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16章 配阴亲

    我递了杯水说:“伯父,你先缓口气!”

    他喝了几口水,情绪慢慢地缓和下来,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望着我和白千赤开口道:“眉眉,小白,伯父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你们。”

    我怔了一下,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伯父有事求我,当然是应该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下来。只是他突然这么严肃地请求我,未免会让我觉得有点不安。

    我思索了一下,用一个委婉的辞措回答:“伯父,有什么事您先说,如果我和千赤做得到的,一定会尽全力帮你。”我看向白千赤问:“千赤,对不对?”

    白千赤估计是没想到我会突然地这么问他,愣了一秒,才又反应过来说:“如果是我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能帮的我一定不会推辞。”

    伯父眼角绽开了笑意,连忙开口道:“我其实是希望你们能够帮莹莹找一个阴婚对象。这孩子小,没有了我们的照顾,一个人在阴间我怕她太孤单了。”

    说实话,我被伯父这个念头吓到了,他竟然想要给高莹结阴亲。且不说高莹现在魂魄还没有找到,就算找到了,她能不能答应还是一个问题。毕竟现在杰克是凶手只是我们的推测,也有可能他并不是凶手,那这样高莹肯定还是会爱着他的。又或者杰克就是凶手,高莹被自己的男朋友伤害,她短时间内真的能够走出来接受另外一个伴侣吗?我觉得结阴亲的事情还是操之过急了一些。就算要结,也应该等到抓到凶手,一切事情都尘埃落定的时候在谈论。

    我把心中的这些想法全部都说了出来,希望他们能够再考虑考虑这件事情。

    高莹父母似乎早就已经商量好了要给高莹配阴婚这件事情,无论我说什么样的理由去阻止他们,他们都丝毫没有动摇这个想法的念头。既然这样,我也只能勉强地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帮高莹配阴婚。毕竟高莹再怎么说都是他们的女儿,父母之命不能违。她生前已经违抗过一次了,我想死后她估计不会再这么任性了。

    不过给高莹配阴婚这件事情还是有点麻烦的。她过去的十多二十年都没有谈过恋爱,第一次恋爱就是和杰克。那我就只能够理所当然地认为她喜欢的是杰克那种类型的,浓眉大眼鼻子高挺的男人。这种长相的男孩子在亚洲人中真的不常见,但是现在要给她配阴婚,也实在是很难找到金毛碧眼的外国人。而且因为杰克的原因,我也不是很愿意再找这样的给她作伴。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就算是被我们俩承接下来了,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都要忙着帮高莹找阴亲对象。虽然我不愿意,但只要高莹父母开心就好,比起天天以泪洗面,这样也算是一个好的结果。加上我还可以给自己找一些事情做,去暂时忘记妈妈已经不在了的事实。现在她的尸体一直找不到,而市里面也没有类似的剖尸案再发生,警局那边的调查也陷入了胶着状态。我们就像是被一张无形的大网围住了一样,明明看得到前方,却怎么也没办法前进。

    决定要给高莹找对象后,我就赶忙联系了殡仪馆的陈主任。虽然他这个人有那么点毛病让我很不舒服,但是她毕竟还是殡仪馆的主任,每天市里面有多少死人他都一清二楚,要想配阴亲,还是要求他帮帮忙。

    不巧的是,最近国内有一个殡仪行业交流大会,他作为代表去出差了。接手他位置的是一个很难说话的大妈,无论我说了多少次,我只不过是想要给好朋友配阴亲结因缘这样的话,她都是板着一张冰山脸,指着墙上的员工守则对我说:“我们殡仪馆有规定,不能随意透露死者以及死者家属的信息。”

    无奈之下,我只能坐在那里蹲守。打算只要来一个人,如果年龄合适的就凑上去问。没想到那个大妈根本不给我机会,只要我一上前,她就拉着那家属不放。在家属离开之前,她还不忘叮嘱道:“现在的骗子很多,丢失尸体的案件也常有发生,所以如果有奇怪的人搭话千万不要答理。”

    就是这样,一天下来,高莹的阴婚对象没有找到,反而还被好几个人当作是骗子,想要拉我去警局。

    总之,这一天算是过得一言难尽了。夜里我躺在又小又挤的铁床上,靠在白千赤的身边不停地吐槽道:“今天那个大妈实在是太过分了,她怎么能够对那些人说我是骗子呢?还明里暗里的说我是偷尸贼!真的好气啊!我怎么会偷这种东西,我看起来哪里像小偷?”

    白千赤用手轻轻地在我脸上捏了一下,笑着说:“你当然不像是小偷了,你原本就是一个小偷。”他顿了下,眼角的笑意越发地外渗,“你偷走了我的心呀!”

    我“噗呲”一笑,微仰着头看着他,“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么油嘴滑舌了。这种小学三年级就已经流行过的情话,在你这个千年老鬼口中说出来,怎么那么好笑呢?”

    白千赤脸上的表情立即变了,悻悻地问:“好笑吗?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觉得很甜,所以......”

    “所以你就说给我听?”

    “嗯......”他把头埋了下去,似乎有些难过。

    我趁他不注意偷偷地亲了他脸颊一下,在他耳边小声地说:“小偷是你,你才是偷走了我的心。大笨蛋!”

    他又惊又喜地看着我,愣了半响,突然掀起被子将我俩盖住。

    黑暗中,他冰凉的肌肤划过我的每一处毛孔,温热的舌尖在我嘴中游动,身上的能量都在此时迫不及待地想要迸发。夜晚的晚风透过窗户吹入屋内,皎洁的月光洒落在我们两个的身上。或许“美好”一词就是为了形容我此刻的感觉,奇妙而又令人迷醉。

    次日一早,我对着镜子看着脖子上的那一个大草莓,深呼了一口气后大声地叫:“白千赤!你给我进来......”

    他已在门边,一脸坏笑地看着我,“怎么样我的小娘子,昨夜是不是睡得特别香沉?”

    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指着脖子上的草莓说:“你看看你干的这好事!”

    他走上前,轻轻地用手抬起我的下巴,欣赏地看了下脖子上打得红印子,勾着嘴角笑着说:“怎么了?本王觉得很美,色泽红艳,很配你这白皙的肌肤。”

    我狠狠地打了他胸膛一下,说:“我现在还在妈妈的服丧期,本来就不该和你做这些事情,你还要留下这么明显的痕迹。你说你......要是被伯父伯母看见了多不好意思。”

    他一把将我揽进怀中,紧紧地抱着我,语气霸道地说:“你是我的妻子,我是你的夫君,男女之事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就算妈知道了也一定不会怪我们的,她还想要我们俩多生几个孩子呢!”说着,他的脸又开始往我靠近。

    我猛地一跺脚,直直地踩中他的脚。

    他立即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声,抱着被我踩了一脚的腿委屈地看着我说:“不生就不生嘛!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是你父君好不好,身为一个女人,不要求你三从四德,但是你至少要尊敬我一点。”

    我瞪了他一眼,说:“你要是再乱来,就不只是踩你一脚这么简单了!”

    白千赤的气势立即软了下去,说:“我昨晚就是情绪一时燃烧,不是故意的。而且,这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伯父伯母不会在乎的。”

    我没在和他继续讨论这个话题,而是把他从卫生间推了出去,洗漱打扮一番之后才又出去。

    白千赤还是和平时一样做好了一桌子的早饭在等我。只是我今天一点胃口也没有,心里记挂着到底要怎么才能给高莹找到合适的阴亲对象。殡仪馆这条路已经行不通了,我曾经考虑过去鬼市找鬼煤,只是白千赤又说鬼媒不靠谱,很容易会招来一些恶鬼。这左也不行,右也不行的,像是一块大石头一样梗在心头,除了难受还是难受。

    “你再不吃饭,我就把这一桌子的东西收了,今天一整天你也别吃了。不要浪费我的心血给你做这些,然后你又不吃。”说着,白千赤就准备开始收东西。

    我连忙拦住他的手说:“不要收,我要吃的,只是现在有些事情还没有想明白!你等等嘛!实在不行,你帮我想想办法啊!”

    今天白千赤做的可是我最爱吃的沙虫粥,闻着这味道我就已经咽口水了,可是一想到高莹,胸口就堵着堵着得难受。现在的我,经受着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折磨。生理上是对着这么香的早饭实在是受不了,但心理上却纠结着高莹的事情,好像有一个恶魔和一个天使在拉扯着我。

    白千赤放下手中的东西,坐在我面前,摸着下巴思索了许久,开口道:“要不我们把鬼差他们三个介绍给高莹。他们三个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好在还是公职人员,享受阴间的津贴,福利可好了。如果高莹和他们三个其中的任何一个好了,都能够过上不错的生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