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15章 鬼蝇

    我很能理解伯母此刻的激动,如果真的像她所猜想的那样,那杰克这个人实在是可怕到变`态了。是什么样的一种心理人格才会让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把自己的女朋友杀死,剥皮、肢解,然后又潜伏到女朋友的亲友附近,看着他们痛苦的样子。

    这时,我忽然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看着我们。

    下意识地抬头往宿舍门看去,背后突然打了一个寒颤。

    “千赤,你快看门上!”我指着宿舍门的猫眼让他看去。

    原本宿舍门里面的猫眼应该是微凸的,外面的才是特别凸出,像是一个半圆形一样。可是现在里面的猫眼特别的凸,就像是一只大眼睛安在门上一样,幽幽地望着我。

    白千赤看了一眼门,脸色一沉,说道:“不好!”随即拉开门冲了出去。

    我和高莹爸妈还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半秒的时间,我才又站了起来,叮嘱他们两个千万哪也别去,等我出去看看。

    待我走出门口的时候,突然看到门前有一个淡淡的脚印。我多留了一个心眼,站在脚印上方,向前看去。陡然一惊,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向门上的猫眼。而最让我感到恶寒的是,宿舍门的猫眼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动了手脚,正反调了个面,所以刚刚站在门口的这个人,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屋内的一切。

    脑海里突然想起刚刚伯母说的那些话。杰克正躲在暗处,看着我们为高莹的死内心痛苦挣扎......

    顿时,我的脊背全都被冷汗浸湿了,就连脚板底都冒出了粘腻的细汗。

    这时,一只手打在我的身上。

    我猛地一惊,尖叫着回头。

    “哎呀!吓死我了,你不是追出去了吗?”我看着白千赤问道。

    他皱了下眉说:“我没追到。”过了半秒,他突然反应过来,开口问:“你怎么出来了,伯父伯母呢?”

    “在屋子里呢!”我说。

    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猛地把我推开,然后直接冲进宿舍内。

    这时,高莹父母两个早已经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了。

    我心中无比的懊恼自己刚刚的愚蠢行为,怎么可能把他们两个就这么留在宿舍里面呢!而后着急地问白千赤:“你快看看他们,会不会出事?”

    白千赤用两根手指探了一下他们的额头,说:“他们俩没事,都只是暂时晕过去而已。”

    “好端端的为什么会晕过去?”我问。

    刚刚我就一直站在门口,就算上我在走廊上站了一会儿,但那也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里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杰克他再怎么变`态都只是一介凡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白千赤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在屋子里扫视了一圈,目光停留在他们带来的一束花上。

    “这花有问题?”我问。

    白千赤皱着眉摇了摇头,说:“我总觉得这话不对劲,但一时间我又说不上来它哪里奇怪。”

    我靠近那花仔细地闻了一下,当下便有一股浓郁刺鼻的腐臭味涌入我的鼻腔。熟悉的记忆瞬间被勾起......

    那还是我第一次去阴间时的事情,在浅月的那栋楼边正好也种着这么一片花。这花远远看着和水仙花并无二异,洁白的花瓣,鹅黄色的花蕊,在翠绿色的枝叶衬托下显得格外地清理秀雅。

    当时我第一眼就把持不住自己了,没想到阴间还有这么淡雅的鲜花。这在什么曼珠沙华、食人花之中显得格外地不一样,简直就是一股清流。我也没多想,径直就跑到那花丛边闻了下那花。顿时,一股恶心的臭味占据了我整个大脑。

    该怎么形容那种味道,就是一种像是一条放了三四天的鱼,又腥又臭。那种味道,简直比乡下茅坑的味道还要更让人难以忍受。

    那味道入脑的一瞬间,我仿佛就在脑海中看到了一生的走马灯,觉得死亡也不过如此。

    没想到今天,我竟然又在这里闻到了这个味道。

    “这个花......这个花!”我指着台上的花,一时间说不出别的话来。

    白千赤单手拿起那束花,蹙眉道:“是腐花,这种花人间并不常见,而是在阴间更多一些。”

    我闻着那味道还是难受,头皮一阵阵地发麻,捏着鼻子语调怪异地问:“人间不常见?你的意思是人间也有这种花咯?”

    他微微地点头,说:“这花最初就是生在人间的,只是它本身的生长条件更合适在阴间,所以如今腐花是在阴间比较多。”他顿了下,又补充道:“腐花只有在尸体上面才能够生长,它是依靠汲取尸体上的养分而存活的。”

    “所以这束花是让伯父伯母晕倒的原因?”我问。

    白千赤摇头,“当然不是这个原因。”他用指尖在花中挑出了一小撮看似粉末的小白点放在我面前,说:“这才是让他们昏迷的原因。这是阴间特有的鬼蝇,被咬了之后会昏迷不醒,然后身体会慢慢溃烂,直至鬼蝇在尸体中孵化虫卵,人就会死亡。”

    我听着只觉得头皮发麻,好像自己也被咬了一样,有无数只鬼蝇卵潜藏在我的身体里,随时等待破体而出。

    鬼蝇是阴间的东西,很明显不可能是杰克做的。那会是谁?

    我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的怀疑对象就是莫伊痕,全天下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又和我有关的鬼,估计只有他这么一个人了。

    我把自己的猜想告诉白千赤,他虽然和我一样怀疑是莫伊痕,但他又觉得莫伊痕不会这么做。毕竟他上午才警告过莫伊痕,没理由下午就做出这样的事情。

    就算莫伊痕这个恶鬼平时做事出格,但他始终还是要看在阎王的面子上忌惮白千赤几分,这一次的事情的确是蹊跷。

    不管怎么说,先把伯父伯母身上的鬼蝇去了再说。

    要想去鬼蝇的毒很简单,只要灌他们喝百鬼子特制的解毒药水就好了。虽然那药水看起来绿幽幽的有点像毒药不太像解药,但既然白千赤都说没有问题,我也就相信了他,掰开了高莹爸妈的嘴巴往里灌。

    过了近半个小时,他们才又从昏迷中醒来。

    “眉眉,我们这是?”他们有些疑惑地望着我。

    我立即指着台面上的一个香薰灯说:“这个......那个......刚刚我们出去的时候,你们俩可能是闻了太多安神的香,然后加上最近太过劳累就睡着了。没什么大事......”我看了眼在阳台炒菜的白千赤,为避免撒谎露出破绽连忙转移话题道:“千赤已经做好饭菜了,不嫌弃的话,今晚伯父伯母就在我们这里一起吃吧?”

    小小的一张圆桌,摆满了白千赤做的菜,荤素搭配,有汤有菜,可以说是很丰富了。

    伯父尝了一口白千赤做的菜后,连连称赞道:“好吃,小白这个菜做的够味。特别是这个鱼,火候和时间都掌握得精准。我做生意这么多年,吃过不少酒楼的清蒸鱼,能够做到不带腥味却保留鱼的清香的真的很少。没想到你竟然能够做出来,不错不错!”他又尝了一口白千赤做的荷叶鸡,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小白你的厨艺真是可以媲美星级大厨,可惜你不是人,否则一定大有干头。”

    白千赤脸上的表情微微地怔了一下。

    伯父意识到自己说的不对,连忙改口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夸你做的菜好吃。”

    白千赤似乎没有生气,而是笑着对伯父说;“我知道您的意思,您说的也都是事实,我能理解的。”

    伯父放下筷子,叹了一口气,说:“小白你是个好孩子,我和你伯母都知道。你和眉眉一起这么久,你是怎么对她的,我们都很了解。其实是人是鬼又有什么重要呢?只要你们两个过得幸福就好了。若是当初我们莹莹也找了一个和你一般好的鬼,说不定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真是作孽啊,作孽。真不知道我们老两口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要这么对我们的莹莹!”

    白千赤脸上忽然扬起一抹微笑,眼角中不经意地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神情望着我。

    我瞪了他一眼,连忙安慰伯父道:“您别太伤心难过了,现在莹莹的魂魄还没找到,杀死她的凶兽还在逍遥法外,您可千万要保重身子。再说了,莹莹就你们两个亲人,她要是看到你们整日以泪洗面一定会很难过的。”

    伯父抹了一把眼泪,又再次叹了一口气,说:“如果她知道我们俩会难过,当初就该听我们的话不要和杰克继续来往。就是她不听话,所以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否则会变成现在这样吗?我们两个老人家需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吗?真是不孝女!”

    “你不要这样说孩子,被她听到了该难过了!”伯母在一边阻止道。

    伯父伤心的脸上溢出了些许愠色,“她难过,难道你和我就不难过吗?她是你怀胎十月生出来,我们两个含辛茹苦才养大的。你说,你说......”

    伯父越说越激动,一口气喘不上来,整张脸逐渐变得铁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