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千年冥夫买一送一

第620章 误上鬼公交

    明明这一路上车子颠簸的很,坐在后排就会更舒服一些,但是我一上车原本坐在后面的乘客就像是见了鬼似地纷纷远离我,等我们四个坐下之后,原本坐在倒数第二排的几个乘客也都往前面坐去了。

    难道是我长得太凶神恶煞?我承认刚刚上车的时候我是板着一张脸,但那只是因为我刚刚在等车的时候热得难受。

    望向白千赤,他现在正板着一张扑克脸看着窗外。

    “外面有什么好看的,你看得这么入迷。”我问。

    白千赤扫了一眼车上的人,却没有回答我的话。

    我看他多半是因为晕车才一只探出头去的。不过说来也怪,这条路这么颠簸我竟然一点晕车的迹象都没有。这还真要好好谢谢百鬼子给的那片千年老姜,贴在我的肚脐眼上后,整个身子都火辣辣的,从出发到现在我真的是一点眩晕的感觉都没有。

    “等我回去,我真要好好谢谢百鬼子才行!”我摸着自己的肚脐对白千赤说。

    就在这一瞬间,车上突然变得安静,连着他们正在进行的动作都停止了。好像只要我仔细看,就能看到他们耳朵竖起想要听清我说话的样子。

    我疑惑地望向车上的人,但就在我眼神瞟向他们的时候,车上再次恢复了最开始的热闹。仿佛刚刚我感受到的异样从来都不存在。

    虽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但就是那么一瞬间,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似乎只要轻轻一碰就可以掉落一地。

    我还想要问白千赤他有没有觉得哪里奇怪,正要开口却发现他已经双手环抱在胸前闭目养神了。

    一定是想多了,青天白日又是大中午的,阳气这么盛怎么会发生灵异事件呢?这不可能,一定是最近的琐事太多,所以什么都往不好的方向想。这车子上的乘客很明显都是正常凡人,不然我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

    这么想着,我索性也闭上双眼休息。等一下到了三合口还要再找车才能去金海新村,不知道要折腾多久才能够到达造梦者给的那个地址,现在要是再不养养精神,等下可能连走路的精神都没有了。

    睡得昏昏沉沉的时候,耳边突然听见有人在小声的讨论着。

    “到了没有?”

    “没有,还远着呢!”

    远着呢?我挣扎地睁开双眼,双眼朦胧地看着两旁的景物,怎么这么熟悉?这里,不是我们之前就已经走过了吗?

    陡然一个激灵,我猛地清醒过来。

    来之前我做过调查,开车到三合口顶多不过三个小时的时间,先前我们车子抛锚的地方里三合口已经很近了,就算是公交车开得慢,最多也不可能会超过一个小时,可是现在......我看了眼手表,我们坐上这个车子后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我紧张地拍了下高莹父母,说:“你们快醒醒,这个车子有古怪!”

    他们俩立刻从睡梦中被我惊醒。

    “有什么古怪?”伯母害怕地问。

    “车子已经开了一个多小时了,竟然还没有到三合口。从我们刚刚上车的地方到那里只需要半个小时,这难道不奇怪吗?”我说。

    伯父随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愣了一秒,抬头说:“眉眉,你是不是看错时间了,从我们刚刚上车到现在,才过了十多分钟。”

    “十多分钟?”我惊讶道。而后连忙抬起手看自己的手表,原本指在数字“1”的时针这时竟然又倒退回去指向了“12”。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地揉了下双眼再看一眼手表,真的是指向“12”。我百分百确定自己刚刚没有眼花,我真的看到时针是指向“1”的。

    伯父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肩头,说:“眉眉,你这几天一直让我们两个放轻松,其实你才是精神最紧绷的。别想这么多了,没什么事的,闭上眼好好休息一下,等到了三合口我们再找一家店吃点东西,再继续去找人。”

    虽然心里还是有些疑惑,但既然伯父都这么说了,而且还有白千赤在身边,也实在没什么可怕的,所以就放下心来继续睡了。

    还没睡下多久,我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挠我的脸,酸酸痒痒的,很不舒服。只是我实在是太累了,眼皮子重得好像被胶水粘在了下眼皮上一样,怎么也睁不开,只能用手在眼前拨。

    拨了好几下,我的手都扑了空。每次我以为那东西放弃了放心睡下的时候,它又再次开始挠拨我。

    我最讨厌的就是在我又困又累的时候打扰我睡觉的人,这次我真的生气了,用力一抓,似乎就抓到了一打撮毛,上面还湿答答黏糊糊的。当时我就感觉不对,今天这大晴天的又没有下雨,怎么会有湿答答的东西,没理由啊。我连忙睁开双眼,一大片黑色的头发垂在我的面前,正好挡住了我前方的视线。只要车子一摇晃,这头发就随着从车窗吹进来的风扑到我的脸上。

    我被吓蒙了,连忙跳了起来,哭喊着:“白千赤,救命,有鬼!救命!”

    车子上的人全都转过头来望向我,每一个脸上的表情都给我一种很可怕又很诡异的感觉。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分明他们脸上都是有情绪的,但是在那一瞬间的停滞下,我有一种错觉,我面前看到的只是一群超仿真的塑料娃娃。他们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僵硬了,僵硬到我没办法把他们和人联系在一起。

    “鬼?哪里有鬼?”伯母抱着手提包紧张地望着我。

    我刚要指刚刚出现头发的位置,看向那里却发现什么都没有了。别说是一大片湿淋淋的头发,连一滴水、一丝头发都没在那里出现。

    现在的我尴尬极了,仿佛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小丑一样,站在公交车上,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突然,汽车一个急刹车,我身子重心一个不稳,便直直地往后倒去。还好这时白千赤眼疾手快,迅速地站了起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我抱在怀里。

    “小心。”白千赤在我耳边小声地说了这两个字。

    上车后,他一直没怎么和我说话,我还以为他还在为我把手机电量用完的事情而生气,现在看来,他不和我说话说不定是另有原因。

    我继续安静地坐回座位观察车子上的一切。令我觉得奇怪的就是刚刚我明明反应很激烈,按理说应该会引起很大的骚动,但是车上的乘客对我的反应都很冷漠,仿佛根本没看到我一样。

    我再次看了一眼手表,距离我上一次醒来竟然只过去了五分钟。诡异,说不出的诡异,好像在这辆车上,时间被卡住了一样。

    这时,坐在车子最前面的一个女人站了起来,她身上斜挎着一个黑色的小包包,应该是这个车上的售票员。上车的时候没看到投币箱,司机又急着开车,后来就忘记了要给钱这件事了,看来她是要来收我们的钱的。

    售票员径直走向我们,我连忙从包包里掏出了一张五十块的纸币递过去,笑着说:“我们四个。”

    她接过我的钱愣了一下,什么话都没有说,从她的斜挎包中拿出几张花花绿绿的纸币递给了我。然后她什么都没说,一直盯着白千赤。

    她看着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还是很年轻的一个女人,面容也算是清秀只不过是因为穿着一件工装制服所以压抑了她原本的美。白千赤今天穿的很休闲,比起平时多了一分阳光运动的感觉,连天天看着他的我都忍不住多看两眼,更何况是别的女人。

    我心里一个不舒坦,便开口问道:“请问您还有什么事吗?”

    售票员完全把我的话当作耳旁风,还是定定盯着白千赤。

    说实话,白千赤这样的长相,出门有一些野蝴蝶野蜜蜂惦记着我也能够理解。但是我和他一上车就坐在一起,我还时不时亲昵地挽着他的手,靠着他的肩,明眼人都知道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吧?她这么明目张胆当着我的面盯着白千赤看,这似乎不对吧?

    越这么想着,我越是妒火中烧,瞪着那售货员说:“我们已经给过车费了,没什么事就请你离开吧!”

    售票员轻轻瞟了我一眼,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我望向白千赤,阴阳怪气地说:“你觉得刚刚那个售票员怎么样?是不是比我漂亮?”

    白千赤伴着一张脸不说话,瞟向了窗外。

    我现在脑子里全都是刚刚那个售票员看着白千赤的那个眼神,心里真像是有一只小猫不停地用爪子挠拨我的心一样难受。

    “你干嘛不说话,你是不是看上刚刚那个女的了?我说怎么一上车你就对我这么冷淡,我还以为自己做得哪里不够好,又以为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你才不理我,到处给你找理由。结果你!”我生气地冲着他说。

    白千赤还是不说话,这次他的目光终于从窗外转移到了车子内,正好对着刚刚那个售票员。
Back to Top