来了。

    伊梦和陈主任对着高莹的尸身深深地鞠了一躬,而后一直等候在外的两位工作人员迅速走了进来。他们一个抬着高莹的上半身,一个抬着高莹的腿,小心翼翼地放进一个玻璃棺中,随后盖上玻璃盖子准备拉走。

    这时,伯母突然扑了上来,紧紧地护着玻璃棺,惊恐地望着我们每一个人,哭喊着说:“求求你们不要带走莹莹,把她留下来。她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心肝,我真的不能没有她!”

    “伯母,放手吧!让莹莹安心的走吧。”我劝说道。

    “不,我不放手!放开就再也见不到我的莹莹了。你们都让开,不要来抢我的莹莹,你们滚!”

    伯母激动地推搡每一个上前试图拉扯她的人,不让任何人靠近高莹身边一步。

    “亲爱的,让女儿走吧!她已经不在了,已经离开我们了!”伯父一直忍着的泪水终于绷不住了,不满皱纹的脸上满是泪痕。

    “不在了,不在了......我的莹莹不在了.......”伯母双眼失神地喃喃自语着,转身望向玻璃棺中的高莹,呆呆地望了近一分多钟,突然放声大哭起来。整个停尸间都回荡着她撕心裂肺的哭喊,仿佛要把她的心她身上的血全部都哭出来。

    直到她身心力竭,身子一软再次晕了过去。

    ......

    高莹的尸体已经被送去火化,伯父开车将伯母送去医院,而我和白千赤留在了殡仪馆大点接下来的事宜。

    按照伯父伯母的想法是,高莹一旦火化立即下葬。葬礼就在墓园一起办了,而且讣告也已经发了出去,和高家有来往的一些生意伙伴全都请了过来。我最初以为他们会给高莹办一个简单的葬礼,没想到他们却说高莹生前受了太多苦,死后一定要风风光光地下葬。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