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19章 招魂

    伯父连忙把高莹的生辰告诉盲僧。

    只见盲僧将手指轻轻咬破,然后用自己的鲜血把高莹的生辰八字写在一道黄纸上,在对空一扬。当下,那道黄纸便燃起了火焰。

    他嘴里振振有词地念道:“四方妖魔,八方鬼怪,知情报情,速速归来!”

    我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以为会发生什么不一样的事情。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生,屋子内死一般的寂静,连呼吸声都显得那么清晰。

    “高莹回来了吗?”我小声地问。我对于盲僧真的抱有很大的畏惧,先是白千赤对他的礼遇,加上他刚刚喂小鬼的那一幕,让我不得不高看他,并且对他感到畏惧。

    盲僧没有说话。

    这时,他身后的那个娃娃架子突然震动了起来,好像有什么人站在那里不停地摇晃那个架子一样。

    突然,正中央的那个娃娃“啪”的一声落在地上,碎了。

    与此同时,盲僧身子往前一仰,吐出了一口黑色的鲜血。

    “盲僧,你没事吧?”我紧张地问。

    之前我们也曾给安姚招过魂,董老仙儿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状况,盲僧的本事看起来应该比那个半斤八两的死老头好多了,他突然吐血,实在是让我感到害怕。

    盲僧用衣袖随手擦了一下嘴边的鲜血,说:“来了。”

    来了?什么来了?

    难道是高莹?

    我立即激动地问:“在哪里?高莹在哪里,我怎么看不见她?”

    盲僧从怀中掏出一袋像是白面一样的东西往我面前撒,我下意识地闭上双眼,却没感觉到被粉末糊在脸上。

    睁开眼,高莹浑身湿答答地站在我们面前,苍白的小脸蛋上还沾上了泥土,身上的衣服也擦破了几个洞,脚上连鞋子都没有。

    怪不得她一直找不到家,没有鞋子,魂魄是回不了家的。

    当时我的泪水就涌了出来,抱住她的身子哭了起来,“莹莹,我好想你。你这些天到底去哪里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伯母也激动得快说不出话来,一直抱着我们俩在哭。伯父则是在一旁默默地抹着泪水,脸上的表情既开心又悲哀。

    “既然魂魄已然唤回,那贫僧就离开了。这里的一切,希望诸位都不要触碰。”说完,盲僧就要往屋外走,才刚掀开帘子又回头对我们说:“那桌上有一块黑布,若是你们要带魂魄走便用它遮盖着。”

    盲僧走后,我便急忙地询问高莹,她这些日子到哪去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凶手又是谁?这些问题一连串问题下来,她却是一问三不知,就连自己已经死了都不知道。按照她的描述就是,她的脑海里只记得那天是要出门找什么,但是具体要找什么她已经忘记了。

    她醒来的时候是在桥东边上的一个石板凳上,那时已经天亮了,太阳洒在她身上却像火烤般疼,而且她也忘记了自己到底要去哪里,家住哪里,太阳光也见不了,只能到处找地方躲藏。一直到刚刚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牵引过来才看到了我们。

    伯母听到高莹这番遭遇,心里更是悲痛万分,一双眼眸被泪水淹得又红又肿。

    高莹的情况我们大致了解了,现在她不仅忘记了自己去世的事情,还忘记了当晚的情况,就连带着杰克这个人她都忘记了。我和伯父伯母决定这些事情先不要告诉她,随便扯一个谎话,就说她出车祸离世了,现在招魂让她回来就是为了给她结阴亲。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变作了魂魄的原因,平日里精明的她,竟然一点也没有怀疑我们。

    反正不管怎么样,高莹的魂魄算是找到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去找那个回帖人,造梦者。在那之后我也有试图联系过造梦者,但是他每一次都是让我直接去找他。我每次一问要怎么才能找到他,他就会立即下线。

    虽然这个人是奇怪了一些,但是高莹父母坚持亲自去见一见,那我也没办法,只能和白千赤一起陪他们走一趟。至于高莹已经被白千赤藏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在一切还没有弄清楚之前,她绝对不能送去阴间。

    三合口离市区有点远,虽然也隶属这个市,但其实就像是北京到河北那种感觉了。我们四个特地选了一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让白千赤开车去。虽然我从来没有去过这个地方,但是按照百度地图上显示,如果事情顺利的话一天来回其实是没有问题的。要是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开车到三合口的镇子上随便找一个旅馆住下。

    一路上都没有出什么状况,天气也和预想的那样好,蓝蓝的天空下有几朵低飞的白云慢悠悠的飘着。要不是心里惦记着是去给高莹找阴亲对象的,现在的感觉还真的像是去郊游一样。

    一直到车子开进了三合口的地界,露面就开始变得凹凸不平,即便白千赤已经把车速开到最慢,就像是蜗牛一样挪动着,坐在车子里面的我们还是像在坐公园的游乐设施一样一颠一颠的。

    颠簸也就算了,车子开到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的时候突然熄火了,无论白千赤尝试多少次,它都不再动弹。

    无奈,我们只能下车跟着导航往前走。按照地图上显示的,再往前走五百米就会看到一个公交车站,只要走到那里,我们就能坐车前往金海新村。

    我拿着手机,跟着导航一直走,突然手机黑屏,彻底没救了。

    “千赤,我的手机没电了!”我小声地说。

    白千赤瞅了我一眼说:“谁叫你一路上都在玩手机,现在知错了吧?”

    “我哪里知道你的车子会抛锚,还那么贵,一点用处也没有,还不如乡下的拖拉机!”我不满地说道。

    “你说什么?你说我的越野车不如拖拉机?你知道我这辆车子性能有多好吗?”白千赤激动地回我。

    一旁的高莹父母看不下去了,两个人连忙上前拉开我们。

    “眉眉手机没电,我们俩的还有,你们就别吵了。”伯母说。

    我瞪了白千赤一眼,“看!凡事要学会变通,这里不还有两台手机吗?”这话说着的时候有气势,但等我拿到伯父伯母的手机的时候却再也不敢这么气势逼人地和白千赤说话了。因为这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竟然收不到信号。天啊,我简直不敢相信竟然还有收不到信号的地方,移动公司不是把基站都拉到祖国最南端的南沙群岛上了吗?怎么这里连一格信号都没有。此刻,我的内心几乎是绝望的。没有信号,伯父伯母他们的手机也没有下载离线地图,我们就算有手机也没有用。

    “千赤,”我望着他,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撒娇般说:“你想想办法嘛,你这么厉害,肯定能够想到办法的。”

    他倒也没有再责怪我,只是轻轻地敲了一下我的脑袋瓜子,说:“你还记得车站怎么走吗?”

    我在大脑中回想了一下手机没电前我看到的地图,好像是有好几条路在我们附近,但是我忘记是在哪一个路口拐弯了......

    白千赤失望地看了我一眼,而后闭上双眼似乎在感受什么,过了近半分钟的时间才又睁开眼睛说:“我知道怎么走了,跟着我。”

    果然白千赤就是有料,跟着他走了不到五分钟的路程就找到了那个公交车站。

    等了十多分钟,没有手机闲得发慌的我不耐烦地问道:“这破地方真的还会有公交车过来吗?不会已经废弃了吧?”

    话音刚落,不远处便缓缓驶来了一辆绿色的公交车。

    “千赤,车来了。”我激动地说。

    要是车子再不来,我就要被这个破地方的太阳晒成非洲人了。天知道今天的天气有多晴朗,我又不敢和白千赤抢太阳伞,生怕他被太阳灼伤,没办法之下只能随便在路边摘了一大截树叶遮挡阳光。现在向我驶来的这辆绿油油的公交车简直就是我的新希望啊!

    车子一来我二话不说就跳了上去,然后扶着高莹父母到最后一排的位置上坐下。

    这辆公交车算不上大,不过加上可以站着的空隙,应该可以容纳近五十人。只是三合口这个地方只是一个小县城,似乎不是很多人出入,加上现在又正好是中午太阳最毒辣的时候,车上的人更加少了。

    现在手机没电,我们距离三合口大概还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在那之前要想办法联系上造梦者才行,不然我们去到那里岂不是扑空?

    可惜高莹父母的手机一直收不到信号,一路上都是树林子,也没有个什么便利店之类的可以让我们用固定电话联系一下。

    没有手机,白千赤也冷漠地看着车窗外面的景色,而高莹父母早就因为旅途的疲惫而沉沉睡下,我自己只能无聊得看车上的乘客发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车上的这些人怪怪的,但是我又说不出他们哪里奇怪,就是有一种刻意地对我们四个的疏远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