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14章 凶手找到了

    当时我立马推开车门往警局里冲进去,眼睛死死地盯着莫伊痕的背影,脚步一刻不停地往他靠近。

    莫伊痕突然拐进了一间办公室,我正想追上去,夏晴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一把抓住我的肩膀着急地说:“安眉,你总算来了,许警官都等了你大半天了,你怎么现在才来。快快快,跟我走。”说着,她就拉我往警队办公室走去。

    我望着莫伊痕进去的那个办公室,心中还是隐隐地不安,于是就推开了夏晴的手,径直地走向那件办公室。

    一推开门,一股扑面而来的灰尘味便涌进我的鼻腔。办公室里摆满了铁架子,架子上密密麻麻放着文件盒子。

    “安眉,你干嘛?”夏晴疑惑地问我。

    “这间是?”

    “这是我们警局的资料室。不过这只是一小部分近年的一些案件,多半都是一些有一点或者还没有结案的案子,不过也都不是什么特别的案子,更多的资料都是存放在秘密资料室。”夏晴说。

    我瞟了一眼资料室,里面遮挡物实在是太多了,根本没办法看到莫伊痕是否在里面,而且他也随时都有可能会离开。索性也不再理他,只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到警局的资料室来?这里是有什么他想要知道的东西吗?可是刚刚夏晴也说了,这里全都是一些普通的案件。我想重要的资料也不可能会放在这人来人往的资料室里。

    那莫伊痕到底是为了什么?

    警队办公室。

    许警官不耐烦地坐在桌子前等着我,看样子他的确是和夏晴说的那样,等了我大半天了。在他面前的烟灰缸里塞满了烧到根的香烟头,一旁的垃圾桶上也丢了一堆的槟榔核。

    我估摸着他这样是因为线索断了才会这么焦躁不安,毕竟上头下了一星期内破案的死命令,但现在一星期早就已经过去了,警队上下却连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有找到,再这样下去,可能整个刑侦组都要回去吃自己了。

    看见我来,许警官连忙把只抽了一半的香烟按在烟灰缸中,说:“安眉,你终于来了。我这次要你来是想再问你些事。”

    “有什么事许警官你就问吧!我也很想赶紧找到把高莹害成这样的凶手。”

    按照警局规定,审问的时候必须要在审讯室里。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审讯室里的氛围,但还是配合了许警官的工作。

    这一次,他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多问了些关于杰克的问题。只可惜我对杰克了解的实在是不深,除了知道他家在国内有企业外,对他别的什么可以说是毫不知情。审问结束后,许警官向我透露,他们一直怀疑这次案件的凶手就是杰克。只是现在没有证据能够证实这个怀疑,警方不可能单凭他是高莹的男朋友,而且现在下落不明这么一个疑点就通缉他。

    我虽然觉得不甘心,但这也没办法,只能继续等许警官他们查到更多的线索。

    出警局的时候,正好看见白千赤和莫伊痕两个站在门口对峙。

    我趁着他们俩不注意,绕到了他们俩身后的大树下躲着。隐隐约约地听到他们零星的对话。

    “看来阎王对你的管教并不严厉,不然你怎么会再敢对眉眉做这样的事情。”

    “千岁爷言重了,本王只是带小娘娘游玩了一番,见她肚饿,便给她吃了些佳肴,并没有想要害她的意思。”

    “到底有没有,你我心里都很清楚。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否则一旦岳母丧期一过,便是你的死期。”

    “呵,”莫伊痕挑眉冷笑了一声,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却不料发现了我的身影,口都不再开,直接化作一缕青烟消失了。

    白千赤也觉得不对,转身回头看我,脸上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情绪。下一秒,又恢复了平静的表情。

    “眉眉,你什么时候在那里的?”他问的这句话似乎实在害怕,害怕我听到了什么。

    难道他有什么瞒着我的事情?

    “我刚到没多久,你们两个刚刚在说什么?”我问。这也不算是撒谎,我就听到了白千赤让莫伊痕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别的什么根本就没有听见。

    白千赤听到我这么问,松了一口气,但表面还装作平静的样子,说:“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他顿了一会儿,又说:“刚刚你跑太急,手机落在车子上了。你还没出来的时候高莹爸妈打电话过来了,让我们晚上去他们家一趟。他们还说,要是我们没空,他们可以亲自来找我们。”

    我想着伯父伯母刚刚才经历丧女之痛,年纪也大了,再让他们折腾来折腾去实在是不太好。加上我们住的宿舍又小,床头鬼婆婆还在,实在是不好让他们过来。于是便和白千赤说,我们晚上快到吃饭时间的时候再去找他们,顺便可以买些菜过去和他们一起吃。这样他们二老不至于觉得在这座城市里太过寂寞。

    这么决定后,我们俩就打算先回宿舍,休息下。没想到才到宿舍楼下便看到了高莹父母的车子,走进前一看,他们二老正在宿舍楼底下等着我们回来。

    “伯父伯母,你们怎么来了?不是说我晚上去你们家吗?”我连忙把他们带上宿舍。

    床头鬼在我们上去之前已经提前离开,留下游游让白千赤抱着。

    我倒了杯茶便坐在了他们的对床上,狭窄的空间实在是放不下多余的凳子,只能勉强他们坐在床上了。

    他们俩似乎并不介意这屋子的狭小,见我一坐下,伯母立刻开口道:“眉眉,听小白说今天许警官让你去警局了。他有没有告诉你什么关于案子的消息?凶手找到了吗?”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们二老似乎也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只是亲耳听到我说出口,不免还是有些失落。不过我想他们应该也很清楚警方已经尽力地在找了,可惜案发现场没有监控摄像头,加上又是夜晚,根本找不到目击证人,而在案发现场周围也没有留下有用的线索。这么多因素加在一起,仿佛就是一个出不去的死胡同,如果找不到一把强有力的锤子,实在是没有办法破墙而出。

    我见气氛太尴尬,便起身准备给他们削些水果。

    伯母突然起身阻止了我,没等我反应过来,她便趴在我身上哭了起来。

    “眉眉,我们两个今天来不是为别的,就是想和你说说话。莹莹长着么大,最好的朋友就是你,现在她惨死,我们俩真的不知如何是好。现在我每天都不敢闭眼睡觉,只要一闭眼,就能够看到莹莹一身鲜血地问我为什么不给她报仇,为什么让她死得这么惨。”

    “伯母,你先冷静点。你的身体才刚恢复了一些,要是再出什么事,你让我怎么和莹莹交代?”

    她深呼了一口气,坐回床上,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咬着牙说:“你之前说莹莹是为了找杰克才会出门的,我看这件事八成就是他做的。如果不是他莹莹怎么会回来,又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为什么警方还不去抓他。莹莹对他这么好,他竟然能下这么狠的毒手,他根本就不配称之为人!”

    我又再次回忆当晚发生的事情。记得当时我已经告诉高莹千万不要出门,一定要等我去找她再出门,而且她也答应我了,按照她的性格,就算不等我了,也一定会打个电话活着发短信告诉我,绝对不会自己贸贸然地就行动。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没把心中的疑惑告诉他们,打算明天再去警局问问清楚许警官这件事,至少把公寓大楼的监控视频看一遍,确定她到底是不是独自一人离开的,离开的时候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一直在一旁不说话的白千赤突然开口,“按照目前的形势分析来看,杰克的确是最有可能的凶手。最关键的问题在于,高莹的魂魄也没有被鬼差带回地府。我想着如果找到她的魂魄,至少能够问出哪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整个阴间都没有她的下落。按照常理来说,她这样的是不会成为孤魂的,所以依我看,她的魂魄应该是被人为地囚禁了起来。”

    我没想到白千赤竟然回阴间打探过消息,我一直以为这件事他并不是很上心,只是看在我的份上菜陪着我做那么多事情,没想到......不过他不提我倒是忘记了,这既然是一件凶杀案,高莹自己没理由不知道杀死自己的凶手是谁。既然她知道,不回来告诉我们,这件事根本就说不通。真是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我的大脑一时间加载量过大,竟然没有想起这一点。如果她的魂魄真的被禁锢起来,而这件事又真的如我们所猜想的那样是杰克做的,那这一切真的太可怕了。

    高莹父母听了他这一番话,心中的悲伤越发地浓烈。好不容易才克制住情绪的伯母,再次扑在了伯父的肩膀上哭了起来。

    我安慰了伯母几句,又说:“今天我去警局的时候,许警官已经和我说他们也在怀疑杰克。只是现在找不到他就是杀害莹莹凶兽的证据,而且也找不到他的下落。按照目前所掌握的资料来看,他应该还在国内,而且根据连日来警方的调查,他应该没有出过这个市。也就是说,他可能还躲在这里的某一个地方。”

    伯母立即停止了哭泣,转过脸来问我:“你是说杰克那家伙很有可能就躲藏在我们身边?他到底想做什么?难道他想要亲眼看看我们失去高莹的痛苦?”说着,她便开始表现出呼吸困难的样子,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整张脸仿佛被插上了气泵一样又涨又红。

    我生怕她再出事,连忙扶着她的身子,让她赶紧躺下,又给她倒了一杯开水,让她慢慢喝下,平复一下心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